二男一女太过刺激三观已崩坏 三个人一起要我一个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叶锋认真地冲黎嫣表示道。

“不必,你现在也算是我的人了。”

黎嫣淡淡地说道。

“额……”

叶锋表情有些古怪。

黎嫣堪称女神级别,这样一个白富美说自己是她的人,这感觉有点……

下一秒,黎嫣似乎也觉得这话有点让人想入非非,便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会医术?你女儿是白血病?”

她之前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叶锋的女儿好像已经没了生命体征,竟然又救活了。

而且现在的状态看起来,还很不错!

这就有点神奇了!

于是,黎嫣就冒出了一个念头。

“会一点吧。”

叶锋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那你处理一下你女儿的情况,然后跟我走,帮我一个忙!”

黎嫣美目闪烁着一抹跃跃欲试之色。

接下来,叶锋回到病房,哄了好一会儿将诺诺哄睡着之后,才小心翼翼地离开。

有黎嫣这层关系,黄院长亲自调来医院另外一位专家,给诺诺一对一治疗。

现在,叶锋对龙气的应用还模棱两可,脑海当中的龙皇经也模模糊糊。

尽管诺诺想回家,但让这小丫头在医院继续接受专业的治疗,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半小时之后,叶锋跟着黎嫣来到一家私人医院。

跟公立医院比起来,这里的医疗条件要更好,设备更加先进。

当然,费用也不是普通人可依想象的。

能在这里看病的人,肯定非富即贵!

“任老板是我正在争取的,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他的儿子同样患有白血病,你如果能把对方治好,或者改善孩子的病情,就等于是帮了我的大忙!懂吗?”

在一间高级病房的门口,黎嫣表情认真地说道。

“我尽力而为!”

叶锋没有打包票,淡淡道。

黎嫣没再说什么,敲了敲病房的门,然后带着叶锋和司机走了进去。

黎嫣是黎家第三代直系成员,个人能力出众,商业手腕狠辣干练,相比之下她的美貌反而是她最不屑于拿来炫耀的东西。

但奈何是女儿身,在黎家一直不受宠。

而最让黎嫣接受不了的是,省城楚家的公子楚天龙看上了她,曾向黎家提亲。

除了黎嫣的亲弟弟之外,黎家上下全都赞成这门亲事,不但因为黎家得罪不起楚家,更因为这样一来能够跟楚家搭上关系。

就连黎嫣的父母,也不例外,希望女儿能够加入楚家。

黎嫣苦苦抗争,终于为自己争取了一个机会。

如果她能够让其负责的黎氏医药公司,在两年内效益翻十倍,家族便不逼她。

这却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家族不会帮她,楚天龙还会利用自己的关系,处处给她使绊子。

不过黎嫣性格倔强,依旧在拼命努力着。

有任何机会,她都会全力把握。

任利群,是省内最大的原药材批发商,一旦能够跟对方达成合作,那她负责的医药公司,在原材料的成本上将省下天文数字。

意义,不可估量。

哪怕是心高气傲的黎嫣,也得和颜悦色地求着对方。

奈何这位任老板,态度总是不冷不热,合作意向并不算强烈。

所以,黎嫣见到叶锋救活了诺诺,心思顿时活络起来。

进入病房后,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脸色跟之前的诺诺一样苍白。

不过凭借着优越的医疗条件,看起来情况还算稳定。

旁边一名白大褂,正在仔细地检查着小男孩的身体状况。

“任老板,贵公子的身体状况不错!你放心,我保证能够让贵公子起码两年之内,稳定在慢性期不恶化!在此期间,我们医院也会全力搜寻匹配的骨髓源!”

白大褂笑着表示道。

“好!那就好!多谢刘医生了!”

任利群听见这话,露出欣慰之色。

他儿子得的是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这种白血病分为慢性期、加速器和急变期。

医生能保证孩子在两年内,一直稳定在慢性期,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亮亮,没事的!爸爸一定治好你!倾家荡产也治好你!”

任利群坐到床边,抓着小男孩的手安慰道。

“嗯,爸爸,我相信你!”

小男孩点了点头,大眼睛倒是格外的亮,看着自己老爹笑着答应了一声。

这个时候,任利群似乎才注意到黎嫣三人,点了点头道:“是黎总啊,最近我没什么心情,合作的事情再说吧。”

他以为,黎嫣又是来找他谈合作的。

“任老板误会了!我来不是谈合作,我找了位……”

黎嫣笑了笑,张嘴说道。

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道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孩子有生命危险!必须马上处理!”

话音落下,病房里瞬间安静,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朝着说话的人看去。

惊愕、气愤、冰冷!

任利群表情变得阴沉下来,森然地瞪着叶锋问道:“黎总,这是谁?”

不管谁听见别人说自己孩子有生命危险,脸色恐怕都不会好看!

黎嫣还没说话,只听她的司机带着轻蔑之色看着叶锋道:“任老板,这位是黎总新的未婚夫!可能不太会说话,您不要见怪。”

“混蛋,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黎嫣更是美目喷火,瞪着叶锋冷声质问道。

这个家伙,一张嘴就是任老板的儿子要死了?

“黎总,你这是让人来威胁我?我不跟你合作,我儿子就有生命危险,是这个意思么?”

任利群质问道。

黎嫣苦笑道:“任老板,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都是这个混蛋信口开河,并不是我授意的。合作的事情你情我愿,不管成不成功,我们以后都是朋友。”

说着,黎嫣再次狠狠地瞪了叶锋一眼,心里恨得牙痒痒。

“你还不给我滚?”

黎嫣也没了让叶锋帮着治病的心思了,玉指指向门外,冷声呵斥道。

本来,她就是抱着试试的想法,带叶锋过来。

没想到,这家伙一张嘴,就得罪了任老板。

黎嫣心里一阵后悔!

是自己太过心急了,为了想要寻求合作,都病急乱投医了。

而黎嫣的司机,这会儿一脸幸灾乐祸!

不知道为什么,这人对叶锋充满了敌意。

然而,叶锋不管他们的反应,表情依旧焦急而严肃:“我说真的!这小朋友马上就会有生命危险,得赶紧处理!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就会发作!!”放屁!我看你才有生命危险!”

任利群彻底怒了,森然说道。

那个白大褂刘医生,也是冷笑道:“我们医院将任小少爷的病情稳定得很好!小少爷得的是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现在处于慢性期,怎么可能有生命危险!

小子,你是来找事的?”

“我没说是因为白血病!这小朋友是中了毒!”

叶锋解释道。

此时他灌注龙气于双目,能够看到亮亮的体内,流动蔓延着一缕缕青黑色的毒素。

不消片刻,就会侵入心脉!

“小子,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医院,会给病人下毒!”

刘医生更是火大,指着叶锋狠声质问道。

“我不是这意思!有些食物相生相克,本身或许没有毒性,但一起吃却会致命!”

叶锋摇了摇头。

“开玩笑,我们国栋私立医院的菜谱,难道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刘医生不屑道,说着不满地看向任老板:“任老板,你要听这小子胡说八道么?是信不过我们是么?要不,让这小子给贵公子治病?”

听见这话,任利群连忙摇头:“刘医生,我绝对没这意思!”

说着,他重重地冷哼了一声:“黎小姐,还不让你这条狗消失?”

在云城的上层圈子里,黎嫣找上门女婿的事情,许多人早有耳闻,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刚才听见司机说,叶锋是黎嫣是未婚夫,任老板心里马上想到了几个形容词:废物、小白脸、无耻、虚荣!

所以,他怎么可能会相信这种人说的话?

儿子还要在这里接受治疗,他可不能得罪这里的医生。

黎嫣听见任老板对自己的称呼,美目闪过一抹黯然。

他知道,任利群是真的怒了!

合作的事,彻底泡汤!

下一秒,黎嫣咬牙切齿地瞪着叶锋:“我让你滚,你没听到么?最好别让我再看见你!”

叶锋闻言,脸上浮起一抹自嘲之色。

然而,哪怕所有人都当自己是个笑话,但叶锋临走时,还是嘱咐了一句。

不为别的,只为病床上的小男孩儿是无辜的!

看着亮亮,叶锋好像也看到了自己的女儿。

“一旦毒发,可以刺破孩子的右脚大拇趾放血,同时喂服鸡血一两,或许还能保住性命!”

叶锋说罢,又看向黎嫣:“之前你帮我女儿垫付的医药费,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呵呵……”

黎嫣不屑冷笑,别过了脸,不屑再看叶锋一眼。

一个为了钱,都能拿命碰瓷的下三滥,谈何还钱?

自己真是昏了头,竟然能想到找这种人,来帮任利群的儿子看病!

……

被赶走之后,叶锋再次回到中心医院。

病房里,诺诺还没醒。

看着小家伙红润起来的脸色,看着再次续上的特效药,叶锋感觉自己受的委屈都值了。

就在此时,闭着眼睛的诺诺,好像在睡梦当中受到了什么惊吓,小手在空中乱抓起来。

“爸爸,爸爸你不要走。”

“妈妈不要诺诺了,诺诺只剩下爸爸了。爸爸,爸爸,你不要丢下诺诺……”

叶锋见状,连忙抓住女儿的小手,轻声安抚道:“爸爸在这,爸爸在这。”

小丫头似乎感受到了那只大手的温暖,顿时安静了下来,小脸上露出一抹恬静的微笑,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

“爸爸……爸爸……”

嘴巴里,还在喃喃自语。

叶锋只感觉自己的心要化了!

诺诺,爸爸一定会治好你,一定让你健康快乐地长大。

一定!

……

而此时另外一边,那间私人医院的病房内。

叶锋走后,黎嫣还在跟任利群赔礼道歉。

“任老板,这真不是我授意的!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我再怎么样,也不会让人过来咒你儿子的。”

任利群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呵呵,黎总,就算是找小白脸,也应该找个懂事点的。这种带出去,早晚给你惹祸!”

“是,任老板说得是!”

黎嫣苦笑着点了点头。

“爸爸,爸爸我好难受!”

然而,就在此时,原本躺在那里安安静静的亮亮,忽然抓着任利群,声音痛苦地叫了起来。

咳咳!

噗!

下一秒,小男孩咳嗽了两声,然后从嘴巴和鼻腔当中,猛然窜出血来!

一张小脸,忽然变成了青色!

这一下,任利群彻底傻眼了!

“亮亮!儿子啊,你怎么了?”

任利群声音打颤,下一秒一把抓住了刘医生的白大褂,睚眦欲裂地质问道:“刘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刘医生也吓懵了:“怎……怎么会这样?”

滴!滴!滴!滴……滴!

这个时候,连接着亮亮身上的检测仪器,发出了急促的声音,代表着小男孩的生命体征,开始发生急变!

“快,快救我儿子!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医院就别开了!”

任利群红着眼吼道。

然而刘医生一时间手忙脚乱,却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混蛋!你愣着干什么?救人啊!”

任利群歇斯底里地喊道。

咳!咳!

只见亮亮口鼻还在往外窜血,身体开始痉挛抽搐起来,一张脸青得吓人。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

刘医生喃喃自语道,根本无从下手。

任利群见到自己儿子吐血抽出,整个人都要疯了,一个大老爷们都哭了出来。

就在此时,黎嫣猛然响起了叶锋临走时的嘱咐,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难道,亮亮真的中毒了?要不要……按照叶锋刚才说的办法试一试?”

话音落下,任利群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对!对!他怎么说的?怎么说的来着?”

情急之下,他的脑子根本就不好使了。

或者说,因为内心对叶锋的不屑,当时他根本就没有仔细听。

“扎破亮亮的右脚大拇指放血,同时服用鸡血一两!”

黎嫣倒是记得清楚。

“放血!快给我儿子放血!”

“鸡血有吗?鸡血啊!”

任利群抓着刘医生,嘶声怒吼道。滴!滴!滴!

十分钟之后,仪器的响声再次平稳下来。

只见从亮亮的右脚大拇指处,放出的血赫然都带有一抹青色。

服用鸡血之后,小男孩的状况,奇迹般地稳定了下来!

“好了!真的好了!”

任利群喜极而泣,激动得无以复加。

刘医生擦了一把冷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刚才,他也是压力山大!

如果任利群的儿子在医院有个三长两短,那这家医院不用开了,他本人恐怕也没好果子吃!

“刘医生,小公子看来,真的是中毒?”

黎嫣问道。

任利群气愤地瞪着刘医生:“你们医院的食堂,竟然下毒?”

“没!怎么可能?我们怎么可能下毒?”

刘医生面如土色,下一秒,他眼角余光忽然瞄到了旁边桌子上的一个保温盒。

里面,赫然是剩下的蛇羹!

“这蛇羹,是哪来的?”

刘医生猛然想到了什么,惊疑不定地问道。

“这是我老婆给孩子做的,补身子的,怎么了?”

任利群问道。

“我知道了!问题就出在这蛇羹上面!今天医院食堂的菜,有白萝卜啊!两种食物本身无毒,但同食有生命危险啊!”

刘医生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叹了口气:“没想到,刚才那年轻人竟然早就看出来的!他说的都对,都对啊!”

话音落下,任利群的表情变换了几下!

竟然,是因为自己带来的蛇羹,害的儿子差点死了。

他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叶锋临走时的那一句嘱咐,后果将会怎样!!

一时之间,任利群内心之后,充满了后怕、内疚、感激……

下一秒,他走到黎嫣跟前:“黎总,替我谢谢叶先生!还有,我同意跟贵公司的合作!就按之前你提的条件,过几天咱们就把合同签了就行。对了,再见面的时候,务必把叶先生带上。

他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我一定要亲自向他赔罪、致谢!”

任利群重复道。

黎嫣一张精致的脸蛋儿,忍不住露出惊喜和愕然之色。

“哦,好!好……”

任利群,这就答应合作了?

刚才还彻底绝望的她,没想到转折来的这么快!

自己错怪了那个家伙!

叶锋终究是帮了她,但她却把对方赶走了。

这怎么办?

……

第二天上午七点半,正坐在那里冥想的叶锋,听见诺诺有了响动。

一睁眼,双目精光闪过。

虽然一晚上没睡,但叶锋的精气神却无比饱满。

左肾处涌出的龙气热流,更是在不断滋养、强化他的肉身。

这一晚上,他已经将脑海当中的记忆,整合理顺了。

龙魂仙决,乃是武道功法,相当于攻防杀伐之术!

龙皇经乃是医术,博大精深至极!

而龙目窥天术,则是风水卜算之术,小到个人趋吉避凶,大到推演国运走向,深不可测!

“爸爸。”

这个时候,软糯的声音响了起来。

诺诺醒了,一睁开眼就看见爸爸坐在自己旁边,大眼睛里满是喜悦。

“感觉怎么样?”

叶锋宠溺地摸着女儿的小脸问道。

其实此时的他,龙气灌注于双目之后,已经把诺诺的身体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小家伙整体情况良好,只有骨髓内部有着一丝丝黑气缭绕,说明并没有彻底痊愈。

“诺诺好饿哦!诺诺想吃油条……”

小家伙嘟了嘟嘴,摸了摸自己的小肚皮,小馋猫一样说道。

“好,爸爸这就去给你买!”

听见女儿说自己饿,叶锋心里别提多么开心了。

小家伙之前身体情况恶化,根本就没有食欲的,甚至喂到嘴里的东西都会呕吐出来。

现在,却说自己饿了,这无疑是个好兆头。

“不!诺诺不要爸爸走。”

“诺诺好饿,又不想让爸爸走,怎么办啊?”

小家伙却是抓住叶锋的手,鼓着小嘴巴说道。

叶锋笑了笑,佯装生气地说道:“诺诺听话,爸爸一会儿就回来。”

“哦。爸爸你是不是又一晚上没睡,要不爸爸先睡觉吧。诺诺……其实也没那么饿啦。”

小丫头突然想到了什么,懂事地说道。

只是小肚子这会儿“咕噜咕噜”叫了几声,出卖了她,让她害羞地蒙上了脑袋。

“哈哈哈,还说不饿?爸爸不困,在这里乖乖等爸爸回来。”

叶锋看着小家伙那羞羞的样子,忍俊不禁道。

“爸爸坏,爸爸笑话诺诺!哼!”

诺诺在被子里,不依地喊道。

叶锋又哄了一会儿女儿,便出去买油条了。

刚出医院门口,却是来了一个电话。

是黎嫣的!

昨天叶锋“卖身”给了对方,还签了一个协议,自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黎小姐?”

接起电话,叶锋道。

“为什么没来接我?我不是说了么,以后你要负责接送我上下班!”

对方一上来,就劈头盖脸地问道,用一种质问的语气。

叶锋看不到的是,电话那头的黎嫣,一向清冷淡漠的脸蛋儿上,有些微微的涨红!

昨天,明明是她让叶锋滚的,意思显而易见。

今天,她也是犹豫了好久之后,才最终打出了这个电话。

所以,她用这种表面的强势和咄咄逼人,来掩盖自己的尴尬。

“啊?接你?昨天你不是让我……”

叶锋一脸懵逼,有点没反应过来。

“废话少说!昨天协议都签了,我也替你女儿垫付了医药费。怎么,你想赖账?”

黎嫣轻哼了一声,质问道。

“我……”

叶锋满头大汗。

什么叫自己想赖账?明明是你让我滚蛋,还说别让你再看见我的。

这怎么到头来,成自己想赖账了?

女人,果然是不讲理的动物。

“什么我啊你啊的?你到底什么意思?”

黎嫣冷声问道,似乎对叶锋的“出尔反尔”非常气愤。

“那我现在去接你?”

叶锋苦笑了一声问道。

“现在不用,我已经到公司了。这样,中午在和硕斋,一起吃个饭吧。”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