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会湿地的文章 可以把自己看下面流的文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虞书锦早早的来到了医院,跟路过的每一个人都打招呼。

虞书锦热情又热心助人,很快就刷足了医院里的好感。

而冷老爷子就是其中的一人,当初是虞书锦救了他,可自己生病的原因,也有虞书锦一半的原因。

所以冷老爷子起初对虞书锦并不好,来了也是气呼呼的,但虞书锦根本不在乎。

她在意的,只有一个。

“虞医生,您来了。又去看冷老爷子?”虞书锦刚到了医院,有人就凑上来打了招呼。

虞书锦也回了话,“对啊,最近冷老爷子比起之前好多了,我来看看冷老爷子的状态。”

与那人点了头后,虞书锦径直去了冷老爷子的病房,她笑眯眯的问:“老爷子,您今个身体怎么样啊?”

冷老爷子看到虞书锦来了,别扭的转过了身子,气呼呼的说:“我身子好着呢,你来干什么?”

虞书锦并没有在意冷老爷子孩子般的表现,反而坐到了一旁,问道:“老爷子,你食欲怎么样?这几天还吃的满意吗?”

冷老爷子不说话,还背过了身子,虞书锦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在此时,冷寒潇推开门走了进来,听到了刚刚虞书锦的问话,冷老爷子不说话,肯定是气着呢。

“放老爷子的食欲非常好,今早都多吃了两碗饭。”

冷老爷子赌气的看了冷寒潇一眼,好似再说,你怎么那么多话呀。

然而虞书锦却没有在意冷老爷子怎么想的,而是走到了虞书锦旁边,坐了下来。

虞书锦作为医生,自然也不会跟一个病人置气,只说道:“行,能吃下去饭,那就说明有精神,证明正在恢复。挺好的。”

冷老爷子这病,说严重也严重,说简单也简单,现在那最难的一关,也已经过去了。

所以,冷老爷子现在最重要的,那就是养好身子。

虞书锦作为医生,还有其他的病人,简单的嘱咐冷寒潇几句,就离开了。

见虞书锦走了,冷老爷子还特意扭过身子一看,这人还真的走了。

“爷爷,您刚才还不赶虞医生,怎么现在又不舍了?”冷寒潇一向冷淡的脸上,总算是有了些变化。

冷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气呼呼的的说道:“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舍不得那个小子。”

冷寒潇知道冷老爷子是死鸭子嘴硬,也没有深究。

这几天,他一有空,就会到冷老爷子这来,和老爷子说几句话,可是每次冷老爷子都喊着自己没孙媳妇,让冷寒潇很是头痛。

可偏偏,他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老爷子现在身体差,他怎么能再让老爷子生气呢,所以一旦弹到关于孙媳妇的事,冷寒潇都是能躲就躲。

就在虞书锦忙活一院的事,有些人开始不安分起来了。

自从虞书锦给冷老爷子治病,这精神啊是一天比一天好,虞天胜比谁都高兴。

他忍不住的夸奖,“书锦这孩子,医术真是了得啊。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冷老爷子就好多了。”

程雅丽听着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在虞天胜面前,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只能硬挤出来一丝笑容,附和道:“可不是吗?书锦确实挺不错的。”

当初虞书锦愿意从底层做起,她只要在背后搞搞小动作,兴许他就会知难而退了。

但是没想到,虞书锦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非但没有心生退缩之意,反而越搓越勇。

尤其是在冷家这方面。

虞天胜以为程雅丽会生气,但没想到她还夸了虞书锦,赞许的点了点头,并拍了拍她的手背。

“我累了,上楼先休息了。”虞天胜打了一个哈欠,便走上了楼。

见虞天胜走了,程雅丽收起了脸上的慈祥,恨恨的看着虞天胜的方向。

虞曼雯连忙走上来,面上一片焦急,扯着程雅丽的胳膊,“妈,您快想想办法啊,咱们绝对不能让虞书锦得逞。”

这才几天的时间,爸就对虞书锦赞不绝口了,要是长久如此,这虞家以后还有她们的立足之地。

程雅丽心里也急,虞书锦是个男孩子,难保以后虞天胜把所有的家当都传给他一人。

所以,她们母女最重要的就是,让虞曼雯赶紧攀上冷家,即便是家当给了虞书锦一人。

她们以后也照样可以生活的很好,所以冷寒潇这棵大树,是万万不能松开的。

见程雅丽不说话,虞曼雯神情更加激动,“妈,你快想想法子啊。”

程雅丽拉着虞曼雯走到一旁,缓缓坐了下来,没有说话。

虞曼雯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地徘徊。

程雅丽看着虞曼雯,自己也绕着头晕,将她拉了下来,安抚着她。

“曼雯,你点别激动,容妈妈再想想。”

虞曼雯不情愿的点头,坐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程雅丽。

程雅丽顶着压力,脑筋乱转,眼中一亮,脑中瞬间有了主意,“曼雯,我想到了。”

虞曼雯激动的握住自己母亲的手,问:“妈妈,什么法子?”

程雅丽看了她一眼,面上带了些难色,“妈妈想的法子,可能会让你受点委屈。”

“妈,你快说吧。”

为了她的心上人,虞曼雯暗暗咬了咬牙,就算是面前有再大的困难,她也一定会撑过去。

而程雅丽口中所说的法子,那就是让虞曼雯去伺候冷老爷子。

虽然他们现在还没结婚,订婚也被虞书锦破坏掉了。

但是,冷家也没有说,以后再也不和她订婚了。

所以,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曼雯,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程雅丽为难的说,这么做,确实委屈了女儿。

但虞曼雯根本不在意,只要能重新和冷寒潇在一起的机会,她干什么都愿意。

“现在可是个好机会,冷寒潇又是个孝顺的孩子,我听你爸说,冷老爷子生病时,他时不时的就去。”

虞曼雯不由得面露喜色,自从上次两家人不欢而散后,她就再也没见过冷寒潇。

她猛地站起来,一脸的坚定,“妈,我去。”

“对,你一想要去。”说做就做,虞曼雯第二天就去了医院。

“爷爷,我来看您了。”

冷老爷子想让冷寒潇娶虞曼雯,让她成为自己的孙媳妇,现如今又看到了她,乐呵呵的。

“曼雯啊,你来啊了。我那个孙子不懂事,你可千万不要生他的气啊。”

虞曼雯供着一张脸,害羞的看了冷老爷子一眼。

“爷爷,那天是我太过冲突了,我不会生寒潇的气的。”

冷老爷子看着未过门的孙媳妇,越看越满意,而虞曼雯为了赢的冷老爷子的好感,一直忙活个不停。

还亲自给冷老爷子削苹果,但凡是冷老爷子哼唧一声,虞曼雯立马就去找来医术。

“孩子,你辛苦了。”

“不会,为了您老的健康,我辛苦一点,不算什么的。”

说话时,虞曼雯还故意抬起手臂,漏出手碗里的一抹红色印记。

冷老爷子皱起眉头,询问情况。

“曼雯啊,你这手怎么了?”

虞曼雯慌乱的把手放下,用另一只手捂住那抹红色,装作若无其事。

“爷爷,没事。就是刚才打水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

其实,她是故意让热水烫到自己的,水温也在控制之内,即不会烫伤,也会留下个红色的印子。

不过,真是可惜了。

她来的这些日子,冷寒潇来的次数少之又少,就连看到她时,也只是匆匆两句。

冷老爷子心有愧疚,孙子不仅在那么多人面上拒绝虞曼雯,人家还特意过来照顾自己。

“曼雯啊,你赶紧去找医生看看去。女孩子要是留下疤痕,那可就不好看了。”

也就在这时,一双修长笔直的长腿迈了进来,来人正是冷寒潇。

两人闻声转了过来,虞曼雯眼睛一亮,立马跑了过去,声音甜甜的。

“寒潇,你来啦。”

冷寒潇只是淡淡的一点头,虞曼雯来医院照顾冷老爷子已经好几天了,这事他也清楚。

冷老爷子忙对冷寒潇说,“寒潇啊,曼雯被热水烫到了,你赶紧带她去看医生去,免得留下了疤痕。”

虞曼雯心中窃喜,终于有了和冷寒潇独处的机会了。

冷寒潇淡淡点头,领着她走了出去,可没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

“曼雯,我那天说的话是真的,你可以不用来照顾的。”

虞曼雯立马就慌了,跑到冷寒潇的面前,用略带红色的眼眶,看着面前的人。

“寒潇,我是真的喜欢你。就算你不喜欢我,给我们一点时间怎么样?”

冷寒潇没有说话,虞曼雯的心凉了半截,她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言出必行,是他的做事风格。

冷寒潇见虞曼雯的面色苍白,岔开了话题,“走吧,去上药吧。”

冷寒潇在前面走,虞曼雯在后面跟着,看着眼前宽厚的肩膀,虞曼雯只觉得鼻子酸涩。

两人往前走,刚往里面走,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人正是虞书锦。

虞曼雯跑到海城国际医院的事,虞书锦早就知道了。

因为她实在是烦虞曼雯,尤其是她那副嘴脸,所以虞书锦每次都是挑着时间,去给冷老爷子看看。

冷寒潇带着人到了跟前,“书锦,你妹妹被烫到了,你给看看吧。”

书锦?他们俩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之前要不是虞书锦胡说八道,她现在早就是冷寒潇的未婚妻了。

虞曼雯看向虞书锦的眸子里,跟淬了毒一样,眼冒怒火。

也不会每天到这医院里服侍那个老头子,说来这一切都得怪她这个所谓的哥哥。

虞书锦眉毛一挑,她的这个身娇肉贵的妹妹,忽然被烫了。

“过来,我看看。”

虞曼雯立马收起来怨恨的眼光,乖巧的走了过去。

“哥哥,我疼。”

她这妹妹倒是挺会装的,方才她可看到了虞天胜带着怒火看着她,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小羔羊。

虞曼雯伸出胳膊,装作很疼的模样,“哥哥,我疼,你轻些。”

虞书锦顺眼望了过去,心中瞬间明了,拿起笔写了一连串。

“妹妹啊,你可真不小心。你要是再不来的话,都快好了。”

此话一出,房间里的大夫都起耍帅笑了起来。

虞曼雯是个女孩子,面皮比较薄,再加上身后还有个冷寒潇呢。

她极为不爽的说:“哥哥,你是个医生,况且这还是要留疤的。”

虞书锦没等她说完,直接撕掉了诊疗单,递到虞曼雯的面前。

“这里面有烫伤膏,你赶紧去敷吧,别真的留下疤,你可要小心着些。”

而虞曼雯也被哄住了,毕竟她这个哥哥可是个医生,虽然水不热,但是也还是保险一点比较好。

虞曼雯接过了诊疗单,着急的走了出去。

一人刚走,一人又来,冷寒潇到了面前,“曼雯,她没事吧。”

虞书锦摇了摇头,敲了敲桌面,随后抬起头,“放下吧。我方才吓唬她呢,你别担心。”

冷寒潇倒是对虞曼雯的伤势,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很明显那只是个红印,根本出不了事。

而她照顾老爷子的原因,肯定是因为自己,而他也不想耽误人家,所以来的次数也变少了。

虞书锦觉得这里说话不方便,就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她上下瞧了冷寒潇一眼,又看了看外面,“纯儿呢,我怎么没看到她?”

这个小丫头整天跟在冷寒潇的屁股后面,今天不在,反倒有些奇怪了。

冷寒潇指了指外面,“纯儿说不想看到不喜欢的人,就留在了车里。”

这不喜欢的人,当然是虞曼雯了,否则她也不会不同意冷寒潇和虞曼雯订婚。

“纯儿嚷着想进来,想要见你,但是又不想下来。”

虞书锦噗嗤一笑,冷子纯倒是个人小鬼大的,知道躲着人来。

她拍了拍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既然她来不了,我可以去见她呀。”

冷寒潇也耐不了冷子纯的软磨硬泡,正不知该如何开口呢,虞书锦反倒开口了。

两人一到了停车场,冷子纯打开了车窗冲着两人打招呼。

“小哥哥,我在这呢。”

虞书锦笑着走了过去,捏着她的小鼻子,“纯儿,想我了没?”

冷子纯拼命的点头,扬起了一张明媚的小脸蛋。

“当然想了。纯儿可想小哥哥了。”“冷爷爷一向疼我,只要冷爷爷一直站在我这边,我就有胜算!”

心里原有的不安瞬间驱散,虞曼雯眼底闪着势在必得的锋芒。

些年来冷寒潇对她的态度她不是不清楚,但碍于他爷爷的原因,哪怕他心里不甘心情愿,但却也做不出什么事来。

再者,这次订婚之所以失败,全是因为虞书锦的搅局!如果不是虞书锦,现在她没准已经是冷太太了!

“虞~书~锦~!”

虞曼雯咬牙切齿的咀嚼着这三个字,好似要把这三个字咬碎了才甘心,面部狰狞脸起来。

“雯雯,你要记住,冷老爷子是最在意家和万事兴这个理儿,在他面前...不,任何人面前,你一定要学会隐藏好你对虞书锦的情绪!在医院上班,都是一只脚踏在病房,一只脚踏在牢房的,以后万一虞书锦在工作上出什么事,别人也怀疑不到你身上...”

程丽雅郑重的对虞曼雯说到,比起虞曼雯势在必得的气势,程丽雅心里却萌生了一丝不安。

这虞书锦这次突然出现,从她不恃宠而骄自愿从底层做起来看她确实显得无欲无求,但程丽雅也担心她是扮猪吃老虎。

想起女儿订婚宴时给虞书锦下的套,她不止不上当,还能在对她非常不利的情况下化险为夷,这个人,绝对不会像她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好的,妈妈,我知道了,那早点休息,我明天便开始去医院。”

“好,记住了凡事多隐忍,特别是寒潇和他家人面前!”

“嗯,好!”

对于虞书锦的归来,她心里一直不踏实,她不清楚虞书锦是否知道当年的事,或是对当年的事知道多少,如果知道,那...看着虞曼雯消失在转角处的背影,程丽雅缓缓闭眼揉揉太阳穴,转身也回了房。

“虞医生早!”

“虞医生早!”

早晨的医院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了,病房走廊里医护和病患开始络绎不绝。

但无论是忙着工作的医护人员亦或路上碰到的住院病人在遇到虞书锦的时候,大家还是会停下来亲切的打声招呼。

“早,大家早!”

身着整洁的白大褂虞书锦也总是不吝啬自己的自己的微笑,像冬日里暖阳一般给人带来一丝丝温暖。

“哎呀,我的球!”

准备出门会诊时经过医院的小公园,一道奶声奶气却又赢弱的声音在虞书锦身后响起。

闻声转过身便看见一个身穿粉红色病号服的小女孩,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一个小皮球在地上正向不远处弹去。

再回首看向小女孩,只见小女孩毫无血色的脸上满是焦灼,眼底也开始泛光。

虞书锦迈开她的长腿,几步便捡到了球然后转身走向小女孩。

“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蹲在小女孩面前将球递给小女孩,又环顾了一下周围,好像也没见类似他家长的人,也没有医护人员陪同。

“我...我...”

小女孩耸拉着脑袋,消瘦的手不安的转动着手上的球,好像犯错被抓包了一般。

“我想肯定是这个球太想出门玩儿了,所以你就带它出来了对不对?你看它刚才蹦得多欢!”

看着小男孩的模样猜出了个大概,估计是自己偷跑出来的,现在以为自己是来骂他的吧。

“咦?”

听到虞书静的话,小女孩猛地抬起头,只见她那苍白的脸上因羞怯而涨出一抹红晕,天真的眼里满是诧异。

这个时候如果是妈妈或是病房里的医生叔叔和护士阿姨找到她,肯定又会责备她不听话了,但面前这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医生叔叔竟然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

“叔叔,你...你不骂我吗?不会觉得我不乖吗?”

小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眼里却充满期待。

“为什么要责备你呀?早上空气好,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可以呀!”

虞书锦温柔细语,伸出手替小女孩拨走粘在她衣服上的几根杂草,又轻柔地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不经意间看到她脖子上有着类似平安符的红绳挂饰。

“她们都不准我出来玩球的...”

小男孩满是委屈,眼里再次蒙上里薄雾。

“我猜你爸爸妈妈一定很爱你对不对?”

“是的,每次我痛的时候妈妈都会跟我一起哭。”

小女孩垂下眼帘,纤长的睫毛上已经隐隐间已经挂上几滴泪珠。

“你看,那你爸爸妈妈肯定是害怕你出来玩球会受伤,如果你受伤,你爸爸妈妈肯定会很伤心,你这么乖,肯定不希望爸爸妈妈担心难过对不对?”

虞书锦拉起小女孩的手,顺便看了看她手上的手腕带。林宝仪,五岁,肿瘤科...虞书锦心里一震,这么小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从医多年,见多了生离死别,也见多了人情冷暖,但随之而来的不是麻不不仁,而是加重了她对生命的敬畏之心和对病患的恻隐之心。

“嗯...”

“真乖,那叔叔送你回去好不好?找不到你,爸爸妈妈该但心里。”

虞书锦对小女孩循循善诱。

“好!”

得到夸奖的小女孩也终于漏出了她那天真无邪的笑容,收起了怯弱主动握紧了虞书锦的手。

“小哥哥!小哥哥!”

虞书锦刚站起来就听到冷子纯的声音,放眼一看,只见冷子纯正卖力的迈着她的小短腿向着她和小女孩的放向跑过来,而冷子纯身后是冷寒潇推着冷老爷子,而虞曼雯更是乖巧的站在他们旁侧。

“小奶包,你跑慢些,小心摔着!”

虞书锦向不愿处的人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又将目光放回冷子纯身上。

“小哥哥,她是谁?”

冷子纯跑到虞书锦身边时已经有些微喘,额头上付出一层细汗,语气却像个抓奸的悍妇一般强势。

看着带有微微怒火的冷子纯,虞书锦不禁有些失笑。“哈哈哈,小奶包,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女孩子经常皱眉会变丑的哦!”

“哼!小哥哥,你牵其他小女生的手就算了,我吃醋了你还嘲笑我!就是不爱我了呗!”

冷子纯将她摊了摊她的小短手,一脸无辜与委屈。

“呃...”

这孩子真是一活宝,果然是冷寒潇的女儿,脑回路都和别人不一样!“你个小屁孩知道吃醋是什么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