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感受到他在你的身体里了吗 宝贝你可以自己摇吗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冷寒潇随意点了几个菜后,放下菜单后手轻轻的搭在小奶包的小脑袋上,轻替她捋了捋额前的碎发。

而小奶包此时只能撅起了嘴以表达她的不满。“多吃蔬菜,多吃...唉,真想快点长大。”

“哈哈哈...”

看着小奶包的受气样,虞书锦忍俊不禁的同时却感觉心被人撕扯了一下,也没多想,大概是作为一名医者的对病患的怜悯之心吧。

而这一笑找来的是冷寒潇的一记冰冷的眼神,虞书锦立马条件反射般捂住自己的嘴,这男人总是对人就那么却别对待吗?好像除了他女儿以外所有人都不配得到他的一个表情。

“呃,小奶包,多吃蔬菜好多吃蔬菜好!...”

怎么办,真的感觉和冷寒潇一起吃饭会消化不良的!

“你爷爷怎么样,应该醒了吧。”冷老爷子的病症在虞书锦眼里并不可怕。

“醒了,不过的继续观察。”

说起冷老爷子,冷寒潇刚才赫然崛起的戾气也开始消散,只是话语间还是一丝温度都没有。

“嗯,冷老爷子的问题不大,改天我去看看他,他这次倒下有我一半的原因,我不会置之不理。”

说责任,也只是带过,说到底还是技痒与师傅常念叨的医者仁心在作祟。

冷寒潇看着眼前这个谈论到疾病治疗就神采奕奕的人,突然又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女人。

“听说你是从E国回来的?”垂下眼帘掩盖住深潭一般的眼眸,似漫不经心地随口一问。

“对啊,我可不像你这般幸运,从小锦衣玉食,我从小被父亲抛弃,母亲也撒手人寰,你不知道在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独自漂泊的感觉,可怜及了!”

不知道冷寒潇为什么突然问起自己的事,但心里确实提高了警惕,只是不动声色打哈哈的自顾自怜。

“啊?小哥哥,你好可怜哦!来,纯儿给你抱抱!”

小奶包嘴里塞满了食物,听到虞书锦的话后竟从餐椅上跳下来向她敞开她那肉乎乎的小手,对她眨巴着她那天真无邪的双眼。

不顾对面某人那冰刀似的眼神,虞书锦也抱住了,太治愈了吧!

看着虞书锦与自己女儿这一刻的互动,冷寒潇有点自我怀疑,对于虞书锦这样不男不女的人,他是很讨厌的,但此时看她和纯儿的互动,却感觉画面莫明和谐...什么鬼!

“纯儿,回来坐好吃饭!”可能是被自己的念头吓到,语气都重了些。

“哦...小哥哥,我总觉的你好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回到座位上的小奶包,完全不理会冷寒潇,搭拢着脸一直看着虞书锦,一脸认真。

“啊?”刚喝了口水的虞书锦被这小奶包逗的差点喷水,“昨天不是在酒店见过?”

“不对不对...”

“纯儿,快吃饭,你曾爷爷还在医院等你呢。”

冷寒潇估计是看不下去了,边给小奶包夹菜边制止了她继续讲。

“对哦,好!”

一说到对她宠溺到爆得曾爷爷,她立马就开始扒拉饭了,好像恨不得立刻就走。“小哥哥,等会儿你就陪我去医院好不好?”

嘎?这孩子是忘记了昨天她们才认识得事?而看向冷寒潇发现他也是一副“你随意”得神情。

“好不好嘛~~~”

虞书锦嘴角扯了扯。“呃,好吧,正好去看看你曾爷爷得情况。”

但话一讲出口就虞书锦就在心里懊恼,她完全可以挑一个不用和冷寒潇碰面得日子去啊!可奇怪的是这仅见过两次面的小奶包又让她无法拒绝,唉,一定是命里所带的一丝丝母性光辉在作祟!

“耶!太好了!”得到虞书锦的答复后,小奶包开心的拍掌,然后继续埋头干饭。

“昨天看你针灸的手法很熟练。”

坐在冷寒潇的车上,小奶包在冷寒潇的怀里睡着了,冷寒潇的话打破了沉默。

“嗨,雕虫小计。”

“能把一个处于生死边缘让H市的权威医生都束手无策的人从鬼门关拉回,这样的技术只是雕虫小计?”

冷寒潇转过头看着同坐一排的虞书锦,审视的目光让虞书锦无处可躲,虞书锦好奇他到底在试探什么?要刚的话,谁不敢?!

“你以为我这么些年没有点技术傍身是怎么混过来的?不想太骄傲罢了,你想知道什么你就明着说,都是男人,别给我整这些虚的!”

这斯一直问个球,是担心她的技术?

车内空气开始凝结,开着车的司机开始冒冷汗,他从没见过任何一个人敢这么怼冷寒潇,而从不时从后视镜里瞄了几眼在冷寒潇身边显得格外瘦小的男人,他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汉。

“随口一问就能让你暴怒,你就这点能耐?”冷寒潇一顿鄙夷。

“以后都是要叫我一声哥哥的人,别怪我没提醒你,像你这种面瘫脸把心思藏匿在最深处的人最容易憋出病!”

“你觉得你够格让我叫你一声哥?”

“够不够也不是你说的算。”

“...”

看着被怼得无话可说得冷寒潇,虞书锦心里一阵痛快!

司机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家老板吃瘪,突然从后视镜装上冷寒潇那死亡般的眼神,立马面向前方目不斜视的专心开车,深怕被伤及无辜!

到达冷老爷子所住的VIP病房门口,还没进门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虞书锦嫌弃的瘪了瘪嘴。

“曾爷爷!”

随着一声稚嫩的童声,病房内众人的目光放向门口,只见冷寒潇牵着冷子纯,和虞书锦一前一后的走进病房。

“寒潇哥哥...”虞曼雯那看见冷寒潇时的笑靥如花与欣喜在看见跟在冷寒潇身后的虞书锦后顺时烟消云散,“虞书锦?你怎么来了?不对,你怎么会和寒潇哥哥在一起?”

“雯雯!”

还没等虞书锦表态,虞天盛就呵斥住虞曼雯,虞天盛是个注重礼仪得人,怎么能容忍自己得女儿当着众人歇斯底里,特别还是有着婚姻关系得冷家。

“你哥哥可能就是和寒潇碰巧遇上了!”

虞天盛一字一顿得说完,对虞曼雯得警示在场之人都听得明白,虞曼雯只能憋着怒火忍住不发作。“寒潇哥哥,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在商量订婚得事呢,昨天...”

“曾爷爷,纯儿来看您了,您好些了吗?”

虞曼雯靠近冷寒潇想说点什么,纯儿却拉着冷寒潇走到冷老爷子得病房旁,并大声得问好,留下虞曼雯尴尬得站在一旁。

虞书锦在一旁目睹小奶包得操作,不禁偷笑,哈哈,真是人小鬼大!

而虞曼雯正好看见偷笑得虞书锦,正愁怒火没地方发的她像发现了目标。

“哥哥,这时候你来这里做什么呀,昨天冷爷爷被你气到住院今天才醒,你来这里再刺激到冷爷爷怎么办?”

声音足以让病房里的人都听见,一字一句无不是在引导大家谁才是罪魁祸首。

“冷爷爷,这次的事真的很抱歉,如果不是我哥哥行为不当,昨天寒宵哥哥和我的订婚典礼就顺利完成了,您也不会生气到住院,我代我哥哥向你道歉了!”

“爹地,你是不是告诉我到医院后不能大声喧哗,因为曾爷爷要静养?”

虞书锦看着小奶包在冷老爷子身边轻轻地握着冷老爷子地手,在听完虞曼雯地演讲后眨巴着她那无辜的眼神望向她爸爸,感觉奥斯卡欠她一座小金人!

“是的。”

冷寒潇声音清冷,似乎没有受到虞曼雯地影响,“爷爷,您感觉怎么样?昨天虞书锦帮你针灸治疗后,齐医生说情况稍稳定了,您自己感觉怎么样?”

好一个四两拨千斤,虞曼雯不过是想推虞书锦下水,而冷寒潇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就扭转了局势。

果然,虞曼雯听了冷寒潇地话顺利黑脸,她明明想先发制人让大家对虞书锦是害的爷爷住院地想法先入为主,冷寒潇地话却像一根刺一样扎进她地心里,这一切都是因为虞书锦!

“好多了,嗨,我到了这岁数,什么都经历过了,也无惧生死了,你们都别替我担心!”冷老爷子略微虚弱地声音里满是豁达。

“冷爷爷,昨日地事对不起,害您受罪了!”

虞书锦无视虞曼雯走到冷老爷子地床旁,面对冷老爷子只是坦坦荡荡。

“书锦是吧?今天早上你冷叔叔就告诉我是你妙手回春就了我了,而且昨天地事都是乌龙,是我们误会了,就别说什么对不起了!是我该说谢谢你才对!”

“冷爷爷客气了,医者仁心,无论昨天是谁,我能救都不会坐视不理。”

“好!应当是如此!”

冷老爷子是经历过战争年代地人,对志气与情怀这种东西尤为看重,听到虞书锦地话,对她的好感不禁多了几分。

“曾爷爷,昨天我被吓到了,您要快点好起来哦,您还要带纯儿和哥哥去游乐园,还要教纯儿和哥哥骑大马呢!”

小奶包垫着她的小脚尖帮冷老爷子有模有样捋了捋被子,奶声奶气的嘱咐让人受用及了。

“好好好,那纯儿要好好吃饭,多多锻炼,等纯儿八岁生日曾爷爷就送纯儿一匹大马好不好?”

冷老爷子看着身上的各种仪器,再看看床边天真可爱的曾孙女,说话间眼里竟泛起了泪光。

九岁?为什么是九岁?虞书锦暗自踌躇。

“好!那曾爷爷也要好好的吃药,不准再把药偷偷扔掉了!”

年纪虽小,但她还记得曾爷爷背着管家偷偷扔药的事,这句话惹的大家哈哈大笑,这也是个精灵鬼。

“冷爷爷,我可不可以再帮你号一次脉?”

虞书锦这次来的目的还是这个。

“没事儿,来吧,纯儿,让一下虞叔叔。”

冷老爷子很是乐意配合,其实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只是他倒是有些期待这个年轻人的表现,毕竟...他看来看乖巧的曾孙女,心里有自己的打算。

虞书锦号脉时,旁边的人都安静就下来,目光凝聚在虞书锦和冷老爷子身上,包括刚进来准备询问病情的医生们。

站在斜对面的冷寒潇的目光放到了虞书锦的侧脸,碎发下隐约能看到她那光洁的额头,面色丰润白皙,纤长的睫毛随着目光一闪一闪,俊秀的鼻子薄唇微张,纤长光白的脖子尤为惹眼,这个角度就好像...想什么呢!被自己的想法惊吓,冷寒潇摇摇头。

而他凝视虞书锦的模样却也落在了虞曼雯眼里,那种藏匿于目光里的细腻是她从来没有的到过的,而他现在却这么注视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还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的哥哥,百感交集之际眼里满是阴郁。

“冷爷爷,昨天您胸口里大部分的淤血已经排出来了,但还是残留有较少的积水与淤血,不过情况已经好很多了,基本上是度过了危险期,您这两天先静养,我今天开几副药先给您服用,再过两天我再来给您做一次针灸治疗,尽量排清胸腔里的积水与淤血,这样基本就没什么大碍了!”

说罢便找来了纸和笔洋洋洒洒的写出了处方,写完了处方,抬头巡视了一下正好瞧见昨晚借给她针灸用具的老中医,便转身将处方交给了冷寒潇。

“这是我就冷爷爷现在的病情写出来的处方,你让老中医看一下,如果没问题就让冷爷爷服用,文火熬制,一天三次。”

虞书锦清楚冷寒潇不可能完全信任她,倒是坦坦荡荡的要求他去验货。

冷寒潇接过她递过来的处方,纸张上的字迹就如她本人一样,字体俊秀下笔却气势磅礴,看了几秒后便交给了在场的老中医。

“妙啊!我这么没想到!”

老中医看到虞书锦的药方后直接拍手叫好。

“你开的这几味药,前面的我一直再用,而后面几味我却没想到,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老齐,你们先去查看病情,我回药房抓药去了!”

“虞先生,今天先改天我一定要和好好向你取一下经!”

已经出去了的老中医突然又回过头来对着虞书锦说道,不等众人做出反应,又兴高采烈的走出了病房。

虞书锦摇摇头,这个老中医倒也是识货,不过有了他的加持,冷家应该会信任她。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