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再分大点就可以吃到扇贝了 宝贝腿打开一点就能吃扇贝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姜沫捡起了地上的每一张钞票,都认真的塞进了钱包之中。

尊严是什么?

尊严能当饭吃吗?

在饿肚子的时候,尊严一文不值。

姜沫拎着自己少的可怜的行李,一只手牵着姜晟,慢慢的离开了。

公交站牌还在很远的地方,姜沫一声不吭的带着姜晟走着,没有回头求饶,也没有哭诉命运的不公。

不远处。

一辆豪华的汽车里。

宴川眼神一直锁定那个尽管遭遇羞辱却仍旧挺直脊梁的姑娘。

“老板,白家人太过分了。”司机兼职保镖,低低的开口说道:“这是在打您的脸啊!”

宴川嘲讽的说道:“何止是白家。在金城,这些人哪个不是想踩着我讨好我那位母亲?无妨。他们现在闹的越欢,以后清算的时候越容易。”

“是。”

“去给她们安排个住处。”宴川烦躁的收回视线:“一定要确保安全。”

“是!”

宴川轻轻闭上了眼睛。

晏家。

你们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此时此刻。

晏家。

晏明山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宴川的婚礼,是谁负责的?”

“是我。”管家站了出来:“大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我不是说了,场地要选个好点的?”晏明山不悦的问道:“怎么挑了家里最偏僻的角落?”

这个时候,宴夫人从楼上慢慢走了下来,温温柔柔的说道:“这么点小事也值得让你生气?好了,好了,就按你说的办!”

“妈。”晏明山看到宴夫人,脸上的表情瞬间缓和了几分:“宴川的事情,让您费心了。”

“这话说的。”宴夫人亲昵的为晏明山整理了一下领子,抬头温柔的说道:“都是我的儿子,我费点心思,不是应该的吗?”

晏明山只是笑了笑。

其实他不是不知道,全家上下都没有把宴川当成晏家的二公子。

他也不是不知道,整个金城的人,都在鄙视宴川。

就连一些不入流的人,都敢看宴川的笑话。

理由无非是宴川不是宴夫人所生,而是宴夫人最好的闺蜜,生下的私生子。

当年,宴夫人与晏明山的父亲,是整个金城最为津津乐道的模范夫妇。

两个人从校服到婚纱,满足了无数人对爱情的憧憬和向往。

可偏偏,就有人非要破坏他们完美的婚姻。

那个人就是宴川的生母,也是宴夫人曾经最好的闺蜜。

她趁着宴夫人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爬上了闺蜜丈夫的床,从而生下了宴川。

好在上天有眼。

她生产的那天,大出血没抢救过来。

宴夫人不计前嫌,收养了只比自己孩子小两个月的宴川。

从此,宴夫人在金城的名声更响亮了。

无数赞美的词汇,都堆叠在她的身上,她成了金城女性的标杆。

而宴川身上流着母亲下贱的血液,从小就是撵狗抓鸡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从小到大不知道闯了多少祸事。

金城人提起宴川,就会想起他的生母做的那些不光彩的事情,从而越发的厌弃。

只是,宴川毕竟是他的亲弟弟。

他不能不管。

“妈,您受累了。”晏明山说道:“我还有点事情,先上楼了。”

“好。”宴夫人温柔的送儿子上楼,这才转身对管家说道:“明山都发话了,你就挑个好点位置嘛。”

管家为她打抱不平:“夫人,您就是太好说话了!二公子本来是要被先生送回老家的,是您力排众议,不顾刚生产虚弱的身体,硬是留了下来,亲自照顾着。可二公子他却从来没有把您当母亲过,一次次的不是给家里闯祸就是给您带来麻烦。您这是何苦呢?”

宴夫人笑着说道:“说这些做什么?他母亲已经不在了,我要是不管他,他万一跟别人学坏呢?”

“夫人,您就是太善良了!”管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罢了,既然您跟大公子都这么说,我去给他挑个好点的地方举办婚礼就是了。反正,二公子结了婚,就要从家里搬出去,夫人您可终于清静了!”

“不要这么说,让明山听见,他又该难过了。”

“夫人,您放心,我就是拼着一切,也不会让二公子占到家里半分便宜的!”

“你们,哎……”

姜沫带着姜晟离开后,选择远离了富人区,来到了外面的平民区。

这里的人,不会因为她是宴川的未婚妻就会瞧不起她,反而非常热情的推销着自己家的平价公寓。

“这么好的房子,才六百块一个月?”姜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价格:“您真的没少说一个零?”

“我们家不靠这点房租,有人住着,帮我们维护好房子就行。”房东笑呵呵的回答说道:“一看你们两个就是体面人,我不会看错人的。”

“谢谢。”姜沫由衷的感谢着。

姐弟二人安顿下来,总算是有一个窝了。

姜晟懂事的把仅有的行李都叠放在衣橱里,姜沫则站在仅仅能容下一个人的厨房里,准备两个人的晚餐。

“姐,那些人说你要嫁给金城最垃圾的男人,是真的吗?”姜晟充满担忧的看着姜沫:“能不能不嫁?是我连累姐姐了,对吗?”

姜沫一边切菜一边回答:“不要听那些人胡说八道。”

“可是……”

“不管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却从来都没有做过伤害我们的事情。”姜沫淡淡的说道:“而那些口口声声自诩是好人的,却把我们赶出了家门。宴川再不好,他也是把我们从泥沼里拉出来的人。只要我嫁过去,我就跟原生家庭一刀两断,再也没人可以逼我做任何事情了。”

姜晟跑了过来,一下子抱住了姜沫的腰身:“姐姐,我会努力长大的。”

“嗯。”姐弟相视一笑。

门外,宴川靠在墙壁上,听着姐弟俩的对话,轻轻的笑了起来。

他们的命运相似又不相似。

都有着不可理喻只想着从他们身上吸血的家人。

也都有一个不能割舍的亲人。

只是不知道,他的这位未婚妻,是不是也隐藏着一个更有趣的身份呢?

回到晏家,宴夫人坐在一楼的沙发上喝茶,似乎在等什么人。

“夫人。”宴川只是打了个招呼便要离开。

“宴川。”宴夫人却是叫住了他。

“夫人有事儿要吩咐?”宴川慢慢转身,吊儿郎当的看着她。

宴夫人看见宴川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顿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开口说道:“宴川,眼看你就要结婚了,怎么还是这么一副不上进的样子?单身的时候住在家里,一切都好说。将来结婚是要搬出去自立门户的,这日子可怎么过?”

身后的佣人们,纷纷露出了鄙视的目光。

自家夫人真的是太心善了!

一个小三生的私生子,也这么关心!

当初就该丢到老家自生自灭!

宴川闻言,顿时笑嘻嘻的凑了过去:“所以母亲这是要偷偷塞给我一笔私房钱,让我好过日子?”

“胡闹!”宴夫人义正言辞的说道:“晏家的规矩,是我能随意轻易破坏的吗?罢了,看在我养你一场的份上,西山的那套房子,就当是我私人赞助给你的吧。”

“母亲这么心善,不如多给点?”宴川继续笑嘻嘻。

宴夫人抬抬手,让佣人们都下去。

这才开口说道:“想多要点东西也不是不可以。”

“您说。”

“老爷子临走前,曾经给了你一些股份吧?”宴夫人缓缓开口:“不如就用西山的两套别墅,换你手里的股份。”

“母亲真会算计。西山的两套别墅,加起来也不过两千万,而爷爷留给我的股份,价值十个亿啊。”宴川轻笑:“大哥知道母亲的打算吗?”

“宴川,我是把你当自己的孩子,才这么跟你说。”宴夫人慢条斯理的说道:“如果换成其他人,只怕没这么好说话了。”

“母亲想让我净身出户,直接说就是了。何必这么委婉?”

“你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宴夫人说道:“晏家的规矩,我也是要遵守的。待会儿你的叔伯都会过来,你要是不愿意,就跟他们去说吧。”

说完,宴夫人便起身离开。

宴川眼神落在宴夫人的背影上,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什么?宴夫人要见我?”姜沫愣了一下,随即看向来人:“为什么?”

“宴夫人要见你,还需要理由?”来人鄙夷的看了一眼姜沫,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跟那个小三生的私生子,倒是般配。

姜沫沉默了一下,点点头:“好。”

姜沫到了晏家。

晏家的富贵,险些闪瞎了她的眼睛。

原以为白家就已经够富有了,没想到,白家在晏家面前,就像是一个暴发户。

“姜小姐,我们夫人已经在里面恭候多时了。”管家倨傲的看着姜沫,眼底是明显的不耐烦。

姜沫还没有正式嫁给宴川,就已经提前感受到了金城富人圈对宴川的恶意。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