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你全身的描写 男朋友c的时候都说什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夏卿歌笑盈盈道。

说完,她带着紫烟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屋子里,气氛降到冰点。

夏雪柔一天都忍不了了,她却开的药却这么奇葩。

什么夏天的雪水,夏天上哪儿去找雪水?就算有,也不是一两日能找到的。明显,夏雪柔要么忍住奇痒,要么,就乖乖吃沾了狗屎的解药。

关键,要全吃下去!

“柔儿,要不吃了……”话音未落,夏雪柔一翻白眼,栽了下去,夏夫人慌了,“柔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娘……”

夏卿歌回去后,带着紫烟饱餐了一顿,又处理了手臂的伤,实话说,自夏将军走后,主仆俩头一回过这么痛快的日子。

“大小姐,二小姐的毒,毒真的是你下的吗?”紫烟问。

大小姐好像变了许多。

“是啊。”

她从来都是有仇能报,当场就报了,报不了了记着,总要讨回来。

当然,对她有恩的,她也会记在心里。

“可大小姐,您让夫人处置了管家,打了苏嬷嬷,又磕掉了大小姐一对门牙,把她折腾的像鬼一样,她们肯定会记仇的。”

“而且,后日就是您和太子殿下的婚事,老爷不知何事回京,可能赶不回来,若是夫人送您出嫁,奴婢担心她会用手段。”

嫁人?

她才穿过来,解决了一波麻烦啊。

而且什么狗屁太子,原主眼瞎,她可不,原主爹为了弥补原主,用自己军功换来了原主和太子的婚事,而就在原主快要嫁人这会,原主爹有事出去了。

想想都觉得这事有猫腻,怎会那么凑巧?

是被人引诱出去,然后对原主下手吧?等原主爹回来,一切已成定居,就是再生气,能如何?

可让她疑惑的是,以太子的身份,拒绝原主一个丑女的身份并不难,为何明明不喜,也要忍着呢?

莫非其中有何深意?

罢了,见到人,什么都清楚了。

“大小姐,太子殿下来了,人在大厅,让您立刻过去。”外头丫鬟声音传来。

正好,去会会。

“小姐,您梳妆一下……”

“不用。”夏卿歌摆手,大摇大摆过去。

到了大厅,不仅太子在,夏雪柔也在旁边,少女娇滴滴眼眶通红,见了夏卿歌,一副恐惧却又硬着头皮行礼的可怜样。

“姐姐!”

盛世极婊白莲啊,夏卿歌道。

不过一想起她吃了沾了狗屎的药,她就想笑。

“夏卿歌,枉费本太子不嫌你貌丑人傻,愿意娶你入我东宫,可如今看来,你这种人,配不上本太子,你干的那些事,我都知道了。”

“你还是人吗?陷害自己亲妹妹和管家有染,事情败露,你就杀了管家,死无对证,你还推倒雪柔,顶撞夏夫人,殴打她贴身奴婢,如此低劣人品,怎配为我妻?”

“殿下。”夏雪柔红了眼眶,柔声道:“妹妹自幼在山野长大,不懂规矩,是我们没教好她,才让她犯下这么多错……”

夏卿歌,“……”

恶人先告状啊?

不过周管家的死倒是不意外。

“姐姐,你快解释啊。”夏雪柔一副盛世好妹妹的模样。

她看的恶心,冷声道:“装的有意思吗?妹妹也不怕闪掉两颗大门牙。”

也不知道用了什么粉啊,那脸白的和鬼一样,关键一点儿抓伤都看不出来啊。

夏雪柔身子一颤,被太子扶住护在身后,太子面色冷若冰霜,“冥顽不灵,既然你死不肯悔改,本太子和你的婚事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东宫太子妃的位置,你不配!”

夏卿歌正要拿出休夫的文书,太子又接着道:

“若非你妹妹大义,愿意顶替你嫁给本太子,圆了这件事,否则,你的下场只有一个,如此大恩,你还不赶紧跪地叩首?感谢本太子同意你以通房的身份随你妹妹一并嫁入东宫?”

啥玩意?

合着先给她讽刺一通,然后再告诉她,她还没嫁,就由正妻变通房了?

要知道,这古代的通房可连丫头都比不上,说白了,就是一泄欲工具。

完了,她还要跪地感谢两人?

神特么的逻辑。

夏卿歌把休书甩到太子脸上,冷飕飕的笑着,“睁大您的眼,看清楚,不是你不要我,是我,夏卿歌,休夫,看清楚了?签名吧!”

休夫?

周围一片哗然,丫鬟们窃窃私语。

夏卿歌一个丑女,居然要休了太子殿下?

换成她们,太子殿下要是乐意让她们当通房,那就是祖坟上冒青烟啊。

夏卿歌就是一白痴傻逼,不知好歹的玩意。

夏雪柔神色讶然,这贱人不是以前做梦都要嫁给太子殿下嘛?怎么变主意这么快?

不过她能主动退出,肯定是知道了自己和娘的厉害,不敢和她们争了,也算识时务。

“夏卿歌,你是何意?”太子眸光不定,一张脸涨红。

只有他不要她的份,没有她不想要的份。

且,以前一直痴缠,迷恋自己的夏卿歌,今日眼底一派清明,好似他是一个陌生人,他心底竟有几分不爽。

“没听清?那好,我再说一遍,我夏卿歌,休夫,就算我这辈子都嫁不出去,当姑子,我也不嫁给你,明白了吗?”

耻辱!

天大的耻辱!

太子骨节攥的发白,薄唇颤抖,眼底喷薄着怒火,似乎下一刻,就要把夏卿歌活活掐死。

她以为,他真的愿意娶她一个丑女?

若不是看在她是夏府嫡女的份上,他怎么可能看的上她?

他本想着,自己给她一个通房位置,太子妃的位置让给雪柔当,是最好的结局,没想到……

良久,他狠狠一甩衣袖,冷声道:“夏卿歌,本太子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若肯认错,本太子既往不咎,照样迎你入府!”

啥?

这太子脑袋是不是有坑?

之前被强迫的死人样,现在她都不嫁了,他要给自己机会?

他和夏雪柔小婊砸双宿双飞不好么?

一侧的夏雪柔急了。

太子殿下明明不喜欢她,为何要给她机会?

这个贱人,一副恶心人的丑陋面目,竟还能勾搭太子殿下,让他心存怜惜,她怎么不去死?

“殿下,姐姐不识好歹,要不就……”

“夏卿歌,本太子可以考虑让你做侍妾,凭你的样貌,足够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太子打断夏雪柔的话。

得,真有病!

夏卿歌眸色澄明,呵呵,太子府侍妾?她稀罕哦。

好气好气。

她迎上太子杀人目光,冷声道:“不好意思,本小姐不喜这门婚事,因为,本小姐心中早有所属!”

“呵!”太子冷嗤一声,“夏卿歌,闹够了吗?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还能喜欢谁?”

之前像个跟屁虫一样的女人是谁?

“东璃摄政王,慕容景!”

“什么?她竟喜欢摄政王殿下?她是不是嫌活的不够长啊?”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去年,郡主只是碰了摄政王一片衣角,就差点被摄政王殿下给砍了,还是皇上求情呢,就凭她?”

就连太子,也露出讥讽的目光,半眯眼睛,上下在她身上扫了两眼,最终目光停留在她的毒疤上,嫌弃的冷嗤一声。

“摄政王怎会看上你这等丑妇。”

语罢,他顿了顿,微抬下巴,“本太子之所以会答应这门亲事,乃是看在夏将军笔笔战功上,而你却背着本太子与别的男子有私情,真是下贱!”

一旁的夏雪柔看热闹不嫌事大。

她轻步上前,伸出芊芊细手,拉扯了一下太子的衣袖,面色柔弱,声音温和。

“殿下,你别怪姐姐,她本就是乡野中长大的,自然不明什么是礼义廉耻,她对摄政王,也许是情难自已,您别怪她。”

口口声声说着别怪,可话语中,却是实打实的贬低还有火上浇油。

特别是那情难自已四个字,犹如一把尖刀,插进了太子的心房中,顿时撩燃了他心中的怒火,抬眸,血红的眼神直直的瞪着夏卿歌。

他是不喜夏卿歌,也想退了这门亲事。

可他骨子里的孤傲却不能忍受,自己名义上的女人看上别的男子。

怎么,是觉得他不如摄政王吗?

“夏卿歌,你可真是好得很,来人,夏卿歌以下犯上,把她给我拿下!”

太子身后站出了两个侍卫,朝着夏卿歌大步走来。

夏卿歌眉头一拧,嗤笑道:“怎么?太子在将军府大动干戈?等我父亲回来,你想好怎么交代了吗?”

太子呼吸一滞。

一旁的夏雪柔急忙开口。

“殿下,家父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归来,如今在家中,我娘亲说一不二!”

意思便是,把夏卿歌打了,也无人会知晓。

夏雪柔说完,又轻声的补充了一句,“况且,殿下这是在帮父亲管教姐姐,又怎么会怪殿下。”

“对,想必夏将军能明白本太子的一番苦心!”

太子方才升起的担忧便立马放了下来,微勾唇角,给了侍卫一个眼神。

两个侍卫脸上尽是狠辣之色。

“找死!”夏卿歌脸上浮现一抹冷色,手腕转动,一根淬了毒的银针便是被她二指夹住。

眼看着两个侍卫越来越近,马上便要抓住她的手臂,她手上用力,正准备把银针朝着他们二人的身上猛扎去。

这时。

“吱呀!”

门被人强力推开,露出内侍阴柔的脸,夏卿歌脸色一缓,静静立在原地。

“住手!”陈公公尖声道,“摄政王旨意在此,我看你们谁敢动!”

听到摄政王三个字,场中人均是大惊。

太子微微皱眉,“皇叔有什么旨意非要在这里说。”

陈公公看也未看太子,而是转向一旁的夏卿歌,面色由冷冽转变成了讨好,微微躬身,来到了她的跟前,站在她身边,清了清嗓子,朝着其余的人道。

“摄政王传信,夏大小姐于他有恩,旁人不可欺辱,不然……”

剩下的话陈公公并没有说完,却是犹如乌云一样,萦绕在众人的心尖

太子和夏雪柔脸上满是惊骇。

“什么叫是他的人,夏卿歌乃是我的未婚妻!”太子憋得脸色涨红,只觉得自己头顶上绿油油的,仿佛顶着一个青青草原。

他乃是一名男人,能忍?

陈公公嗓音尖细的轻哼了一声,翘着兰花指,神色不卑不亢,“至于婚约,圣上已经同意解除,圣旨应当在传来的路上,从今往后,夏小姐跟太子殿下再无半点干系!”

一番话说得霸气无比。

陈公公轻笑一声又看向太子,补了一句,“太子若是异议,可去王府询问,王爷说了,在王府等着您!”

太子半张的嘴巴立马合上,所有不甘愤怒都憋在了心中。

男朋友c的时候都说什么?男朋友此时,会说”我永远爱你,保护你一生安全,永不变心,。您的赞是对我最大的肯定,我不奢求一日三餐四季,只希望你往后都如今日般开心。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