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质超多的糙汉文 男主很糙很man的肉多糙汉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夏卿歌解开绳子,小丫头急忙抓住她手,上下查看,眸中皆是担忧,

“小姐您没事吧?今日宫宴,二小姐不让奴婢跟去,派人把奴婢绑在树上……”

夏卿歌一听如何不明白,夏雪柔是怕这丫头坏事。

这丫头叫紫烟,她身边唯一忠心的奴婢。

可惜原主一心想着融入夏府大家庭,和几个姐妹,以及夏夫人相亲相爱,从不听她的劝解,甚至不信任她。

“大小姐,您脸上的伤疤好像更严重了……”

夏卿歌下意识抚摸上左脸,一阵尖锐刺痛,好像刀割一样,她连忙来到镜子面前。

一张白皙光滑,似剥了蛋壳一般滑嫩的脸呈现,脸上五官也好,称的上是美人,可惜,左侧一道伤疤打破了这种美,仔细一看,伤疤处流着黑色的脓水。

原主回夏府前,也是个标致的美人,脸上没疤,回了夏府月余才渐渐有了。

夏卿歌启动空间,扫描出这是一种慢性毒,一点点的下在茶水或者吃食中,一开始,只是毁了脸,再往后,毒素进入全身各处,大罗神仙也难救。

不管是谁下的,她都不会让那个人得逞的。

好戏,才慢慢开始!

“你先去给我弄点吃的吧。”

“好。”紫烟匆匆去了。

夏卿歌这才从空间拿出药,正好需要的几味药都很寻常,配好,服下解毒药,最后她又喝了一大杯灵泉水,精神气恢复了一大半,她又寻了一块纱布遮在脸上。

七天左右,她的脸就会完全恢复。

“砰”的一声,房间门被撞开,端着饭菜的紫烟摔在地上,双颊红肿,唇角还浸出了血色。

苏嬷嬷叉腰站在门口,势力眼扫了夏卿歌一眼,刻薄道:“大小姐,您真该好好教训您身边这位丫头了,敢忤逆夫人?”

紫烟爬起来,红了眼,“我家小姐没和管家不清不楚,是被人陷害的……”

“陷害?”威严的声音传来,一位身穿降红色的中年妇人走来,她身后跟了四五个丫鬟,“夏卿歌,柔儿身上奇痒,是不是你给她下的毒?”

紫烟爬起来,狼狈走到夏卿歌身侧,“分明就是二小姐陷害大小姐……”

“来人啊,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奴拉下去,乱棍打死!”

话音一落,苏嬷嬷笑得得意,还没抓到紫烟,就听见手腕“咔嚓”一声,夏卿歌冷笑,朝她腹部狠狠踹了一脚,她踹的地方有技巧,既能让她疼的站不起来,又不会要她命。

“你……反了天了,夏卿歌,老爷带你回来时,我就觉得你不像夏府的孩子,老爷一走,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今日,本夫人就要好好清理门户,拖下去,关进柴房!”

“等等!”夏卿歌眸色森冷,“夫人,你可别忘了,父亲走时,可是让你好好照顾我,且,还给我定了婚事的。”

夏夫人自是记得。

老爷让她容忍夏卿歌,无论她做了什么,一个野种贱人,也值得他这么费心?

且,她换老爷父亲,唤自己却是夫人,分明不把她放在眼里。

这样的贱人,如何能喜欢?

且,她竟然对柔儿动手!

柔儿缺了两颗门牙,美貌不似从前,即便修复好,也要花不少功夫,眼看着太子大婚在即,夏夫人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

“老爷若知道你是这种人,也会同意我的做法,拖下去……”

“夫人!”秋知急匆匆跑来,贴在夏夫人耳边低声道:“请了三个太医,三个太医都说没法子治小姐的奇痒症,还说让我们赶紧想法子,否则就会有生命危险……”

痒到极致,不就是想以死纾解吗?

夏夫人脸色大变。

夏卿歌扯了一把椅子,懒洋洋坐下,“我以前听说过奇痒症,也有点法子。”

“什么法子?”

夏卿歌不语。

夏夫人差点气吐血,这个贱人,这个贱人……

为了柔儿,她少不得耐着性子,“夏卿歌,你们是姐妹,你怎可如此恶毒?只要你拿出解药,你和周管家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对哦,周管家,不是你说的,江雪柔欺负了我,你要替我报仇吗?解药是不是在你那儿呀?夫人都说了,不计较我们的事了,你快把解药拿出来。”

周管家跪了,“夫人,我没有……”

“胡说八道呢,你我都那么亲密了,这种事还有假吗?”夏卿歌似笑非笑。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大小姐,你可别血口喷人啊。”周管家急了,夫人的狠毒他可是见识过的。

夏卿歌眼底掠过一抹狡黠,“周管家的意思,你我根本没情,一切都是你撒谎咯?”

“对!”周管家急忙道,说完,好似哪里不对劲,夏卿歌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夫人你也听见了,我清清白白,是他诬陷我,这罪名,该怎么办?”

“不,大小姐,你怎可以反口不认呢?”周管家慌了。

夏卿歌不急不慢,“哦,是吗?那就是说,江雪柔的毒,是你下的了?”

“不……”

周管家冷汗淋漓。

承认和大小姐有关系,那么二小姐的毒他就跑不了,要是不承认,那么就是他诬陷大小姐,何时,草包大小姐这么聪明?三言两语将他套牢?

“夫人……”

“夫人,既如此,还等什么?柔儿奇痒症可等不了,周管家不说实话,打就是了,要是还不说,那就是打的不够!”

周管家一听用刑,磕头如捣蒜,“夫人,小人冤枉啊,小人忠心耿耿,且一直听二小姐命令行事,又怎会下毒害二小姐?”

不得不说,周管家很聪明,晓得怎么拿捏夏夫人的分寸。

果然,夏夫人神色有忌惮,周管家知道她们的事,这会打了,恐怕会坏事。

而且太子那边也得瞒着。

“卿歌,我信你,你和周管家都被人陷害了,等柔儿好了,我一定给你做主,好好查出是何人陷害你们。”

呵呵!

当她是傻的么?

卸磨杀驴的话都能信?

夏卿歌眸色无波,“行啊,不过我得先去看看人,还有,周管家也一并去!”

“好!”

众人当下去了夏雪柔的柔儿院,一入院子,就听见屋子里惊悚的叫骂和摔东西的声音。

“夏卿歌那个贱人呢?我要把她千刀万剐!”

“二小姐,千万不能抓啊,抓了会留疤的……”

“滚,都滚,解药呢?还没送来吗?我受不了了,我想死,别拉着我……”

进去时,屋子里一片凌乱,哪还看的见高高在上的夏家二小姐,只有一个发丝凌乱,缺了两颗门牙,脖子上,脸上,手背上抓的血迹斑斑的疯婆子。

“柔儿……”夏夫人心如刀割。

“娘,救我,救我……”

“夏卿歌,解药呢?”

夏卿歌笑了,“很简单,只要处置了周管家,我就有法子治她。”

周管家眸子一阵惶恐,袖子中的手死死攥着。

夏夫人气的咬牙,“夏卿歌,周管家在府上多年,你父亲对他也很满意,你就不怕你父亲回来处置你么?”

威胁?

“我是嫡府大小姐,父亲心头宝,为一个管家处置我,他也配?且我好歹也是未来太子妃,他犯的,可是诬陷皇室的罪名,夫人,你可要想清楚咯。”

“快,来人,把周管家拉下去,仗责三十大板!”夏雪柔被折磨的快要疯了。

夏夫人接着道:“周管家在府多年,虽有错,也悔改了,三十大板,小惩大诫,可以了吧?”

夏卿歌睨见周管家神色一松,点头,“行,不过就在这里打,行刑中的那点子猫腻,谁不知道?”

周管家面色白发,袖中的手死死的攥着。

贱人,走着瞧。

周管家被拉到门口,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伴随着惨叫声,等三十大板打完,周管家被拉了回来,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夏卿歌很是大度的摆手,“不错,把人拉下去吧。”

为了安慰周管家,夏夫人让自己院子里的苏嬷嬷去扶,哪晓得苏嬷嬷刚碰到周管家手,身子就被拉了起来。

脸颊上结结实实挨了两下,打的她双眼冒金星。

“瞎了眼的狗东西,这等陷害本小姐的小人也要人去扶?让他自己爬出去!”

这是报复她打紫烟的两巴掌呢,苏嬷嬷敢怒不敢言,眼底哀怨,“是。”

“行了,我去看看我那好妹妹。”夏卿歌不等夏夫人开口,主动过去。

夏雪柔长的很好看,可惜这会被抓的像个疯子一样,要不是丫鬟死死压制住她,恐怕早毁容了。

“你快点!”夏雪柔催促。

夏夫人也着急啊,可夏卿歌这贱人什么时候会医术了?还是为了遮掩她给柔儿下毒的事实,装模作样的把脉?

“怎么样,想到法子了吗?”

“有啊。”夏卿歌很是大方的拿出一枚解药,递了过去,“吃了吧。”

夏雪柔还有最后一点理智,谁知道她给自己的药是真是假?

她伸手一拍,夏卿歌手里的药直接被拍到地上,“夏卿歌,你如何能保证解药是真的,万一你想毒死我呢?”

“我要真想毒死你,你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夏卿歌冷笑。

这话不无道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夏夫人也觉得夏卿歌不敢,除非她自己不想活了,她道:“夏卿歌,磨蹭什么,快把药拿来。”

“好啊。”夏卿歌一笑,上前一步,脚正好踩在方才被夏雪柔丢了的药上,很轻的一声,药被碾碎成粉末。

她后退一步,碾碎的药上面还粘了些可疑的东西。

“是让你重新拿一颗!”夏夫人涵养再好,如今也有些崩不住,怎么办,好想弄死这贱人!

“忘了告诉你们了,药只有一颗,就地上这个,可惜,我鞋底好像踩了狗屎,沾在上面了……我也不是故意的,之前不知道谁把我绑进了小黑屋。”

狗屎一事,她的确不是故意的,是原主被设计的时候踩到的。

这就叫报应啊。

母女俩脸色大变,就连丫鬟们神色也是精彩。

解药被夏卿歌踩碎了啊,而且,还沾了狗屎,黑乎乎的一团。

难道要尊贵的二小姐吃沾了狗屎的药?

也太恶心了吧?

紫烟一个没忍住,主要以前她们光欺负大小姐了,这会有点暗爽,笑了出来。

这一笑,母女俩脸色黑如锅底。

夏夫人面色如水,阴冷的可以下一场雨,“夏卿歌!”

夏卿歌心里痛快死了,“虽说被踩坏了,也沾了狗屎,可也不影响药效啊,况且解药就这么一颗,不吃的话……”

“你故意的……贱人,我一定杀了你……你怎么不去死……”

忍无可忍的夏雪柔破口大骂。

她怎么能吃被夏卿歌踩碎的药?而且还沾了狗屎?

想想就觉得恶心。

夏夫人好歹还有理智,太子殿下明日就来了,当务之急,要解毒,她沉声道:“来人,快把药粉捡起来……”

“药的分量不能少啊,要直接捡起来,可不得浪费了许多,吃了也没效果。”夏卿歌很是贴心的提醒,“最好的办法嘛,趴在地上舔,全吃下去,不过,这药也不能彻底根治毒素,只能维持两日,若要彻底根治,还得配置出解药来,这是方子,你们照着去寻药吧,寻到了,给我送去。”

说完,把药方往夏夫人手里一塞。

夏夫人接过方子,差点一个倒仰栽下去。

别的她不知道,可其中几样,她却知道。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