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的超细的开车片段推荐古文 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兔子小说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顾饶看着一脸慵懒喝茶的男人,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是鸡蛋里挑骨头,惹得太太不高兴。

可随着一再重拍,白雪已经被打成了‘白胖雪’,顾饶终于理解为什么总裁对这戏不是嫌演技就是嫌道具。

这次总裁停下一切工作要赶到W台看节目,是不满意只删掉了白雪的戏份,所以花巨资买下整个台,给太太打人解气做最有力的后盾,为报伤害太太额头流血之仇啊!

知道真相后的顾饶激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原来毒舌总裁还是那个深情BOY。

一场纠缠的哭戏,NG无数次,白雪也被泼、被揍了无数次,一次比一次狠的力度让白雪极度吃不消,感觉自己下一秒可能就要嗝屁了,可好胜心强的她仍旧不愿放弃这个被大佬看上的机会,卖力演出。

“能不能继续?”现场导演问。

“我没问题。”白雪撑着身体回应,随后瞪了一眼苏念,“苏念,看戏的都会了,你这个表演系的人别那么木讷行不行?该用力就别省,一次性解决,不要磨磨唧唧浪费精力,懂吗?”

苏念拽紧了拳头,微挑柳眉,“懂!”

见过挨打的,没见过要求挨打的,苏念向来助人为乐,岂能不满足对方的要求。

不过,这一切都亏了厉谨焱的‘挑剔’。

再次开拍,烈酒刚刚泼向白雪的脸颊,苏念就一把揪住其的头发狠狠往后拽,接着一顿狂揍后,一脚踹在白雪的小腹上。

顿时,女人就像一块破布般飞了出去,重重撞在桌沿后倒地,半天没有动静,唯有被苏念强扯下来的头发,还孤零零的散落在地板上。

现场一片窒息。

“无趣。”许久后,厉谨焱冷哼一声起身,扔下两个字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

虽然依旧没让总裁满意,可好歹过了,但看舞台上白雪,早已瘫软无力。

接下来两天,因白雪肿成了“猪雪”,所以停戏休养,期间,苏念也接受了导演的邀约,与新人才子KK一起选定了电视剧主题曲。

这天,苏念正在家里便听主题曲边研究与男配的对手戏,手边电话就震了起来,苏念一看竟是厉谨焱发来消息,只有三个字:我饿了。

苏念一脸懵逼:???

发错了么?

饿了就吃呗,别墅里光是五星厨师都不下十人,还不能满足这男人的胃口吗?

不过,就之前因他让白雪得到该有的报应,苏念也都该对他说一声谢谢。

打开信息,刚刚编辑了两个字,短信又来了:狗饿了。

同样三个字,感觉毫无情绪,冰冰冷冷让苏念犹如看到了他那张万年冰山脸一样。

【没有狗粮了吗?】苏念删掉了前面的信息,发了这条过去。

然而,半小时后过去了,苏念左等右等短信就像石沉大海。

这男人什么意思?

被搅得没心思再看剧本,苏念取出自制冰淇淋准备开吃,就听门铃响了。

起身开门,厉谨焱的高调出现立刻让他掉了下巴。

喂,妖妖灵吗,这个男人又又又私闯民宅!

“你......”苏念惊诧。

本想说‘怎么又来了’,但看那男人一脸阴沉的模样,硬是把这几个字咽了回去。眼睁睁看着他大摇大摆如同自己家一样走进去,坐下,苏念暗暗抽了一口气。

他当真不是个随便的人,随便起来就不像个人。

行,惹不起这大爷,她认怂。

“你一个人?”苏念确认屋外空无一物后关门,问,“狗呢?不是说它饿了?”

高冷的男人厌弃的瞥了她一眼,他饿了她不管,狗饿了她就连番追问。

活了一辈子,他还没活赢一条狗?

莫名的醋意上头,厉谨焱开始用深眸扫视不大的房间,“我说我饿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清冷的眸子定格在小圆桶上,下一秒就起身查看。

回想起上一次在这个房间被抢走的方便面,苏念到现在都还耿耿于怀,她绝不能允许自己在同样的地方再摔跟头,一个箭步,冲上去就将冰激凌桶拽得死死的放在身后。

“没,这里面什么都没有。”苏念诚恳解释,“啊,你没吃饭么?那想吃什么?饺子、面、汤圆,还是给你喊个外卖?”

男人双眸一眯,步步紧逼直接将她压在桌子上,那与生俱来的傲冷气息瞬间袭来,他的唇离她的鼻尖仅隔O.O1毫米!

就在苏念下意识闭眼的片刻,手上一空,那桶冰激凌就转移到了厉谨焱手里。

“手短脚短的,也好意思抢。”男人得逞后冷冷一勾唇,落座沙发时硬是坐出了五星酒店的感觉。

嗯哼?

抢?

到底谁才是土匪心里没点B数?

还敢说她手短脚短?

好歹接近170的身高,能短到哪儿去?

“你才短,全身上下哪里都短。”苏念非常不满的嘀咕道。

“我短不短你最清楚,如果忘了,我可以免费让你再体验一次。”他优雅的舀出一小团冰激凌放进嘴里,半晌,神情舒展的又舀了一大勺。

苏念被他这挑衅的话气到双眼瞪成铜铃,满脸羞愤,“居然听到了......”

“我又不聋。”他满足的食用着苏念的劳动成果。

苏念觉得自己的头顶有点冒烟儿了,她必须好好向毛爷爷反省,如果不是因为手头拮据,她早该在他敲诈的时候把钱付清,也就不会和这毒舌男纠缠下去了。

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如今面对这种怎么怼都会被他双倍暴击回来的结果,苏念明白一个道理,嘴上逞能是不成了,最后说不定还把她自己给搭进去。

拿了剧本坐一边,苏念不再理他。

偶尔看了一眼那个安安静静吃着冰激凌的男人,苏念又心软了,其实他嘴巴虽然恶毒了点,但人也还算是个好人。

“那天的事,谢谢了。”鬼迷心窍的,苏念开了口。

“我保护你,天经地义。”他头也不抬道。

“......”什么?

未曾想他会以这样自然而然的口吻说出这种话,苏念怔怔不语,有那么一瞬间甚至觉得和他结婚并非玩笑。

“如果。”见苏念不说话,他长睫微抬,高冷道,“非要做点什么才心安,那就用身体偿还。”

闻言,苏念刚才所建立起来的情绪全部崩塌,气得她一个剧本扔过去。

色鬼!

果然不能把厉谨焱这家伙想得太单纯,在他那逆天的颜值下,藏匿着的绝对是一颗猥琐的心。

“这就是你的剧本?”厉谨焱帅气的接住册子,随手翻阅就能看到苏念对所有台词做出的详细注解,看得出来是相当刻苦负责。

“要你管。”苏念上前欲拿,却反被厉谨焱扣住手腕,一时不解蹙眉,“干什么?”

“看着她红了眼圈,他立即上前紧拥......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剧情??”厉谨焱蹙眉念了一段词,随着接下来看到的内容,他的眸光冷了一度,“他说:对不起,我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你.....”

然后、接吻?

嗯?

一瞬,厉谨焱觉得有股火焰从他的胸腔腾飞。

“呵,就你这烂演技还能接吻戏?”妒火燃烧,厉谨焱目光阴冷的看着苏念。

又讽刺她演技烂?

“我演技烂不烂碍你什么事?接个戏得罪你了非要这么说?”苏念不明就里,也被说得火冒三丈,“懒得和你瞎扯,你赶紧把剧本还给我,我上面还有好多内容没做标注。”

厉谨焱脸色微沉的把剧本扔给她,无处发泄只能一脚踹在矮桌上,桌上的冰激凌桶瞬间颤了三颤。

“我的冰激凌!”见状,苏念连忙跑过去护住,生怕掉地上。

“就这破玩意儿,难吃死了。”说罢,男人冷漠的摔门而去。

苏念完全不明白这男人又发什么疯,只低眉看了看全心全意保护着的桶,顿觉气紧,他么难吃好歹给她留一口啊!

......

TH总裁办公室里气温骤降,仿若万物皆被一股莫名的死亡寒气生生冻僵。

顾饶抱着一大堆文本,小心翼翼看了一眼伏案工作的男人。

哦,不对,应该是伏案画圈圈诅咒谁的男人。

“总裁,照您吩咐,全剧关于太太的戏份都在这里了。”顾饶站得笔直,没有得到指令及时手腕都快被压断了也不敢随便放下。

“找。”厉谨焱眼皮都不抬一下,冰冷口吻让人寒毛直竖,“所有感情戏都删了,牵手的、搭背的、暧昧的,所有与男性肢体接触的情节统统改。”

顾饶,“......”

这本就是一部感情戏,上述所有情节全删了全改了,那还拍个裙子......

咳咳。

当然,这牢骚顾饶也只敢闷肚儿里发发,要真说出来那还不得直接卷铺盖走人了。看样子,大总裁一定是受到了什么超强刺激,难道是怕太太又被人欺负?

正当顾饶用尽毕生心血对总裁的行为进行合理分析,一道凛冽的目光如箭般刺透过来,顾饶定睛一瞧,厉谨焱不知何时抬了头,用那阴沉得不能再阴沉的目光看着他,让他瞬间颤了三颤。

“特别是吻戏。”厉谨焱低沉开口。

“......”一瞬间,顾饶豁然开朗。

西吧,大总裁这是吃醋了啊!

这反萌差差点没让顾饶喷出来血来,因为他根本无法想象,平时看上去冷淡无情的男人,会为了一个女人的一段感情戏就醋意大发。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