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别人的面要了我 被弄得走不了路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一道矫健的黑影轻松地从白府翻出来,然后穿过大街小巷,再用同样的手段潜入言王府。

听墨轩,安静地连虫鸣都能够听都清清楚楚。

书房门大开,房中灯火明亮。

黑影蹿入书房,在看到书桌前的某人之后,很尴尬地傻笑了下,这才将面巾给扯下来:“我这不是怕被人认出来么?”

电视上不都这样演都么。

萧澈没有吭声,只是轻蔑地抬了下下巴,示意白羽看书桌。

白羽好奇地走到书桌前:“咦?这是什么?欠条?谁欠你的?”

“往下看。”

萧澈的声音很平静,带着蛊惑人心的妖孽。

白羽淡淡地“哦”了一声,顺着欠条二字往下继续看,只是越看她的脸色就越难看,到最后,她将欠条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欠你十万两了!”

她手里的欠条,不是萧澈欠别人欠,也不是别人欠萧澈钱,而是……她欠萧澈,十万两!

十万两!她都没有见过十万两长什么样子的好吧!

莫名奇妙!

而且,这家伙,居然先在上面签字画押了。

难道他想瓮中捉鳖,还是想逼良为娼?

白羽愤愤地转过身去:“萧澈,我和你无冤无仇!”

“本王玉佩在你手里,这玉佩就值十万两。”

萧澈根本不理会白羽的辩驳,什么仇怨那都是主观的,他需要一个大夫在他身边替他解毒,这个人不仅仅要医术高明,并且要值得他信任。

龙吟崖下,白羽的出现,正好就填补了这个人的空缺。

“你有病呀!”白羽不悦地皱起眉,从锦囊里面将墨染龙凤给取出来,顺道也放在桌上,“那这块玉佩我还给你,这欠条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

“你还不了。”

“这玉佩就在桌子上。”

“这块墨染龙凤已经不是以前的墨染龙凤了。”

“你什么意思?”白羽心中诧异,难道萧澈在玉佩上面动过什么手脚么?

不对呀,就算他能够在玉佩上动手脚,但也不能够在玉佩里面的毒药上动手脚呀,这毒药可是很难配置的,她一嗅就知道,绝对不可能移花接木的。

萧澈冷笑着:“以前,本王的玉佩可是干干净净,自从给了你,玉佩就染了毒,这是你欠本王的。”

“你要脸么!”白羽彻底傻眼了。

这玉佩,明明是有心人要害他的,而她只不过是察觉到了这玉佩的不一样,并且她还很好心地给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注射了血清,甚至还将玉佩里面的秘密都告诉了这家伙,哪知道现在居然被人反咬一口。

“脸,本王有。”

“萧澈!你以为你长的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在这天子脚下,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白羽气的一马平川的胸脯都有了波动。

然而……

“长的好看是不能够为所欲为,但长得好看,又权倾朝野,手握重权的本王,别说是在天子脚下了,就是在整个赫北皇朝,本王都能够为所欲为!”

好狂妄的口气!

可是……

好像真的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当今太子,是他皇侄,见了他也得喊一声“九皇叔”。

长的好看又多金,手握重权,能文能武,这样的人,要是换到现代,起码想钓他的女人都快要绕地球一圈了吧。

“我,我不管!”白羽将脑袋一扬,她才不要屈服。

这什么欠条,分明是卖身契。

只要她签下这十万两的欠条,就相当于是卖身给了萧澈。

十万两呀,她上哪儿去找。

“我就不信,你能够一手遮天。”白羽很有骨气地说道,“这玉佩明明就不是我动地手脚,明明之前就有毒了,明明就和你身体里面的毒相差无几,你这样冤枉我,要六月飞霜的!”

“六月能不能飞霜本王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过本王知道,你不签这欠条,本王可以担保,白府上下,六月就要见血。”

“你!”白羽气的牙痒痒,“萧澈!人贱至无敌!你还是人么!”

“本王是不是人,不是你身为医者需要考虑的范围,你只需要考虑,如何解开本王身上的毒。”萧澈不会给白羽任何拒绝的机会。

他要活命,就只有抓住白羽这个救命稻草。

虽说法子有些卑鄙,但他可以担保,只要白羽将这毒给他解了,这欠条他会亲自销毁,并且还会赠送她十万两。

他从来都是一个恩怨分明都人,只是手段嘛,有时候还是用都比较出其不意的。

“想想你娘,在白府本来就没有地位,若是你替本王解了毒,你想要什么,本王都可以满足。”萧澈顿了顿,“除了王妃的位置。”

“嗯?”

白羽觉得很蹊跷,今儿个白天,萧澈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要娶她么?

萧澈道:“本王不适合你。”

“哦!”白羽恍然大悟,“你是要和我假成亲!”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

白羽嘻嘻一笑:“早说嘛!这十万两的欠条……唔……容我想想。”

“听到本王说要和你假成亲,你很兴奋?”萧澈对自己的条件产生了怀疑。

就算出了两起新娘失踪的事情,但只要他说要选妃,大把的女人要扑上来,这个女人,居然在听到和他假成亲时,这么开心?

完全可以用雀跃来形容了。

白羽稍微收敛了下脸上的笑意:“其实也不是,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呵呵。”

就算穿越到这个鬼地方,但她还是有追寻真爱的权利呀,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地就嫁给一个不要脸的男人?

萧澈懒得去瞧白羽脸上的假笑,他完全可以确定,这个女人是在高兴。

高兴不用和他真的成亲。

不过这个确定,让他的心里微微地涌出不爽来。

“签了欠条。”萧澈所有的耐心几乎都快要用完了,他很不想看到白羽此刻暗暗雀跃的表情,真是让人抓狂呢!

白羽很犹豫:“这个欠条,我觉得吧,要考虑下。”

“本王没有在欠条上面写时间,无限期的。”萧澈现在很不想看到白羽,只想她把这个欠条签了立刻滚蛋就好。

白羽又重新从萧澈手里拿过欠条,挨着挨着地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是哟!没有期限的。”

也没有还款期限的欠条,也就是说,以后萧澈反悔,要她还钱,她也可以争辩。

这份欠条,签了好像没有什么损失,可是不签,白府上下定有血光之灾。

其他人她倒是不在意,可若是原主的母亲李氏有难,她就真的愧对原主了。

夜半三更,月黑风高。

一道矫健的黑影轻松地从白府翻出来,然后穿过大街小巷,再用同样的手段潜入言王府。

听墨轩,安静地连虫鸣都能够听都清清楚楚。

书房门大开,房中灯火明亮。

黑影蹿入书房,在看到书桌前的某人之后,很尴尬地傻笑了下,这才将面巾给扯下来:“我这不是怕被人认出来么?”

电视上不都这样演都么。

萧澈没有吭声,只是轻蔑地抬了下下巴,示意白羽看书桌。

白羽好奇地走到书桌前:“咦?这是什么?欠条?谁欠你的?”

“往下看。”

萧澈的声音很平静,带着蛊惑人心的妖孽。

白羽淡淡地“哦”了一声,顺着欠条二字往下继续看,只是越看她的脸色就越难看,到最后,她将欠条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欠你十万两了!”

她手里的欠条,不是萧澈欠别人欠,也不是别人欠萧澈钱,而是……她欠萧澈,十万两!

十万两!她都没有见过十万两长什么样子的好吧!

莫名奇妙!

而且,这家伙,居然先在上面签字画押了。

难道他想瓮中捉鳖,还是想逼良为娼?

白羽愤愤地转过身去:“萧澈,我和你无冤无仇!”

“本王玉佩在你手里,这玉佩就值十万两。”

萧澈根本不理会白羽的辩驳,什么仇怨那都是主观的,他需要一个大夫在他身边替他解毒,这个人不仅仅要医术高明,并且要值得他信任。

龙吟崖下,白羽的出现,正好就填补了这个人的空缺。

“你有病呀!”白羽不悦地皱起眉,从锦囊里面将墨染龙凤给取出来,顺道也放在桌上,“那这块玉佩我还给你,这欠条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

“你还不了。”

“这玉佩就在桌子上。”

“这块墨染龙凤已经不是以前的墨染龙凤了。”

“你什么意思?”白羽心中诧异,难道萧澈在玉佩上面动过什么手脚么?

不对呀,就算他能够在玉佩上动手脚,但也不能够在玉佩里面的毒药上动手脚呀,这毒药可是很难配置的,她一嗅就知道,绝对不可能移花接木的。

萧澈冷笑着:“以前,本王的玉佩可是干干净净,自从给了你,玉佩就染了毒,这是你欠本王的。”

“你要脸么!”白羽彻底傻眼了。

这玉佩,明明是有心人要害他的,而她只不过是察觉到了这玉佩的不一样,并且她还很好心地给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注射了血清,甚至还将玉佩里面的秘密都告诉了这家伙,哪知道现在居然被人反咬一口。

“脸,本王有。”

“萧澈!你以为你长的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在这天子脚下,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白羽气的一马平川的胸脯都有了波动。

然而……

“长的好看是不能够为所欲为,但长得好看,又权倾朝野,手握重权的本王,别说是在天子脚下了,就是在整个赫北皇朝,本王都能够为所欲为!”

好狂妄的口气!

可是……

好像真的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当今太子,是他皇侄,见了他也得喊一声“九皇叔”。

长的好看又多金,手握重权,能文能武,这样的人,要是换到现代,起码想钓他的女人都快要绕地球一圈了吧。

“我,我不管!”白羽将脑袋一扬,她才不要屈服。

这什么欠条,分明是卖身契。

只要她签下这十万两的欠条,就相当于是卖身给了萧澈。

十万两呀,她上哪儿去找。

“我就不信,你能够一手遮天。”白羽很有骨气地说道,“这玉佩明明就不是我动地手脚,明明之前就有毒了,明明就和你身体里面的毒相差无几,你这样冤枉我,要六月飞霜的!”

“六月能不能飞霜本王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过本王知道,你不签这欠条,本王可以担保,白府上下,六月就要见血。”

“你!”白羽气的牙痒痒,“萧澈!人贱至无敌!你还是人么!”

“本王是不是人,不是你身为医者需要考虑的范围,你只需要考虑,如何解开本王身上的毒。”萧澈不会给白羽任何拒绝的机会。

他要活命,就只有抓住白羽这个救命稻草。

虽说法子有些卑鄙,但他可以担保,只要白羽将这毒给他解了,这欠条他会亲自销毁,并且还会赠送她十万两。

他从来都是一个恩怨分明都人,只是手段嘛,有时候还是用都比较出其不意的。

“想想你娘,在白府本来就没有地位,若是你替本王解了毒,你想要什么,本王都可以满足。”萧澈顿了顿,“除了王妃的位置。”

“嗯?”

白羽觉得很蹊跷,今儿个白天,萧澈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要娶她么?

萧澈道:“本王不适合你。”

“哦!”白羽恍然大悟,“你是要和我假成亲!”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

白羽嘻嘻一笑:“早说嘛!这十万两的欠条……唔……容我想想。”

“听到本王说要和你假成亲,你很兴奋?”萧澈对自己的条件产生了怀疑。

就算出了两起新娘失踪的事情,但只要他说要选妃,大把的女人要扑上来,这个女人,居然在听到和他假成亲时,这么开心?

完全可以用雀跃来形容了。

白羽稍微收敛了下脸上的笑意:“其实也不是,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呵呵。”

就算穿越到这个鬼地方,但她还是有追寻真爱的权利呀,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地就嫁给一个不要脸的男人?

萧澈懒得去瞧白羽脸上的假笑,他完全可以确定,这个女人是在高兴。

高兴不用和他真的成亲。

不过这个确定,让他的心里微微地涌出不爽来。

“签了欠条。”萧澈所有的耐心几乎都快要用完了,他很不想看到白羽此刻暗暗雀跃的表情,真是让人抓狂呢!

白羽很犹豫:“这个欠条,我觉得吧,要考虑下。”

“本王没有在欠条上面写时间,无限期的。”萧澈现在很不想看到白羽,只想她把这个欠条签了立刻滚蛋就好。

白羽又重新从萧澈手里拿过欠条,挨着挨着地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是哟!没有期限的。”

也没有还款期限的欠条,也就是说,以后萧澈反悔,要她还钱,她也可以争辩。

这份欠条,签了好像没有什么损失,可是不签,白府上下定有血光之灾。

其他人她倒是不在意,可若是原主的母亲李氏有难,她就真的愧对原主了。

台上的人,却还是稳如泰山。

他眼睛很清澈,嘴角微微上扬,给人一种亲和力。

“小姐,就是他。”雅莹从二楼的雅间指了过去,“这个人就是杏鹤楼的说书先生,马子仁。最近奴婢每次出去买菜的时候,就听到其他府上的丫鬟都在笑您,多日的打探,奴婢终于知道她们胡言乱语的笑话是从哪儿来的了。”

白羽坐在二楼,桌子上布满了佳肴,她往楼下瞄了一眼,淡淡地“哦”了一声。

“小姐,奴婢这就把那小子给带上来!”

雅莹说着就要站起身来,白羽却眼疾手快地抓住她:“你这是要在杏鹤楼闹事么?”

“奴婢这怎么能够算是闹事呢?奴婢这是要为小姐讨回公道。”雅莹很气不过。

最近,她可一直都在被人嘲笑呢!

外面都在传言,白府都四小姐是个脓包,是个废物,根本配不上言王,就算言王克妻,那都是四小姐高攀了言王。

更有甚者,连四小姐小时候被人欺负都事都全部都翻出来了,太丢脸了!

“听听他说什么再生气,坐下。”白羽倒是不以为意。

嘴巴是长在别人身上的,哪有人背后不说人,哪有人背后不被人说,这个道理她早就知道了。今天来杏鹤楼本来就不是特意来找茬的,她只是想要尝尝杏鹤楼的美味佳肴。

果真是色香味俱全呢!

白羽在上面吃的津津有味,马子仁在楼下说的口若悬河。

尖叫声、喝彩声此起彼伏。

雅莹都快要听不下去了:“小姐,您听听这说的是什么话!居然说您打碎了老太君的玉观音是因祸得福,借此攀上了言王殿下,这您都忍的下去?”

白羽将手中啃的差不多的鸡腿放下来,目光锐利地看向马子仁。

还真的是忍不下去了呢!

她站起身来,笑盈盈地对雅莹道:“走吧。”

“去哪儿?”雅莹没有回过神来,呆呆地看着白羽,不会是要这么走来吧,这口气真的是咽不下去呀!

“不是要去找马子仁麻烦么?”

白羽的话音落下,人也已经开始下楼梯了。

雅莹一愣,赶紧快步追上去。

“各位看官,刚刚说到,白府的四小姐从龙吟崖得到言王的青睐,从此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是不是大伙儿都觉得很怪异呀,为什么一面之缘就能够让言王对这位资质平平的废物小姐另眼相看呢?”

马子仁说话十分有调理,让人听了前面的想要听后面的。

“是呀,为什么呢?”

人群之中,清脆的声音响起来。

马子仁没有仔细去看到底是谁在询问他,反正说了那么久的书,配合他的人也多。

“呵呵,那是因为,这位四小姐有贼心有贼胆!”马子仁晃动着自己手里的折扇,十分得意。“大伙儿可知道,当年围场狩猎时,年幼的言王殿下拔得头筹,圣帝爷大为欣喜,特意将一块价值连城的玉佩赐予了他,那玉佩就是大名鼎鼎的墨染龙凤!”

台下的白羽恍然大悟,难怪当她说出墨染龙凤才是他身中剧毒的根源时,那家伙的表情会那么难看。

原来,他竟然以为,要他性命的人,是他的父皇。

萧澈也真是太笨了吧,虎毒不食子呢!

圣帝爷怎么可能在他年幼的时候就预测到现在的情况,也不可能下手杀一个年幼的孩子呀。

“且说,这墨染龙凤本来是在言王殿下身上的,随身携带,可是那位四小姐妙手空空,居然趁着言王殿下不备,将墨染龙凤给偷了去!”

“她这么大胆呀!”

清脆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

“那可不是!”马子仁十分感谢在人群之中和他配合的姑娘,每一次都能够提起看官们的好奇心。

“可是,不是说四小姐是废物么?资质平平的废物,怎么能够偷的到言王殿下随身的玉佩呢?言王殿下可是堂堂的战神,每每出征都能够让敌军闻风丧胆!”

风轻云淡的声音落下时,周围的气氛安静了下来。

围在看台之下的人群都面面相觑,他们都顾着听说书,可这里面的逻辑还真的是没有仔细地去推敲过。

一种吃瓜群众又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声音的来源。

提出疑问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事人,白羽。

白羽一步步地走了上前,目光澄明:“你方才不是口若悬河地说言王和四小姐么?现在我提出疑问,难道你不该解释解释吗?大伙儿都等着呢!”

马子仁讪讪一笑,脸上露出了尴尬。

他身子往前倾了倾,用折扇将自己的一边脸挡住,小心翼翼地对白羽道:“姑娘,可否请你借一步说话?”

“借步说什么话,你这张嘴巧舌如簧,还需要别人借一步说话吗?”白羽抱着胳膊,“我很想知道,到底四小姐是如何从言王身上将那块价值连城的玉佩给弄到手的。”

马子仁内心有些慌乱,这他还真的不知道呢!

那个给他银子的金主没有告诉过他,而且……在这儿听他说书的差不多都是闲的蛋疼之徒,他怎么会想到,居然还会又人问出这么富有逻辑性的问题。

马子仁清了清嗓子:“咳咳,我想大伙儿都像这位姑娘一样,都想知道白家的四小姐是如何将言王殿下随身的玉佩给弄到手的吧,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小姐,他要逃!”雅莹是看不惯这穷酸秀才的,瞎编乱造污蔑她家小姐,实在是太可恶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