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棒棒糖太大了 迈开腿让我吃你小草莓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季栾川身体微微前倾,打量的看着沐筱熙。

“她是我妹妹。”

五个字钻入了沐筱熙的耳朵,沐筱熙呼吸一窒,眸光顿时亮了,“我都说了我不关心……”

她脸红了下,飞快的别过眼睛不敢看季栾川。

低沉的笑声从他喉头溢出来,“算了,既然你不在意,那我也不说了。”

说完转身就往楼上走,沐筱熙急了,“你这么早上去睡觉?”

“不早了。”季栾川指了指客厅墙壁上挂着的石英吊钟,“九点钟了。”

沐筱熙闷闷的应了一声,也上楼了。

她推门进去,绕了一圈并没有看见季栾川,直到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她才直到季栾川原来去浴室了。

脑子里立刻勾勒出男人结实的肌理,沐筱熙耳根发烫将自己扔在床上,滚了两圈。

“啊啊啊啊沐筱熙你在想什么!你怎么能这么不纯真!”

沐筱熙压低了声音狠狠地警告自己,然后又瞥了一眼紧紧关闭的浴室门,心想今天季栾川告诉她这些究竟是为什么?

陪她胡思乱想?

不不不,他那样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男人,怎么会在意自己的感受?

他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一定是这样的!

沐筱熙跪着爬起来,忙将墨蓝色的床单用手扑了扑,省的待会儿季栾川出来看见了生气。

季栾川裹着浴巾出来,沐筱熙已经钻被窝里了,他墨色的眸子凌了凌,并未说话。

直接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男人阳刚气息扑面而来,沐筱熙蜷缩着身体,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季栾川正躺在自己身侧,而且他的呼吸十分平稳。

背对着季栾川,她心跳得厉害,“那个……能不能商量一件事儿?”

“说。”

“我……咳咳,你也知道我们是契约婚姻,不如我以后去隔壁睡?我听管家说了,别墅里还有很多空房间。”

“免谈。”

黑暗中季栾川的眸子沉了沉,少女的馨香味道传到了鼻子里,他感觉全身血液都冲向了某处。

季栾川薄唇如削,“想要跟我分房睡?”

“你不觉得我们这样睡在同一张床上会很尴尬吗……”

“不觉得。”季栾川大手直接甩过去揽着她的腰,他的手好死不死的正盖在自己的胸口上,沐筱熙猛然睁大眼睛。

她压抑着呼吸,能清楚地感受到身后炙热的身体。

“睡觉,再不睡把你从窗户扔下去!”

……

沐筱熙欲哭无泪,心想大叔你胳膊压在人家的胸口上,让人家怎么睡得着?

但是见识过季栾川的手段,沐筱熙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他都敢让自己教训姐姐,万一哪天惹毛了他,她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黑暗中季栾川呼吸渐渐平稳,佳人在怀,这种感觉让他心里十分舒畅。

第二天一大早管家见季栾川眸底隐着笑意,欣慰的点了点头。

看来自己的助攻做的还是蛮不错的。

季栾川见沐筱熙只是捧着粥喝,直接夹了一大筷子青菜扔进她的碗里。

“!”

沐筱熙拧眉看着他,“你干什么!”

“多吃蔬菜。”季栾川命令的口吻说道,犀利的眼神扫过她的胸口,“你都瘦成豆芽菜了,走出去别人会说我虐待你。”

“可是我不喜欢吃青菜!”

“那就给我硬塞进去!”

强势不容拒绝的口吻让沐筱熙欲哭无泪,管家在一旁看着,笑嘻嘻的开口道,“太太,青菜富含多种维生素,是有益身心健康的蔬菜,少爷也是为了您好,您就吃了吧。”

为了她好?!

既然这么有营养他怎么不吃啊!

沐筱熙气不打一处来,硬是憋着心中的怒火,佯装微笑的同样给季栾川碗里夹了好几块藕片,“藕片也富含多种维生素呢,你多吃点!”

最好吃死你!

沐筱熙愤愤的想到,却不料季栾川什么都没说,把碗里的食物全都默默地给吃光了。

管家看着这一幕,心里赞叹了一句,哎,果然打是亲骂是爱呀,看来少爷和少奶奶的感情很好的嘛!

吃完了饭,沐筱熙要去学校,季栾川蹙了蹙眉,冷漠到,“学校能教给你什么?”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你不知道吗!”

“哦。”季栾川懒洋洋的瞥了她一眼,“中国如果再多几个你这样的脑残,那GDP肯定会下降。”

沐筱熙,“……”

智障高了不起吗!

“你以为多几个你这样的人就会更加发达吗!”

“那也不尽然。”季栾川掀了掀眼皮,“没有人比我更聪明。”

呕——

沐筱熙冲着季栾川的背影挥了挥拳头,管家无奈的摇了摇头,“太太,先生他十五岁就已经掌握了季氏集团的经济命脉了,十八岁季氏集团的股东和元老级人物全都听他的。”

沐筱熙撇撇嘴,不肯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

季栾川不耐烦的回头瞥了她一眼,“拿上书包,不是要去学校吗?”

“哦!”

坐在黑色宾利里,沐筱熙有些为难的看向季栾川,“待会儿能不能提前两个路口把我放下来?”

“理由。”

“我——”沐筱熙噎了一下,眼神闪躲,不敢看季栾川探究的目光,硬着头皮说道,“我怕大家传闲话。”

“我们本来就已经结婚了。”季栾川平静的说,直接指挥楚然将车开到了学校大门口,“如果有谁敢说闲话,你就直接把结婚证甩他脸上。”

……我怕说闲话的人太多,我一张结婚证不够甩——

沐筱熙欲哭无泪,楚然将车子停稳了之后,她飞快的拉开车门跑了出去。

楚然额头上一层冷汗,车厢里的气温急速降低。

看着渐行渐远的女人,季栾川捏着拳头,沉声问道,“楚然,和我结婚,难道很丢人吗?”

“不不不,当然不会了,江城多少女人都想要跟总裁您结婚呢。”

“那她跑的那么快干什么?”好像身后有什么野兽在追一样。

“这个……”楚然抬手擦了擦冷汗,“可能是太太她,现在还小,学校不允许结婚吧。”

季栾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给我把钱校长的电话调出来。”

“哦好。”

……

沐筱熙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教学楼,一口气上了三楼,闺蜜姚曼曼见她累的满头大汗的,抽出来一张纸巾给她擦汗。

“你跑的这么快干什么?还差十分钟才上课呢。”

“呵呵。”沐筱熙笑了笑,从双肩包里将课本拿出来,压低了声音,“曼曼,学校里最近没发生什么重大事件吧?”

“重大事件?”

“是呀,咳咳,就比如……什么传闻什么的?”沐筱熙因为刚刚剧烈运动,脸色绯红。

“传闻啊……”姚曼曼歪着头想了想,盯着沐筱熙猛然睁大了眼睛,“筱熙你脖子上的这个是什么!你是不是背着我有男人了!”

这一声太大,教室里寥寥无几的人全都望了过来。

沐筱熙的脸色顿时红了,趴在桌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姚曼曼你声音给我小一点!”

姚曼曼顿时捂着嘴巴,“咳咳,不好意思哈,不过……你脖子上那些东西是怎么来的?”

沐筱熙心里咯噔一下,忙捂着自己的脖子,眼神飘忽不定,“这个……这个是蚊子咬的!你不知道我前几天买了两盆盆栽放在卧室,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给吸引过来那么多蚊子……”

沐筱熙心惊肉跳的糊弄过去,幸好姚曼曼也没细问。

她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但,下课铃刚一打响,班长就站了起来,直接冲着沐筱熙说道,“沐筱熙,校长刚刚说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校,校长?”

从教学楼到校长办公室大概十来分钟,这一路上沐筱熙不停的盘算着校长找自己究竟是什么事情。

她好像只有在开学典礼的时候见过校长吧?

莫不是姐姐找到学校来了!

“咚咚咚。”沐筱熙惴惴不安的敲了敲校长办公室的门。

“进来。”

沐筱熙犹豫不决的推开门进去,刚一进去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男人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校长正谄媚的给他端茶倒水,见沐筱熙进来,忙说,“筱熙呀,你来啦。”

“校,校长好。”

沐筱熙目不斜视的越过季栾川走过去,但那双冰冷的眸子一直盯着自己。

她全身都有些僵硬。

“筱熙呀,我听说你和季总已经领证了?”校长突如其来的话让沐筱熙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咳!”沐筱熙震惊的扭头瞪着季栾川,季栾川优雅的靠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

感受到沐筱熙的目光,他慵懒的抬了抬眼皮,“我听说你们学校结婚的话可以加学分,所以特地替你来问问。”

谁稀罕那几个学分啊!!

沐筱熙都要炸了,气得她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校长,你别听他瞎说,这个学分我不要!”

“所以你们其实确实是已经结婚了对吧?”校长和蔼可亲的看着她,“筱熙同学,你千万不要害羞,学校并不反对读书的时候结婚,而且考虑到你们的实际情况,我刚刚已经联系了寝室老师,你这个学期就不用住宿了。”

沐筱熙顿时瞪大了眼睛,扭头狠狠地望着季栾川,他眼角缀满了笑意。

“既然如此,那么就多谢校长体谅,”季栾川微微欠身,整个人身上挂着一股矜贵的气质。

沐筱熙暗暗磨牙,气愤的瞪着季栾川,却又不敢拿他怎么样。

季栾川挑衅的扬了扬眉,似乎很满意这个结果,“老婆。难得校长这么通情达理,你还不快谢谢钱校长?”

沐筱熙几乎要将一口银牙咬碎,但看着校长那副慈爱的样子,她最终还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谢谢校长。”

季栾川十分满意,伸出胳膊给她挽着,“那校长,我们就先回去了。”

沐筱熙皮笑肉不笑的揽着季栾川的胳膊走出校长办公室,刚一出来,她脸色顿时变了。

甩开季栾川的胳膊,沐筱熙冷然看他,“你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来学校?”

“沐筱熙。”季栾川沉了声音,“你恐怕忘了,我们之间,是我主导。”

怎么可能忘,她比谁都清楚,他们之间不过是一纸契约的关系。

“随你吧。”沐筱熙懒得再做纠缠,没好气地说,“你赶紧走吧,我要上课。”

季栾川眸子里暗沉一片,问道:“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出现?嫌我给你丢脸了?”

笨蛋!

沐筱熙故意不去看他,扁着小嘴朝窗边那几个女老师瞪去,从刚刚她就觉得不对劲,原来是在偷看季栾川,这男人招蜂引蝶的本事倒是一流。

“对,就是不喜欢。”

季栾川何等精明,顺着小东西的目光看过去心里就了然了,勾起唇一笑,故意趴在她耳边说道:“承认吧,你喜欢得不得了。”

低沉撩人的声音一出,耳边酥麻一片,沐筱熙猛然回头,额头上就落下一吻,尽管只是蜻蜓点水,可是当着这么多人吻她还是头一次,脸立刻烧了起来,“你……做什么?”

季栾川但笑不语,长臂一伸,瞬间将她箍入怀中,用行动解释一切。

“你干嘛?”沐筱熙红着脸,推开季栾川,“有人。”

“我自己的老婆我还不能抱了?走了,你好好上课,晚上带你出去吃饭。”

“喂!”沐筱熙喊了一声,最后见季栾川头也不回地离开,心里竟然还有点小失落。

搅乱一池春水就离开。

季栾川!

真是坏透了!

沐筱熙顺着办公室往教室走,还沉浸在刚刚的情绪当中,全然不知自己再往前走一步就要撞到人了。

林悉白往前一步,故意贴上沐筱熙的身子,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心里喜欢得不得了。

沐筱熙一看来人,立马退后一步,“对……对不起。”

白色衬衣领口微解,露出恰到好处的锁骨,眉眼清隽,阳光帅气,校草的名号林悉白担得起。

“没关系筱熙。”林悉白看了一眼她额头,皱眉问,“头怎么伤的?”

沐筱熙深谙林悉白对自己的意思,就算再怎么名不正言不顺,她也是季栾川法律上的妻子,朝三暮四的事情做不得。

她语气疏淡,“没事,不小心碰的,我先回去上课了。”

刚走出去没几步,沐筱熙的手腕就被人从后扼住,她条件反射一样甩开,转身质问,“你做什么?”

林悉白以前再怎么无赖,也不会动手动脚,今天这是怎么了?

而且……

她的反应似乎也大了些,人家只是抓一下手腕,或许还是她想太多。

真是的,和那个男人待久了,洁癖这个习惯也养成了。

——我碰过的女人,不能让别人再碰!

季栾川当初说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心里泛起甜意,现在想想那时候的他还真是霸气啊。

林悉白看着沐筱熙唇边不自觉露出的笑容,心里就没由来地别扭,他问,“筱熙,这个周末你有时间吗?”

“啊?”沐筱熙蓦然回神,“你说什么?”

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沐筱熙,你的本事也是够大的。

林悉白脸上重新挂上笑意,重复问道:“我问你这个周末有没有空?我朋友送了我两张电影票,没人陪我去。”

校草会没人陪?开什么国际玩笑?这理由也是烂得可以。

“不了,周末我要回家。”

林悉白还想再说点什么,沐筱熙已经扭头离开,他望着那道背影出神,全然不知这一幕落入另一双充满忌恨的眸子里。

沐筱熙,你敢抢我的人!

学校课业并不繁重,一天很快过去。

临近放学的时候,天边忽然漫上一片阴霾,沐筱熙心想坏了,该不会要下雨吧。

不出所料,她刚走出校门,这雨就哗啦啦下了下来,浇了她一身。

她瑟缩着身子,从书包里拿出手机,给季栾川打电话,结果对方一直在占线。

沐筱熙悔不当初,早知道就和姚曼曼一起了,左右不过被她知道她和季栾川的关系,也好过在雨里淋着。

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头顶突然盖过一把伞,她顺势看过去,“林悉白?”

“怎么也不知道找个地方躲躲?”林悉白问,视线却不自觉地朝某处看去。

沐筱熙发丝被雨打湿,一滴一滴地顺着粉颊滑下,直至滑入胸口,她注意到林悉白的眼神,警惕地将书包背到前面,微微颔首,“谢谢,我有事先走了。”

结果没等她有所行动,整个人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带离,她怔愣地看着护在自己身前的季栾川,他的背脊挺直,透出一股凉意,语气冰冷,“滚回车里。”

沐筱熙的睫羽被雨打湿,在空气中瑟瑟发抖,迟迟没有动作。

季栾川回头,眼里的冷意渗出,“还不快滚!”

滚就滚!

沐筱熙红着眼往后走,楚然早就撑伞等在车旁,一见她立马迎上去,“太太……太太!你去哪?”

楚然一把拦住她,才发现她眼睛已经红了,总裁怎么就不能好好和太太说话啊?

沐筱熙一肚子委屈无处说,该死的季栾川,朝她吼什么吼,她招他惹他了!

季栾川立在雨中,一身西装被雨打湿,眼睛里迸出火光,“别让我再看到你。”

说完,就转身离开,留林悉白在原处发愣。

“总裁……”楚然把伞递给季栾川,谁知道他一手打掉,雨水溅了沐筱熙一身,“楚然,你打车回去。”

“啊?”楚然瞠目结舌,被季栾川锐利眼风一扫,立马乖乖答应,“是,总裁。”

楚然向沐筱熙投去同情的眼光,哎,太太又要受苦了。

雨水迷住沐筱熙的视线,她抬头,在看到季栾川满身是雨水的时候,心里的怒气竟然消了大半,眼睛里忽然湿漉漉的,不知是泪还是雨。

“你怎么才来啊?”

这句小抱怨让季栾川很受用,看来这女人很会撒娇嘛。

季栾川向来是行动派,一把将沐筱熙打横抱起,不顾她的反抗,将她塞进车里,打开暖气,丢给她一根毛巾,“擦干净。”

“阿嚏——”还没等她擦干净呢,这喷嚏就打了好几个了,沐筱熙一想到季栾川有洁癖,又看到他衣服上被自己弄得水迹斑斑,咳了两声,“你衣服……脏了。”

男友说迈开腿尝尝你的小草莓这个意思比较尴尬,就是迈开双腿,那么迈开了双腿您觉得哪里最像草莓呢!,草莓指的是女性的隐si部位,很多男性会和女友说些比较污的梗,就是想表达和你发生关系的想法,适合情侣间说。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