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得越快叫的声音越 干湿你干湿你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撞得越快叫的声音越大声的意思主要是在猛烈的撞击过程当中,对女性的外阴以及阴道口和宫颈口都有强烈的刺激,会导致阴道痉挛,很容易让女性快速达到高潮,而女性在高潮的过程当中很容易出现叫喊声,这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生理现象,可以让女性在性生活过程中变得更加的积极和主动,也能够更快的达到高潮。

沐筱熙有些尴尬,“楚助理,你不是季栾川的助理吗?怎么不跟他一起去公司?”

“季总让我送你去医院。”

沐筱熙了然的点头,“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也是季总的生活助理。”楚然解释道。

看着楚然和沐筱熙离开,管家一边儿吩咐佣人收拾碗筷,一边摇头。

少爷明明就是对人家很特别,却不说出来。

真是拧。

楚然将沐筱熙送到楼下,说就不上去了。

沐筱熙点头,急匆匆的上楼,她很想确定妈妈现在过得好不好。

但,刚一进门匆匆撞倒了一个轮椅,沐筱熙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

轻灵的声音传来,沐筱熙定睛一看,就看见一个五官清朗的女孩儿正坐在轮椅上。

双腿上盖着一件儿薄薄的羊绒毯子,女孩儿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她的手腕,“你手上这个吊链是在哪儿买的?好漂亮!”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自己手上是一条紫水晶,“你喜欢吗?”

“嗯!”

“那送给你吧!”

沐筱熙锁着就把手腕上的链子摘了下来,推着女孩儿的佣人忙上前低声说道,“小姐,让少爷知道您随便戴这些饰品他会生气的。”

“你别告诉哥哥不就行了!”少女不高兴的哼了一声,热情的拉着沐筱熙,“这个手链看起来挺贵重的呢,你就这么送给我吗?”

额?贵重么。

这些都是管家拿给她的,本来沐筱熙不想要,然,管家说她现在出去就代表着季家。

“我刚刚不是不小心撞了你么?这个就当做是我的一点点歉意吧!”

女孩儿笑嘻嘻的拉着沐筱熙留下了一个联系方式,沐筱熙着急看妈妈,就没有多逗留。

不过看着女孩儿年纪轻轻就坐在轮椅上,她的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推开房门,见妈妈正在睡着,面容安详。

“太太?”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压低了的声音。

沐筱熙顿了一下,那人又说,“您就是太太吧?是季总让我们在这照顾夫人的。”

沐筱熙这才了然,原来是季栾川请来的护工。

她鼻子酸酸的,之前妈妈在那边,沐家其实只是只是掏了基础的医疗费用,如果不是为了名声,恐怕他们根本就不会继续支付医疗费!

“谢谢您,我妈妈就麻烦您照顾了。”

“太太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这是我应该做的。”

沐筱熙在医院呆了两个小时,奈何妈妈都不醒来,看起来睡得很香甜。

沐筱熙放心了,下去之后见楚然还在等着,她睫毛抖了抖,买了两瓶矿泉水,递过去一瓶,“楚助理,等很久了吧?”

“还行。”

楚然拉开车门,“季总说中午和你一起吃饭,餐厅已经订好了。”

“哦。”

提起来季栾川,沐筱熙默了默,她现在还觉得像是做梦一样,自己和季栾川,真难想象是真的结婚了。

到了指定的餐厅,沐筱熙看着金碧辉煌的五星级,有些咂舌。

果然是上流社会的人。

纵然她是沐家的二小姐,但这些年过的,其实和佣人差不多。

“愣着干什么?你进去还让我说个请字?”

季栾川轻蔑的声音传来,沐筱熙尴尬,在服务生探究的目光里快步步入餐厅。

但,当她停在餐桌面前,看到对面的人,狠狠一怔。

她怎么会来?

沐筱熙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坐在靠窗位置的沐婷见她,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怎么在这看见我很意外吗?”

“你怎么……”

“是季总让我来的。”沐婷脸上挂着精致的笑容,谄媚的看了一眼沐筱熙身后的季栾川,“栾川,你说是吧?”

栾川?

叫的好亲密。

沐筱熙心中一疼,季栾川却是微微蹙眉,周身笼罩着一股冷意,他很讨厌这个称呼。

“是我让她来的。”

季栾川声音低沉,拉开椅子坐下,不顾沐筱熙脸上的错愕。

沐筱熙心里顿时狠狠一抽,既然叫了沐婷来,为什么还要叫她?

和沐婷一起吃饭,她宁愿就着汽车尾气在街边吃鸡蛋灌饼!

牛排是事先点好的,沐筱熙只顾低头吃饭,而沐婷则是一直跟季栾川聊一些生意场上的事儿。

沐筱熙插不上嘴,用钢叉使劲儿戳面前的牛排。

哼,有什么了不起!

“筱熙?筱熙?”

沐筱熙茫然抬头,看见沐婷正看着自己,她微微一笑,“呵呵你说好笑不好笑,原来我大学和栾川读的是隔壁学校呢。”

“——呵呵。”

沐筱熙尴尬一笑,继续低头吃自己的饭。

沐婷眼中划过一抹狠厉,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季栾川将这一切尽收眼底,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一顿饭吃罢,沐婷甚至不动声色的顺势过去挽季栾川的手!

沐筱熙眉头都打结了,忍着想要冲上去将她推开的冲动。

“沐小姐,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事情找你。”季栾川凉薄开口。

沐婷巧笑倩兮,“嗯?你找我什么事儿呀?”

“这个——想必沐小姐并不陌生。”季栾川倏地摸出一张房卡,放到了沐婷眼前。

沐婷眼睛倏地睁大。

就连沐筱熙也怔住了。

“这是……”沐筱熙侧头。

这是当初沐婷给她的房卡!

沐筱熙呼吸紧张起来,沐婷脸色顿时变了变,不过却依然保持镇定,“这是什么?我不知道呀。”

“不知道?”季栾川冷哼,黑眸凌厉的眯起来,眼神像是刀子似得戳了过去。

沐婷忙摆手,“我真的……”

“沐婷!”季栾川敛眉,刀锋般锋利的侧脸紧绷着,伸手直接覆盖住了沐筱熙的手。

掌心的温度顿时传来,沐筱熙心跳飞快乱了一拍,扭头看着季栾川。

季栾川下巴绷的紧紧地,语气冷漠,如同来自地狱,“你最好承认,否则——”

接下来的话季栾川没有说出来,但沐婷的脸色已经苍白如鬼。

沐筱熙的手被季栾川紧紧的包裹着,心跳咚咚咚的,有力强劲。

沐婷垂了垂眸,她不敢跟季栾川作对,于是只好和盘托出。

她眼角挂了泪,季栾川冷漠的瞥了她一眼,目光落在沐筱熙低垂着的头上。

她额角上还有那个红印子。

“她还打了你?”季栾川的声音冷漠,却透露着森森寒意。

沐筱熙抬头望了望沐婷,最终点了点头,“是。”

“打回去!”季栾川沉声命令道。

“季总!”沐婷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就连沐筱熙也震惊的抬头望着季栾川。

季栾川目不斜视,温柔的用指尖碰了碰她光洁的额头上淡粉色的疤痕,“她怎么打你的,你就给我怎么打回去。”

淡淡的温热顺着他的指尖蔓延,沐筱熙心口一疼,一双水眸望着季栾川。

这个男人身上往外迸发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墨色的手工纸西装扣的一丝不苟。

“沐筱熙,你敢打我——”沐婷见季栾川脸色刚毅,知道求他没用,转而怒目圆瞪。

沐筱熙苍白的唇抿了抿,转头一瞬不瞬的盯着沐婷。

她眼中蕴藏着杀意,一点儿也不似之前那副温润的小白兔模样。

“姐姐。”沐筱熙开口,垂在身侧的手已经捏成了拳头。

这一幕,她曾经做梦想过。

被沐婷欺凌了那么多年,现在终于——呼,沐筱熙深呼了一口气。

“啪!”

清脆的响声在餐厅响起,沐婷尖叫一声,嘴角渗出了血意。

沐筱熙眼中含着泪意,像是随时会掉下来,她手指并没有放下,但却轻微的颤抖着出卖了她。

季栾川低眸凝视,讳莫如深的瞳孔里倒映着她苍白的脸。

“姐姐,这一巴掌不是替我打的,”沐筱熙咬牙,“是为我妈妈打的!你作为她的晚辈不仅经常言语上侮辱她,还经常用我我妈妈来威胁我,所以这一巴掌我打的不亏!”

沐婷捂着左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沐筱熙。

沐筱熙扯出一个微笑,“姐,我这是替爸爸教训你。”

她话音刚落,沐婷挣扎着就要扑上来揪沐筱熙的头发,最厉害吼着,“你这个贱女人跟你妈妈一样贱!”

沐筱熙气的浑身发抖,季栾川却轻而易举扥捏住了沐婷落下来的手。

他眸底蕴含着怒意,声音低沉醇厚,“沐婷,我不打女人,今天这餐厅我包下来了,所以并没有其他人看见你这幅狼狈的样子,你最好见好就收。”

说完季栾川狠狠地摔下沐婷的胳膊,拽着沐筱熙转身就走。

出了餐厅,他像是塞行李一样将沐筱熙塞进了黑色宾利里。

“哭什么?”季栾川裹着怒意的声音传来,沐筱熙吸了吸鼻子,挂着眼泪扭头看他,“谢谢你。”

季栾川扬了扬眉毛不置可否。

“报仇的感觉怎么样?”

突兀的声音传来,连带着递到眼前的还有一包纸抽,沐筱熙抿了抿唇角,抽出来几张纸将自己攥在手里。

“其实……其实我没想过和她这样的。”

“那你想要一直被她欺负?”

“我……”

季栾川眸底划过一抹不耐烦,将纸抽扔到座位上,转身从兜里摸出来精致的打火机点燃了一根香烟,“我季栾川的女人,不能莫名其妙的被人欺负。”

沐筱熙抬头看他,他眉头蹙了蹙,“把你的脸擦干净,跟花猫似得,带出去丢人。”

刚刚在胸腔里积蓄的崇拜感顿时土崩瓦解,沐筱熙闷闷的嗯了一声,擦干净了自己的脸。

季栾川颀长的身影靠在沙发上,见沐筱熙还坐在车里,又烦躁的将烟给掐灭了,吩咐楚然,“开车!”

楚然默默地开车……

沐筱熙望着窗外,心里像是有牛毛在戳自己,声音轻飘飘的说,“我妈妈的事情……也谢谢你。”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