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班长家写作业被他c 我和学渣连在下面一起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我都是独自一个人,大家都说我是扫把星,是克死我妈妈的人,所以学校里根本就没有同学愿意和我玩,都避得远远的,所以每当看见男屌丝被人有意隔离,我都难免想起自己,可是同情归同情,我还是不敢接近他。

自从上大学之后,有了小重和红数这两个朋友,我先前“独行侠”的标签就摘掉了。

现在又有了男屌丝和肥妞这两个朋友,整天生活在幸福的水身火热之中。

虽说男屌丝的一些习惯,我还是无法理解,甚至觉得怪异,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这些怪异也慢慢地习惯了,比如每天和他一起吃便当的时候,他会分你一点“大便便当”,刚开始的时候会觉得恶心,但是现在就觉得他独特的“大便便当”原来可以这么好吃。

直到现在才知道男屌丝其实是一个个性十足的男生,他根本就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更不会因为别人的品味而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而肥妞更是让我无比崇敬。

自从那天她勇敢地越过教导员的威严、苏蛮的控制,向男屌丝表白的时候,她崇高的形象从此就在我的心中树立。

不看她身材臃肿,其貌甚丑,但是她拥有非凡的自信气质,即便每天都有人用称呼“肥妞”的方式提醒她,她也从来不觉得自己和那些所谓的校花差不多,反正那些说她肥、丑的舆论,她都觉得那就像是无中生有的八卦绯闻一样。

正因为肥妞是这样性格独特的女生,所以她深受校园恶霸的喜爱。

校园恶霸我们六顺大学一个文化之一,就像是学生会一样,自打学校创立起来,这个组织就一直存在着,不同的是,学生会是由老师控制的,而校园恶霸则是由学生自主管理的,是一个有点暴力有点黄的纯学生组织。

和学生会主席一样,校园恶霸也有一个霸主,每两年进行换届,要想竞选校园恶霸的霸主头衔可比学生会主席还要难得多。

要想当上学生会主席只要在竞选的前一天给上一届的主席送送红包就好,谁送的红包最多,就是谁胜任。

但是要想当校园恶霸的霸主,这可得要有点真材实料。首先就是要面相恶狠,其次就是手段够狠,谁有武功底子,能驾驭得了这帮弟兄的才能当上,所以每两年校园恶霸就会组织武林大会,公开打擂台比赛,谁能脱颖而出,谁就是下一届的霸主。

而这一任的校园恶霸却不是经过打擂台比赛层层选拔而胜出的,他的来历也是一个传奇故事。

前年的四月一号,我像往年一样每到这一天就提心吊胆的,因为愚人节给那些欺负我的人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那时才大一下学期,我根本不知道原来在这个六顺大学里四月一号不是愚人节,而是校园恶霸争夺霸主之位的日子。

本来每年的这一天都是要上课的,但是连老师都被逼得只好停课一天,因为没有一个学生会去上课,即便校长三番五次发出声明,在四月一号无故旷课的同学要受到处分,可还是没有人去上课。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要受到处分,校长考虑到这个学校的寿命问题,也就只好将这一天规定为放假,还写入了校规里。这也是对校园恶霸的一种默认的支持。

那天和往届一样,学校里的所有学生都去了。

参加打擂台比赛的选手很多,他们个个都是出师命门,有跆拳道的、武当剑法的、有南拳北腿的、有醉拳的等等,这架势一点也不比古代考武状元逊色。

比赛的规则是所有的参赛者赤手空拳,一起在擂台上对打,最后剩下的一个人就是胜利者。

擂台上开始厮杀起来,有人打倒一个又一个对手,也有人纷纷倒下。

就在擂台上只剩下一半的人口时,从大门外突然滚来了一个肉球,那肉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擂台上所有人都压扁了,当那个肉球站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为他欢呼,前一届的霸主也把振霸之宝扳指戴到肉球的大拇指上。

这个肉球名叫班长,他是一个交换生,那天他是刚来学校报道的,没想到刚到学校大门口就看见很多人都围在那,他也走过去凑热闹,没想到刚要靠近,他就被人不小心踩了一下鞋后跟,他就变成了先前所说的肉球了。

据他回忆说等他好不容易站起来的时候,发现身边所有人都倒在地上,他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还没等他弄清楚情况,就有人把一个扳指戴在大拇指上,并且说了句“以后这个组织就靠你了。”

班长差点没吓得尿裤子,看见眼前这个满身肌肉的人,即便他自己有两百多公斤,也不能惹这个肌肉男,所以他只是一味地点头说好,谁知道这是个人人都想要的职位啊。

班长就是这么当上校园恶霸的霸主的,在他的管理下,校园恶霸变得温柔了,很少看见那个组织里有人去向学长学姐们去索要募捐金的了,所以他被称为“最温柔的霸主”。

苏蛮也是校园恶霸里的一个小霸主,她是艺术部的部长,是管理恶霸人员们如何在做恶行时变得更有美感,所以有人会给她起了一个很有霸气的名称———“美霸王”,在校园霸主这个组织的所有部门里,美霸王是最深受班长的疼爱的。

班长对女的一般都没什么兴趣,但是却对肥妞情有独钟、一见钟情。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是老天爷给我派天使来了。”

在上次“告白门”事件之后,班长就陷入深深的仇恨当中,不仅是男屌丝,就连我们这些跟男屌丝有那么点芝麻关系的人也都是他的假想敌。

本来校园恶霸是和学生会势不两立的,在历史上曾出现这两派人马争锋相对、兵戎相见的时候,最后两败俱伤,两个组织的头头才从此立下规矩,学生会和校园恶霸分管不同区域,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各管个的。

但是即便是这样,这两大组织还是会互不把对方放在眼里,这都成为了历届霸主上任时,就会读《起誓宣言》———“以人为校园恶霸一员为荣,以不虐待学生会成员为耻。”

所以班长跟红数天生就是敌人。

这天我们几个人好不容易想奢侈一回想吃点好的,没想到刚来到食堂就碰见班长这一帮恶霸。

“想去哪啊这是?”

班长一等人拦住我们的去路。

“什么时候这里做了一蹲肉球雕塑啊?这食堂打广告可真有一套,肉感这么好,绝对不用担心瘦肉精的问题,一看就有食欲。”

竞一手拨开班长,好像他把四百多斤的肉弹到一边毫不费力,还很调皮地说了一大堆话。

班长可能是没有想过竟然有人可以这么轻易地把他弹开,被竞这么用力地一推就倒在地上,翻个四脚朝天。

“找抽啊你?”班长瞬间蹦起,举起手掌就要打竞,竞一躲他扑空有来了一个四脚朝天。

“哈哈哈……”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连他的手下也没惹住。

“你你你……”班长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们给我等着,我们走。”

班长气得手脚在抽搐,连那肥嘟嘟的肉也跟着他急促的呼吸而一串一串地颤动着。

看着班长气冲冲离去的背影,我们都笑弯了腰。

“还班长呢,我看啊,红臭屁差不多。”竞的语言能力提高的很快,现在骂人眼都不用眨一下。

“你们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啊?”

肥妞有点看不过去,同情跟他同样身材的班长。

“肥妞,你都不知道前几天他是怎么羞辱你的魂桂的。”红数故意用嗲嗲的声音跟肥妞说道。

就连红数这么正直的人都不觉得竞今天做得过分了,可见那天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还记得那天是一个炎热的午后,我们商量着要去游泳,因为我们嫌弃他身上的臭味,所以他回家去洗澡换衣服,这也是男屌丝第一次为我们改变,不然他向来都是自己不讲个人卫生也不会在意别人的评价,就连有了女朋友之后他也没见要改掉这个爱肮脏的习惯。

“呦,洗得这么干净啊?”

我因为来大姨妈,所以就没跟他们一起去了,所以就在游泳池外面溜达,没想到竟然看见班长和他的一群恶霸帮把男屌丝堵在路上。

班长一把推到男屌丝,一脚重重地踩在男屌丝的胸腔上,“吃了豹子胆了,敢要我的马子。”

“我没想要,是她自己……”男屌丝一边哭一边委屈地解释道。

“什么?你不勾引她,像她这么美的人怎么可能会看得上你?说,你是不是点重了肥妞单纯的这个死穴?”班长对着男屌丝大声吼道。

男屌丝早已吓得不知所措了,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并且求饶,班长看见原来这个被鬼魂化的人物并没有那么恐怖,就越发的欺负他。

“好,那就让你尝尝我的童子尿。”班长拿出他的小弟弟就往男屌丝身上撒尿,这还不够,还叫手下每人轮流撒。

我马上跑去找竞他们回来帮忙。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那帮人早就已经离去了,留下的只是一身尿骚味的男屌丝摊在地上呜呜呜地哭。

“我迟早要把你的小弟弟给割掉。”

肥妞朝着班长离去的方向骂道,好像和他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似的。

终于到了熬到了这一天了,为了等这一天我是煞费苦心、茶不思饭不想的,呵呵虽然没有这么严重,但是这一个月下来真的是一种煎熬,等待的日子总是那么漫长了了无期。

和竞认识也快一个月了,虽然和他没什么交集,更不用说会燃出什么火花,但是我却一直希望用美色来诱惑他,因为……因为我想看那个红色锦囊里的东西。

所以男人喜欢胸大的女人,就要从三十几岁的少妇下手;所以我们要看锦囊里的奥秘,就要等到农历十六。

“现在可以打开看了吧?”

我一把抢过竞手中的锦囊,为了看这个,我一大早就往锦的别墅跑去。

“还不行,要等到午夜。”竞把锦囊抢回去,死死地绑在自己的裤腰带上。

切,谁稀罕啊,臭屁虫。

我很不满,一个人做在沙发上生闷气,他也不管我,却坐在那玩起游戏来,还故意的笑得那么大声。

超有冲过去踢他两脚的欲望。

不过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能因为这一秒的受气而让这个月的煎熬白白浪费了。

这一天特别的漫长,我看了几百集的《海贼王》才把这个午夜给等到,平常我看这个,总会笑得东倒西歪的,可是今天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本来是一些搞笑的动作或台词,我怎么看都觉得是在搞丧事一样。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竞突然拉起沉沉欲睡的我。

他只是留给我酷酷的背影,连回头跟我解释都懒的,“跟我走就是了。”

这是要私奔吗?在夜黑风高的午夜,一男一女,电影里总是上演这一桥段。

“你是不是又想歪了?”竞一边不停地往前走,一边问道。

天哪,竞是有特异功能还是会读心术啊?这么快就把我脑海里的想法传到他那了,一定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越界了。

“咦,怎么来到我的宿舍楼下啊?”我惊讶到,不就是看个锦囊嘛,干嘛要跑这么远的路。

我们女生宿舍是建立在一片茂密的树林里,本来学校的本意是要营造一个充满氧气的绿色的学生生活区,但是却成为了学校里最暧昧、最卖肉的“绿灯区”,成为学生免费的开房场所,在这里你到处都可以看见安全套挂在树上。

记得刚到大学里玩的时候,还为这么人性化的学校感动。记得有一天我和小重兴致勃勃地来到小树林里欣赏这大自然的诱惑,扑通一声,小重的头被一个水袋砸中。

“谁啊?给我出来。”小重开始泼妇骂街。

可是好久都没有声音,也没有看见人影,小重就拿起那个水袋,本来想搓几下解解恨,可是没想到一打开里面都是精液,我们这才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安全套。

再走几步,树上树下,到处都是,恶心的要命,从此之后我和小重就再也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今天竞带我来这里不会是……

“耍流氓啊你?”我挣脱开竞,朝他吼道。

“你怎么了?这不是你一直期待的吗?”竞感觉我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啊?我一直期待的?好,我承认有那么一些时候被你的美色所诱惑,可是我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而且这么快就带我来这里,这也太……

“快点啊,我都等不及了。”竞在树林里催促道。

“好,我这就过去。”我答应到。

竞在那充满期待的做好我投入怀抱的准备。

啪……

我扇了他一个耳光,然后气冲冲地转身要走。

“你这是干嘛啊?欧巴桑的毛病发作了?”竞一把拉住我。

“我欧巴桑?那你干嘛带一个欧巴桑来这么暧昧的地方啊?干嘛不带一个sexy的美眉啊?”我吼道。

竞暴着两颗大眼球愣在那,好像看到恐怖的僵尸一样。

“哈哈哈,原来你是说这个啊。”他双手搓乱我的头发,“真是一个想太多的小鬼,你摸着你那飞机场的胸部想想看,我会对这样未发育的女生感性趣吗?”

额,好像也是哦。什么啊,他这是在损我吗?平胸的女生怎么了?可爱的女生才是最美的,而不是硕大无比的胸部。

“好啦,赶紧过来看看这个锦囊吧,不然等下就错失时机了,又要等下一个月了。”

竞催促到。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锦囊里装的一块布料,这就是传说中用蚕精灵的身体做成的“蚕金丝”,世界上就这么一块。而这蚕金丝借助月亮之神的光晕就会发光,只要在月圆之时让月光直射,就会看见蚕金丝上的字。

“就是现在。”竞赶紧拿出蚕金丝。

月亮刚好在正中间,而这个树林是和月亮成垂直的,这样月亮才能直射到。

竞把蚕金丝放在月光下照来照去也不见有任何反应。

会不会是这片树林已经被污染过了?像蚕金丝这种纯洁的东西应该不想在这种地方有所反应吧。

“这个世界很多东西都被污染了,难道这样就活不了了?把自己也污染了,不就是同这个世界接轨了嘛,说不定还活的更好。”

认真的表情,好像他说的就是真理似的,真受不了。

那块白金似的蚕金丝在黑夜里跟臭水沟里的抹布没什么两样,我实在是困得不行了,就靠在一边的树下要睡着了。

“可以了,可以了。”

竞突然惊叫起来,把我一下子惊醒了。

只见那块蚕金丝发出白灿灿的光,灵动地在空气中跳跃着。

光好像是在接收月球上的信号一样,当蚕金丝上的光发射回月球的时候,蚕金丝上就有字出现,好像是一个一个字刻上去的一样。

“用……爱……拯……救……世……界……”我们异口同声地读到。

用爱拯救世界?这是什么意思啊?只要有爱就可以拯救得了世界?这也太简单了,在这个爱情泛滥的年代,这个世界末日即便是出现了,也会被这泛滥的“爱”给淹没了。

“难道……”竞好像悟到里面的真实含义。

“难道什么?”我赶紧凑过去问。

可竞却一把抓住我的脖子用力地亲吻我,我一下子惊吓到了,傻愣在那。

难道这片树林真的有魔力吗?来到这边的男女都会产生性欲?就连竞这么阴阳怪气的人也会被控制吗?

可是竞那两片又软又性感的嘴唇一下子就把本来还在挣扎的我驾驭住了,我一下子瘫软了下去。

可是,不行,我不是那种女生,脑子里正面派开始一直敲打着我的脑子,叫我清醒一点。

“不行,不能这样。”

我一下推开竞。

“好像真的有反应耶,你呢?”

竞兴奋地问道,我的脸一下子就变红了。

傻子啊你,这个还要问。当然会有反应啊,就算是一只阿猫阿狗亲你,你也会有反应的,更何况你又这么酷的男生。

“你把我看成什么样的女生啦?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让人乱来的那种。”

我故意提高嗓门,想让他知道我和别的女生是不一样的。

“额,我……”竞好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只是一下子参透月亮之神给我们的提示,就急着想要试试,没考虑到这么多。”

竞的额头直冒汗。

天哪,悲催啊!虽然不是初吻,可是也不能被人当做什么实验啊?我又不是你泡妞的练身器。

“因为……可能……月亮之神的意思是……是用我们的爱情去拯救世界,也就是说要用我们融汇在一起的心才能唤出拯救世界的武器。”竞紧张地解释到。

是这样的吗?看着他一脸认真的表情,好像也不是在骗人,所以我就半信半疑的选择原谅他了。

哪有这么怪的规则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会拉上刘德华或者梁朝伟这样顶级的帅男跟我恋爱了,这样岂不是会焕发出更大的力量。

“不可能,我跟你有的只是死对头的状态,我是不可能会爱上你的。”

我狠狠的直截了当的跟他说清楚。

谁会爱上这个自以为是、自高自大、还以为自己很臭屁的男生啊,即便他是一个花美男,那又怎样啊?和红数相比差得远了,红数很man,成熟稳重,还很谦虚,红数的这些优点,他全都没有耶,逊色极了。

嘟嘟嘟……

一道很刺眼的光射进树林里,很快传来了汽车开动的声音,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来学校啊?

我走出树林,看见红数的车子刚开出校门口。

奇怪了,红数这么晚来学校干嘛啊?是不是刚忙完学生会的事情刚走啊?

遭了,他不会看见刚才我和竞接吻的那一幕吧?

一种不好的预感波涛汹涌般袭来。

其实,我一直在想着要怎么跟红数说明竞的来历,我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红数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但是我不知道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自打那天晚上过后,红数就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在学校里他也总是绕着道走,这完全是男屌丝才能享受的待遇啊,红数竟然也这么对待我。

他到底想怎么样啊?我又不是有意刻意故意要瞒着他的。

一个正常人被告知自己身边的朋友是外星人,并不是谁都能像小重一样这么坦然接受的,更何况红数这种向来都是崇尚科学的人,每次美国或者其他的国家爆出有外星人入侵之类的新闻,他总是不屑的撂下一句“又在骗小孩了。”

他这么“传统”,这么固执己见,我语言能力再好也不能让他信服竞是外星人这个事实啊,更何况我又不是快嘴妹、巧嘴姐。

那夜真的好“浪漫”。红数拿着花,要等到天亮之后鼓起勇气要跟我说他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敢说出口的告白,可是当他看见竞和我在“绿灯区”亲吻的画面时,立即丢下花甩头就走,等我发觉的时候,他早已开着车走了。

其实看见红数离开,我的心里也很难过,不明原因的痛。

他一定是误解我跟竞了,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有那么暧昧的感情,可是这要怎么解释呢?我又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去解释呢?又不是他的女朋友,干嘛要跟他解释,我三更半夜跟一个男生在“绿灯区”里接吻的事情啊?

可是这不解释,难道就让他这样一辈子都不理我啊?

“在烦什么呢?”

小重见我一整天做在教室里闷闷不乐的样子,就传纸条给我。

我就把“绿灯区”案件的来龙去脉跟小重说了一遍,还向她倾诉我被误判的委屈。

把纸条传回去的时候,我看见小重在看纸条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经历过由惊愕到悲伤难过的瞬间变化过程,时间虽然很短,但是表情却夸张无比。小重天生就是当演员的好料子。

很快就下课了,竞根本就没注意到我难过的表情,或是已经注意到了,只是懒得理这些事,一下课就跑去跟男屌丝厮混在一起,也不考虑一下他女朋友的感受,迟早要被肥妞压扁了。

“这可怎么办啊?红数一直都是偷偷地喜欢你的,以前是顾及到你是李竭的女朋友,是他的大嫂,他只好把对你的好感夭折在心底,可是这好不容易等到你恢复单身,眼瞅着又有机会了,你又跟另一个男生在一起,而且又是在‘绿灯区’这么龌龊的地方,他一定对你很失望。”小重说道。

小重把我拉到一个没人的角落,跟我一起分担这个烦恼,不会像竞这个坏蛋,说到底他才是罪魁祸首应该要他承担痛苦才对,怎么变成我了?我比窦娥还冤,怎么不飘起大雪啊,这样才能洗涤我的冤屈。

“要不,我们去跟红数说清楚吧,他不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说清楚就没事了。”

小重要拉着我去找红数。

可是我怎么也站不起来:“没用的,他现在是一看见我就绕道走,我想他也不想看见我这个‘肮脏的女人吧’?”

小重还是执意要陪我去一起找红数说清楚。

来到了学生会的会议室,看见红数在里面和几个学生会干事在开会,“我们还是以后再来吧?”我打起退堂鼓,我怕红数现在看我的眼神,就好像看我一眼,他的眼睛就会受到污染了似的。

“来都来了,还差这么几秒啊?难道以后你还会来?”

小重知道我是在逃避,所以她干脆把我的后路堵上,我就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那几位干事都出来了。

“红数。”我怯生生地叫了一声。

我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在大人面前连说话的胆子都没有。

“你们怎么来了?有事吗?”还是那么彬彬有礼,不过这次更像是“冰冰有礼”,虽然有礼貌,但是就像是接待陌生人那样硬生生的客气。

“没事就不能来了啊?”小重故作不满地开玩笑。

红数请我们坐下,没再说什么,从进门都现在,他一眼都没有看过我。

“红数,你听我说。”我终于鼓起勇气,开口说话,“我和竞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红数的脸上浮现悲伤的表情,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可能我刚才的那句话,让他想起了那晚他看见的情竞。

“对啊,红数,依迷都跟我说了,那晚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小重看我急得都快哭了,赶忙帮着解释道。

“小重,你也知道那片树林是什么场所,我之所以和你们会这么要好,是因为联谊那天你们说的那句话,我才跟你们这么好。那天你说,你们从来都不会去那种地方,而且很反感,我才觉得你们两个和其他女生不一样,觉得你们很纯洁,可是没想到,依迷竟然会出现在那个地方,而且还是在三更半夜,还是和……”

红数好像把这几天一直憋在肚子里的话一下子都说完了似的,看起来他的心里舒服多了。

而我却哭得更伤心了,难道这么些年,你还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女生吗?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差劲的女生?除了难过剩不下其他味道了。

“其实是……”小重差点要把竞的神秘身份给暴露了。

小重看红数这样子是不会相信了,所以一下子急了,差点说漏了嘴。

即便是告诉他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红数也不会信服的,他就是一个对科学一心一意的人,从不相信妖魔鬼怪,他觉得一切听起来、看过去很诡异的东西,其实都是可以通过科学方法证明的,都是大自然的一种自然现象。

这样的一个人,告诉他我们是要拯救世界才会有那样的举动,决定会反过来骂我们把他当小孩一样骗吧。

“我祝福你们,这是真心的,但是我不能再像当初你跟李竭那样,默默的对你好了,我决定彻底退出你的世界,这样对我对你都比较好。”

红数说着就要转身走了。

“站住。”小重朝他吼道。

红数被这突如其来的声波给震慑住了。

“你以为依迷和竞真的是那种随便就玩玩的人吗?竞是……”

小重就把竞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上了,为什么来,所以她知道的都告诉了红数。

“事情就是这样,你信不信由你。”小重撂下一句话就要拉着我走了。

红数愣在那一动不动,他肯定是被这种荒谬的说法给震慑住了,或者是他惊讶于这种事竟然发生在他的身边,反正不管是什么,他脸上的表情和我当初刚看到精灵蛋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

“那这么说,你们就是名副其实的天造地设的一对咯?”红数冷冷地说道。

他肯定是不会相信这个“鬼话”的。

“依迷,不管怎么样,我是真的喜欢你,在你还没嫁给别人之前,我都不会放弃的。”红数握紧拳头,大声地朝我喊道。

我想也许这句话他是憋了很多年了,今天他终于有勇气说出来了,我只知道感动的哭了,站在一旁的小重也在默默地流眼泪。

红数一把把我拥入怀里,紧紧地抱着我,他那一上一下的呼吸好像还在怒气中,可是那剧烈跳动的心跳,告诉我,这是他第一次感到紧张害怕的时候。

啪啪啪……

背后传来掌声。

“哇,是个猛男,不错啊哥们。”竞从门后突然出现。

红数松开我,走上前去。

“真的是对不起哥们儿,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我真的有把你当做兄弟一样看待,我不是有意要抢你喜欢的人,但是我是真心喜欢依迷的。”红数说道。

两个男人站在一起争锋相对,怒目对视。

“哈哈,红数童鞋,你多虑了,像依迷这种料的飞机场,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知道的,我喜欢sexy的,这样才会有感觉。”

竞突然一改严肃的表情,爆笑地对红数说道。

什么?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是飞机场?孰可忍孰不可忍。

啊……

我抓狂地朝竞杀去。

“你竟然说我是飞机场,不想活了你?”我揪起竞的耳朵,跳到他的背上。

“你本来就是啊,不看其他的,单单就看你上身,跟男生没区别啊。”

竞一边喊着叫疼,一边还是嘴硬地顶着,根本就怕我把他的耳朵揪下来。

“你又没看过你怎么知道,要不要比一比?”话音刚落下,我的脸就刷的一下红到肚脐眼了,一下子被气急了,说错话了。

“哈哈哈……”站在一旁的红数和小重都笑了。

不用看别的,就这个表现,我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我才不会和一个整天嘻嘻哈哈的跟一个孩子似的的小鬼谈恋爱呢?又不是母性大爆发!

虽然红数不相信竞的来历,但是,起码他不会再回避我,我的心里也不会猜忌来猜忌去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