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和体育老师做一节课的作文光阴 体育老师把渺渺C了一节课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渺渺却在这个时候笑了一下,说道:“最坏的下场已经是这样了,还能有什么样?”

“你说的没有错。”

所以,等待着她的就是一场惩罚。

再一次醒过来,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是疼痛,她即便是在做梦的时候也是会想着,到底自己曾经哪里得罪过这个男人,以至于这么长时间他这样对待自己。

门被打开。

不需要看,她也知道来的人是谁。

所以,身体下意识的便转到了背对着对方。

白静雅也是看到了,便开口说道:“渺渺小姐,吃叶酸了。”

“你放在那儿吧!”

或许也是聪明了,知道跟对方强硬的也是不可能,所以她便直接这样说道。

谁知道,白静雅却开口说道:“不行,我要看着你吃下去,才能从这边离开。”

渺渺知道,这肯定又是公钰允说的。如果自己怀孕了,怎么样,他会要这个孩子吗?该不会是,他直接将这个孩子给拿掉吧,那样他真的就是太残忍了,这个孩子是她的,同样也是他的啊!

想了想,她还是坐了起来,准备吃的时候,便说道:“你能告诉我艾斯大人现在怎么样了吗?”

“你现在连自己都是顾不上,还是不要关心别人了。”

“我知道,但是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就不吃。”

白静雅完全不受威胁,只是开口说道:“你知道,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吃。”

谁知道,渺渺却将自己的舌头死死的咬住,说道:“如果我是这样呢?”

“那我也有办法。”

这个时候,人就是进来了,他们的手用力的放在了她的下颚处,死死的掐着,不得不强迫她将自己的嘴给打开。

一颗叶酸就是这样的进了她的嘴里面,然后水也是倒了进去。

咳咳!

又是被呛到了。

白静雅已经跟她也算认识了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面,她每次都是这样的倔强,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就不能老实下来,至少也少遭罪。

不过,这也是跟自己没有关系。

她转过身准备走,渺渺便再一次喊道:“白静雅,我从来都没有拜托过你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样了?”

白静雅的身体果然是站在了那里,背对着她,还是开口说道:“艾斯现在被关起来了,据说半个月不能出去。”

那岂不是等于跟坐牢没有区别?

之前说是一个星期,现在怎么会是半个月了?是不是因为自己之前说的那些话,所以才会让公钰允更加的生气,然后这才导致的艾斯这样?

都怪她,她原本是想要帮助他,可是结果却害的他如此。

渺渺见自己的身体好了一些,便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通常午睡的这段时间,这个房子里面是最安静的,也就是说,来来回回的人不多,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去找的话,也许能够找到艾斯在哪里。

走了好几个房间都是没有找到,虽然自己在这里一个月了,可是始终都是不熟悉这里,她一直走啊走啊,当来到了一个房间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很多的东西,而且都是比较老旧的那种。

下意识的,渺渺就是走了进去。

这里到底是谁住过的?看起来又不像是有人住的,因为这里的东西似乎是没有动过一样,但是如果说没有的话,这里的东西又都是干净的。

当然,她也知道这样的事情跟自己没有关系,所以应该离开这里。

可是这个时候,突然间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该不会是公钰允回来了吧,如果他知道自己不在那个房间,会不会生气?

想要赶紧躲起来,可是没有想到后面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哗啦”的一下就是掉了下来。

声音很大很大!

完蛋了。

渺渺想要去补救,可是一切都是来不及了,人已经走了进来,她看着那边的男人,他本来是没有怎么样,但是当他的目光放在了她的脚下的时候,眼神顿时缩紧,直接走了过来,一把就是将她给推开,甚至是连推倒都是没有注意到,而是将地上的那个踩坏的风筝捡了起来。

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看向了她的时候,仿佛是要吃了她一般,说道:“谁允许你来这个房间的,谁允许的?”

“我,没有人允许,我……”

“没有人允许,那么你进来干什么?这里有什么好看的?”

她见过他的生气,可是真的不像是这样,仿佛是带着某种绝望一般的生气。

这一次,渺渺承认,真的是被吓死了。

她都是没有站起来,而是一直坐在那里,被对方凶的,连话都是不敢说些什么。

“渺渺,你回答我。”

能有什么好说的?难道要说自己是过来救艾斯的吗?之前已经因为自己的话,害的艾斯这样了,不能再说什么跟他有关系的话了。

似乎是见她不说话,公钰允也是来气到了一定的程度,便开口喊道:“来人,将渺渺给我带回自己的房间,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她出来。”

渺渺没有挣扎,反正自己挣扎也是没有用,就是被人给弄了出来,然后被关在了房间里面。

她知道自己想要去救艾斯,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了。

一个人在房间里面,一直都是很奇怪,为什么当时他会那么的生气,难道说,是因为那个风筝吗?

风筝被踩坏了,确实是不是她故意的,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做那样的事情,难道就是因为这样,便生气了吗?

连着几天,自己都是不能出去,对方也是没有过来,倒是白静雅还是兢兢业业的不忘记给自己送叶酸过来,她也还算是挺听话,将叶酸给吃了。

她想要出来,可是没有公钰允的允许,自己确实是没有办法出来,直到一个星期之后,门才被打开。

管家看到了她,开口说道:“渺渺小姐,吃饭了吗?如果没有吃饭的话,这边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他……我是说允大人不生气了吗?”

“渺渺小姐,其实有句话我还是想要跟你说的。”

“好,你说。”

“你也不要怪允大人跟你生气,那个风筝吧,其实真的是对允大人是有着不一样的意义。那是允大人的母亲在小的时候送给允大人的。允大人的母亲早早就离世了,这么多年,那个房间也不允许别人进去。”

“说起来,这也是我的疏忽,之前我没有跟你说过,所以才会让你……真的很抱歉。”

渺渺虽然是跟管家见面,但是并没有说过什么话,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对方跟自己说话,便看得出来他其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赶紧开口说道:

“管家伯伯,你不用这样说,是我自己不听话,到处乱跑。”

“渺渺小姐,这里的人都是管我叫麻叔,你也管我叫麻叔就行。”

“好的,麻叔。”

“允大人,差不多是在八岁的时候就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后来继母进来了,继母都是没有说对允大人不好,但是毕竟继母让他失去了自己的母亲,所以他一直以来都是很恨自己的继母。”

渺渺真的是没有想到对方会跟自己说公钰允的事情,但是听到了这些,便开口问道:

“那他继母呢?”

“他继母人已经离开了,现在在国外,当然,自从允大人的爹爹,也就是老爷离开人世才走的。老爷也是在前年的时候离开的。”

难怪这个家里面连一个家长都是看不到,竟然是这样的。

看似风光的公钰允,其实背后也是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或许是因为这样,渺渺突然间也没有那么的生气了。

“谢谢麻叔你告诉我这些事情。”

“没事的,我就是不想看到允大人生气,他一个人这么多年虽然是不说,但是也是挺苦的。”

“嗯,我知道了。”

渺渺毕竟是第一次接触到公钰允的家庭事情,说起来,她以前也是没有想过要知道,现在听到了,对他似乎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感觉,仿佛是他对自己做的事情也能够得到原谅一般。

“对了,麻叔,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好,渺渺小姐,你说。”

“你帮我……”

渺渺说完之后,对方便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去。”

或许是这么多天睡的时间有些长,所以自己这一天下来也是没有那么的困了,她便快速的弄着这些东西,不需要超过两天的时间,一切就是已经搞定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间推开了门,似乎是喝醉了的样子,但是也能看得出来对方还是保持着优雅的身姿,但是在看到了渺渺的时候,却开口说道:

“渺渺,谁让你在这里的?”

不是他让自己在这里的吗?她当然是不想在这里啊,可是看起来他真的是喝多了,不然也不会这样。

原本以为对方会怎么样,结果对方只是走了过来,将她的身体直接压在了床上,然后整个人就是昏睡了过去。

她尝试着推开对方,可是对方睡的特别的沉,有的时候还用了很多的力气这样的抱着她,完全不给她一点点的机会。

就这样,她也是睡了过去。

一早上醒过来,完全是没有看到身边有人,昨天晚上就像是做梦一样,毕竟他什么都是没有对自己做。

走了出来,也是没有见到公钰允,麻叔来到了她的身边,似乎是经过了之前的聊天,他们两个之间也是熟悉了一些,他笑着说道:

“渺渺小姐,你醒过来了。”

“嗯,允大人呢?”

“他已经离开了。”

昨天晚上睡的那么的死,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她都是不知道,而且又是喝了那么多的酒,就是去工作了?

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能力。

“麻叔,你看这个好看吗?”

麻叔接过来她手上的风筝,顿时就是觉得特别的惊喜,说道:“渺渺小姐,你真的是太厉害了,跟太太之前做的一模一样,连大小都是合适的。”

渺渺听到了他这样说,顿时就是放心了许多,笑着说道:“其实我也不过是见到了一次,也没有多大的印象,只要这个像就行了。”

“对了,你赶紧帮我放回去吧。”

“好。”

麻叔能够看得出来,这几天因为那个风筝坏了的关系,公钰允整个人的状态一直都是不好。

当初公钰允跟太太的关系是有多么的好,他到现在都是还记得,尽管那个时候公钰允很小,也是没有表现出来太太离开时候是有多么的难过,但是这么多年跟着允大人,也是明白他对太太的那种感觉。

这下子好了,这个风筝变回来原来的样子,相信他就不会那么的难受了吧。

可是他们都是错了。

公钰允回来的时候,看到了那个重新做的风筝,拿着就是走到了渺渺的面前,直接扔在了她的前面,甚至是还踩了几脚,开口说道:

“你以为你做个一模一样的风筝就能够代替那个风筝,是吗?别做梦了,你以为你是谁,你根本就不配做这个风筝,你的风筝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这一下子,连麻叔都是看不过去了。

他赶紧走了过来,准备将风筝捡起来,谁知道就听到公钰允大声的喊道:“不准拿。”

麻叔确实是没有拿,但是还是开口说道:“允大人,渺渺小姐做的风筝确实是不如太太做的,但是毕竟这是渺渺小姐的一片心意,她是希望你不要那么的难过,而且她也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向你道歉。”

渺渺承认,在看到自己好不容易做出来的风筝,被对方如此践踏的踩在地上的时候,心里面确实是非常的难过。

仿佛是自己的尊严被践踏在地上一样。

“心意?道歉?”

压根儿就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开口说道:“我需要她的心意,她的道歉吗?她的心意和道歉能抵得过什么?”

“允大人,你不要这样说,你这样……”

话还没有说完,公钰允便开口说道:“你给我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这一次,连渺渺都是不能够忍耐了,直接站起来,大声的喊道:“公钰允,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是,我承认,我把你母亲做的风筝一不小心给踩坏了,但是你以为我想要踩坏吗?”

“我也知道,我做的风筝根本就不如你的母亲的,可是我已经尽力的去做了,你凭什么这样糟蹋,糟蹋我的身体也就算了,现在还来糟蹋我的尊严,公钰允,我觉得,你真的是不配当议员。”

连这样话都敢说,这里的人连大气儿也不敢出,都是傻眼的看着她。

麻叔也是愣在那里,想要说什么,都是给忘记了,公钰允看着他的时候,便开口说道:

“是你告诉她,那个被踩坏的风筝是我母亲做的?”

麻叔知道自己是说错话了,可是这件事情他还是觉得有点儿冤枉,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说什么,就只有低下头来认错。

渺渺看到了这样,赶紧站了出来,开口说道:“你不能怪他,这样的事情……”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对方说道:“闭嘴,我问你了吗?”

这个男人这一会儿居然像是一个疯狗一样,到处的乱咬,真是要气死他了。

公钰允看着麻叔,显然真的不是一般的生气,继续说道:“谁允许你将我的事情告诉她的?我让你告诉了吗?你凭什么认为你在这里时间久了,就能把我的事情告诉别人?麻叔,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不想在这里做了,是不是?”

有这样严重吗?

渺渺还想要说什么,结果麻叔早就看出来了,愣是朝她拼命的使着眼色不让她说出来,尽管她的心里面很不甘心,可是还是闭上了嘴巴。

“是,允大人,我知道错了。”

“你知道错了?你当时怎么就没有知道错了,现在才知道错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公玉家不需要你这样的人。”

这是要撵麻叔走吗?渺渺很清楚,对方既然是管家,自然是在这里很多年了,也是一直都是公玉家信任的人,现在却因为自己的关系要被迫离开,那她的心里面有多难受?

还有,她听得出来,公钰允说的这些话里面有很多的都是针对自己的,她自己记得就好了,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麻叔?

“公钰允,你有事情就冲着我来好了,凭什么这样说麻叔?麻叔在你们家兢兢业业,只不过是因为不想看到你最近难过,所以才会跟我说的,麻叔有什么错?你凭什么这样对他?”

“渺渺,我让你说话了吗?你是不是耳朵不好使,一定要插进来是吗?”

渺渺还想要说什么,麻叔便站了出来,说道:“允大人,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我知道错了,请不要为难渺渺小姐,是我告诉她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怪的话就怪我吧。”

渺渺看着他,顿时就更加的着急了,还想要说什么,公钰允便开口说道:“好你们两个,尤其是你渺渺,我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你在这里才几天的时间,居然是能让我的人为你说话,你很厉害啊!”

这样说的意思,自己应该开心还是不应该开心?

不管怎么样,渺渺都是特别不爽他现在的样子,他是高高在上的允大人,可是那又怎么样,虽然值得人尊重,可是他这种状态,就是让人不值得尊重。

麻叔见她依然是一脸不服的样子,便赶紧说道:“我这就离开,允大人,请你消消气。”

说着,人就是要走。

渺渺当然是不愿意了,赶紧就去追麻叔,说道:“麻叔,你不能走,虽然我才刚刚认识你,但是我知道你在这个家里面一定是功劳最大的那个,凭什么他要撵你走,再说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便开口说道:“对,你就走。”

麻叔看到了她这样突然间的转变,都是觉得有点儿奇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渺渺继续说道:“你走了,到时候他就会知道你的重要性了,不过我劝你呀,麻叔,到时候你走了就别回来,他要是去请你,你也别回来,他不是爱说你吗?让他尝尝没有你在这个家的滋味儿。”

麻叔哭笑不得看着她,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跟自己说这样的话,也是有人敢在公钰允的面前说这样的话。

虽然还是挺有意思的,可是毕竟……

唉!

“我不会走的。”

“什么?”

渺渺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完全是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麻叔看了一眼后面的公钰允,说道:“允大人刚刚说的只是气话,我也只是暂时离开他的视线,等到他好了,我会再回来的。”

“不是吧,那他以后是不是还要这样对你?麻叔,我相信之前有公玉家的长辈在这里的时候,你已经在这里了,这个公钰允不但是不尊重你,居然还跟你这样说话,你不能给他点儿颜色看看吗?”

麻叔也是一直都在偷偷的看着公钰允的表情,还是说道:“渺渺小姐,你慢慢就明白了,我先离开了,等下,你也尽量不要去招惹允大人。”

说着,人就是从这边离开了。

渺渺看到了这样,虽然是很生气很着急,甚至是还会有点儿很失望,可是想了想,是啊,这里毕竟是公钰允的家,自己能够怎么样。

倒是这一会儿公钰允来到了她的面前,直接将她的身体给转了过来,修长的手指捏在了她的下颚处,开口说道:

“先是艾斯,现在是麻叔,渺渺,我才发现,你原来比我想象的还要有本事,下一步你打算收买谁,让他们可以帮你说话?”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