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每天都欠c c的你走不了路sb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沐芸婳脸色同样不好看,那根棍子确实是她做的手脚,将一段重力符加持在了棍子上,重力符,顾名思义就是让物体变得更加沉重,笨重的符文。

一般符文都需要朱砂黄纸才能制成,然而她本身就有些不同,临空成符,这是除了师父之外,谁都不知道的本事。

所以,乙护院握在手里的那根棍子的重量早已经超过千斤,可绝对不是一只手就可以掂量起来的了。

千斤有多重,哪怕就是项羽在世,也举不起千斤重的鼎来!

千斤的力道往下掉,那速度,岂是人力可以阻拦的,所以那双手,自然而然就扯断了!

“啊——”乙护院只惨叫了一声,就倒在地上抽搐的不知生死起来。

“死人了,死人了……”甲护院腿软的一把跌坐到地上,目光呆滞的看着乙护院。

沐芸婳瞟了他一眼,提醒道:“人还没死就别乱哈,不过你要是现在还不去喊人的话,那可能就真要死人了。”

甲护院这才踉跄着爬起来,蚊子大的声音叫着,“死人了……死、死人了……”

“大声点!”沐芸婳呵斥了一句,那甲护院看她只觉得比什么妖魔鬼怪都还要吓人一般,拉起嗓子就喊了起来,“死人了,救命啊!!!快来人啊!!!”

瞧着甲护院摔摔绊绊的跑走,沐芸婳扶着已经僵硬的奶娘从乙护院的身边走过,再没有任何阻拦的打开了门栓。

“不、不救他吗?”奶娘声音都在颤抖。

沐芸婳一掌推开大门,这才转头问道:“奶娘不是想走吗,现在门开了,奶娘到底是要走,还是要留下来救这个人?”

奶娘被这么一提醒,目光扫向府门前的街道,是啊,大门都已经打开了,她们跨出大门就能逃出去了,为了个不相干的人,还是辱骂过小姐的人,她为什么要留下来?

她又不是大夫,留下来也帮不上忙,待会儿还会被府里的人抓回去。

犯不着,犯不着!

奶娘抓着沐芸婳的说,只说了一个字,“走!”

奶娘的选择让沐芸婳脸上有了笑容,她不是逼奶娘在良知和她之间做选择,而是她未来要做的事情,可能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一些危险,奶娘首当其冲。

她不想奶娘受到伤害,但奶娘的心太软了,倘若不能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很有可能会……

如果奶娘的心不能坚定不移的向着她,那么她也只能给奶娘安排另一种平静的生活了。

但是,她的身边,只有奶娘这一个值得信任的亲人了啊……还好,奶娘没有让她失望。

奶娘哪里知道就在这一两句话之间,沐芸婳的心里就过了这么多弯弯绕绕,刚一脚迈出大门,就被沐芸婳给拉了回来。

“奶娘,这沐府的大戏还没开唱,咱们还是留下吧。”毕竟,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要走!

她堂堂沐府的嫡出小姐,前十六年什么都没享受到,被两个庶女雀占鸠巢,现在还要如同丧家狗一样流落街头,有家不能回……凭什么!!

再说了,她跟沐府这一家子的恩恩怨怨还没了结呢,欠她的还没讨回来,她怎么舍得走呢。

“小姐,现在不走还在等什么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娘娘都搞不懂沐芸婳在想什么了,一会儿要走,一会儿又不走了。

可就算是不走了,地上躺着这个半死不活的奴才,婉姨娘一定会把这事儿算到她们头上的,到时候借题发挥,她们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奶娘,我说过,我是沐府唯一的嫡出小姐,我沐芸婳要出门,绝不走偏门!同样的,我沐芸婳即便要活,也要活的像个人样,绝不在这世上苟且偷生!!”

一个字一个字,铿锵有力的砸进奶娘心里,原本都到嘴边的劝慰,怎么都多说不出一句了。

这样风华无双的人,倘若是男子,该有何等的一番作为了,可偏偏,是她的小姐,正正经经的女儿身。

虽然自家的孩子,怎么都是最好的那个,但,总是有些小遗憾的。

可惜,可惜造化弄人了。

不知道已经被奶娘在心里定义为真·男人的沐芸婳,这会儿瞧着府外已经认出了身为网红的她,并且开始指指点点的吃瓜群众,止不住的露出了诡异的轻笑。

来吧,来的越多越好,人少了,这还愁怎么把这大戏唱下去呢。

希望待会儿婉姨娘,不要怯场才是呢……

她倒要看看,当着她的面,婉姨娘的脏水,还要怎么往她身上泼!

她这边倒是搭好了舞台,而大戏的另一个主角婉姨娘,压根就不知道她向来看不起的小贱人,竟然设好了套在等她,这会儿正端坐在铜镜前,一边摆弄自己的发髻,一边听丫鬟汇报沐芸婳的事儿。

那一身的锦服绸缎,哪怕是在自个儿府里,她也从来都是盛装打扮,更何况待会儿还有贵客登门,自然打扮的比平日里还要华丽不少。

所以,那个小贱人是想出府了?”涂着蔻丹的纤纤玉指正在头上比划着一只金钗,语气漫不经心,反正像沐芸婳这样的小贱人,跟路边的阿猫阿狗有什么区别。

明显不值得把她放在心上。

“应该是的,估计门房的护院马上就该过来通报了。夫人,那草包可真是蠢,连逃跑都不知道要走后门,简直就是个傻蛋。”丫鬟顺嘴还贬了沐芸婳两句,她不是虞花院的人,但却是今天跑的最快,来给婉姨娘通风报信的人。

这种小机灵,往日里多的是人做,这个小丫鬟想抢都抢不到,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些机灵的奴才丫鬟,一个个都跟哑巴似的,闭口不言!反倒是被她破天荒的抢到了。

“嗯,是个机灵的,赏。”婉姨娘看也没看丫鬟,只是专注的看头上刚插上去的金钗。

身边的嬷嬷立马就掏了一个碎银子扔给丫鬟,喜得小丫鬟连连道谢。

等到丫鬟走了,嬷嬷上前关好了门,转身道:“夫人,老奴这就带人去把那小贱蹄子和那老不死的东西弄回院子里,找绳子捆结实了,明天一早就让人送去安和庙,看她们还怎么蹦跶。”

“嬷嬷,对付两只狗,哪里需要费这么多力。”婉姨娘也总算带好了金钗,端起面前的茶盏喝了一口,“本想在她们走之前,给她们点体面,既然她们不领情,那就算了。”

放下手里的茶盏,“冥婚的事儿现在整个京都谁不知道,哪个不是指着那小贱人鼻子骂的,咱们沐府的名声都全被她败光了。倘若不是我用尽了手段,才把事情按下来,恐怕等老爷从大凉国回来,看到的就是我们孤儿寡母的尸体了。既然那个小贱蹄子想出府,那就放她们出去呗,让她们出去好好看看外面那些喊打喊杀,想要她们命的恶人也好,免得让她们总以为我才是天底下最坏的大恶人。””

“夫人说的什么话,夫人对奴才下人们慈蔼,在京都里都是出了名的。你要是大恶人,这京都就找不出个好人了。”嬷嬷的马屁是张嘴就来,拍的婉姨娘也是十分的受用,嘴角也带起了笑。

“还是嬷嬷懂我。等这两条狗出了府,那些辱骂她的话,只怕挨不过三句,她就该跳河自尽了。到时候,我连手都不用亲自动,她就死了,即便是老爷回来了,那也不关我什么事儿。毕竟只有人死了,才能一了百了,送去安和庙,保不准还有接出来的一天呐。”婉姨娘的目光有些幽深起来。

别看沐鸿海这么十几年压根就不在乎沐芸婳,可若是那个小贱蹄子真的死了,只怕沐鸿海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