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一起看我怎么C你 六人一起C你的感受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沐芸婳倒是没想到沐鸿海居然没在府里,那究竟她被替婚的事儿,沐鸿海是知道,还是说从一开始,所有的事情都是婉姨娘一个人做的,背着沐鸿海做的??

要知道,这沐鸿海知道和不知道,两者之间的区别可大了!

“这个带上,这个也带上。”

沐芸婳扫了眼奶娘,那衣柜里的衣服少的可怜,洗来洗去也就那么两件,就算是打包逃走,也根本不用烦恼到底带哪件走,直接包起来完事儿。

“小姐,都收拾好了,咱们赶紧走!”奶娘把包袱往床上一扔,伸手就要掀沐芸婳的被子,沐芸婳一把按住奶娘的手,“奶娘,别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呢!明天婉姨娘就要来抓人了,我们今天,不,现在就得跑,要不就跑不掉了!小姐快起来,听奶娘的,奶娘不会害你的。”奶娘掰开沐芸婳的手,硬是把她从床上挖起来,蹲下给她穿鞋的时候,还叨叨着,“奶娘有手有脚,也有一把子力气,一定能养活小姐的,小姐莫怕,奶娘这就带你走。”

从头到尾,奶娘的脸上都只有坚定,坚定非要带她走的想法,半点扔下她的意思都没有。

沐芸婳伸手摸着奶娘已经开始花白的头发,心里一股酸涩,“奶娘,你忘了,我说过会给你好日子的。”

“奶娘知道,等咱们出了府,就有好日子了。”奶娘抬起头,张嘴一笑,脸上的皱纹更是明显了。

等到奶娘拉着穿戴整齐的沐芸婳走出破败的院子大门,正偷偷摸摸的准备往后门走时,手却被沐芸婳牵住了,“奶娘跟我来。”

奶娘不知道沐芸婳要带她去哪里,但是,往这个方向去的话,明显是越走人越多,最后只能通到沐府正门的啊!

“小姐走不得这边,正门咱们出不去!!快倒回去。”

奶娘扯住沐芸婳的手就要往回走,可也不知道怎么的,明明看着比她瘦弱许多,风一吹都要飘走的小姐,此时却是用了力都拉不动。就跟两只脚长在地上一样!

“奶娘。”沐芸婳用了点力气拉住奶娘,“我是沐府唯一的嫡出小姐,我沐芸婳要出门,绝不走偏门!”

明明没有大放厥词,慷慨激昂的说些什么,就是这么直白的一句话,却听得奶娘心跳如雷!

仿佛面前瘦弱的小姐,一下子在她眼里变成了万丈光芒的巨人,那么强大,那么耀眼!

曾经唯唯诺诺的那个小姐,破茧成蝶了!

“小姐……你长大了……”奶娘眼眶红红的,欣慰的情绪从眼里满满的倾斜出来,“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府里的奴才不会放咱们离开的。”

“奶娘你信不信你家小姐?”沐芸婳挑了挑眉。

“信。”无论什么时候,小姐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信的。

“既然信你家小姐,那就跟着我走,一切交给我!”奶娘这种盲目的崇拜,硬是要得!

拉着视死如归的奶娘往沐府正大门去。

一路上,两人碰到的家丁奴才,都是一副见鬼的样子盯着她们看。实在是没有想到沐芸婳居然敢走出自己的院子,甚至还大摇大摆的在府里走动?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我要是二小姐,我就一头撞死,省的人家现在看我们沐府的人都指指点点的。”

“可不是嘛,我上街采买都被人笑话,都是她害的!”

“也不知道她那奸夫是谁。”

“那谁知道,反正她那院子连个鬼都不去,藏个人多简单点的事儿。”

“那奸夫肯定特别丑,要不然怎么连她都下的去手。”

奴才丫鬟三两成群,在就沐芸婳的背后嘀咕,那声音也不要太大,可偏偏就是让你刚好能听到。

完全摆明了就是没把她放在眼里!

奶娘气得浑身都发抖,却没有第一时间去教训那些奴才,反而是安慰沐芸婳,“别听他们胡说,一个个只会嚼舌根!”

沐芸婳回头,扫了一眼对她指指点点,眼中藐视厌恶,窃窃私语的一众丫鬟奴才,声音冷淡道:“死人了都会到下面去,有罪的就得去地狱赎罪,十八层地狱的第一层,叫拔舌地狱。凡在世之人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死后都会进拔舌地狱。”

“那里的小鬼会掰开你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一点一点,慢慢用力,把你的舌头拉长,慢拽……然后送入剪刀地狱,咔嚓!”

沐芸婳比了个剪刀的动作,配合着她最后一声的落下,刚才还伶牙俐齿的丫鬟奴才,齐齐脸色发白,僵硬身体。

明明这话是对在场所有人说的,可偏偏就是觉得她那冷厉的声音,说的就是你!!

“小姐……”奶娘也有点瑟瑟发抖,“小姐,这故事有点吓人。”

“故事?”沐芸婳摇了摇头,“这可不是故事呢,奶娘,谁知道他们当中,有谁死了会进拔舌地狱呢……”

她天师门好歹还是阴间在阳间的代理人,和牛头马面打照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那地狱里头有什么,这一点她沐芸婳还是知道些的。

然而被沐芸婳的手指那么轻飘飘划过,指了一下的人,只觉得明明没有风,偏偏感觉阴风阵阵,后背脊梁骨发寒!!!

“呵。”沐芸婳嗤笑了一声,也不管这些人今天晚上睡不睡的好觉,牵着奶娘就往前走。

而这一次,身后再没有人敢发出半点声响。

等到沐芸婳和奶娘一路通畅的走到大门时,果不其然的就被守门的护院给拦下来了。

“上哪儿去?夫人说了,老爷不在家,谁都不准出门。”甲护院虽然话也不客气,但听着至少比乙护院的顺耳,“你跟她一个草包说那么多干什么,她听得懂吗?”

“草包,说你呢,赶紧滚回你的院子去,再敢来这里,老子我打断你的腿。”

甲护院握着手里的长棍,如同赶苍蝇一样,赶着沐芸婳。

“你个奴才怎么对小姐说话的。”奶娘可以忍受沐雨瑶叫唤小姐蠢驴,那是因为沐雨瑶势压一头,她们拼不过,但是一个守门的奴才,沐府的一条狗都这么嚣张的叫小姐草包,奶娘怎么忍得下去。

“哟,谁不是奴才啊,我就是奴才又怎么了,奴才就不能打主子啦?嘿,我今天还就让你看看奴才打主子是个什么样。”乙护院把手里的长棍拿着一头,直接把另一头朝着沐芸婳肩窝处戳了过去。

用了点力道,戳的沐芸婳身子都向后偏了偏,步子却没有往后退半步。

乙护院以为他这一戳就该把沐芸婳直接撩翻在地了才是,难不成还戳轻了?

再来再来,乙护院收了下棍子,一边再次朝着沐芸婳戳过去,一边嘴里得瑟道:“瞧见没,老子我想怎么打主子,就怎么……诶??!”

突然乙护院的话就说不下去了,就连戳着沐芸婳的动作也仿佛定格一般,静止不动了。

“说啊,怎么不说下去了?”沐芸婳皮包骨的粗糙手指,没用什么力气一般就握住了顶在她肩头的那只木棍。

任由乙护院怎么抽,怎么往前戳,那木棍愣是像被什么卡死了一般,进退不得,纹丝不动!

简直邪门了!!!

奶娘瞧着乙护院仿佛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偏偏就是像使唤不动那棍子一样了,也是觉得惊奇的很。

“快过来快过来,别TM站那傻看着,帮我把棍子拔过来!!快啊!”乙护院额头都冒汗了,身上的劲儿都用完了一样,偏偏就是没从沐芸婳的手里把棍子抽出来,顿时朝着甲护院喊上了。

然而不等甲护院过来,沐芸婳就慢慢的,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松开了手里的木棍,“你想拿回去,你倒是说啊,我又不是不给你,不过……”

沐芸婳的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绿光,快的几乎让人眼花,“你可千万拿稳了。”

随着最后一根手指的松开,沐芸婳退后一步,默默的看向乙护院。

乙护院没有抽回棍子不说,居然还保持着刚才拔棍子的动作,两手抓着棍子的一头,那棍子横在半空不动,可是渐渐的,没有人抓住的那一头,竟然一点点的开始往下倾斜了下去。

看着就像是那头有什么东西在把它往下拽一样!

然而抓着棍子这一头的乙护院,居然还死死的用着浑身力气,想要把棍子掉下去的那头翘起来一样。

嘴里发出“呃!啊!”的叫声,额头上的汗水更是如同水珠一样,一颗一颗的往下流,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后背竟然都打湿了一大片。

活像是在做着什么重体力劳动一样。

“你这是怎么了?”甲护院看不懂这是怎么了,别说他看不懂,就是身为当事人的乙护院都不明白啊,怎么手里那根棍子,突然一下变得犹如千斤重,双手更是怎么都没办法丢开那棍子!

就好像,好像那棍子一掉到地上,他也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所以他死命的抬着那棍子,不让它掉地上,可是那棍子越来越重,越来越重,重的他根本就……
有一次班里六个男生一起找我,我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去了,去了之后,他们说要带我玩游戏,结果他们六个一起把我上了,下面和后面他们都插进去了,我问什么会感觉很爽和舒服呢

  已经是成年人了,有性生活,有性渴望是可以理解的,发生了这样的事,还有这样的想法,从心理上就是不正常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人生观,世界观。先想好过怎样的生活。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