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怎么C你的 sb是不是欠c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李峰战战兢兢的说道:“沈小姐,我会拿着学生名单一个个查清楚的。”

“尽快给我结果。”

“是,我知道了。”

李峰在走的时候也不敢问,沈小姐为什么要查那晚出现在游艇附近的女人。

事实上,沈如晚是故意没有说原因。

那晚在游艇里发生的事情,只有她知道,等找到那个女人,拿钱解决后患,以后她就能彻底顶替了。

利用这件事情,沈如晚绑住的是御司廷的心。

“都怪御家的死老太婆阻挠,否则现在,我就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御家少夫人了。”

提起这件事情,沈如晚压不住怒气的摔了杯子。

从她成为御司廷私人医生那天起,她就想要得到这个男人。

在给他治疗期间,是她故意在外面造谣说御爷身体不好,样貌丑陋还不能人道。

因此,有很多世家千金听信谣言,都躲掉了御家的相亲邀约。

可是没料想到姜家会因为钱,答应御家的联姻。

“我要等,等御司廷和姜家小姐离婚,这个位置还是属于我的。”

沈如晚很了解御司廷。

尽管他拥有首富继承人的身份,但是感情方面有洁癖,和一个女人上过床,就要负责结婚,像他这样高贵又完美的男人,她怎么能错过。

***

下午5点。

姜卿卿在回御家的路上,突然接到姜父的电话。

她迟疑几秒,还是接通了电话。

“爸爸,您有事找我?”

“我的乖女儿,你回来了吗?”

电话那端,姜父说话的声音带着虚伪的笑意。

闻言,姜卿卿蓦然怔忡,疑惑的说道:“我在地铁里,有什么事吗?”

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姜父自从知道她不是亲生的,态度就非常差,叫她乖女儿?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姜父还是假惺惺的说道:“那你回到御家就直接来北院,我在这里等你。”

御家北院?

那是御老太太的住处。

姜父出现在那里,肯定是因为御家和姜家的联姻交易。

想到这里,姜卿卿愈发担忧,地铁到站后,她是一路疾跑回御家。

她赶到北院别墅,就在客厅里看到了姜父,而他面前的茶几上还摆放着非常多的礼品。

可奇怪的是,御家老太太并不在这里,客厅里只有管家。

“少夫人。”

老管家看到她,恭敬的问候。

这时,姜父急忙起身将姜卿卿拉过去,挤眉弄眼的暗示道:“御爷在哪里?能不能安排见一面?”

姜卿卿紧抿着双唇,望向管家。

管家在御家非常有资历,能代替御老太太传话。

“姜先生,老夫人今日身体不适,既然御家和姜家的合作已经完成,您还是回去好好管理公司吧。”

言下之意是,姜父卖女儿挣的钱已经拿到了。

可是他竟然还贪心的找上门,想见御爷,竟然是想摆出“岳父”的架子。

“我难得来一趟,只是想见见御爷,毕竟也是自家人了。”

姜父厚着脸皮无视管家的逐客令,用手臂碰了碰姜卿卿,是提醒她开口帮腔。

然而,姜卿卿没有说话,她只觉得非常可笑。

另一边。

御司廷的车回来了。

刚进门,在车里的宫泽就接到管家的电话。

“哥,管家说姜总过来了,赖在北院不走想见你,姜语萱也在那里。”

听到这句话,御司廷蓦然阴戾的蹙眉。

“别让他们打扰到奶奶休息,你去送客,叫姜语萱回来,我有话和她说。”

“是,我去帮管家处理。”

宫泽下车大步往北院走去。

在北院客厅里,气氛异常的尴尬。

姜父就坐在这里不走,姜卿卿劝不动,只能僵硬的站在旁边。

直到,宫泽出现在这里,冷冰冰的说道:“管家,御爷说不见客,送姜总出门吧。”

这不是商量,是命令,就差说成威胁了。

姜父面子挂不住的站起身,不敢再纠缠,是不敢得罪御爷。

“你跟我出来!”

攀关系不成功,他的怒意都冲着姜卿卿。

此时,姜卿卿眼眸低垂,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大门口的位置,姜父压着声音怒骂道:“姜卿卿,你嫁过来了,那就好好伺候御爷,将来姜家能从御家拿到多少好处,是看你能在御家站稳什么地位。最好是你给御爷生一个孩子,到时候母凭子贵,我们姜家就真的无忧了。”

闻言,姜卿卿忍不住自嘲笑起来,说道:“爸爸,您真是高看我了,我哪有这种本事。”

“你可真没用,伺候男人都不会吗?不管这位御爷有什么缺陷,你要想着御家是首富,是我们姜家要利用的大靠山。”

姜父竟然还想道德绑架。

倏地,姜卿卿突然打断他的‘教导’。

“是你们姜家,不是我的姜家。”

下一瞬,姜卿卿态度冷漠的拒绝道:“我是没用,爸爸当时应该让有用的姜语萱嫁过去,这样您就不会失望了,我这个替嫁的假女儿肯定是做不到您要求的事情。”

姜父蓦然被她气到扬起手掌,却注意到宫泽和管家站在不远处看着。

他只好作罢,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御家。

姜卿卿站在这里紧抿着双唇,她告诉自己,已经习惯了,不要再伤心了。

这时,围观到画面过程的宫泽走过来,口吻欠扁的说道:“你父亲这么凶,你不会是捡来的吧。”

本来只是一句开玩笑的揶揄,偏偏就戳中了姜卿卿的痛点。

姜卿卿瞬间红了眼,一双漂亮的眼眸瞪过去,反击道:“你才是捡来的!”

宫泽当场僵住,不知道是因为他确实是捡来的,还是因为看到她怒哭的模样。

他突然捂住心脏,心跳很乱。

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看不到姜卿卿的身影。

姜卿卿走回到南院别墅,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今晚要赶作业,时间也晚了,她看到佣人说道:“准备晚餐吧。”

听到她说话,正在打扫的佣人直接拒绝,“我们都很忙,可没有时间为你准备晚餐。”

倏尔,姜卿卿蓦然蹙眉,连御家的佣人都要欺负她?!

姜卿卿紧抿双唇,看到佣人们就是无视了她。

这些年,她在姜家被欺负,是因为她是冒牌假千金。

可是她在御家,是名正言顺的御少夫人。

平时她会忍,但是此刻,她真的不想再让自己受委屈。

“御先生也回来了,你们忙到连他的晚餐都没有时间准备吗?”

正在换茶具的佣人李姨在御家很多年,就是因为勤快和手脚干净,在南院伺候御爷没有被换走。

以至于,她在其他佣人面前都是趾高气扬的模样,今天也没有将姜卿卿放在眼里。

“少夫人,我们真的很忙,请你不要妨碍我们的打扫工作。晚餐我们自然是要等少爷开口再准备,也不是什么人的话都要听。”

李姨说这句话,表面上客气,其实阴阳怪气地非常难听。

闻言,姜卿卿秀眉微拧,冷声质问道:“你的意思是,就算我是御少夫人,也使唤不了你是吗?”

在御家佣人看来,姜卿卿连纸老虎都算不上。

继而,李姨冷笑的反应是直接不理她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醇厚的男声从别墅门口传过来。

“你们几个好大的胆子,连少夫人的话都不听?这就是御家南院的规矩吗?”

倏地,姜卿卿诧异地转身望过去,视线里就看到一位戴着眼镜又温文儒雅的中年男人出现在这里。

她不认识。

事实上,御家的人她都不认识。

昨天的婚礼没有公开,御家的人也没有到场,就好像只是她单方面嫁进来了。

可是李姨看到他,脸色是瞬间惶恐的恭敬说道:“二爷。”

这位二爷正是御老太太的第二个儿子御成峰,也是御司廷的二叔。

虽然南院的主人是御司廷,但是御成峰毕竟是御家人,佣人们都毕恭毕敬。

面对质问,李姨反应迅速地回答说道:“我们正在做清洁,还没有收到准备晚餐的通知,所以没有回应少夫人。”

“我亲耳听到少夫人吩咐你去准备晚餐,她说的话就是命令,那你就必须去做。”

御成峰是直接用身份施压,他的话,李姨绝对没有胆量拒绝。

于是,李姨放下手里的茶具,带着笑容说道:“是,二爷,我们就去准备晚餐。”

“你就是和司廷结婚的姜家小姐,我是司廷的二叔,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你。”

随后,御成峰的脚步走进来,笑容看起来温和。

姜卿卿反应过来,礼貌又疏离地问候道:“二叔您好,我是姜语萱。”

很显然,刚刚御成峰是在帮她反击佣人的恶劣态度。

可是她心里的感觉很奇怪,就是看着他,有莫名的警惕性。

“二叔,您过来是想找御先生吗?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您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

“你怎么是叫他御先生?”

然而,御成峰并没有理会姜卿卿的结束语,反倒是感兴趣地追问。

“你和司廷昨天刚结婚,难道不正是恩爱的时候吗?这南院的佣人不尊重你,是因为司廷对你不好吗?你们夫妻关系不和睦?”

尽管御成峰问得非常漫不经心,但是试探的目的性非常明确。

闻言,姜卿卿轻不可见的眸光微沉,她和御司廷的事情和其他人没有关系。

眼前这位御二爷,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这种情况,她只能糊弄敷衍。

“二叔,我和御先生……”

话未说完。

二楼突然传来脚步声。

御司廷迈着长腿走下楼,懒洋洋地眯眸问道:“二叔怎么过来了?”

从他的话里,听出来了满满的不欢迎。

姜卿卿下意识看着他,诧异的是,她和佣人吵架的时候,他竟然一直都在二楼。

这是默认,由得她被欺负吗?

可真狠心啊。

姜卿卿站在这里不说话,只感觉到御司廷靠近而来,是带着令人不容忽视的压迫感。

这时,御成峰倒是笑容应对自如地说道:“司廷,二叔是过来看看你们,这南院的佣人越来越不像话了。这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御家的少夫人竟然还要看佣人的脸色,这丢的就是你的脸面了。”

“是吗?御家的事情,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

御司廷的脚步走到姜卿卿面前,大手蓦然搂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都带进怀里。

好细的腰。

在掌控里就像是唾手可得。

倏地,姜卿卿猝不及防地扑过去惊呼,慌张地抬头看着他。

“我刚刚在二楼休息,你是和二叔说过什么吗?”

御司廷询问的声音是这样的慵懒好听。

可是,姜卿卿背脊僵硬,她听到的都是他愠怒的质问。

他这是怀疑她在二叔面前乱说话了?

根本就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就好像已经认定是她做的。

“二叔刚刚才到,我也是第一次见面,还不知道该怎样招待呢。”

姜卿卿不想凭白无故被误会,还是解释了一句。

此刻,御成峰锐利的目光透过镜片望过来,带着探究说道:“司廷,我怎么看着语萱好像很害怕你?你不会是生气二叔今晚不请自来,和她说过几句话吧。”

“生气倒也不至于,就是有一点介意,我的新婚妻子可舍不得给别人看。”

这一刻,御司廷带着笑意望向禁锢在怀的姜卿卿。

大手掌心并不温柔地摸摸她的脑袋,装出来,看着很是亲昵恩爱的感觉。

姜卿卿目光一凛,吓到了。

她没有想到,御司廷竟然要在御家人面前和她扮恩爱?

这塑料夫妻关系还要演戏秀恩爱吗?

“语萱,你回答二叔,我们夫妻关系是怎样的。”

御司廷这懒洋洋的姿态带着危险。

眯眸的深沉目光,搂在她腰间的大手,都是暗示。

这时,姜卿卿反应过来,动作缓慢而僵硬地顺势依偎在他的怀里,笑容娇羞。

“刚刚二叔询问,我本就想回答,虽然是新婚,但是我和御先生相敬如宾,相处地很好。”

说谎的时候,她要看着御司廷。

因为被他强势搂在怀里,距离贴得太近,更没办法忽略他眼里真正的怒意和厌恶。

姜卿卿知道,这不是拥抱,而是套住她的锁链。

她有义务在外人面前配合表演,尽管御成峰肯定也看得出来,他们是在做戏。

事实上,从刚刚这几句对话里。

姜卿卿就已经看出来,御司廷和二叔的关系非常不好。

一个蓄意试探,一个警惕防备,明明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怎么会是这样仇敌般的相处。

“哦?你们夫妻新婚感情好,倒是二叔我多虑了。”

御成峰笑着推了推眼镜,可他怎么会相信。

御家的家主结婚,婚礼却安排得这样仓促低调。

本以为嫁来的姜家小姐骄纵刁蛮,倒也没想到,长得这么好看。

而且,她还很听御司廷的话。

御司廷倒也是满意姜卿卿的回答,搂在她腰间的大手松了两分力度。

“二叔,您今天过来就是想见见语萱吗?到晚餐的时间了,您要不要一起用餐?”

就算互相怎样讨厌,在御家,都要维持这虚伪的尊卑身份。

闻言,御成峰哈哈大笑地回答道:“不了,二叔就不打扰你们小夫妻的生活了。”

转身要走的时候,御成峰想到什么事情,又转回来。

“司廷,这南院的佣人确实不行,你平时要处理公司的事情,顾不上这些,要不要二叔给你安排几个人过来?”

这是?

御成峰想安排人过来监视?

姜卿卿轻不可见地蹙眉,不敢参与其中。

“二叔有心了,您的人还是留在您的身边更合适。”

倏尔,御司廷懒洋洋地敛眸望过去,正好李姨从厨房里走出来。

李姨紧张万分地低眉顺眼,她也没想到自己给少夫人脸色看,偏偏会遇到这种情况。

“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如果下次再有客人,第一时间通知我。”

御司廷并没有理会佣人和姜卿卿之间的事情,他的吩咐其实就是说给御成峰听的警告。

于是,李姨更加能确定,这位御少夫人就只是摆设。

“是我的疏忽,少爷,我下次会记住的。”

在这个时候,御成峰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姜卿卿,说道:“那二叔就先走了。”

“嗯,二叔慢走。”

御司廷充满着领地意识的目光是盯着御成峰走出去。

一瞬间,客厅里的气氛缓和下来。

李姨没有逗留,先回厨房继续准备晚餐。

但是,厨房的门没有关,里面的佣人都是八卦的。

姜卿卿没办法松一口气,是因为御司廷的手臂还搂在她的腰间。

她乖得没有挣扎,声音轻轻地说道:“御先生,我刚刚配合得还不错吧。”

“呵,确实很不错,我是说你的心机。”

御司廷的视线是居高临下的充满着压迫感,慢慢浮现在嘴角的笑意都是嘲讽。

“姜语萱,你们姜家贪得无厌,卖女儿收了御家的钱,还嫌不够?你父亲找上门,是他觉得你贱卖了,还是你觉得自己有更高的价值呢?”

一开口,御司廷话里的厌恶都是字字诛心。

姜卿卿轻不可见地抿着双唇,原来他是在生气父亲找上门的事情。

可是她无法反驳,姜父确实是贪得无厌。

看她不说话,御司廷蓦然捏着她的下颚,强迫她视线相对。

“姜语萱,让我猜一猜,你父亲是不是有任务交给你。比如,利用御家少夫人的身份,对我投怀送抱,为我生个孩子?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有这个身份的义务,就同时拥有了这个身份的权利吗?”

姜卿卿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她的双眼还有哭过后的泛红,沉默的态度,眼底却是难以征服的倔犟。

“姜语萱,回答。”

御司廷蓦然危险的眯眸,声音冷冰冰地提醒。

“如果你真的有这种想法,我告诉你,后果很严重。”

“御先生,我错了。”

姜卿卿认错又快又端正。

乖就行了。

反驳、辩解、都没有任何意义。

她无法改变御司廷的偏见,也不想改变。

这一刻,御司廷突然觉得她的反应,反而让他的威胁警告听起来有点可笑。

是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也是这个女人的桀骜不驯。

御司廷蓦然有些心烦,松开触碰她的手,残留在指尖的肌肤触感没有消散。

“你最好记住了。”

话落,他神色愠怒地迈出脚步离开。

李姨急忙从厨房里跑出来,询问道:“少爷,您不用餐了吗?”

没有回答,是御司廷已经走远了。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

李姨在厨房里听不太清楚外面的对话,能让少爷这样生气,肯定是她的错。

此刻,姜卿卿站在客厅里看着他背影的方向蹙眉。

明明她已经很乖了,为什么刚刚御司廷好像更生气了?

她揉了揉下巴,真被他捏疼了。

同时,佣人从厨房里将晚餐端出来。

这是为御司廷准备的,非常丰富。

姜卿卿看出来李姨不高兴变成伺候她,故意说道:“辛苦你们准备晚餐了。”

“少夫人请慢用。”

李姨说完话就走了。

客厅里就只剩下姜卿卿一个人。

“也好,吃饭不用面对着御司廷,免得影响消化。”

一个人的晚餐吃得很舒服。

姜卿卿自我调节情绪,等吃饱了,就坐在茶几前写资料稿。

时间一分一秒,到了晚上10点。

御司廷竟然还没有回来,他是不是今晚都不回来了?

想到这里,姜卿卿竟然有点高兴,她实在是不想和御司廷同居相处。

随后,她前往二楼主卧室将背包拿下楼,拿着换洗的衣服就去浴室里洗澡。

可没想到她走的时候,内衣竟然掉在了客厅的地上。

偏偏没过多久,御司廷从外面回来。

视线第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内衣,粉色的。

同时,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

姜卿卿洗完澡,这才发现自己找不到内衣。

没办法,她只能先穿上睡衣,推门走出去再拿。

她根本就不知道御司廷回来了,第一反应,将手里换下来的衣服捂住胸口的位置。

“御先生……”

是因为洗完澡的原因吗?

御司廷眯眸看着她,只觉得她白皙的肌肤泛着红,整个人都带着湿漉漉的水雾。

下一瞬,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内衣,似笑非笑地问道:“是在找这件吗?”

姜卿卿蓦然瞪大眼睛,看着内衣在他手里,脸颊腾地就红了。

“我…我不小心掉下来的。”

“是不小心,还是故意?”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