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给你C 这么不耐c都肿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在御司廷居高临下的视线里,看着她神色慌乱,入眼皆是白皙的风景。

他不是在调戏她。

亲密紧贴,扰乱她的呼吸心跳。

看起来更像是冷漠的玩弄。

“御先生,你放开我……”

姜卿卿实在没办法挣脱,又不敢用力挣扎,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

倏尔,御司廷看着她冷笑,慵懒的说道:“你不是想投怀送抱吗?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好好表现一下。”

表现一下?

要她取悦他?然后再被他羞辱?

闻言,姜卿卿紧抿着双唇,声音紧绷的说道:“御先生不是说过摸我都觉得不干净吗?我可不敢碰你,我很听话的。”

“今晚毕竟是我和你的新婚夜,既然你这样主动热情,我总要给你一次机会。”

这样慵懒好听的声音,也掩盖不住御司廷的狠意。

他就是故意的。

这个女人乖的讨厌,太虚伪了。

此刻,姜卿卿没想到自己帮他处理伤口,还会遇到这种危险。

她的沉默和僵持,是一种反抗。

“不愿意?”

御司廷挑了挑眉,幽暗的眼瞳深处浮现出愠怒。

“你不是很听话吗?做不到的话,那就滚出去。”

闻言,姜卿卿轻不可见的眸光微颤,她不知道他说的滚出去,是滚出卧室房间,还是滚出御家。

她确实是被吓到,蓦然抬起纤细的手臂勾住他的脖颈。

一瞬间,她从单方面被压制,变成与他面对面亲昵拥抱的姿势。

“怎么会不愿意,这是我的荣幸。”

姜卿卿的声音在发抖。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浑身僵硬的屏住呼吸,慢慢倾身准备献吻。

明知道御司廷肯定会推开她,但是她要乖,要主动等着被拒绝。

可笑的是,她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初吻和初夜一起在那晚丢在了岛上。

两人之间的距离在缩短。

御司廷一双眼眸毫无温度的看着她,直到呼吸间,隐隐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

名牌香水。

但是,非常的俗气。

姜卿卿还在靠近。

她用了最长的时间去耗这个献吻的举动。

当她的唇瓣快要吻到他,被御司廷甩开的力度,姗姗来迟。

这一瞬间,姜卿卿蓦然松了口气,还好她没有猜错。

“御先生不是要给我机会吗?”

“呵,你想投怀送抱,至少也要先收起你眼里的厌恶和抵触。”

御司廷松开对姜卿卿的禁锢,脚步往后退。

顷刻间,那一点点的暧昧危险荡然无存。

姜卿卿抬眸看着他,又乖又带着嘲讽的说道:“御先生调戏我的时候,也应该要收起眼里的厌恶,这样我就不会误会了。”

在刚刚的靠近里。

她有闻到御司廷身上有洗完澡都压不住的药味。

有点熟悉,又不熟悉,感觉很奇怪。

“不要试图揣测我的想法,在御家,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

“好的,御先生。”

姜卿卿站在原地看着御司廷躺到床上准备休息了。

没想到他的作息时间很健康,只不过就算是婚后,他们也不会有亲密的相处。

“你打算还站多久?”

御司廷的视线已经没有看她,而是拿着平板电脑在看资料。

“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别再发出任何声音打扰我。”

这是提醒她,该睡了?

睡哪里?一起睡在床上?

姜卿卿看着他,心底的疑问没有说出来。

倏尔,御司廷就好像是猜到她的想法,低声冷笑的说道:“我不限制你在卧室房间里的自由。”

言下之意是,不害怕就上床睡,后果自负。

可是,姜卿卿选择后者,因为害怕,所以主动滚出去。

她有五分钟的时间,回到沙发前,打开背包拿自己的洗漱用品和衣服。

虽然东西不多,但是要用的都有,也避免了她要让御家准备的尴尬。

这时,御司廷懒洋洋的抬眸望过去。

姜家小姐的私人行李就只有这些?

“我没有想到,姜家已经穷到这种地步了,连一件陪嫁物品都没有。”

闻言,姜卿卿整理行李的动作顿了顿。

不是姜家穷,是她穷。

“御先生,姜家确实穷,否则我也不会联姻嫁给你,自然是和首富御家没得比。”

听到这句话的御司廷是危险的眯起眼眸。

“姜语萱,在我面前,收起你那可笑的自尊心,别太敏感。其实你应该高兴,你嫁过来,姜家就能收到御家的钱,证明你的价值也不便宜。”

在他眼里,姜卿卿也是一件标价的货物。

就像是做生意,花了钱,也不能亏本。

御家少夫人的身份,是对他的限制,也是对她的牢笼枷锁。

“是啊,姜家对御家确实是感激涕零,我也希望自己能物有所值。”

姜卿卿拿着衣服站起身,看着御司廷说道:“御先生,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晚安。”

她没打算留在这里,一楼客厅也是自由区域,而且还安全。

然而,御司廷看着她越走越着急的脚步,一声蔑笑。

姜卿卿的脚步确实有点慌乱,她竟然害怕御司廷会冲过来抓她。

等她下了楼梯,才能确定,紧闭的卧室房门没有动静。

“还好客厅的沙发大,我就睡在这里,离他远远的。”

姜卿卿拿着衣服去一楼的浴室里洗澡洗漱,换掉身上被撕破的婚纱,还要洗干净化妆师喷的那些刺鼻香水味。

期间,她一直都有关注二楼的动静。

御司廷可能已经睡了。

换回自己的衣服,姜卿卿拿着一件厚外套,就蜷缩着身体躺在沙发上。

今晚新婚夜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在陌生环境里,她睡的非常不安稳。

半夜。

在一片寂静里,二楼的卧室房间隐隐有咳嗽的声音。

姜卿卿敏锐的醒过来,她听得出来,御司廷的睡眠非常差。

如果他是在用药治疗身体的话,睡眠是关键,长期睡不好会让人暴躁阴郁,其实是有办法缓解的……

想着想着,姜卿卿就沉睡过去了。

直到,她被突然叫醒,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陌生的御家佣人。

“我们要打扫了。”

很显然,佣人没想到她会睡在这里。

肯定是少爷将她赶出来的。

继而,佣人对她的态度是没有尊重的冷漠。

姜卿卿瞬间清醒过来,急忙起身说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这个时间会来打扫。”

“少爷不想在家里看到有灰尘。”

佣人看着她睡过的沙发,当即就准备换走清洗。

客厅里虽然忙碌,但是声音非常轻。

姜卿卿局促的站在这里,这个陌生的地方,竟让她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尔后,她去浴室里洗漱出来,就听到二楼的脚步声,顺势抬眸。

御司廷衣冠楚楚的迈着长腿下楼。

他昨晚睡的不好,还是要早起,神情更甚阴郁危险。

这一眼,他注意到姜卿卿的视线,敛眸望过去。

她今天穿着一条修身的浅蓝色长裙,将长长的头发随意挽起来,露着一张不施粉黛的白皙面容。

同时,姜卿卿对上他的目光,笑容温顺示好。

“御先生,早上好。”

御司廷懒洋洋的收回视线,没有理她,低声说道:“准备早餐。”

被忽视也没关系,姜卿卿是要端正自己的态度。

这种替嫁,大概就是有名无实的塑料夫妻。

事实上,御家并没有因为她这位御少夫人的出现而发生任何改变。

原本佣人是不想给她准备早餐,但是少爷在这里,她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她,就直接准备了两份早餐。

“少爷,少夫人,早餐准备好了。”

佣人是御家最会察言观色的人。

姜卿卿虽然看到了冷脸,但是也蹭到了早餐。

“谢谢。”

她坐在御司廷的对面。

早餐很丰盛,可是这碗海鲜粥并不适合他喝。

如果御司廷常年服药治疗,胃肯定不好,饮食不注意很容易加剧他的不适。

“御先生,你……”

“用餐时不要说话。”

御司廷冷冷的打断她的话。

他并不习惯,家里突然多了一个讨厌的女人。

闻言,姜卿卿识趣的闭嘴,他也不需要她的关心,她更懒得关心他。

在早餐过程里,别墅里非常安静。

御司廷其实吃的很少,尽管心情不好,可他的姿态始终优雅,这就是首富御家的尊贵气质。

此时,姜卿卿没有在意他,默默将早餐吃完。

在这个时候,御家的司机出现了。

“少爷,车准备好了。”

“嗯。”

御司廷慵懒的起身,脚步往外走。

正好,姜卿卿抬眸望向他,突然注意到他脖颈处的贴布还是昨晚她贴的。

“御先生,请等一下。”

她急忙起身跑上楼去拿新的贴布。

可是,御司廷听到这句话,脚步没有停顿,直接出了门。

等姜卿卿跑下楼,已经看不到御司廷,她想也不想的背着包追出去。

一辆黑色的房车缓缓驶出御家庄园的大门。

“御先生,等等。”

姜卿卿跑出来在后面追着车。

同一刻,在前方的车里。

御司廷坐在后座阖眸休息,没有任何的反应。

可是,驾驶室的司机看到少夫人还在追车,车速慢下来,他不确定的问道:“少爷,是不是要等等少夫人?”

没有听到少爷的回答,司机也不敢自己决定。

半响。

御司廷缓缓睁开深邃的眼眸,低声说道:“停车。”

驶出一大段距离,房车终于停下来了。

姜卿卿追过来,眼神小心翼翼的敲了敲车窗玻璃。

车窗玻璃慢慢降下来,露出车内御司廷俊美如斯的面容。

在他看来,姜卿卿应该是想坐车。

他没有说话,但是将后座的车门锁打开了。

不是心软,是担心被佣人看到她在御家追车,传到奶奶耳朵里就不太好了。

让御家丢脸的事情,他不会做。

“御先生,你的伤口要换药。”

在这个时候,姜卿卿站在车门口的位置弯低腰,伸着手臂到车里,替御司廷更换贴布。

毕竟是她弄伤了他,这件事情要负责。

“伤口在愈合,过两天应该没事了。”

姜卿卿看他一眼,意味深长。

倏尔,御司廷眯眸睨着近在咫尺的她,眼底有几分探究。

“有事求我?”

这个姜家大小姐还真是奇怪。

穿衣打扮看不出来半点千金小姐的身份,也不化妆,这白皙的面容看着竟然比昨天更好看。

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失神,第一反应是生气的。

这个女人果然心机,装的够厉害,表面的清纯也只是想掩饰私生活混乱的事实。

气氛骤然冷下来。

这时,姜卿卿拧着眉点点头,问道:“这附近有地铁站吗?”

手机忘记充电,连导航地图都用不了。

“……”

御司廷沉默。

她想求的事情,不是坐车?而且问路?

可是,他怎么可能知道地铁站。

御司廷的视线瞥过去,驾驶室的司机当即反应过来,说道:“少夫人,前面直走八百米,右转再直走就有地铁站。”

“好,谢谢。”

问到路,姜卿卿就从车门口退开。

御司廷蓦然倾身,低声说道:“过来。”

一句话,姜卿卿又重新弯腰望过去。

下颚被御司廷修长的手指捏住,力度不轻,是一个危险的举动。

“你的婚戒呢?”

御司廷注意到她手上没有戴昨天的结婚戒指。

闻言,姜卿卿将小项链拿出来,戒指就藏在衣服里。

“御家少夫人的身份,我会记住的。”

就知道御司廷不会说什么好话。

还好,她已经“学”乖了。

“姜语萱,你在结婚前怎样玩是你的事情,婚后我没有限制你的自由,但是你要记住,你要是敢和其他男人暧昧不清,我会让姜家在三天之内破产作为代价。”

御司廷和她沟通的方式,就是不存在信任的威胁。

姜卿卿没有解释,微笑的点头说道:“御先生,你放心,姜家没有人敢得罪你,我能走了吗?”

倏地,御司廷松开手,车窗玻璃缓缓升起,隔绝两人的视线。

房车启动行驶。

从后视镜里看到姜卿卿的身影越来越远。

“少爷,要不要送送少夫人?”

“你可以下车去送。”

司机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道完歉就专心开车。

同时,御司廷不再在意姜卿卿的事情,继续阖眸休息。

在姜卿卿的视线里,这辆车很快就看不到了。

她找到了地铁站,排队上车,站了几十站,到达A大医学院。

什么御家少夫人,什么姜家假千金,她只是姜卿卿,这才是她自己的人生。

早上9点,有课。

姜卿卿到达教室就看到了好友兼同桌林嘉妮。

她想到之前借的钱,急忙跑过去,说道:“嘉妮,上次借你的钱,等我周末兼职赚回来就还给你。”

上次她买了车票逃跑失败,可是赶去医院太着急,没有退票,钱都浪费了。

“不着急,什么时候还都行。”

林嘉妮虽然家境也一般,但她毕竟是亲生的,每个月的生活费都够用。

她知道姜卿卿的身世,能帮她的事情,绝对不会推脱。

“对了,你昨天请假去哪里了?”

“家里有点事情。”

姜卿卿实在说不出口,自己昨天是去结婚了。

等上完课,手机充好电,就接到老师的电话,是一个好消息。

上一次,姜卿卿和林嘉妮都被挑选到沈家药园的私人岛屿培训,后来写的论文也被选中了。

沈家在培训名单里挑选有潜力的学生,安排来沈家医药院长期学习,如果成绩好,将来肯定能进沈家工作。

在出租车里,林嘉妮拉着姜卿卿兴奋的说了一路。

“上次在岛上都没有机会见到沈小姐,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见到。卿卿,如果我们都能顺利毕业,就能从同学变成同事,想想就觉得特别开心。”

“嗯,那我们一起好好学习,争取进沈家工作的名额。”

可是当姜卿卿和林嘉妮通过安检,进到医药学院的时候,其他学校入选的学生都来了,现场排队拥挤。

等办完个人资料登记,已经是中午。

林嘉妮饿得不行带姜卿卿去吃饭。

正好从侧门出去,这里也是VIP停车场的出入口。

在这个时候,姜卿卿的视线不经意望过去,竟然看到了御司廷的车。

她记得车牌号,就是早晨她追过的那辆房车。

御司廷为什么会来沈家医药院?

来拿药?还是来见人?

与此同时。

御司廷在下车后坐电梯,前往沈如晚在10楼的办公室。

在这里,沈如晚是穿着医生白大褂,长发挽起来,妆容精致美艳。

当她看到御司廷出现,藏不住欣喜的跑过去,想主动拥抱,又动作明显的克制了自己。

“司廷,我昨晚都不敢联系你,你身体还好吗?”

欲擒故纵的手段,再加上楚楚可怜的眼神。

沈如晚仗着顶替了那晚女人的身份,在御司廷面前用尽心机。

倏地,御司廷走过去温柔的抱住她,安慰道:“我没事,不用担心,中午有时间就过来看看你。抱歉,我没有说服奶奶同意让我和你结婚,是我没有做到对你负责的承诺。”

“这件事情不能怪你,要怪就怪我不够好,得不到御老太太的喜欢。”

沈如晚顺势依偎在御司廷的怀抱里,美眸里藏着嫉妒和愤恨。

那夜后,御司廷说要娶她,她真的非常期待。

可是谁能想到御老太太不仅拒绝了她,还安排御司廷马上和姜家联姻。

御少夫人的身份是属于她的,竟然就被姜家抢走了。

“司廷,和你结婚的姜家小姐肯定比我好吧。”

听到这句话,御司廷想到的是姜语萱身上带着吻痕的模样,蓦然蹙眉。

“如晚,她和你没得比,是奶奶和姜家的交易,她只是要守着御家少夫人身份的女人,和我没有关系。”

“可是她毕竟是你的合法妻子,不像我,名不正言不顺。”

沈如晚以退为进的装委屈,从御司廷怀抱里离开。

“你结婚了,我应该要和你保持距离,以后,我就只是你的私人医生。”

“如晚,那晚你救了我,我答应过要对你负责。”

御司廷的大手轻轻握住她,声音温柔的说道:“我知道你介意这件事情,但是她不会在御家留太久,事关御家的声誉,等我处理好,就让她离开。”

“真的吗?司廷,那我等你。”

沈如晚掩饰着内心深处的狂喜,目光娇滴滴的望向他。

倏地,她看到御司廷脖颈处有伤口,敏锐的问道:“司廷,你受伤了?我帮你看看。”

“没事,伤口处理好了。”

御司廷并没有解释,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我要回公司了,明天再来看你。”

闻言,沈如晚装着高贵大方的微笑点头,送御司廷离开。

再回到办公室,她就变了脸色,打电话通知沈家学院管理人过来。

另一边,在电梯里。

御司廷懒洋洋的倚靠着电梯壁,眼眸微阖的若有所思。

刚刚抱着沈如晚,他心里竟然没有任何感觉。

难道那晚将她压在身下的疯狂失控,都是因为受药性的影响吗?

电梯“滴”一声到达停车场。

御司廷收回思绪,迈着长腿走回到车里。

房车缓缓驶离,偏偏又在出口遇到拎着外卖午餐的姜卿卿和林嘉妮。

姜卿卿的视线下意识朝着车里望过去。

但是,车窗玻璃是黑色的,她并没有看到御司廷。

可同时,坐在车里的御司廷就轻易看到了她。

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他打电话询问宫泽。

宫泽在电话那端回答道:“哥,我查过姜语萱是A医大的学生,但是她经常旷课缺席,成绩很差,听说这是姜家怕丢脸给她买进去的,她在学校里还经常……”

“够了。”

御司廷没有耐心再继续听下去。

尔后,他直接将脖颈处的贴布扯下来扔掉,这个女人他信不过。

“卿卿,你在看什么?我们回去吃饭吧。”

耳边传来林嘉妮的声音,提醒了看着房车莫名失神的姜卿卿。

这时,姜卿卿望向停车场上面的大楼,忍不住问道:“你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吗?”

“除了储药室,就只有沈如晚的私人办公室。”

闻言,姜卿卿点了点头,将心思都藏了起来。

御司廷出现在这里,是和沈如晚见面吗?

他不想结婚,他讨厌她,可能是因为他心里有白月光,这个人应该是沈如晚。

姜卿卿觉得这是好事,至少御司廷肯定不会和她有任何亲密的举动。

几分钟后。

沈家医药院的负责人李峰,出现在沈如晚的办公室。

“那晚在岛上,我让你找的女人找到了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