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出来…我喜欢听你叫 宝宝家里没人叫大点声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沈家私人岛屿的药草园,关门时间到了。

宝贝最后一个离场,准备回宿舍。

宿舍楼在山脚,她出来时,被雨淋得浑身湿透,路过岛岸码头,她看到一艘停泊的游艇,只能先跑进去躲雨。

游艇里漆黑的没有亮灯。

她听到角落处有沉重的呼吸声。

“有人在吗?”

难道岛上会有野兽?

宝贝不敢停留,转身想走。

倏尔,沉重的呼吸突然从身后扑过来抓住她。

是一个陌生男人。

体温非常热。

“救我。”

宝贝吓到尖叫,用力推开他。

周围昏暗,她看不清楚他的模样,只是能感觉到他现在很痛苦。

救?还是不救?

她是医学生,不救过不了自己的内心。

“先生,你哪里不舒服?”

宝贝鼓起勇气走过去,靠近他,便闻到他身上有很重的药草味。

他是在岛上治疗的病人吗?

沈家药园很有名,来这里治疗都有用药的风险,如果高烧不退,很容易引起其他并发症,严重的情况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她伸出手摸索着摸到他的额头,温度真的很烫。

因为俯身的姿势靠近他,独特的香气慢慢落在男人的呼吸里纠缠。

“你好像发烧了。”

宝贝淋过雨,她的指尖温度是凉的。

这一抹冰凉,就像是在失控的炙烤里变成他的解药。

男人在黑暗中看着宝贝,呼吸越来越重,理智在崩塌,想要靠近她的身体,想要……

“我背包里有能退烧的止痛药,你等等,我去帮你倒水……”

男人倏地握住宝贝的手腕。

他像是突然失控,体温的热度越来越不正常,他将她直接困在身下。

这一瞬,宝贝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

她惊恐的挣扎。

“放开我……我是救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回应她的,是衣服被撕碎的声音。

男人倾身吻来,急促到近乎嘶咬。

然后,是陌生的占有。

疼!

这个男人就像是丧失理智的野兽。

宝贝哭着挣扎,根本就逃不出他的怀抱。

她后悔了。

不应该心软救他。

“放开我……”

“我会对你负责的。”

男人沙哑的声音落在耳边。

宝贝难受到听不到,炙热的温度将她紧紧包围。

在游艇外面,暴雨持续。

一道闪电掠过的光亮将游艇房间里的画面照了出来。

凌乱里,若隐若现的抵死相缠。

宝贝被全面掠夺。

暴雨的声响淹没了一切的声音。

药性过去了。

这个男人终于放过了她。

宝贝一刻都不敢逗留,更没有勇气回头看一眼,起身捡起衣服,疾步跑出游艇。

凌晨5点。

天微微亮,雨还没有停。

宝贝攥紧衣服,分不清楚脸上是雨水还是泪水,脚步朝着宿舍大楼跑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

有一行人脚步匆匆的打着伞照着手电走来了。

“真是没用,我只是走开一会,你们竟然没有守住御先生,难道不知道他的身份有多么尊贵吗?今晚试新药治疗本来就有危险,现在他失踪了几个小时,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说话的女人,正是岛屿拥有者沈家的养女沈如晚。

“对不起,沈小姐。”

跟在旁边的保安朦胧中看到宝贝跑走的身影。

“沈小姐,那边好像有人,前面停着沈家的私人游艇,御先生会不会在里面?”

沈如晚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去看看。”

她是御司廷的私人医生,今晚试药出问题是她的疏忽责任。

如果被爷爷知道她竟然用错药,一定会将她赶出沈家。

走进游艇,沈如晚打开了灯。

房间里一室凌乱。

御司廷受药物影响已经昏睡过去了。

在掀开的床单上,赫然还有一片红色的印记。

他和一个女人睡过,很有可能就是刚刚跑掉的女人。

倏尔,沈如晚在门口拦住其他保安的脚步。

“现在岛上有医学院的学生在这里,你们去调查清楚那个女人的身份,这件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要秘密进行,你们先走吧。”

沈如晚返回到游艇里,关上门。

她看着御司廷俊美的面容,突然心生一计。

今晚只有她陪在御司廷的身边。

和他睡过的女人,就是她。

于是,沈如晚一边脱衣服一边走到床边,躺进他的怀里……

另一边。

宝贝冒雨跑回到宿舍大楼。

她在浴室里洗了很长时间,把身上皮肤都烫红了,也掩盖不住那些痕迹。

作为A大医学院的学生,她们得到老师的推荐才能来参加医药世家沈氏举办的一周学习课程。

她从小就对医药学有兴趣,很珍惜这次的学习机会。

昨晚是最后一天。

她本来是想趁着最后的时间去药草园再学习,没想到遇到大雨,更没想到会遇到那个男人……

这时,敲门声响起来。

“卿卿,你还在洗澡吗?快点出来收拾行李,我们要赶到码头坐游艇离岛了。”

在外面说话的是她的同学兼好友林嘉妮。

片刻后,宝贝裹得严严实实走出来,开始收拾行李。

离岛的游艇缓缓行驶。

周围都是同学们热闹的聊天声音。

一架私人飞机离开沈家岛屿,从上空飞过。

宝贝抬头看了一眼。

阳光很刺眼,竟然让她眼眶疼痛的很想哭。

她在这里丢了第一次。

那个男人,祈祷这辈子都不要再遇到。

***

宝贝完成课程论文。

再回到姜家,已经是三天后。

姜家的别墅大门敞开,佣人正在往外面搬东西扔。

她的脚步走近,看到被扔出家门的竟然是自己房间里的物品。

“住手!你们为什么要扔我的东西?”

宝贝疾步跑过去,急忙捡起扔到地上的相册护在怀里。

“是大小姐叫我们扔的。”

佣人对宝贝的态度是没有半点尊重的不耐烦。

闻言,宝贝抿着唇,冷声说道:“别碰我的东西,我去和姜语萱说。”

她走进客厅,正好看到一身名牌的姜语萱下楼。

“你凭什么丢我的东西?”

“宝贝,你在用什么口吻和我说话?”

姜语萱趾高气扬的瞪着她,嘲笑的说道:“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姜家小姐?你只是冒牌货,假千金,是来历不明的野种,我才是姜家的真千金。”

一句话戳中宝贝的痛点。

她紧抿着双唇,这种羞辱她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姜语萱,就算我是冒牌假千金,你也不能丢我的东西。”

姜家对她来说,是曾经的家。

小时候她是姜家的宝贝女儿,得到父母的宠爱,一直都是掌上明珠。

可是在她12岁的时候,姜家突然发现当年在医院生的孩子抱错了,她从真千金变成冒牌假千金。

同时真千金姜语萱被接回姜家,她就像从天堂掉到地狱。

原来爱她的父亲变得冷漠,只有母亲是真的舍不得她,才让她继续留在姜家。

后来,她在姜家就是寄人篱下的孤儿。

这种落差感不仅仅是她的大房间被换到尾间的小杂物房,还有给她脸色看,使唤她干活的佣人。

她不敢要求什么,面对姜语萱在家里争宠欺负她,在学校里算计她,她都只能忍,因为她是假千金,她没有资格抢。

在姜家,仅仅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母亲会照顾她。

可是三年前母亲突然重病住院,姜家没有她在身边,这让宝贝的生活更艰难了。

但是宝贝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姜语萱赶出家门。

“二楼的小房间你也用不上了,我提前腾出来给自己做衣帽间,有什么问题?”

“你霸占我的房间,那我住在哪里?”

“呵,你不会再住在姜家,因为你要嫁人了。”

姜语萱说这句话的表情是藏不住的高兴。

她要嫁人?!

她自己都不知道。

“姜语萱,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要嫁人了?”

宝贝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质问。

倏尔,姜语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她冷笑说道:“你要嫁去四大家族的首富御家,御家来提亲,这是多大的荣幸,爸爸已经同意了,今晚御家就会来接新娘子,你可以准备出嫁了。”

姜语萱最讨厌宝贝。

讨厌她霸占原本属于她的幸福童年,就千方百计想赶她走。

这次御家不是提亲,而是综合考虑姜家的家世,通知姜家将女儿嫁过去。

听到这个消息,姜语萱的内心非常抗拒。

传闻御家继承人身中奇毒,所以样貌丑陋,性格阴鸷恐怖,而且不能人道。御家这么着急安排结婚,很有可能就是他命不久已,御家想要他传宗接代。

如果她嫁过去,那就是守寡。

父亲说公司需要御家的资金周转,婚事不能拒绝。

姜语萱就想到让宝贝替嫁,这样就能名正言顺的将她赶出姜家。

“你说嫁到御家是荣幸,那你怎么不嫁?”

宝贝对姜语萱说的话是一个字也不会相信。

下一瞬,她想到什么事情反问道:“我不是姜家的真千金,如果真的要联姻,那也是你这位姜家小姐嫁,和我没有关系。”

“这种好事轮到你,当然是你享了我的福。只要你替我嫁到御家,嫁过去你就不再是假千金,而是真正的御家少夫人,你应该要谢谢我。”

姜语萱高高在上的口吻就像是恩赐。

只要宝贝嫁过去,在御家要遭受的痛苦都是由她承受。

总之,她要死也要死在外面,和姜家没有关系。

“我不嫁,要嫁你自己嫁,我要去找爸爸。”

宝贝想往外跑的脚步被姜语萱说的话拦住了。

“爸爸已经答应了御家,下午他正和御家谈结婚合作的事情。宝贝,你没有资格拒绝,这是你欠我们姜家的恩情,你必须要还,今晚御家来接,你就要代替我的身份嫁过去。”

这是逼她替嫁?

这根本就是贩卖人口。

宝贝紧抿着双唇没有说话,心里坚定自己绝不能妥协。

此时,姜语萱看她没反应就想着她答应了,便出门去逛街购物了。

姜家佣人扔东西没有扔完,本来想继续。

“你们别碰我的东西!”

宝贝喝斥佣人,自己默默去捡回被扔到门口的物品。

她的物品很多都是小时候父母送的礼物,物是人非,她只觉得心底的酸楚太难受了。

越想越委屈,她不能就这样毁掉自己的一生。

于是,宝贝做了一个决定。

她逃跑了。

在公交车站,她打电话联系好朋友林嘉妮。

“嘉妮,我能不能问你借500块?我…我需要钱……”

母亲住院后,姜家没有给她任何生活费,只负责了学费,她平日开销都是自己暑假打工挣的。

不愧是姜家的假千金,她穷成这样确实是捡来的。

“钱转给你了,卿卿,我们是好朋友,你不用说原因,需要帮忙就告诉我。”

“嗯,嘉妮,真的谢谢你。”

宝贝拎着背包坐公交车去了火车站。

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但是至少先离开,才不会被逼迫替嫁。

今年有机会实习,她本来就想挣到钱能从姜家搬出去,只是没想到计划提早,是因为她要逃婚。

***

傍晚时分。

四辆车牌号为御8888开头的房车停在姜家别墅门前。

御家来接人了。

可是管家等了很久,也不见姜家小姐出门。

在别墅里,姜父急到跳脚。

“宝贝竟然跑了,御家来接人,这怎么办。下午我在御家刚签了合同等结婚后能得到御家的投资,这笔资金是公司的救命钱,要是找不到她,语萱,今晚你得去御家。”

在姜父眼里,虽然舍不得亲生女儿,但是公司更重要。

“我不嫁,我不要去御家守寡。”

姜语萱气急败坏的拧着眉,越想越生气。

“宝贝那个贱人竟然逃跑算计我,爸爸,我有办法找到她,你让御家的人去妈妈的医院等着。”

另一边。

宝贝买了火车票去邻省,正在候车大厅。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是姜母医院的电话。

“姜小姐,你母亲的病情恶化,情况危殆,你快点过来吧。”

听到这句话,宝贝急忙起身往外走。

姜母是没有血缘关系也一直照顾疼爱她的母亲。

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打车赶去了医院。

可是,当宝贝背着包赶到姜母病房里的时候,没有看到医生抢救,而是看到姜父和姜语萱。

她意识到情况不对,转身想跑,却被姜家的司机堵住了脚步。

“姐姐,你还想逃跑,是想害死我们全家吗?”

姜语萱竟然是哭着质问她。

宝贝诧异的转身看着姜语萱,没想到她变脸这么快。

“发生什么事情了?卿卿背着包是要去哪里?”

躺在病床上的姜母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姜语萱泪眼朦胧的坐在母亲床边,演技非常厉害。

“妈妈,公司出了问题,爸爸为了救公司答应和御家的联姻。今晚御家来接人了,但是姐姐想逃跑,如果被御家知道我们家逃婚的话,公司就真的要破产了。”

“都怪我没用,竟然还有嫁女儿来救公司。但是御家是首富,卿卿嫁过去也是享福,也能救回公司。可如果逃婚得罪御家我们就完了,公司破产,我连你的医药费都付不起了。”

姜父和姜语萱是提前串通好的。

逼迫也不能让宝贝妥协,而且嫁过去很容易穿帮。

最好的办法就是由姜母出面说服宝贝替嫁。

“御家要娶的是你,我不是你的替代品。”

宝贝看着姜语萱反驳拒绝。

尔后,她望向姜母,哽咽的摇头说道:“妈妈,我不想替嫁。”

听到这句话,姜语萱突然扑到母亲怀里哭诉道:“我有男朋友,我很爱他,如果让我分手嫁到御家,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妈妈,我不想和男朋友分手,我不能嫁人。”

姜父蓦然表情严肃的指着宝贝,冷声指责道:“卿卿,你是姐姐,怎么能这样对语萱,她有男朋友不能嫁,你又没有男朋友。我们姜家养育你这么多年,你就这样不负责任的逃跑,简直是忘恩负义!”

这就是道德绑架。

可是宝贝紧抿着双唇无法反驳,是她亏欠了姜家收养的恩情。

“你们也不能逼卿卿嫁过去,那御家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姜母的心里,两个女儿都是一样的。

“御家老太太想要御总结婚,这御家是首富,嫁过去肯定是好事,卿卿也是要享福的。”

姜父故意没有说御总的身体情况,反正嫁过去就是交易达成。

只要公司得救,不管宝贝是不是要守寡,都不重要了。

姜母也知道宝贝在姜家受了委屈,听到御家不错,眼神里都是关心的看着她。

“卿卿,那你愿不愿意嫁去御家?”

姜母被骗了。

但是宝贝也不能揭穿。

今天逃跑后,她查了很多御家的传闻,越看越害怕。

“姐姐,求求你,替我嫁过去吧,就当作是你报答我们姜家。”

姜语萱背对着母亲,说话声音楚楚可怜。

可是她看着宝贝的眼里都是咄咄逼人的威胁。

“好,我嫁。”

宝贝终究被迫答应了。

“爸爸,妹妹,以后我就没有欠姜家恩情了。”

对她来说,替嫁就是从姜家换到御家,一样是寄人篱下。

但是,她不会认命。

只要姜家公司度过难关,她还是要找机会逃跑,逃离这里。

夜晚,医院。

宝贝带着背包,在姜父假惺惺的送别里坐上了御家的车。

她就像是卖出去的一件货物,当晚就被御家接走了。

婚礼在第二天。

所有事情都是御家的管家安排的。

她全程都没有见到自己的新婚丈夫,传说中的御爷。

婚礼,只有牧师在场,她一个人穿着婚纱戴上戒指,完成了一个非常可笑的结婚仪式。

完成婚礼,宝贝第一次来到了御家庄园。

南院是御爷住的地方,诺大的庄园走着都能迷路。

前面带路的佣人脚步快又急,半点没有等她,一路带到南院的主别墅里。

别墅里没有半点新婚的气氛,连个喜字都没有贴。

如果不是穿着婚纱,宝贝站在这里都要怀疑这是不是真的结婚了。

“御爷今晚会回来吗?”

“我不清楚。”

佣人直接走了。

此刻,宝贝蓦然松了口气。

她巴不得御爷不要出现,她就不用面对一个陌生男人是自己的新婚丈夫。

他连自己的婚礼都没有出现,应该是危在旦夕,连床都下不了,她嫁过来就是冲喜新娘。

其实这样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也好。

她住在御家,至少这里没有处处欺负她的姜语萱。

宝贝双手拎着婚纱裙摆,走上楼,慢慢熟悉周围的环境。

另一边。

御家庄园,北院。

客厅灯火明亮。

佣人走进来恭敬的说道:“老夫人,少爷回来了。”

满头白发的御家老夫人正在喝茶,她的表情是明显的愠怒不满。

这时,御司廷迈着长腿走进来。

一袭黑色西装,丝毫无法收敛他身上如君主般的尊贵气势。

“奶奶,您的身体应该没有不舒服吧。”

御司廷被骗回家,态度还是尊敬。

此刻,御老夫人不高兴的说道:“司廷,你连自己的婚礼都能缺席,奶奶只能这样叫你回来。”

“这是您安排的婚礼,我在不在,仪式都完成了。”

御司廷是被“逼婚”的。

“司廷,奶奶知道让你和姜家女儿结婚是有点仓促,但是我查过资料,姜家家世清白,和你很般配。结婚后你可以和她慢慢培养感情,早日为我们御家传宗接代。”

“奶奶,我和您说过,我要娶的人是沈如晚。”

“你想都别想!”

御老夫人直接冷了脸。

几天前,御司廷从沈家岛屿治疗回来,就说要和沈如晚结婚。

她很不喜欢沈家收养的丫头,太有心机,一眼就看穿她做御司廷的私人医生是另有图谋。

为了阻止沈如晚耍手段嫁进来,御老夫人才在最短的时间里挑选到姜家女儿和御司廷结婚。

“司廷,你已经结婚了,回去吧,今晚是新婚夜,别让你的妻子等你。”

“奶奶,我尊重您的安排,但是我不会承认她的身份。”

御司廷的态度很坚定。

那晚醒过来,他看到睡在身边的女人是沈如晚。

房间里的凌乱,床单上的血迹,还有她难受躲避的害羞反应。

他是受到药物的影响,只记得那一夜,他真的太粗暴了。

是沈如晚用第一次救了他。

无论如何,他都要对她负责。

片刻后。

御司廷神色阴郁的从别墅里走出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