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让人下面滴水的说说文章 w到你那里滴水流爆水的长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沈若瑄说话的声音已经变得颤抖,看向张剑的目光中全是恐惧。

张剑哈哈大笑:“你放心,沈家不会怀疑到我头上的,而你,也无法告诉沈家发生了什么事,在你死后,我会给你修一座大大的墓,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烧下来。不过现在,你还是给我顺从一点吧!你要怪,就怪你自己,找个小白脸就敢和我离婚,还踏马把我的总经理位置给他,我张剑可以忍你在做的时候骑在我身上,但是这事绝对不能忍!”

话音落,只听得嘶流一声,衣服破碎的声音在陈强脑海中响起。

顿时,沈若瑄吓得惊声尖叫:“救命,救命啊!”

张剑也跟着大笑起来,疯狂至极:“叫,你叫吧,你叫得越是大声,我就越是兴奋!你随便叫!”

外面,这一切的声音全都在陈强脑海中响起。

此时此刻,陈强前所未有的愤怒!

草!

草!

草!

要不是亲耳听见,他怎么也没想到张剑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个程度!

竟然想要杀了沈若瑄,然后栽赃嫁祸给他陈强!

怪不得李小宣又嚣张起来了,还打电话给他说地址,原来是为了让他陈强来背锅!

要不是机缘巧合,今天带张全来这个会所调查线索结果碰见张剑,要不是自己有些特殊的本事,只怕这个杀人犯的罪名还真就会背上去了。

那时候,别说沈家会要他死,国法也不会放过他!

想清楚这些,陈强微微眯着眼,心中无尽的愤怒。

张剑,好狠的算计啊!

为了谋夺财产,不惜杀自己的老婆,还栽赃嫁祸!

且不说张剑这件事要栽赃嫁祸到他陈强头上,就是沈若瑄对陈强也算是有恩,陈强今天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当即陈强就从通道拐角走出来,大步往5003走过去。

守在门口的那两个人见到陈强,当时就愣住了。

他们知道陈强会来,可没想过陈强来得这么快。

按照计划,陈强至少还得一个小时才能赶到才对啊!

两人惊讶的对视一眼,立刻就想要把陈强给拦住。

然而陈强一句话都没有说,走上前直接抬手就是两拳打出去。

“碰碰!”

拳头极快!

体内那股奇怪的力量在陈强愤怒的时候更加的强大,力量奔腾起来,这两拳不仅是速度,力量更是超出常人十几倍不止。

两个守门的拳头才抬起来,陈强的拳头已经砸在他们脑袋上。

当时就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就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而此时,房间中,沈若瑄奋力抵挡,可张剑却拿出了一根绳子,三两下将她给捆了起来。

“张剑,你不得好死!”沈若瑄又急又怕,全身都在颤抖,她想要挣扎,可奇怪的是,她越是挣扎,那绳子就越是紧。

甚至将她的身体给勒出沟壑,看上去就像是束缚刺激一般。

到最后,沈若瑄不敢挣扎了,只能流着眼泪哭了起来:“陈强救我,救我……呜呜呜……”

此时此刻,她也只能想到陈强了。

只是她这么一哭喊,张剑勃然大怒,一巴掌就抽在她脸上。

“臭娘们儿,你和他才认识几天,就这么有感情了吗?老子追了你三年,娶了你五年,也没见你对老子这么友情,你踏马的该死!不过你放心,等你死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去陪你的!”

张剑咆哮着掏出一粒药丸塞进沈若瑄嘴中,然后眼神一寒,抬手就往沈若瑄裙子掀起来以前张剑和沈若瑄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沈若瑄占据主动,现在这样的姿势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看着身下恐惧求饶的绝色美女,张剑第一次有了一种征服感。

体内的热血也在这一刻彻底沸腾,眼睛都红了,当即低吼一声,就准备上前。

然而。

也就在这一瞬。

“咚!!!”

一声轰鸣,然若一道晴天霹雳从九天之上劈下,炸得人耳聋头皮麻,整个房间都在颤抖。

这一声巨响突如其来,让张剑和沈若瑄都愣住了,一个停下动作,一个停止哭泣,同时转头看去。

只见房间的门已经倒在地上,一个年轻人冷着脸走了进来。

陈强!

大床上,张剑和沈若瑄两人脑瓜子同时一懵,都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陈强真的来了?!

他怎么在这里?

怎么来得这么快!

张剑心中惊讶,满脸的不敢相信。

沈若瑄则是有一种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的感觉,喜极而泣的大喊:“陈强,救我,快救我!”

陈强翻了翻白眼并没有直接救人。

这个傻女人,本以为白天的时候这两人已经撕破了脸,晚上竟然还敢独自赴约,还敢跟着张剑来包间,简直就是活该。

也就在这一瞬,张剑立刻掐住沈若瑄的脖子,盯着陈强玩味的笑了:“姓陈的,你来得可真快啊,想要英雄救美吗?你动,你动一步,我就掐死她!”

陈强淡淡的看了张剑一眼,好像没听见似的,迈动脚步,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事不关己的笑道:“你动手吧,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但凡她少一根毫毛,我发誓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陈强声音不大,但是当这句话说出的时候,整个房间的空气都仿佛逸散了,莫名的有一种温度都下降好几度的错觉。

“让我后悔一辈子?”张剑无比错愕的盯着陈强,好像自己是耳朵出了问题,紧跟着,忍不住笑出声:“你这话说得好霸气,好牛皮,好强悍啊!真是吓得我都要跪下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才能让我后悔一辈子!”

不过张剑说得凶神恶煞,可却并没有真的动手,反倒是在说话的同时,另一只手则是悄悄掏出手机,将一条早已经编辑好的信息发送了出去。

只是这一切陈强并没有看到,他目光一转,很快就落在沈若瑄掉落在地板上的那个包上,随后心中大定,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一双眼睛好似发着星光一般盯着张剑,淡淡的问:“你让沈若瑄来这里做什么?”

“关你屁事!”张剑也不着急,好像有意和陈强拖延时间似的,骂骂咧咧的回答。

陈强笑了,继续问:“你有什么东西是沈若瑄想要的?”

这话一出,别说是沈若瑄,就是张剑也是心中一惊【他是怎么知道的?】

两人内心的想法同时在陈强脑海中响起。

不等张剑说话,陈强又继续问道:“东西放在哪里的?”

“你想知道?我不告诉你!”张剑心中疑惑,不过很快就以为这件事是沈若瑄告诉陈强的,他呵呵一笑,内心的意识却在潜意识的作用下,看向房间那个电视柜。

这一点心思自然也在陈强脑海中响起。

陈强微微一笑,直接拉开电视柜,在张剑目瞪口呆,犹如傻子一般的目光下将一个文件袋拿出来。

随后淡淡的一笑:“不告诉我,我也知道在哪里。”

话音落,陈强把文件袋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一看,当场就呆住了。

竟然全是照片!

而且全都是沈若瑄没有穿衣服的照片!“卧槽,这是你们俩以前的照片?你们玩儿的挺嗨嘛。”

露脸的,露点的,甚至还有各种特写,全是高清彩照,看得陈强眼花缭乱,一张一张的翻阅这些照片,不由得感叹。

不得不说沈若瑄不仅仅是个绝色美女,而且非常上镜,这些照片拍得和天仙一般,让人舍不得放下。

沈若瑄脸红到了极点,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剑则是懵逼到极点,看鬼似的看着陈强。

这些照片是他以前趁着沈若瑄睡觉的时候偷偷拍的,怕的就是有一天沈若瑄不要他这个赘婿了,好有一条后手。

这次他故意藏在电视柜,原本是准备计划成功之后阴陈强一手用的,没想到,陈强竟然如有神助,直接就把文件袋给找了出来。

就好像那文件袋是陈强亲手放的一样。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比见了鬼还要见了鬼啊!

不过张剑很快就淡定下来,心中安慰自己:【怕个屁,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优势在我!】

“什么时间差不多了?”同一时间,陈强抬起头看向张剑。

张剑再一次愣住。

不可思议的盯着陈强,心中惊涛骇浪一般汹涌。

【他难道知道我在想什么?!这不可能!玛德,一定是巧合,吓死我了,他怎么可能知道我在想什么?!这小子在诈我!】

【还有几分钟,药效应该就要发作,到时候沈若瑄一死,你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了!】

【谁也不能阻止我获得我应得的财产!】

张剑的心声一句一句在陈强脑海中响起。

刚开始陈强还很淡定,可后面一听见什么药效发作,突然就变了脸色。

之前在外面听见张剑要弄死沈若瑄,他本以为张剑会把沈若瑄用枕头什么的捂住鼻子窒息死,现在他进了房间,张剑便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大局在握,本想勾着张剑再说一些秘密出来。

可没想到,张剑竟然是下药!

而且,沈若瑄已经把药吃了!

现在还时间差不多了?!

“我尼玛!”

陈强心中大急,大骂一声,突然转身就跳上床,一拳就往张剑脸上砸过去。

突如其来。

刚刚看见陈强不慌不忙的样子,张剑根本没想到陈强会突然动手,更没有想到陈强一动手竟然就这么凶猛。

如同闪电一般跳上床,拳头好似流星一般让他躲无可躲!

“碰!”

电光火石之间,张剑脸上就被打了一拳。

顿时鼻血哗啦啦的就流了出来,人也往后倒下去。

在这一瞬间,陈强一把将沈若瑄抱过来,顺手把一条浴巾批在她身上拉到一边失声问道:“他给你吃了什么?!”

沈若瑄吃了一惊,想起之前张剑灌给她的那颗药,惊疑不定的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药……他……”

话还没有说完,沈若瑄只觉得腹中一阵难以忍受的绞痛升起,脸色突然变得煞白,眉头紧紧皱起,表情痛苦到极点,再也说不下去。

“哈哈哈!陈强,你完了,你杀人了!”同一时间,见到沈若瑄的变化,张剑立刻滚到一边,得意的指着陈强大声道:“你强暴不成,竟然下毒手杀了我老婆,陈强,你死定了!”

“我强暴不成,杀了你老婆?”陈强一手搂着沈若瑄,眼神如利剑一般看向张剑,心如磐石沉入大海一般沉重。

没想到,还是中招了!

这个张剑果然好算计,好狠辣!

要是换一个人,今天只怕就是有一百张口也说不清。

不过现在陈强没有时间与张剑纠缠,一把将沈若瑄抱起来就往外冲。

时间紧迫,救人要紧。

谁知道,才把沈若瑄抱起,沈若瑄突然双手死死的搂住陈强的脖子,惨叫一声,哇的吐出一口黑血,全身剧烈的抽搐,一双眼瞪得灯泡一般大,眼珠子都好像要蹦出眼眶,原本绝美的脸蛋,此时如厉鬼一般狰狞,可怖!那血就好像不要钱一般从沈若瑄嘴角流出来,顷刻间,沈若瑄脸上,脖子上,衣服上,全是鲜血,骇人到极点!

刺鼻的血腥味钻入鼻孔,让陈强的心也一下悬了起来,紧张的低头看去。

只见沈若瑄脸色煞白,表情痛苦无比,一双眸子中尽是恐惧,柔弱凄美,让人心疼怜惜。

“我……我好怕……”沈若瑄双手死死的抱着陈强,声音已经虚弱无比。

陈强下意识的将沈若瑄抱紧了一些,轻声安慰:“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说着,他抱着沈若瑄就往外冲。

然而,一步迈出,抖动和摇晃,让沈若瑄更加痛苦难受,嘴角的血流得更加的厉害。

“轻点……”

沈若瑄痛苦的声音传进耳朵,凄美得让陈强这个大男人的心都要碎了不得不停下,心急如焚的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急救。

也就在他掏出手机的瞬间,张剑突然不要命的扑了过来,口中惊慌失措的大喊着:“老婆!老婆你怎么了,老婆你不要吓我!我不能没有你啊,老婆!”

那模样,搞得好像他真的不能没有沈若瑄,搞得他好像是个受害者似的。

陈强顿时心中一阵火起,前所未有的愤怒!

踏马的杂种!

自己下药毒杀沈若瑄,现在还在这里装模作样,好像他是受害者似的。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草泥马!”

就在张剑扑到陈强身边的时候,陈强忍无可忍,拿着手机一下就砸在张剑脑袋上!

啪的一声,手机都砸碎了。

张剑惨叫一声躲到一边,一手捂着头,一手指着陈强,那眼神好像厉鬼野兽一般,凶神恶煞的大吼:“姓陈的!你这个狗东西,我老婆看你可怜,让你当公司总经理,你竟然还不满足,你究竟对我老婆做了什么,我告诉你,我老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张剑定要和你拼命!!!”

陈强懒得理会这个人渣,再次将沈若瑄抱起,柔声道:“你坚持住,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你不会有事的!”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酒店的总经理周兵带着一大群保安来了!

一进门就看见房间里面的景象,周兵眉头顿时皱成一个川字。

再看见陈强怀中抱着鲜血淋漓的沈若瑄的时候,周兵更是吓了一大跳,厉声大吼:“怎么回事!”

“她中毒了,需要立刻送医院,快叫救护车!”陈强一边大吼,一边要往外走。

周兵心中一突,带着保镖下意识的让开一条路。

然而,就在这时候。

房间里面的张剑则是撕心裂肺的大吼起来:“别让他走!毒是他下的,人是他害的,他想要趁乱逃跑,给我拦住他!”

此时此刻,张剑刚才被陈强一手机砸破了头,脑袋上也在流血,看上去好像也是个受害者一般。

他这么一吼,周兵一下子就拿不定注意了。

不过他也是个老江湖,立刻将陈强拦住,冷声道:“我们已经叫救护车了,你把病人给我,你不能离开!”

“让开!先救人!”陈强眼眸一缩,根本信不过这个周兵。

一来,周兵是这酒店的总经理,而这个酒店隶属于乐豪娱乐俱乐部。

二来,乐豪娱乐俱乐部和张剑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搞不好这些人会动手脚。

然而这么一说,张剑立刻大叫道:“不能让他走,他是杀人凶手!”

两人这么一说,周兵更是拿不定注意,只得将陈强拦住:“先生,把人给我们,我们会送医院,你必须留下!”

陈强眼眸一缩,目光下意识的从张剑和周兵两人身上扫过。

事到如今,他已经不能解释什么,当即就准备强行冲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沈若瑄突然身体拱起,痛苦的惨叫了一声,然后,四肢陡然无力的软下,脑袋也歪到了一边。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