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再使点劲儿 日的骨头都酥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林婉书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小贱人跟陆皓宸搅和在一起,一定会被陆珺彦红牌罚出局。

吃完饭,回到家,安琪先洗了个澡。

家里只有她和兰姨,她穿着很随意,套了一件吊带睡裙就出来了。

客厅中央,一抹颀长的身影映入眼帘,吓了她一大跳。

“陆……陆总,你怎么来了?”

陆珺彦心里憋了一团火,怎么都熄灭不掉,必须来找罪魁祸首算账!

他一步一步走过来,巨大的阴影逐渐将她笼罩,“你那点小心思,以为我不知道么?”

安琪下意识的往后退,直到被墙壁挡住了去路。

男人气场太强大,太霸道,令她呼吸都不顺畅了,“什么……心思?”

她这么单纯无害,哪有什么坏心思啊!

陆珺彦双手撑住墙壁,对她形成了一个囚禁的姿势,眼睛阴阴的盯着她。

睡裙微透明,淡淡的粉色衬的她肌肤白皙似雪。

里面是真空。

他比她高出整整一个头,居高临下,一眼就能将美好的景色尽收眼底。

淡淡的清香从她发丝散发出来,仿佛一记催化物,令他身体骤然一紧,血脉悄然扩张。

该死!

他意识到自己的异常,更加烦躁。

她是不是料到他会来,故意穿成这个样子,来引诱她?

“你果然好手段。”

安琪半点都听不懂,一脸茫然的望着他,心里几分瑟瑟的。

“我什么都没做,真的。”

她什么都不用做,光是站在这里,就足以撩起他的火。

他对女人从来没有欲望,此时此刻,却异常的强烈,难以抑制。

扯开领口,他走到冰箱前,拿出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掉了大半瓶,降火,让自己冷静下来。

安琪沿着墙壁悄悄的、一步一步的往房间挪,想要逃跑。

刚到房间门口,就被他揪住了。

“放……放开我。”

她下意识的挣扎,想要甩开他的手,一不小心,睡裙的吊带就滑落下来。

美景毕现!

陆珺彦顿时感觉一串火舌疯狂的冲向脑门,点燃了所有的荷尔蒙因子,在身体里膨胀,仿佛随时要爆炸。

他迅速拧开瓶子,将剩下的冰水喝了个精光。

安琪羞得面红耳赤,慌忙抱住身体,跑到沙发前,拿起毯子将自己齐脖子裹了个严实。

又被他看光了。

她好想哭,泪水在眼眶打起转来。

“你可以出去吗?”

陆珺彦喉结燥热的滚动了下,一个箭步上前,欺身而上,将她压在身下。

她惊呆了,瞪大眼睛,慌乱的看着他,“你……你要干什么?”

他俊美的面庞几乎贴上她的,灼热的呼吸不断扑散在她的面庞,令她的肌肤滚烫的几乎要燃烧起来。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安琪真的听不懂他的话,一点都不懂。

从一进来,就莫名其妙。

“我只想睡觉,行吗?”

“跟谁?”他深黑的冰眸在灯光里幽幽闪动,声音里带着几分沙哑,像是被热浪灼伤了。

什么?

安琪愣住了,很快就感觉都了一丝异常。

虽然她没有经验,但生理常识还是有的。

那么清晰,那么明显,那么强烈的反应,她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他那么讨厌她,那么嫌弃她,竟然还会……

天,男人果然是情感和生理能分离的海绵体动物!“我……当然是一个人睡。”

他浑厚的男性气息把她整个都包围了,让她有点缺氧,脑袋晕乎乎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陆珺彦感觉到了,那心口激烈的起伏犹如汹涌的波涛,此起彼伏的撩动着他,惹得他火烧火燎。

“你确定?”

脱光了勾引他,拿陆皓宸来刺激他,不就是想要成为他的女人?

安琪被他压得有点难受了,他滚烫的热度不断传导到她的肌肤,令她也热得要命。

“我怀孕了,还没渡过三个月危险期。”

声音很轻,很低,但像一瓢凉水从陆珺彦头顶浇下来,瞬间拉回他的理智。

他单手在靠背上一撑,猛地站起身,眼里的火焰逐渐被寒冰覆盖。

“知道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吗?”

安琪摇摇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聪明,其实我是……傻白甜。”

“哦?”他讥诮的挑眉,仿佛听到一个冷笑话。

满脑子诡计,满肚子心计,还有一千个套路,傻在哪里?

装才是真的!

“你所有的花招在我这里都会被粉碎,不要再白费心机。”

他绝不会对一个心机girl有一丝兴趣。

冷冷的丢下话,他大步走了出去。

安琪蜷缩成了一团。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怎么在他眼里就那么的不堪?

或许,她最大的错误就是怀了他的孩子。

她不是他希望的孩子母亲,所以他才处处嫌弃她,厌恶她。

……

陆珺彦进到车里,火气还未消,脸色阴沉的可怕。

凯文转头瞅了他一眼,少爷一向是扑克脸,从不会情绪外露,这是第一次见到他怒形于色。

“四少是在担心安小姐和三少……”

一道凛冽的寒光直射过来,吓得他咽住了后面的话。

“我需要担心吗?”

凯文在心里叹了口气。

四少在商场上是战神、王者,但在情场上完全是萌新。

三少可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

“三少阅女无数,追女人有一套,甩女人也有一套,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应该还没遇到过搞不定的女人。像安小姐这种没有恋爱经验的女孩子,心里对爱情充满幻想,只要他稍微用点手段,估计就要沦陷了。”

这话就像一记重磅炸弹,在陆珺彦脑子里轰然炸响。耳边,安琪的声音悄然想起:“我有喜欢的人,这辈子就喜欢他一个,不会再喜欢别人了。”

他的手指骤然收紧,矿泉水瓶嘎哒一声扭曲成了狰狞的一团。

……

睡了一觉后,安琪恢复了活力,早早起来,开始打扮自己。

她要去缪斯俱乐部涨涨见识。

她挑了一件复古的希腊风长裙,乌黑浓密的秀发自然的披散在肩头。

刚到电梯间,她就被一堵高大的肉墙挡住了去路。

“陆总,你怎么来了,周末不用陪未婚妻吗?”

陆珺彦的目光在她身上凝滞了一瞬。

白色长裙衬得她极美,仿佛初下凡尘的希腊女神阿佛洛狄忒。

“你要去哪?”

“缪斯俱乐部,他们今天有个派对。”安琪极为小声的说。

陆珺彦微微蹙眉,他知道,昨天隐约听到了,不然也不会来。

“不是跟你说过,不上班就在家休息,当我的话是耳旁风?”

安琪顿时感觉一阵寒气袭来,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缪斯俱乐部里有很多知名的艺术家和设计师,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

“不准去!”

陆珺彦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往回走,霸道的要命。

这个动作吓了她一大跳,整个人都呆住了。这不是他第一次抱她。

上一次,她疼得晕过去了。

这一次,所有的感官都无比清晰。

男人俊美无暇的面庞,迷死人不偿命,时刻能引人犯罪。

隔着单薄的衬衣,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的肌肉,坚实、匀称、性感。

他的身上有一种很清新的味道,像是昂贵的沐浴露香味混合着醇厚的荷尔蒙气息,令她的头晕晕的,脸红红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犹如小鹿乱撞。

进到房间,被放到沙发上,十几秒后,她才回过神来。

“我……我已经跟晨风约好了,他很快就要到了。”

“给他发微信,让他不用来了。”陆珺彦像个帝王,蛮横的发号施令。

这下,她完全清醒了,一股子倔强劲冲上来。

“陆总,这是我的私事,再一次恳求您不要干涉我的自由,可以吗?”

陆珺彦浓眉拧绞起来,双手撑到沙发靠背上,对她形成了一个禁锢的姿势,“你的自由只能在我允许的范围。”

虽然知道她是故意的,想利用陆皓宸来刺激他,但他没有办法无视,置之不理,一想到有旧情复燃的可能性,他就烦躁、恼火。

这会给孩子带来巨大危险。

不能让她肆意妄为。

安琪晕死,这哪里是大老板,分明把自己当奴隶主了!

但她绝不是奴隶!

“虽然你是老板,但你的权利只限于工作上,在公司之外,我们是平等的,你没有权利管我!”

一道火光从陆珺彦眼底闪过,他微微倾身,俊美的脸覆盖下来,几乎要贴上她的,强烈的压迫感将她重重包围。

“我不仅是你的老板,还是你的丈夫,我有权利禁止你和其他异性来往!”

他一字一字说得清晰而有力。

安琪心头掠过一道剧烈的痉挛,眼睛骤然瞪得比铜铃还大。

丈……丈夫?!

这个词吓了她一大跳。

好陌生,又好惊悚!

他要不提,她都忘了,他们之间除了一纸协议,还有一本结婚证!

可是……

“我们……是假结婚,不是真的。”

陆珺彦扣住了她的下巴,薄唇划开一道邪戾的冷弧,“婚是假的,证是真的。”

她倒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弟弟病情加重,急需用钱,她死都不会跟他领证!

“你说过,我不是你的妻子!”

陆珺彦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深黑的冰眸在晨曦里幽幽闪动,冷冽、深沉而变幻莫测。

“从个人情感上来说,你不是,但从法律上来说,你是。所以,你要循规蹈矩,遵纪守法。”

“……”

她呆住了,微张着嘴,想要说什么,但脑袋一片空白,一个字都想不出来。

仿佛有一把枷锁从天而降,狠狠砸在她的身上,把她锁了个严严实实。

许久之后,她才反应过来,用力的咽了下口水。

“婚姻法男女平等,你也应该循规蹈矩,不能有别的女人。要不要跟你的未婚妻解除婚约,一拍两散?”话里带着隐隐的、不怕死的挑衅。

陆珺彦露出了一抹讥诮之色,“我跟你之间,永远都不可能平等!”

他居高临下,像个伟岸的神在俯视着她这根渺小的韭菜,犀利而嘲弄的眼神犹如利箭,狠狠的刺进了她的脊椎,把她戳穿了,所有的勇气顿时消散的连一丝青烟都不剩。

他说得没错。

他是豪门公子,有权有势,富可敌国,而她平凡无奇,一无所有,从一出生,就注定有天壤之别,何来的平等?“兄弟,有件事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不告诉你,我憋着难受,告诉你,我怕你难受。”

“有什么事你就说,我顶得住。”

“哥,我今天看偷拍系列,发现女主你是女朋友!”

“卧槽!你放屁,这种话能乱说吗,我和你嫂子有多恩爱,你嫂子为了和我结婚有多努力,你难道不知道?你肯定看错了。”

“不信你自己看,我把资源给你,你要顶住啊!”

……

这是十分钟前,陈强和兄弟张全吃饭的时候发生的一幕,当陈强看了张全发来的资源之后,他一下就懵了。

此刻,他正叼着一支烟,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

手机视频里,是一个女人和一个中年男子在做运动的画面。

而那个女人,不是别人,真是跟了陈强两年半的女友李小宣!

女人有说有笑,主动配合,甚至和男人充分交流互动,而陈强发现,在这个网站上,还不止这一部,最少也有七八部之多,甚至有的还有剧情!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陈强脑瓜子嗡嗡的响,左看右看,再三确定,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当即关掉视频,给李小宣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足足三十秒,在最后一刻才被接起。

“小宣,你在哪里?”

“我在上班啊,现在很忙,一会儿再打给你。”

“嘟嘟嘟……”

话没有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陈强眸子狠狠一缩,突然感到十分惶恐,赶紧又打回去。

“给你说我现在上班很忙!”这次接得倒是很快,但,只有一句话,便又挂断了。

陈强再打的时候。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草!!!”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陈强就是个傻子,也知道肯定不对劲。

再加上刚才看的视频,他越发的觉得,现在,说不定李小宣正在……

不敢去想了,陈强当场跳起来就往外面跑,饭钱都没付,骑了一辆共享单车就消失在街头。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假的,只不过是长得太像罢了,我和小宣那么恩爱,马上就要结婚了,她不可能是那样的人!”

不多久,陈强就在出租屋小区停下,看着小区大门,不断的安慰自己。

陈强和李小宣是网上认识的,同在一个学校,谈了两年半的恋爱,大学毕业工作后,两人相约一起凑够结婚所需要的钱。

毕业一年,陈强每天努力工作,省吃俭用,白天上班,晚上跑滴滴,不管有多难,有多苦,遇到多少挫折,他都咬牙忍着,把存下来的钱都给李小宣,作为结婚基金。

而李小宣除了每次都给他安慰,给他鼓励,让他坚强振作之外,也在努力工作,为了凑足结婚基金,李小宣甚至在城市另一头的公司上班,打两份工,两人一个星期才见一次面。

昨天晚上,陈强才给李小宣送去这个月的工资一万块钱,两人青青我我,还约定再存五万就去见父母,谈谈婚事,约好一起白头偕老,到海枯石烂。

没想到,今天就看见李小宣在网上的资源视频!

“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一定是误会!”

陈强闭上眼,心中默默祈祷。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钟,平日这个时候,李小宣应该已经下班回家。

陈强深吸口气,把车放在路边,就准备进入小区。

然而下一秒,陈强浑身一震,仿佛被雷劈了似的瞪大眼睛。

只见,小区里面,他女朋友李小宣,正被一个中年男子搂着走出来。

那个男人的手在李小宣臀上乱摸,而李小宣,竟然还挽着那个男人的胳膊,面带桃花的腻歪!

陈强的心脏跳动速度陡然加快,下意识的掏出手机,打开资源视频。

抬头一看。

竟然真的是他!

虽然视频打了码,可是身材,体型,和此时搂着李小宣的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沃曰你嘛!

陈强的心瞬间炸裂,怒火冲天窜起,红着眼睛大步就迎了上去。

李小宣和那个男人腻歪在一起,根本没见到迎面走来的陈强。

等陈强走近的时候,抬手一巴掌,先打在李小宣脸上。

紧跟着,反手又是一拳,一脚,将那个男人踹翻在地。

被打了一巴掌,见到是陈强之后,李小宣先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眼眸中闪过一丝意外和慌乱。

但,看见旁边被踹到的男人之后,那一丝意外和慌乱瞬间消失了,一边把那男人扶起,一边冲陈强吼:“陈强!你疯了!”

“我是疯了,你给我解释解释,你们是怎么回事!!”陈强好像一头发狂的狮子,把手机视频在李小宣眼前一晃。

见到视频,李小宣突然脸色煞白,表情极不自然。

那个中年男子更是一慌,趁着陈强不注意,转身钻进路边一辆奔驰绝尘而去。

陈强也没有阻止,在他看来,那个男人不是个东西,可李小宣更不是个东西!

只是现在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者,陈强怒哼一声,拽着李小宣就往小区里面走:“回去再说!”

李小宣也不反抗,跟着陈强回到家中。

一进门,陈强就将李小宣扔在床上,同时将手机也扔在李小宣身上,怒道:“你敢说视频里面的人不是你?!”

李小宣看了视频一眼,反倒是冷静下来,坐在床边,点起一支烟抽了一口,无所谓的道:“是,是我,你要怎么样?”

万万没想到,到了现在,李小宣竟然如此的淡定,如此的理直气壮,好像当婊砸拍那种视频很光荣似的。

陈强气得发抖:“我要怎样?难道你不该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吗?!”

李小宣呵呵一笑,不慌不忙吐出一口烟圈:“解释?可以啊,他是我客户,你也是我客户,他出钱和我拍视频,你出钱让我做你女朋友,就这么简单,你懂了吗?”

“客户?!”陈强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惨然一笑。

什么客户?

不就是海王

谈了几年恋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本以为感情深厚,结果却是一场买卖?

很快,陈强表情变得冷静。

他向来很干脆,一个海王,一个绿茶,没了就没了,就当这几年被狗咬了一口。

当即伸出手,道:“好,很好,算我陈强瞎了眼,一片真心为了狗!其他的我就不说了,这一两年我至少给了你十万作为结婚基金,你还给我,从此我们恩断义绝!”

李小宣不屑的看了陈强一眼,戏谑的道:“陈强,你想什么呢?什么结婚基金?我是收费的好不好。你给我钱,我做你女朋友,鼓励你,安慰你,让你事业有成,还每个星期和你约一次,没让你给个五星好评就算了,你还想要我还钱?难道你还想白票不成?告诉你,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要是实在是觉得亏了,我发个慈悲,现在可以免费送你玩一次。”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