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体育课时被拉到没人的地方 在没人的教学楼里做运动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董林妮见她这么说,差点没笑弯了腰,“这么奇葩的话你都说得出来,她NG怎么会是我的原因?明明是她演技烂,和我有什么关系?”

“现在是白天,出的又是外景,虽然天气有些阴沉,但如果打强烈的光,拍出来的效果就会过于曝光,后期会很麻烦,而且你打光的位置还不对,光源会让演员在视觉上不舒服,拍出来的效果也不尽如意。”路星月说着,自顾自地走过去,开始认真地调试机器。

紧接着,她又调试了一下光的颜色。

一切调试完成,她才对卢响解释道,“我前两天一直在看《镜中之花》,发现里面的色调都是以素雅的冷色调为主,很多电视剧打的暖色调,会让场景以及演员的面部表情看起来比较柔和,但我想卢响导演应该是想延续上一部的基调。”

卢响点点头,尽管不能完全听得懂她在讲什么,听到最后一句,也非常赞同。

“你在乱说什么,”董林妮眼看卢响已经被她的言论给洗脑,慌忙冲过去想要把设备给换回来,“你一个新人设计师,懂什么啊,赶紧把光给我调回去。”

“反正都是要拍的,不如按照我说的试一次,如果不好,我立马道歉,并且离开剧组,卢导演你说呢?”路星月无视她的叫嚣,认真地征求卢响的意见。

如果卢响也觉得她不够专业,她无话可说。

见她请求如此诚恳,卢响回头征求了一下副导演的意见,两人意见统一,同意用路星月的打光方法再试一次。

“卢响导演,这样会不会太耽误时间了呀,我妹妹比较任性,平时比较喜欢感情用事,这次没有采用她设计的灯光,她难免心里会不舒服,所以才说剧组的不好……”

倪芬兰凑上前来,有些为难地游说,想让卢响放弃路星月,直接把她赶出剧组。

卢响没有看她,直接招呼工作人员开始开拍,“就按照她说的来拍一次吧,宋柔翕如果再NG就换人!”

突然被点到名的女三号慌忙从呆愣中回神,听见导演如此严厉的责备,心如擂鼓,状态还没有完全调整好。

倏地,她感觉到有人在朝她挥手。

路星月在不远处给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宋柔翕内心微震,怔怔地看着站在原地始终微笑的女孩,年纪如自己一般大,在她身上却始终看不见丝毫畏惧的神色。

刚才那么多人指责她,她脸上的表情一如来时那样淡定如初。

莫名地心跳没那么快了,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调整好呼吸,开始进入角色。

场记将板一拍,又一轮正式开拍,路星月稍稍收敛了笑,认真地看着两人的演绎。

这一遍明显不同于刚才,宋柔翕的演技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有一些瑕疵可以忽略不计,于是卢响也并没有叫卡。

等到两人完整地过了一遍,卢响才道,“我觉得这一遍还可以,宋柔翕继续保持,莫雨欣的神态再投入一些,休息一下,待会儿再拍一条,这一条保留。”

居然真的让她过了!

董林妮又惊又急,后悔没有早点阻止卢响导演用路星月的方法打光,这才给了她机会!

“卢导演,我觉得路星月刚才的话都是无稽之谈,我的打光没有问题的。”

卢响身为一个导演,虽然不是专业的舞美,但接触过剧组这么多年,谁的水平高一对比,心里早已有了数。

“路小姐,你的观察非常仔细。”卢响没有理她,反而对路星月露出了微笑。

“随机应变是舞美的必修课,”她不在意地笑笑,刚才升腾起来的紧张感被完全放下,“我最初也是刻板印象,认为暖光会比较好,所以里面的数据全都是按照我预估的来设计的,实际的参数会根据每天的日出光线和需要的场景进行变换。”

卢响挑眉,参谋出她话中的深意,“你是说,这场灯光的编排设计主笔是你?”

路星月未置可否,“卢响导演,我非常喜欢您导演的《镜中之花》,相信《水中之月》的上映也同样是非常经典的作品。”

“路星月,你胡说,明明是你剽窃我的创作,别以为你在这里胡说八道就能更改事实,你当在场的人都是傻子吗?”董林妮咬碎一口银牙,誓死为自己辩驳。

“在场的人不是傻子,”她声音略低,却能让在场的人听得清清楚楚,“不是自己的东西,就算握在手里,也会流掉,你可能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但是……”

她拿出手机,纤细的食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清丽的小脸也是一片冷漠,“走廊的监控清晰地拍到了你拿了我的素描本,我的这个本子是国外设院统一颁发的,上面有学校的名字,据我所知,董小姐没有留过学,总该不会说这是你的吧?”

“我……”董林妮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才重新找到说辞,“我只是不小心捡到了!”

“既然是捡到的,那为什么不立刻还给我?况且当天我问过你有没有看见我的素描本,你可是言之凿凿地说你没有看见,不少人都听见了。

你剩下的设备调试参数,我都知道,你确定要我全部说出来吗?”

该死!

居然忘记了走廊的监控!

董林妮脸色剧烈一变,完全找不到话来反驳她了,忙将视线投向旁边的倪芬兰,希望她能替自己说说好话。

倪芬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暗骂董林妮这个蠢人做事这么不干净,还能被她抓住把柄!

“妹妹,这个会不会是个误会呀?董设计师我接触过几次,人还不错,在设计部业绩也很厉害的,应该不会剽窃妹妹一个新人设计师的作品……”她沉吟了会儿,才弱弱开口。路星月觉得好笑,“我有说过她剽窃吗?”

众人皆惊,才恍然。

是哦,好像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过董林妮剽窃她的作品,只是说了这些都来源于她最初的灵感!

董林妮盗取灵感,虽然算不上剽窃这么严重,但身为一个设计师也非常忌讳。

倪芬兰的小助理见自家艺人被怼,忙瞪着眼睛骂回去,“你的灵感又怎么样,谁说不能撞灵感了,再说了,你刚才推芬兰姐的还没道歉呢!”

还记着这事儿呢……

路星月张口刚想回话,从众人后方传来一声清澈爽朗的男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戏都拍完了?大家聚在这里讨论什么,我也来听听。”

小助理一见到来人,立刻兴奋起来,就连倪芬兰脸上也闪过看好戏的讪笑。

“高总,你可算来了,有人欺负芬兰姐,把芬兰姐推到地上两次,芬兰姐的戏服弄脏了还不算,手都摔疼了!”

路星月抿了抿唇,站在原地不置一词,只默默地掀开眼帘瞅了高千扬一眼。

看他脸色好像不好的样子,不会真的要她跪下道歉吧。

高千扬随着小助理的手指着的方向看去,这一看,发现居然是路星月,霎时冷下去的脸色全然散开。

“她真的太过分了,还说你来了她也不怕,赶紧叫她跪下道歉吧!”小助理愤愤不平地哭诉。

高千扬,“……闭嘴!”他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让小嫂子跪下道歉啊!

怪不得刚才景哥要催他来片场,原来是怕小嫂子被人欺负了去。

“高总……”小助理被他冷漠的目光刺得心尖儿都在抖,忙退到倪芬兰身后去。

“高总,我妹妹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跟她计较了,我真的没关系的,助理她刚才嘴快,也不是想找事,都是因为我……”倪芬兰故作委屈地一个人承担下所有责任。

路星月冷哼一声,心中正在想着要是高千扬要她跪下道歉应该怎么反击。

虽然他在路家的时候帮过她一回,要是他太过分的话,她也不顾不得之前的情谊。

“知道是因为你,她帮助你,你还不谢谢她?”高千扬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漫不经心地开口。

路星月,

倪芬兰,

小助理、董林妮,以及呆掉的众人,

这世界玄幻了?

高总他居然帮着一个陌生人打倪芬兰的脸?!

要知道倪芬兰身为紫炫当前最红的艺人,是高总亲自带出来的,他现在居然……

“你假摔的戏份总是出错,路小姐帮你磨练一下演技,你还不说谢谢吗?”高千扬冰冷的眼神在倪芬兰惊愕的脸上移开,“看来是还没琢磨到精髓,我换个人再陪你练?”

这什么情况?

路星月一脸疑惑地看向对面同样呆滞的倪芬兰,却见她的脸上尴尬、难堪、惊愕种种不同的表情不断交织变换,那变脸别提多精彩了!

“高总,我……”倪芬兰一口气半天都咽不下去,话卡在喉咙里就像被噎住了。

“嗯?”高千扬完美的脸上全是不容置喙的冰冷表情。

倪芬兰只好屈辱地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挤出的笑容苍白又无力。

“没,没错,妹妹刚才的确是在帮我磨练演技呢,接下来那场假摔的戏份,我已经练习了好几次,还是觉得欠佳……”

跟在高千扬身后的助理庄明打断她柔弱温吞的话,“高总的意思是,请您向路小姐道谢。”

周围鸦雀无声,倪芬兰良久才咬着牙,挤出一句细若蚊蝇的话,“谢……谢,妹妹。”

高千扬深色的眸子里冷意终于散了一些,略微思量后又道,“既然练习得差不多,那场假摔的戏就你亲自上吧,给卢导检测一下你练习的成果。”

说完,他就带着庄明去了休息场地。

路星月见没自己什么事了,也想跟上高千扬,去道个谢,并解释一下刚才发生的事。

毕竟在紫炫得罪这些大咖对她没什么好处。

“路小姐。”卢响喊住了她,难得露出了和蔼的微笑,“我会向紫炫申请由你来负责《水中之月》的打光,你近期没有别的工作吧?”

“谢谢卢导,这是我的荣幸。”

众人见原来是姐妹两个是对台词,闹了些乌龙,也接二连三地散去,准备手头上的工作。

倪芬兰脸色铁青,整个人气得发抖,死死地盯着路星月离开的背影,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几乎要见血。

小助理一阵恍惚,小心翼翼地问旁边的倪芬兰,“芬兰姐,这是怎么回事啊,高总怎么会帮那个小贱人……”

“住嘴,你这个蠢货!”倪芬兰凶狠地剜了她一眼,一瘸一拐地向自己的休息椅走去。

心里也觉得奇怪,高千扬怎么会帮路星月说话?

按道理来说,路星月不可能会认识高千扬,他也不是个路见不平就拔刀相助的人,难道是个巧合吗?

董林妮急忙走上来牵住倪芬兰的手,悄声道,“芬兰姐,你别生气,我还有别的办法,可以治那个小贱人!”

倪芬兰冷笑,“你还有脸说,你看看你办的事,蠢到家了!”

“是,芬兰姐,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不会失败!”董林妮眼底划过一抹狡黠的光,凑到她的耳边低语。

……

路星月本来想追上高千扬的,但是在半路上被匆忙赶上的宋柔翕给拦住了。

她长得还算眉清目秀,气质很古典,尤其是穿上古装后,活脱脱是从古代穿越而来的女子。

因为跑的速度过快,有些气喘吁吁,“路小姐,请等一下。”

路星月停了下来,略有疑惑地看向她,“宋小姐有什么事吗?”

“那个,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谢谢你刚才帮助我,如果没有你,我的角色可能就要被换掉了……”

她的声音非常的细小,透着大家闺秀的羞赧。

路星月看着她一下子就笑了,不在意地道,“我不是在帮你,只是在帮我自己,你也很争气,用你的演技获得了认可,我们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你没有必要感谢我。”

诚然,她只是为了她自己能够反戈一次倪芬兰,并且抢回微电影的负责权。

若不是因为这个,她不会去主动帮助宋柔翕。宋柔翕却固执地摇了摇头,坚持地认为,“不管怎么说,路小姐非常感谢你,你是个非常有才华且心地善良的人。”

“我不善良,刚才还把倪芬兰给推倒了。”

“那是她活该,我看得一清二楚,你根本就没有碰到她,方才没有站出来为你说话,我心里很愧疚。”宋柔翕惭愧一笑。

路星月眼底闪过一丝意外。

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只轻轻笑了笑,“宋小姐不必在意,我现在也很好,待会儿还有戏要拍,你先回去准备吧。”

“好的。”宋柔翕乖巧地答应,很快就离开了。

路星月来到休息场地,朝里面看了看,没有看见高千扬的身影,正当她想去别的地方找找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她偏过头,听见高千扬干练的声音中带着打趣,“我就猜到你会来,所以我在这等你。”

“高总。”她顿了顿,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友善一些,“刚才为什么帮我?”

高千扬灰黑色的眸子里没有意外,就像是知道她会问这个问题一样,俊美明朗的脸上始终挂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笑,“路小姐觉得呢?”

她摇头,直白地道,“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来问你的。”

像高千扬这种人物,也不可能会要她去替他做什么,只要他大手一挥,数不胜数的人排着队等着为他效力。

所以,她捉摸不透。

高千扬若有所思地把玩着名贵的袖扣,语气却淡了几分,“告诉你就没意思了,不过念在我今天帮了你的份上,记得回去在景哥面前替我说几句好话。”

景哥?

什么景哥?

路星月在脑子里快速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了一个名字上,安景?

“是安先生拜托你来的?”她眼底呈上明显的惊讶,对于这个结果很意外。

“也算吧,知道我要来剧组,就顺着交代了一句,”高千扬叹了口气,轻松道,“你可别忘了表扬我,我可是等着讨赏的!”

路星月一头雾水,想从高千扬脸上看出点什么,奈何他的表情丝毫没有破绽,“高总,安景先生是不是有另一个身份?”

高千扬挑眉,“为什么这么说?”

“我感觉他有很多秘密,我都不知道。”她咬唇,俏丽的脸上都是迷茫的色彩。

“人总是有点秘密的,他不想告诉你,可能对于你而言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状态,”高千扬看着她,“而且,保持点神秘感有时候更能吸引人的好奇心。”

……

剧组下午放了一个假。

卢响重新找了一个二线明星接替万风霖演男主,路星月计划在家里好好休息,却不期然接到了姚之道的电话。

“安太太,今天您有空吗?”

路星月一听,是母亲的遗产有结果了,连忙坐直了身子,一丝不苟地倾听,“我在,今天下午休假。”

“那麻烦安太太来蓝山咖啡馆一趟吧,您母亲的遗产已经拿到了,还有一些文件需要您亲自签字。”

“好的,我马上就来。”路星月挂断电话,急忙换了件衣服,打车前往蓝山咖啡馆。

今天不是周末,下午在咖啡馆闲坐的人不算特别多,她走进去,一眼就能看见坐在窗边正悠闲地品着咖啡的姚之道。

姚之道替她点了杯奶茶,把厚厚一沓的文件放在她面前,正色道,“安太太,您母亲生前留在安家的私有物件都已经全部拿回来了,至于名下的房产和商铺,有一大半是转移给了您的哥哥路新年。

留给你的那部分还要等审核部门完成交接手续,有些麻烦,可能得等一段时间。”

说着他递给她一把钥匙,“物品我放在银行了,路小姐有空的话随时可以去取。”

路星月接过,眼眸微动,充满了感激,“谢谢姚律师。”

“安太太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以后还有需要我的地方可以直接联系我。”姚之道和她又寒暄了两句,就匆匆离开了。

路星月在咖啡馆坐了一会儿,便去了姚之道所说的那个银行。

母亲颜梦生前留下的东西很多,多半是被邢毓雅给占去了,但是路星月对她这些都不感兴趣,只有一件是她非常想要拿回来的。

母亲曾经给她的玉佩!

四年前她在出国之前还给了母亲,后来她回路家去找自己的设计图纸的时候也没有见到那枚玉佩,多半是被邢毓雅和倪芬兰给拿去了。

原本以为无望见到,后来核对母亲的遗嘱清单时,发现它也在其中,她内心充满了欣喜和激动。

“路小姐,这是颜梦小姐留给您的玉佩,请您收好,在单据上签个字。”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递过来一个盒子,微笑地对她说道。

“好,谢谢。”路星月干脆利落地签了字,捧着那盒子,仿若珍宝。

她有些恍然,颜梦从小就不喜欢她,这枚玉佩是她留给自己最珍贵的回忆。

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在她心里价值连城也不过如此。

叹了口气,将盒子放回包内,站到街边,准备打个计程车回家。

忽然,路星月集中起了全身的注意力,连停在半空中的手都僵住了,她察觉到背后有人正在逼近她!

她的直觉,那极有可能是一个不速之客!

张开眸子快速地向四周打量,心下暗叫不好。

这周围没有可以避躲的地方,要是逃跑,按照她的体力,肯定跑不过身后的人……

该怎么办?

路星月咬下红润的下唇,美眸中凝聚起层层冷意,一念之间,她回过头,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身后那人的模样,就只感觉到身前刮过一阵狂风。

手臂一疼,原本挂在手上的小包瞬间已经到了那个蒙面人手上。

她瞳孔一阵剧烈收缩,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抢强财物?!

路星月想也没想,朝着那个身手敏捷的蒙面人追去,此刻,她脑袋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这枚玉佩对自己很重要,绝对不能被抢走!

可是她根本不是蒙面人的对手,速度上差了一大截,等到她跑到拐角的地方,那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她当下果断地停下来,掏出手机,麻利地按下三个键准备报警。

空旷的窄路没有人,阴森可怖。

说时迟,那时快,还握在手里的手机被一个大力袭来,脱手而出,跌落至地面,瞬间黑屏关机。

“可算让我逮到你了路星月!”身后传来一个阴沉苍老的声音,含着撕心裂肺的恨意,“你的野男人让我侄子被撤了职,还想送我进监狱,你个贱货,我今天就要跟你同归于尽!”

恶毒的吼叫落下,一把闪烁着银光的匕首赫然出现在路星月的眼前。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