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老板用点力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老板没有回答李氏的问话站起身来走了出去,李氏被晾在了客厅里?

见老板走没了影,李氏才啪地一下扫落了桌子上的茶碗,面色难看的说:“奶娘你看,老爷是不是看上刘婉茹那个贱人了?那个贱人竟然敢装病?你看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哪里像他父亲说的那样有心疾。”

吴妈上前说道:“小姐你千万要稳住了,两个小妾是你出面为老爷娶的?不管他是不是装病,老爷在家的时候你都得放过她,等老爷走了,老夫人又不理事,你不还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她吗?”

听完吴妈的话李氏的脸色好了一些,坐下来说道:“那就先放过那个贱人,以你看那个三夫人是真病吗?”

“以老奴看,三夫人确实是真病,而且还病的很严重,老奴放在那里的眼线说三夫人这一天根本就不起床。你送去的药也都喝了,我看还得再给他送点补品去,千万要让她活着,好占着那个位置,”吴妈说完站在了一边。

“你说的对,既然是真病,就不能让他死了,一会儿你叫春晓去库房,选两根人参给她送去,我得叫她好好的活着。”

“是老奴,这就去办,”说完吴妈走了出去。

依兰自大早上请安回来,就躺在床上没动。一直在想他马上逃不出去,可等晚上那个男人再过来可怎么办?

“咦有了,”依兰赶紧起身,拿出一条古代的月事带,找了一个木刺把小手指扎破,用力的挤了几滴血,滴在月事带上。又拿茶杯倒了点水放在月事带上,水和血液溶解就是血红一片。

依兰把春草叫了进来说:“春草在给我去拿几条月事带?”

春草看见依兰换下的,月事带上血红一片,夫人真的来月事了,赶紧把脏的收走,又给依兰拿了几条新的弄了进来。春草出去后,依兰又用原先的办法做了一遍,然后把月事带放在身上,这样就会有人去告诉大夫人,那等晚上老板就不会来了,至少自己能多三四天的时间。

想好了办法,依兰的心情也好了一点,又去窗边躺着了,因为在这里躺着,才能听见春草和春秀说话。才能更多的了解这个时代,这个知府大人的府地。看见他出来春草赶紧放下做了一半的衣服,为依兰拿了一双薄被盖上,才又回去做活。

春秀一边绣花一边跟春草说:“春草姐你说这次老爷回来是不是得多在家呆几天?夫人刚为老爷娶了两位夫人,老爷怎么也得给夫人脸面,和两位新夫人圆了房再走吧!”

“谁知道呢,老爷每次回来都呆不了几天,要是没有军情还行,一有军情老爷马上就得走,谁让我们老爷是在北郡最大的官呢,军政一手抓,除了皇上谁也管不到我们老爷,”春草有些自豪的说。

“春草姐,你真厉害什么事情都知道,”春秀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春草说。

“你个傻丫头我们老爷是北郡最大的官,全北郡的人都知道就你傻,”春草拍了一下春秀的头说。

依兰躺在那里又听到了不少消息,原来在大沥朝知府是这么大的官呢,竟然还管着十几万的大军。原来这里离边关并不远,那么边关那边是哪里呢?

“春草姐三夫人在吗?”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进来。

春草赶紧打开门,一看是夫人面前的春晓,“春晓姐,夫人有什么事找三夫人吗?”春草问。

“也没什么大事,夫人让我送两根百年老参来,给三夫人补身子,”春晓放下人参说。

“三夫人在休息我去叫醒他,”春草说道。

“不用叫了,东西送到就行了,既然三夫人在休息,我就先回去了,省得夫人一会找不到我,”春晓说完被春草送了出去。

伊兰躺在那里装睡,说起人参,他才想起来怎么弄点儿种子扔进空间里去呢?睡了一会要到午膳的时间了。依兰坐了起来,看了一下小院里的花圃,又顺着墙根溜了一圈。

“咦”他竟然在,墙根发现了几株田七,你来赶紧蹲下连根拔下放在了手里,暗中应用精神力几株田七就被送进了空间,

又遛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才回来,春草和春秀已经摆好了午膳,坐下吃过饭。

依然看着那个小花圃若有所思的说:“春草,一会你去给我买点种子,我要在小花圃里种点菜栽几棵果树。”

春草一听愣了一下,这夫人不是病傻了吧!好好的花圃要锄了,种菜,但是做下人的规矩他还是懂的。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是,奴婢一会儿就去买。”

依兰下午就让春来和春秀把花圃里的花全部都锄了,翻好了地,春草办事很麻利也买回来种子和一些果树苗。依兰亲自下手种菜,顺便在三人看不到的时候把种子和果苗送进了空间里。四个人忙活了一下午终于都种好了。

晚上关好门依兰借口太累要好好休息,不要来打扰她关门睡觉。进入空间里,他把上午扔进来的田七苗栽好,又顺着小河边把各种果树苗栽上。用仍进来的种子种了几样菜,也不知道这黑土地长不长。

出了一身汗下河洗了个澡,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上午用木刺划过的小口竟然不见了。这黑水还有愈合伤口的功能。

依兰高兴得跳了起来,大叫道:“神泉呀!”有了她自己受了伤也死不了了。高兴过后还得想怎么逃出去,不能被发现了最好让别人以为她死了一劳永免,在依兰想着怎么逃走时。

老板正忙着筹备粮食,“清风,”

“属下在,爷你有什么事?”

“粮食筹备的怎么样了?”老板问道。

“回爷,粮食是买的够用了,就是草药有点儿缺特别是止痛药很是稀缺,如果这次买不够冬天之前还得再回来一趟。每年一到冬天,蒙古鞑子,就会因为缺粮而进犯我大历,到时候就会开战,如果草药不够,到时我大历的士兵就会受很多罪,”清风如实回答。

老板皱着眉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才说道:“先尽力买吧,不行的话等秋天再回来一趟吧!到那时也能多采购一些。”

“是爷,属下很快就会办好,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清风问。

老板想起了那个小仓鼠夫人,他还没去看看她呢,便说道:“三天以后出发吧!”

清风退出了屋子,心里很是不解,爷每次回来办完事一天都不耽搁,马上就走怕边关出事。

这次这是怎么啦?难道难道真是因为夫人为他娶了两房小妾而舍不得走了,陷入温柔乡了。不对不对,爷这些年对女色可不上心。在边关当地官员为了巴结他,送给他的女人,他都一个不留的转身就送给了下面的将军们,今天这是怎么了?

清东从房上跳了下来,拍了一下青峰的肩膀说:“你跟爷刚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就你那猪脑子,能想明白什么呀!”

清风瞪了青东一眼说:“那你说怎么回事?”

“爷多大岁数了?马上就三十而立了,还没有个儿子,你说爷能不着急吗?当然是得好好在家种几天地了,要不哪里来的儿子?”说完,青东又拍了一下青峰的肩膀。

清风一想也是,两个人嘀嘀咕咕的下去了,老板站在窗前,他们两个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听进了耳朵里。说实在的,他真的该有个儿子了,可他在李氏那里也下了不少力了怎么就没有个动静呢?

要不换个女人试试?老板的脑子里立马就想起了小仓鼠夫人,可是他还那么小也不搁他睡呀!他自己什么毛病他自己清楚,除非不睡女人,要睡就得睡够了,要不然就会三天都金枪不倒,让他没法出去见人,

要不去睡那个二夫人,可一想到那天她打扮的那么妖艳,和个妓女似的他就反感。行啦,还是去看看小仓鼠吧!慕容静正要起身,清风说李氏派人过来请他,老板怎么着也得给正妻面子,只好去了李氏那里。

第二天早上起来,依兰不想在屋子里睡觉了?她得想办法跑路,应该在府里转转,看看能不能想到办法?

依兰把黑土抹好又化了一下妆,才和春草说她要在府里逛逛。春草和春秀还有点愣住了,

前几天他二人看依兰病的厉害成天躺着也不好就劝他在府里逛逛,可她怎么说也不去,今天这是怎么了?主动要出去逛了?两个丫头很是纳闷儿的,跟着依兰在府里逛着。这瞅瞅那看看,走到花园的角门,看到有不少家丁在装车。

依兰好奇的问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春草上前说道:“老爷过两天就走了,这些是给老爷过两天带走的东西,马车太慢得提前出发今晚就走。”

“嗯,”依兰又在府里转了一会,她已经想到该怎么跑了,特意在回去的路上又记了一下方向,怕晚上出来找不到路。

依兰还不知道她下午出来逛了一圈,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一个打进府就猫在屋子里的人,今天忽然出来了,还把府里逛了个遍。

李氏听见下人说时皱了皱眉头,问吴妈道:“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是想引起老爷的注意吗?如果是的话,那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吴妈沉默了一下说道:“听丫头们说了,脸色煞白,比头几天看起来还虚弱呢,应该不是想让老爷注意,应该是真的闷了,想出来遛遛。”

“希望是吧!要不然我就真的是眼瞎了,娶了两个狐狸精回来添堵,这两天我使出浑身解术才把老爷留在身边,说什么也不能便宜了那两个贱人,”李氏狠狠的说。

老板听见下人们在背后议论,说近乎一个月没有出门的三夫人,今天出来遛弯儿了。下人们都觉得很新奇,老板也觉得新奇,一想到那双转来转去的大眼睛。老板觉得他绝不是是想转转那么简单,她想干什么呢?老板第一次为了和正事不相干的事动脑子。

依兰还不知道她已经被这么多的人想上了,美滋滋的用完晚膳,关好门。把首饰和大夫人昨天送来的人参都放进了空间里,这些东西他得带上,出去干什么都得用银子,这些都可以卖钱。

依兰心里很是激动,终于能离开这里了,以后自己就找个小村庄住下,买点地种点田过自己的小日子了

“刷刷,”沙漏在不停的漏着。一直快到后半夜了再不走就坐不上,给老爷送东西的马车了。依兰轻轻的关好门,看了一下院子里静悄悄的,后半夜人睡得正香。

依兰先来到花园的小湖旁,把事先准备好的,今天穿过的鞋子一直放在湖边一直扔下了湖水里。做成个跳湖自杀的假象。然后又轻轻地顺着回廊往后院停马车的地方走去。

还好,一路上没有碰到什么人,因为这里是后花园,守卫的并没有那么严,前院都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依兰看见马车已经套好了,马上就要走了。

依兰靠近一辆拉行李,和衣服的马车,猛的一用精神力变成了小黑戒指,落进了马车的衣服里。依兰早就想好了,在现代出门还得要身份证,在古代一定也得要路引。

她一个刚穿来古代的现代人,只知道知府府里的那点事儿,外面的事情一点不知,绝不能往远出去。就在这北郡先住两年吧!了解一下本地的风俗人情,稍代了解一下怎么去办路引。顺便打听一下这个架空朝代的江南在哪里?前世依兰是北方人一直向往江南,所以这也是他一定去南方逛逛。

依兰小心翼翼的溜下马车时天还没有亮,他下车的地方应该是在城郊,还有不少门面和买卖,但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

依兰害怕碰上坏人,在一家看似很是气派的,名叫祥瑞斋的客栈停下走了进去。小二睡得有点迷糊,依兰开了一间上房,用昨天才拿到的十两银子的月银,住一晚要一两银子,看来这家客栈还是很不错的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走进房间真不错,不次于他的知府府的房间,不过一两银子也够贵的了。依兰进空间洗了个澡换了一身男装,这是男装还是她骗春草说没事的时候穿着玩的。

一身月白绸缎男装,头发高高的竖起,以前的样子再也不能用了,只有恢复本来的样子了。可本来的样子,就是穿男装也是那么的美,简直就跟原来判若两人。依兰自己都认不出何况别人。原来的她又黑又瘦,面色还有点黄,眼大无神。

现在的她又白又嫩,一双大眼睛神采飞扬,再穿上一身白色的男装,就是潘安在世也没有他好看呀!依兰又看了一下空间里种的菜和田七,不愿说空间是个好东西,里面的东西简直就是长得太快了。才种上三天就有一手指高了,田七也要开花了长势喜人。

可就是太少了,空间里现在也没有什么可卖的,只好把从知府府里带出来的首饰和人参明天去卖了吧!他问过春草了。

一颗百年人参,得卖五六千两银子,在北郡的郊外,买一个中等的小宅院,应该是千两银子左右。剩下的银子再买点地,他听说在北郡什么东西都没有药材值钱。

那他就种药材种田七,因为在前世,他的外公家就在农村,外公的村里人都是靠种药材为生的,主要种植的就是田七。每年放暑假,他都会去外公家里,所以对种田七很是在行。

想好了天也亮了,依兰下楼吃过早点。说办就办,他一个假男人总是住在客栈里也不太好。何况这个身子长得又有点实在是太美了很容易出事儿,还是赶紧买个小院子,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吧!

找来小二,让他帮忙找个牙行。小二看见一来简直不敢相信昨天那个脏兮兮的黑小子,今天洗干净了,竟然这么好看。小二的小心脏都扑通扑通的。依兰用力的瞪了他一眼小二才缓过神来,拿了依兰给的赏钱去找牙行了。

看了几处之后,依兰相中了一处二进的小院子。据说以前住的是一个员外家,后来员外家的儿子在京城做了大官,把他们一家接去京城了。不九有院子,还外带了三百亩地,都是上好的一等田连田带院子要一千五百两银子,经过讨价还价一千四百两成交。又花了一日的时间办手续,依兰手里什么证件也没有。

只好扯谎说自己是个寡妇,丈夫死了,婆婆容不下她,把她扫地出门了。没地方去只好回娘家,结果娘家也在去年边关那场大战中,搬走逃命去了。他没有地方去等等.......给了牙行一百两银子,还帮忙办好了户籍买上了房子。所以说,不管在哪个时代,有钱什么都好使。

这个二进的宅子依兰很是满意,二进的小院子,四合院的样式,进了二门就是正房,正往两边还有东西厢房,正房后面还有一溜排房,看那样子是给家里的下人住的。宅子内多花木,看着很是清雅,别看以前住的是个员外郎,

依兰看他建的这房子和院子里种植的花木,一看就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不愿儿子能进京做官,爹也很有学问。

下午依兰刚搬过来,还没有买好东西,那三百亩地的租户就来了。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浑身上下黑油油的,长得一脸憨厚。

见到依兰上前拱手施礼道:“您是新东家吧!”

依兰客气的对男子说:“我正是,你们是来看田地的租种的吧!”

中年男子点头称是,他是这个陈村的租户头,特意代表大家来问的。

依兰把他请进屋里坐下说:“请问你叫什么?”

大汉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道:“我叫陈大牛是这陈村的李正,乡亲们想让我来问问,这换东家了,我们都是每年租种这些地的细户,想问一下东家,今年这些地怎么种?这马上就要开始种地了,乡亲们有点着急。”

依兰想了一下说:“大牛,今年的地也不是不给你们种,但却不是和每年那样种。”

大牛以为依兰要涨地租赶紧上前作揖道: “东家请您可怜一下我们,不要再涨价了,乡亲们种这点地除去税收,已经剩不下多少了,”说罢还擦了擦头上的汗。

依兰见他误会了,赶紧说:“大牛,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你听我把话说完。”

大牛这才又坐下。

依兰这才温柔的说:“这三百亩地,我就种二百亩,剩下的一百亩给你们种,给你们种的我一分钱租金不收,但是我种的这二亩地,有你们来为我免费收拾,我一分钱工钱也不出,你听明白了吗?”

大牛听完愣了一下,旁边和他一起过来的乡亲撤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满脸兴奋的上前对着依兰就深深的施了一礼。

才说道:“东家真是个大善人呢,白种你的地,不拖一点租金,只给你收拾好那二百亩地就行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呀!东家请您放心,我们农家汉子别的没有力气有的是,一定把您那二百亩地给您收拾的利利争争的,”其他的乡亲也热泪盈眶的点头。

说归说,依兰还是找出纸笔?和大牛签下了契约。

大牛高兴的把契约装好。他又拱手道:“东家,我看你这府上并没有伺候的仆役,”

依兰道:“刚搬过来有点急,还没顾得上找。”

陈大牛热心的说道:“东家要是信得过我,我给东家找两个做饭好,针线活也好的过来。”

依兰正想找人呢,在村子里找就更好了,还知根知底,便对大牛说:“那就先来试试看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这个人很挑剔,来了站不站得下可不一定。”

陈大牛说道:“东家放心,您看着好就用,不好就再给您找,乡亲们都明白大户人家的规矩。”

送走了这些淳朴的乡亲,依兰决定先去空间里将就一晚,明天再去买家具,顺便看看种子。这200亩地依兰打算种药材,总得去看看种子吧!

第二天一早大牛找的人到了,依兰买了一些锅碗瓢盆和菜肉。让他们每一个人做一道菜试试,最后是一个叫兰花的农家妇人留了下来。大约40多岁左右,长相一般,别看穿的不好却洗得很是干净。手脚也麻利,一会儿就里里外外的都收拾干净了。

依兰很满意,看着兰花道:“我以后就叫你陈嫂吧,你夫家姓陈,陈嫂,你看看有没有会梳头的小姑娘?给我找一个平时伺候在我左右,我不太会梳头。”

陈嫂笑了一下说:“东家,你还真找对人了,我小女儿今年14岁了很是会梳头。干别的活也挺伶俐。”

“别叫我东家了,以后就叫我柳夫人吧!既然你女儿会梳头,那就叫他过来,首先我得告诉你,一定要老实本分,偷奸耍滑的我可不用,”

“您放心柳夫人,小女特别勤快,也老实本分,”陈嫂高兴的回答。

“那就好如果能留下工钱就和你一样,一个月半两银子,还有你去叫一下大牛,让他和我进一趟城,”依兰对陈嫂子说。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