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经常喊我去办公室做事 ?我 做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孟九歌是彻底死了心,她走得很快,地上的血迹顺着她的小腿蜿蜒至门口,直到消失。

等到人离开后,老板才仿佛猛地回过神来,看见了地上的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

老板的眉头紧皱,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看到了十一手中拿着的剪刀,上面还沾了血。

难道,是十一先跟孟九歌动了手?

“爸爸,我……”

十一到底是个孩子,面对突然冷下脸来的老板,不免有些害怕,直接哇的一声将剪刀扔在了地上,躲到了成玉的身后。

紧接着老板注意到了地板上,被肢解的支离破碎的布偶娃娃上,仿佛一瞬间想起了什么,男人的目光随之一震。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个布偶娃娃,是他小时候,曾经亲手送给孟九歌的。

老板不是傻子,一瞬间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你说清楚,你到底做了什么?”

老板只觉得一股火气往上涌,意识到自己可能错怪了孟九歌,心中百味呈杂。

再联想到刚刚孟九歌心灰意冷的模样,他知道这个女人平日里再怎么小心眼,却也不至于如此冲动,跟一个孩子动手,肯定是十一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因为老板的脸色不好,十一更是吓得哭出声来,“呜哇哇——”

直到此时,成玉站了出来。

“你跟一个孩子吵什么,没准是孟九歌自己用剪刀扎了自己,使得苦肉计呢?”

“那这个布偶娃娃又怎么说?”

“十一今年才几岁啊,他也不懂什么该动什么不该动,再说也是孟九歌她自己没有收拾好东西,所以被小孩拿出来玩了?”

说道这里,成玉又软化了语气,她知道老板这会儿心中肯定起了芥蒂,干脆两眼泛红。

成玉哽咽道:“你是不是厌倦我们母子了?十一只是个孩子,他又没有什么坏心思,再说孟九歌她以前做的事情你都忘了吗,如果你真的这样爱她,那我们母子走就是了……”

成玉的眼泪一颗颗往下掉,伴随着孩子的哭泣声,更是让老板心烦意乱。

但不得不说,成玉的话语提醒了他。

不可避免的,老板想起了孟九歌曾经做过处/女膜修复的事情。

甚至连那次意外流产的孩子,都不知道是不是他的。

反而成玉,这些年来为他守身如玉,含辛茹苦地把孩子拉扯大,也不求名分……

老板最终是心存愧疚,低声安慰了成玉几句。

“是我刚刚冲动了。”

听到这里,成玉这才止住了哭声,低着头钻进男人的怀中,实际上眼底闪过一丝得意。

当晚,夜色酒吧。

角落里,孟九歌一杯接着一杯,企图用酒精麻痹着自己,可是心中的疼痛却没有半点减轻。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孟九歌失魂落魄地喝着酒,没多久,就已经有些脑子混混沌沌,耳边是一阵嘈杂不已的声音,刚好一拨人从身旁经过。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搂着大腹便便的男子,娇声娇气道:“黄总,您可是说好了的,这部电视剧的女主角内定了我。”

“这是当然的,前提是,你得伺候好我。”

“讨厌~”

姜昭昭故作羞涩地低下头,实际上对于这个年纪几乎大到能当她爸爸的男人,感到厌恶至极。

可是这又能怎么办,自从被老板赶出去之后,她失去了墨少的庇护。

她只能够和这些老男人打交道,以此来换取自己的前途,只是听说这个黄总,平日里在床上有不少折磨人的癖好,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姜昭昭正心中担忧不已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吧台上一道熟悉的背影。

“孟九歌?!她怎么会在这里?”

姜昭昭大惊失色,身旁的黄总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黄总,等一下嘛!”姜昭昭看见孟九歌明显喝醉了的样子,顿时计从心来,“哎呀,这这不是我的姐妹孟九歌嘛?”

“谁?”

黄总眯着眼,顺着姜昭昭指示的方向看了过去。

很快,他看见吧台上已经醉意醺醺,面色酡红的孟九歌时,一瞬间就大为惊艳。

毕竟孟九歌的容姿是非常不错的,尤其是那种清纯的气质比姜昭昭要好很多,自然而然,黄总就便将主意打在了孟九歌身上。

“我怎么没听说你有这么漂亮的姐妹呢?”

“哎呀黄总,你这是看上了她呢?”姜昭昭佯装生气,却仍旧是甜笑着,“刚好人家今天身体不适,不如今晚就让她陪您吧,我一定让她好好地伺候你。”

“你都这样说了,那就她吧。”

黄总搓了搓肥厚的手掌,直接朝着孟九歌走了过去。

这会儿的孟九歌意识模糊,却还是明显能够感觉到有人正在拽着她往外走。

“谁?”

孟九歌惊叫一声,醉意也去了三四分。

随后看到面前丑陋肥胖的面孔时,还有得意洋洋的姜昭昭,顿时意识到了什么。

孟九歌拼命地挣扎着:“你放开我!”

“装什么清纯呢,姜昭昭都说了今晚让你陪我!”

“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你再不松手,我就报警了。”

“呸!”

黄总这会儿邪火上涌,哪里有放手的道理,直接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了孟九歌的脸上。

只听啪的一声,伴随着黄总骂骂咧咧的声音。

“我告诉你,在这个槟城底下,就没有老子上不到的女人!你给我老实点!”

孟九歌大声尖叫着,奈何酒吧里嘈杂不已,竟然没有半个人站出来帮她。

惊慌失措之下,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酒瓶子,用尽力气狠狠砸在了对方的头上。

“砰”的一声巨响——

紧接着,只见那中年男子闷哼一声,直接硬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啊!杀人了!”

姜昭昭惊慌失措地尖叫一声,看着黄总倒在血泊中,突如其来的惊叫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周围已经有人拿出手机去录像和拍照,在刺眼的闪光灯下,孟九歌慌乱不已,拼命地用手挡住自己的脸。

“我没有杀人,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不用解释了,我要报警,你这个杀人犯!”

“不,我没有!”孟九歌面色苍白。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只是想自保而已,却不料对方倒下后直接不省人事,当场就没了气息。

姜昭昭却并不会轻易放过她,而是迫不及待地打了报警电话。

很快,警员赶来的时候,冰冷的金属手铐拷住了孟九歌纤细的双手,她忍不住挣扎。

“你们放开我,明明是这个男人先骚扰我的,我真的没有想要杀人啊!”

“有什么话,到看守所再说!”

警员将孟九歌直接带上了车,直到看守所之中,孟九歌坐在厚重铁栏的房间内,整个人有些恍惚。

而门外,姜昭昭看着孟九歌这样,心中只觉得快意非常。

“孟九歌,你也有今天!”姜昭昭冷笑一声,如果不是因为孟九歌,她就不会被墨少抛弃了,如今看到对方沦落至此,她当然高兴不已。

“这都是你故意造成的,是不是?”

“什么叫我造成的,如今你有心思责怪我,倒不如想想,你以后该怎么办吧。”

“姜昭昭,你太过分了!”

孟九歌红了眼,可是不得不承认,姜昭昭说的是事实,她现在更要紧的,是自己如何才能够洗清杀人的罪名。

带着这样的想法,孟九歌踉踉跄跄地坐回了冰冷的地板,只觉得心中压了一块巨石。

很快,孟九歌在酒吧杀人的消息就被各大媒体曝光了出来。

在姜昭昭的刻意引导下,特意把孟九歌渲染成在酒吧寻欢,后来又因为没谈拢价格反抗才导致了这场意外的形象,这让孟氏陷入负面新闻,股票一跌再跌。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入到了老板的耳朵里。

“该死!”

老板脸色铁青,狠狠撕碎了手上的报纸,上面的头条字眼十分显眼——

一女子酒吧要价不成并杀人,身份竟是墨家太太孟九歌?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