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学长硬硬的上面写作业 学长把手在你裤子了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厉老爷子抢先一步堵住她的话,用一种不容置喙的口气说:“悠晴,这是你应得的,这些年厉家太亏欠景深了,我希望你好好对他。”

厉老爷子握着叶星的手,浑浊的双眸中充满了愧疚。

“不要说拒绝的话。”

叶星不忍心拒绝,她没有亲生家人,从小到大只有养母,饶是如此,她也能体会到这份浓浓的亲情。

说实话,她很羡慕学长,很羡慕很羡慕。

她默默的握着首饰盒,眼睛里饱含着眼泪,哽咽的回答:“谢谢爷爷。”

厉老爷子送完礼物,立刻就离开了。

叶星远远望着厉老爷子走出去的方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直到一个冰冷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沉思。

“不得不说,你的手段很厉害,一天之内搞定程双双和我爷爷,我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

学长抱着手,走到叶星面前。

叶星局促的站起来,讪讪的咧开嘴角,把礼物递给他,“这是爷爷留下的,我知道我没有资格接受这份礼物。”

她不敢收?以退为进?

学长越发不了解她了。

“既然是爷爷送给你的,那就是你的礼物。”

“不,这是……”

送给他真正的妻子的。

叶星的手被他单手紧紧握着,学长很快用另一只手把玉镯套在她的左手上,女孩瓷白的皮肤,配上碧绿通透的玉镯,十分养眼。

“你……干嘛?”

叶星后退了几步,伸手揉了揉,想要把玉镯取出来,但是怎么都弄不出来,她急出了一身热汗。

她快要哭了,“我取不出来了。”

“好好戴着,丢了唯你是问。”

学长到底什么意思啊?

叶星愣愣的看着手上的玉镯,压力山大。

今晚厉老爷子不在,两人没有必要共处一室,趁着学长在书房,叶星悄悄的把她的东西移步到隔壁的客房。

天底下没有比她更加懂事的女人了吧。

要是换做是其他女人,早就不顾形象的扑到学长身上了。

这么帅气的男人,确实是秀色可餐,只是那个女人并不是她。

收拾好,刚躺在床上,床确实是比不得学长房间的床,但比起她从小到大睡过的床,还是好太多了,她已经很满足了。

她昏昏欲睡之际,脑门上被弹了一下,她疼得龇牙咧嘴。

“干嘛啊?”

叶星摸了摸脑门,好疼。

她蓦地睁大眼睛,发现眼前又是学长。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为什么他每次都乐此不疲的来这一招?

“怎么……怎么是你啊?”这里明明是客房,他没有必要屈尊降贵来这里吧。

莫不是专程来找她的麻烦?

叶星深深的呼了口气。

学长冷笑,脸色瞬间黑了下来,“看样子你还没明白嫁给我的义务是什么。”

“什么……啊……你要干什么?”

叶星被他腾空抱起,正要挣扎,男人俯身在她耳边吹着温热的呼吸,“你别以为我想跟你同床共枕,若不是爷爷安排的人在,我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你的意思是……”

叶星脑子快不够用了,意思是厉老爷子安排人监视他们,他们必须要共处一个屋檐下。

回到房间后,学长立刻把她放下,命令着:“去洗澡,一身臭汗。”

臭汗?

叶星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学长胡说八道,她身上哪里有臭汗了?

她把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想为自己讨回公道,“你……你别胡说八道,我身上哪里臭了?你污蔑我。”

学长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你的意思是你很香?”

“我没说……”

叶星赶紧收回了手,飞快的跑到了浴室。

脱完身上的衣服之后,她才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的东西没有搬进主卧,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头一次觉得勤快不是那么好。

她再次把衣服穿上,出来的时候,发现学长的目光逗留在她身上,她尴尬的扬了扬嘴角,“我……我去把我的东西拿过来,你说过的,会露馅。”

学长的气场太强大了,叶星每次都不敢正视他具有杀气的目光。

离婚暂时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情,她每天处于提心吊胆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去吧。”

得到恩准的叶星忙不迭的跑了出去,回到客房之后,她才发觉自己回归了正常呼吸,这一天天的,该怎么过啊?

洗完澡出来,叶星发现学长已经睡着。

她蹑手蹑脚,生怕把他吵醒,她小心翼翼的靠在一边,想了想又不对,今晚厉老爷子已经走了,他们没有必要再同床共枕了。

再说,厉老爷子安排的人也不会胆子大到搜查他们的房间,早上起来的时候掩盖住就行。

叶星打定主意,正要起身,整个人却被一具火热的怀抱抱住。

“不要走。”

学长喃喃着,头上布满了汗水,表情很挣扎,很痛苦,好像在梦中经历了什么痛苦的事情。

他强有力的双手紧紧抱着她,不让她走。

他一直喃喃着,说出来的话,叶星听得不太清,但此刻,她分明能感觉到他的痛苦,她任由他拥抱……

第二天,叶星醒来的时候,发现学长已经不在床上了,也好,省去了尴尬。

叶星收拾好下楼,发现程双双又来了。

此刻,她正在不遗余力的讨好学长。

“景深,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早餐,你这些年都不喜欢吃早餐,对你的胃不好,以后得改正这个毛病才行。”

“这个烧麦很好吃的。”

“这个糯米圆子也不错。”

……

学长不耐烦,“是不是梁浩跟你说的?”

“我……”

程双双要紧唇瓣,很委屈。

“以后不用为我做这些,我不需要。”

“不,景深,我想给你做,我知道你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会娶顾悠晴的,无论多久,我都会等,总有一天,你会喜欢上我的。”

程双双说得情真意切。

她何曾这么卑微过?在家里,她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在工作里,也被人捧着,从没有这么低到尘埃里。

但是为了这个男人,什么都是值得的。

她缓缓的从包里掏出一张邀请函,“景深,明天是我的生日,我家里给我办了一个生日会,我希望你有时间的话能够来陪陪我。”

“我没有……”时间两个字还没说完,学长察觉到楼梯那边的动静,他咳咳了两声,“既然醒了,还不快点来吃早餐。”

“哦。”

叶星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弄出声音的,是这个鞋子的问题,她也控制不住啊。

她坐下来的一瞬,已经感觉到无数支从程双双眼里发射的利箭,若不是学长在场,她丝毫不怀疑程双双对她大打出手。

叶星吐了口气,拿起了一块面包,咬了一口。

程双双的邀请函还举在半空中,她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她再次恳求:“景深,这么多年你都在国外,我的生日会你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你就当满足我一个小小的愿望好不好?”

“你说呢?”学长看着叶星,问她的意见。

叶星无语了,学长不带这样的,把矛头指向她,她心里苦。

她有自知之明,她凭什么替学长做决定?

学长不打算放过她,继续问:“我的妻子,你说我要不要去她的生日会?”

这是这两天以来,学长第一次正儿八经对叶星说出妻子这两个字。

叶星有点受宠若惊,更多的是惊讶,那天晚上他带她去墓地的场景历历在目,她实在是不敢相信他会把她当做妻子。

她眉头皱了皱,但是很快,她便想通了,也许学长只是需要一个挡箭牌而已。

“你决定吧,我不会有意见。”

学长说:“好,我们一起去。”

学长这些年也知道程双双和她的家庭一直都希望他们两个在一起,也正好趁着明天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跟她解除这份束缚。

他不喜欢顾悠晴,但不代表他会给别的女人机会。

程双双一听,脸立刻垮掉,很扫兴,“你们要一起来啊。”

她要哭了,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她要的只是学长,不想要顾悠晴,这个女人去了只会捣乱,破坏她的计划。

她跟她八字不合,不想看到她。

程双双看向叶星,挑刺的问:“听说你还没毕业呢,这两天就是答辩时间了,你准备好了吗?”

“哦?没想到你对我这么了解。”

叶星怕露馅,不过仔细一想,谁都知道顾悠晴是个学渣,学习是出了名的烂,不用打听都知道,程双双算准了顾悠晴要花时间在毕业论文上,才会揪着不放。

她气死人不偿命的说:“没关系,反正有景深,我拿不拿到毕业证都无所谓。”

只是她自己的毕业证,是她的痛。

程双双气急败坏,“你……你这个吸血鬼。”

“你怎么能骂人呢?程小姐,你是大明星,可得注意一下形象,万一不小心被人拍到,传到网上,你平日里树立的形象可就毁了。”

叶星故意摆弄手机,装作在录像的样子。

“我怎么样不用你管。”

叶星也顺着她的话说:“那我怎么样也不用你管。”

程双双气得心肝肺都快出来了,学长在场,她不好发作,只能赔笑着对学长说:“景深,我很期待你明天,你……你记得一定要来。”

“好,我会跟我妻子一起去的,既然你已经吃了早餐的话,你可以走了,我跟我妻子要用餐了。”

学长的逐客令已经下得很明显了。

“景深。”程双双其实不想走,她想留。

饶是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又能怎么样?被扫地出门,说出去,她的面子都不知道往哪里搁了。

哎,爱一个人好难。

程双双走了之后,叶星咬了两口面包之后,故作轻松,直言不讳:“其实程小姐挺喜欢你的。”

“所以呢?”学长挑了挑眉,不动声色。

“我觉得你们很般配。”

若不是昨天程双双弄巧成拙,厉老爷子应该是很喜欢她的,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盖不住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昨天的她很心寒,她到底不是真正受到厉老爷子喜欢的,或许在老人家的眼里,门当户对才是最重要的。

学长如果能跟程双双在一起也挺好的,至少他们可以尽快离婚,她能得到想要的自由。

学长放下刀叉,用力砸在桌上,刺耳的声音在空旷的餐厅内回响。

“所以呢?你让我跟她结婚?”

登时,他勃然大怒,走到叶星身边,双手掐住了她的喉咙,他脸色铁青,看起来犹如咆哮的狮子,十分恐怖。

他恶狠狠的警告叶星:“顾悠晴,你别以为你耍这些手段就能让我放过你,我警告你,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

叶星的脸涨得通红,氧气快要流失,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她挣扎着,喃喃着。

就在她放弃无力抵抗之际,学长终于放过了她,她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神有些恍惚。

学长冷漠的丢下一句:“我希望你知道以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惹恼了我,对你没什么好处。”

叶星惊魂未定,乖顺的回答:“我知道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