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球夹在里不能掉出来作文 英语课代表趴下跟我做运动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客厅里精神矍铄的老人已经站起来,厉老爷子头发花白,看样子已经七十多了,脸上的皱纹很少。

在英语课代表眼里,看起来很慈祥的厉老爷子,脸色登时一变,抓起了桌上的杯子,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英语课代表吓得脸色发白。

果然不能看脸。

她乖乖走过去,蹲下来,收拾地上的杯子碎片。

厉老爷子声音苍老却很有力量,“我让你收拾了吗?”

不是说顾家千金不好对付,飞扬跋扈,男女关系很乱吗?为什么这个女人一见到他就低头了呢?

他调查到的资料是假的?

厉老爷子也纳闷了。

英语课代表低着头,乖乖收拾。

从小到大,她和养母寄人篱下,自然知道佣人该做什么。

她嫁过来并不是享福的,而是作为一个罪人,随时要被摧残的,与其等着被欺负,还不如做好眼前的事情,给人留个好印象,给自己一条活路。

她缓了口气,认真的道歉:“爷爷,对不起,今天让您担心了,全都是我的错。”

厉老爷子有了台阶下,偷偷的看了一眼孙子,再轻咳了几声,“不用收拾了,别墅里有佣人,知道错了就好,爷爷只是想你们两个好好在一起,你们回去休息吧。”

英语课代表还想收拾完再走,不过这时佣人已经过来了。

她讪讪地扯了扯嘴角,跟着厉景深回到房间。

刚关上门,她立刻被厉景深禁锢在门板后面,太突然,以至于她的后背狠狠的砸在门板上,在会所被程双双摔在地上,后背估计青了,这会儿更疼了。

厉景深眼睛深邃,一看就不好惹,浑身充满戾气,是个不容易接近的男人。

“第一天嫁过来就知道怎么讨好我爷爷?顾悠晴,我倒是小瞧你了。”

要不然许成安怎么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呢?

厉景深苦笑。

英语课代表很想解释,她并没有刻意讨好的意思,只是想单纯留个好印象。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的解释他不会多听半个字。

她索性不说话了。

厉景深说:“不敢说了?是被我戳中了心事?”

“随便你怎么想,但是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恶毒,厉少,我知道你对我的恨意很深,我也会尽力补偿。”这是她该承担的责任。

“补偿?你拿什么补偿?”

厉景深的怒气轻易被英语课代表三言两语挑起来了。

叩叩叩!

王妈在门外问:“少爷,太太,你们睡觉了吗?老爷叮嘱我熬了汤。”

厉景深:“不用。”

“咳咳!”厉老爷子补充了一句,“这个汤很好的,景深,你这些年也不在我身边,我也没能帮你好好补补,正好我最近有空,咨询了一下吴医生,说这对强身健体很有效果的,你试试看。”

“爷爷,我不用。”

厉景深浑身都在说着拒绝。

但是厉老爷子不会答应,而是继续游说:“景深,听爷爷的,这个汤真的很好,而且我还亲自盯着熬煮的,你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直接问王妈,她可以作证,我也是想补偿你的,你是不想认我这个爷爷了吗?”

“不是的,爷爷,你别多想。”

厉景深头大,他还没教训顾悠晴呢,没想到厉老爷子倒是来了。

不得不说,顾悠晴这个女人太幸运了。

今天一整天已经让她无法招架了,这会儿三更半夜还得赶鸭子上架应付厉老爷子,豪门不易。

一进门,客厅里精神矍铄的老人已经站起来,厉老爷子头发花白,看样子已经七十多了,脸上的皱纹很少。

在英语课代表眼里,看起来很慈祥的厉老爷子,脸色登时一变,抓起了桌上的杯子,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英语课代表吓得脸色发白。

果然不能看脸。

她乖乖走过去,蹲下来,收拾地上的杯子碎片。

厉老爷子声音苍老却很有力量,“我让你收拾了吗?”

不是说顾家千金不好对付,飞扬跋扈,男女关系很乱吗?为什么这个女人一见到他就低头了呢?

他调查到的资料是假的?

厉老爷子也纳闷了。

英语课代表低着头,乖乖收拾。

从小到大,她和养母寄人篱下,自然知道佣人该做什么。

她嫁过来并不是享福的,而是作为一个罪人,随时要被摧残的,与其等着被欺负,还不如做好眼前的事情,给人留个好印象,给自己一条活路。

她缓了口气,认真的道歉:“爷爷,对不起,今天让您担心了,全都是我的错。”

厉老爷子有了台阶下,偷偷的看了一眼孙子,再轻咳了几声,“不用收拾了,别墅里有佣人,知道错了就好,爷爷只是想你们两个好好在一起,你们回去休息吧。”

英语课代表还想收拾完再走,不过这时佣人已经过来了。

她讪讪地扯了扯嘴角,跟着厉景深回到房间。

刚关上门,她立刻被厉景深禁锢在门板后面,太突然,以至于她的后背狠狠的砸在门板上,在会所被程双双摔在地上,后背估计青了,这会儿更疼了。

厉景深眼睛深邃,一看就不好惹,浑身充满戾气,是个不容易接近的男人。

“第一天嫁过来就知道怎么讨好我爷爷?顾悠晴,我倒是小瞧你了。”

要不然许成安怎么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呢?

厉景深苦笑。

英语课代表很想解释,她并没有刻意讨好的意思,只是想单纯留个好印象。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的解释他不会多听半个字。

她索性不说话了。

厉景深说:“不敢说了?是被我戳中了心事?”

“随便你怎么想,但是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恶毒,厉少,我知道你对我的恨意很深,我也会尽力补偿。”这是她该承担的责任。

“补偿?你拿什么补偿?”

厉景深的怒气轻易被英语课代表三言两语挑起来了。

叩叩叩!

王妈在门外问:“少爷,太太,你们睡觉了吗?老爷叮嘱我熬了汤。”

厉景深:“不用。”

“咳咳!”厉老爷子补充了一句,“这个汤很好的,景深,你这些年也不在我身边,我也没能帮你好好补补,正好我最近有空,咨询了一下吴医生,说这对强身健体很有效果的,你试试看。”

“爷爷,我不用。”

厉景深浑身都在说着拒绝。

但是厉老爷子不会答应,而是继续游说:“景深,听爷爷的,这个汤真的很好,而且我还亲自盯着熬煮的,你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直接问王妈,她可以作证,我也是想补偿你的,你是不想认我这个爷爷了吗?”

“不是的,爷爷,你别多想。”

厉景深头大,他还没教训顾悠晴呢,没想到厉老爷子倒是来了。

不得不说,顾悠晴这个女人太幸运了。

两个人隔得太近了……

近到英语课代表能看清楚厉景深脸上那细致的毛孔,光滑的皮肤,以及眼角那颗若隐若现的泪痣。

大写的俊脸,登时让她呼吸变得紊乱,不安,她偏过头,不敢在看,怕自己陷入那双令人无法抵挡的深邃眼眸中。

“心虚了?”

厉景深可不会给她好脸色,不留情面的挖苦。

英语课代表脑袋里一堆问号。

她心虚什么?

愣怔间,厉景深讥讽道:“就算你让我喝了那两碗汤,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因为我对你没兴趣。”

“我……”英语课代表并不知道那两碗汤……

等等,该不会是那两碗汤有某种成分吧。

男人炽烈的呼吸,明显是不正常的温度。

她刚才还说王妈叮嘱他一定要喝,完蛋了,这个男人本来就对她没有什么好印象,如今把一切罪责都推到她的身上,她好冤枉。

“现在辩解你不觉得已经晚了?”

厉景深速度起身,一头扎进了浴室。

没几秒钟,浴室里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

英语课代表在外面坐立难安。

她跟唐煜虽然谈过恋爱,不过只有短暂的半年,半年之后她就出国当交换生了,她跟他之间牵手的次数都少之又少,更别提亲吻之类了,虽然他时常暗示。

眼下,英语课代表忽然想到,她马上要跟一个陌生男人同处一个屋檐下,有种难言的情绪在蔓延。

害怕,不安,彷徨……无数思绪交织在脑海中,搅得她天翻地覆。

她干脆起来,打开各个柜子,找到被子,开始布置沙发。

厉景深应该是不会愿意跟她同床共枕的,她也不想招人烦。

左等右等,等到花儿都谢了,厉景深还不出来,英语课代表打了一个哈欠,寻思着去客房洗漱一下,谁知道刚打开门就看到王妈和厉老爷子站在门外。

她的胆子都被吓出来了。

厉老爷子讪讪的笑着,看起来比她刚见的时候慈祥和蔼很多,“丫头,还没睡啊,我听说你今天来的时候没有带行李,我特意让她给你准备了一些衣服。”

王妈马上递过来。

英语课代表心头一暖,千恩万谢。

厉老爷子探头进来看了看,听到水声,嘿嘿的道:“景深还没洗完澡啊?你催催他,今晚可是你们的新婚之夜,别让他给耽误了。”

“我……哈哈……我去催催……”

英语课代表尴尬的堆着笑容,她站的位置幸好挡住了老爷子的目光,说了一句之后她便目送厉老爷子离开。

她愣愣的面对着门板站了很久,手里抱着一堆衣服,叠的整整齐齐。

刚才厉老爷子说,今晚是她跟厉景深的新婚之夜。

浴室的门开了。

厉景深看到杵在门边的女人,冷冷的问:“想跑?”

“没……我不敢,刚才爷爷和王妈给我送了一些衣服。”英语课代表也没什么好欺瞒的。

厉景深扫了一眼,看到沙发上的被子,一股怒意在五脏六腑乱窜,他冲着英语课代表步步逼近,火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头顶。

“顾悠晴,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我们结婚了。”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厉景深把她摁在们班上,恶狠狠的警告:“在我身边,安分点。”

英语课代表快要哭了,她什么都没做啊,他干嘛发那么大的火?

她仰望着他俊逸的下巴,小心敬慎的点点头,“我知道,我以后会安安分分的,不会让你丢脸。”一个念头忽然窜到了脑子里。

英语课代表对他说:“对不起,刚才在会所,是我不好,我不该针对你的青梅竹马,我道歉。”

厉景深气得胸腔久久不能平静下来,这女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