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要了渺渺一节课 渺渺和季思博做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渺渺脑子昏沉,浑身酸痛,缓缓睁开眼睛,紫色的床,古色古香的装饰“这,不是我的房间吗?”

手臂撑着床板慢慢坐起来,融儿这时正好从屋外进来,融儿见渺渺正在坐起来,马上快步走过去扶渺渺起身。

“融儿,这是?”

“小姐,是逸王送小姐回来的。”融儿当然知道她要问的是什么。

渺渺脑海中这才闪过一道白光,她刚刚还在擂台上教训那两个人,结果耍诈,中了毒,之后凌逸城便出现了。

“凌逸城呢?”渺渺问道。

“逸王回去了。”融儿回答道。

“嗯。”渺渺随口应了声,随后又想起那两人,“那两人呢?”

不会被那个季思博带走了吧!那她功夫白费了!

“在客房,现在应该还没有醒吧。”融儿把毛巾浸水弄好,帮渺渺洗脸。

渺渺拿过毛巾,道“我自己来吧。”她可不习惯被别人这样无微不至的伺候。擦好后把毛巾递还给融儿。

“等他们醒了,就带过来。”渺渺吩咐一句,最后下了床,走向外厅,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到了一杯水。

融儿退出了房间,往客房走去。

渺渺坐在安静的房间里,悄无声息,屋外的风微微吹着,树叶碰撞,摩擦,发出阵阵婆娑。

他说的那番话她自然是听到了,她真是越来越猜不透他了……

不知过了多久,“吱!”融儿开了门,随后进来的是颜箐和颜父。

颜箐看到渺渺一愣,虽然从融儿口中知道了渺渺是女儿身,但是当自己看到时还是愣了下,看着眼前的可人,唇红齿白,肤如凝脂,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冷清,似乎能看透一切。

颜父早就看穿了渺渺女儿身,对此也比较淡然。

“多谢殷郡主救命之恩!老夫颜恒,小女颜箐感激不尽,在此谢过!”颜恒对着渺渺说道,并深深的鞠了一躬。

颜箐听到父亲所说的话,才反应过来道“多谢殷郡主!”

“不知颜老和箐儿可是都城之人?”渺渺上前扶起颜老,问道。

“老夫和小女住在都城已有好几年了。”

“颜姑娘年方几何?”渺渺看了看颜箐道。

“十六。”颜箐回答道。

“颜老,恕我直言,颜姑娘貌美如花,提亲之人定是踏破门槛,不知可有许配之人?”渺渺莞尔一笑问道。

颜老看看渺渺,虽不知她想做什么,但也都笑着回答道:“多谢郡主美誉,小女并未许配于人。”

反观颜箐,她面色有些不佳,对渺渺向调查户口一样的问法明显有些不快。

“郡主,我和爹爹也打扰您不少时间了,我们就在此告辞了,后会有期!”颜箐对渺渺抱了抱拳,便扶着颜父准备离开。

“颜姑娘,你这就准备回去吗?”渺渺挑眉笑道。“你可知那人是宰相之子,如果你们就这样回去了,明天那人必定找到你们住处,之后的事想必我也不用说了。”

这句话成功的让颜箐和颜父止住了脚步。他们知道,此处是殷王府,如在这里,丞相府之人不会轻举妄动。

渺渺又接着道“我也就不相瞒了,当初我出手,一来是为了教训一下那三公子,二来也只是看中了颜箐!”颜箐惊讶的看着渺渺,眼神中一丝疑惑,一丝防备。

颜父毕竟是见过世面的,惊讶一闪而过,淡淡问道:“不知小女能为殷姑娘做什么事。”如果颜箐能有一个好的留身处,做父亲也就放心多了,毕竟自己也不知还有几年活头。

“这可要问颜姑娘的意愿。”渺渺走到颜箐面前,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你可愿意跟着我,不是报恩,我需要一个帮手,也是一个朋友!”

颜箐看着渺渺眼中的真诚与坚定,想了想又笑道:“就算我不答应,想必你也会让我乖乖束手的。不过现在,我答应你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只因我相信你,我愿意成为你的帮手!”

渺渺看到了颜箐眼中的诚恳,拍了拍颜箐的肩膀道:“好!”转而对颜父说道:“颜老,你愿意留下来住在殷府吗?”

颜父看了看渺渺,摇头道“老夫不会做什么,郡主不必记挂。”

“颜老,我觉得你并非平常人,不知猜的是否属实。”渺渺看着颜恒,眼神中有着尊敬与狡黠。

颜恒看这渺渺,心中一惊,无奈的摇了摇头:“郡主确实是智慧之人,老夫瞒不住啊!”颜箐听到父亲说的话,也是一惊,难道父亲有什么瞒着她?

颜恒看到了女儿眼中的疑惑,沉默许久后叹了口气道:“这是好多年前的事,老夫也就长话短说了,当年箐儿娘亲为了我身亡,我便自废武功,带着箐儿过起了平凡人的生活。只是殷姑娘怎么会看出?”

渺渺笑笑道:“颜老非凡的气质吧,在被人劫持的冷静,被我救了之后的沉稳,还有就是颜箐的武功招数,如非有高人的指导,又怎么会有着招招致命,没有多余的花哨。”

颜恒摇摇头:“箐儿天赋不够,招数只在表面,不能很好的把威力发挥出来。”颜恒眼中突然精光一闪:“殷姑娘,你能看透?”

渺渺笑笑不语,颜恒看着渺渺,有想起之前渺渺打的那套拳法。

“自古英雄出少年!殷姑娘想必也是出于大家之手吧!不知是哪位名师!”颜恒虚心求教。

渺渺有些犯难,皱了皱柳叶眉道:“家师一直隐世,名号张三丰!”

“原来是张兄!真想有幸见见他!”

“家师一直来无影去无踪,最近更是飘摇四海,我也好几年没有见过了。”见张三丰,这还真有难度。

“颜老,我也有话直说了,我希望颜老能留下来教我武功。”渺渺看着颜恒,眼神中的真诚让颜恒动容。

渺渺在前世,并没有学过内功这样的武功,但当看到过凌逸城出招时,才发现,这武功很强大!如果她能有那般功力,有时就可以不使用异能了。

颜恒看着渺渺愣了一会道:“郡主,你当真愿意让老夫教你?”

渺渺一笑,点点头,或许之前并没有拜师的意愿。 但在知道颜老的故事后,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大侠,是渺渺所敬佩的。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说着便跪了下去,让颜恒和颜箐吓了一跳,却也没有阻止。

待渺渺拜了三个头后,颜恒扶了渺渺起身。

“师傅也没用什么好送你的,这个映月刀便赠与你。”颜恒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一道刀光自腰间溢出,冰冷的刀泛着寒光。

颜恒将映月刀递与渺渺,渺渺也不推辞,接过刀,小巧却又异常顺手,渺渺细细看了看刀锋刀身,这刀有些年代了,上面却无一点伤痕,刀锋削尖,泛着星星亮光。

“好刀!多谢师父!”渺渺看着颜恒道,眼中有着真诚的敬意与感谢。

这刀随着颜恒必定有些许时候了,对于颜恒的意义定然不同,如今将它赠与自己,不管刀的好坏,但那份情义却是让人为之动容的。

“你喜欢便好。”颜恒欣慰的笑笑。

渺渺点点头,随后转向颜箐,看了看颜箐,说道:“明天开始,我也会交颜箐我那一套拳法,相信那很合适她!”

“师傅,你先回去休息吧,那毒可比一般的蒙汗药厉害。”渺渺向着颜恒温和的说道。

颜恒自然也听出了渺渺的弦外音,再者,他确实头还是有些晕乎乎的。“嗯。”

融儿也意会到了渺渺的眼神的意思,带领着颜恒去客房休息。

等到房间里就剩了颜箐和渺渺后,渺渺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缓缓的倒了两杯茶同时也让颜箐做了下来。

“可知我为何会问那番话?”

“哪番?”颜箐看着渺渺有些奇怪,她刚刚说了很多话,她怎么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渺渺淡淡一笑,抿了一口茶,“之前问你年方几何,有没有许配给人?”

颜箐细细想了想,“如果我许配给了人,你就不准备让我留下了?”

渺渺笑而不语。

“殷郡主,谢谢你。”颜箐看着渺渺说道。

谢谢你那时的出手相助,谢谢你,给我们一个安身立命的住所。最后谢谢你拜爹爹为师,爹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渺渺深深看了眼颜箐,她不知如何去回答,沉默了一会,“你也去休息吧,明天准备接受训练。还有,以后叫我名字便好。”

颜箐看着渺渺微微一笑,“好。”

等颜箐走后,站在门外的融儿才进来。

“融儿把颜箐的房间换进院里,为颜老准备一间离这里不远的上房。还有颜家父女留下来的事跟爹爹说一声。”

“好的小姐。”

=====================

逸王府,灯火通明。

“主子,休息吧。”谭景看着独自饮酒的凌逸城说道。

凌逸城看着手中的酒杯,又饮了一杯,“谭景,叫人多关注殷王府,以及皇宫的动向。”说完便踱步走向房间。

那日,他见那人进了宫后跟丢了。但同时证实了,如他所想,那人并非常人。

秋分萧瑟,颜箐颜老在府住了半个月了,碍于逸王和殷王爷,季思博也没有来找渺渺麻烦。毕竟,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渺渺跟着颜恒学习,各种奇怪的练法都有。在池塘中打上桩,练习步法,衣袍不能沾水。绕树跑,直至看不清身影。掠树,却不能惊起飞鸟,落下树叶。双手用内力搅水,直至使水能随着双手起舞…………

饶是渺渺也每天累得气喘吁吁,相对而言,颜箐练着太极拳确实轻松很多。颜恒在空闲时也会跟着一起练习拳法,融儿在渺渺的教唆下也不情愿的练着拳法。

殷王爷对于颜家父女也是诚意相待,对于颜恒传授的方法也是极为赞同。殷王爷是武将,更重于实力与力量,但也是自学成才,不成系统。颜恒更看重技巧与灵巧,更适合渺渺本身。

在这期间,凌靖垣来过几次,渺渺对于他的关心表示感谢,但在心底,竟有些抵触。她有一种被人试探的感觉。不知是她多虑还是多疑。

凌逸城却如消失了般,再也没有出现过。

又是几日过去,颜恒突然提出要远出几天,颜箐一算日子,爹爹平时除了娘亲的忌日要去那里外,也只有娘亲的生辰与他们成亲的日子。再过几日,便是他们成亲的日子了。

渺渺自然也不会过多过问,给颜恒派了马车、马夫,让融儿吩咐下人备好粮食与护卫。倒是颜恒有些不适应,最后,颜恒就带了一个护卫陪他解闷,自己驾马车便离开京都了。颜箐则留在了殷王府。

在颜恒离开的第二天,渺渺练习完功课后,甩开了融儿,带着颜箐乔装打扮出去,甩开了暗影。

怡红楼前,一位清秀如水公子皱着眉头看着身旁的俊美如画的男子道:“你让我扮男装,大费周章的,就是为了来这儿?!”

渺渺挑了挑眉:“这儿可不是只能男人进嘛!听说这儿今天花魁表演。”

颜箐皱了皱眉头,一脸不赞同,她这是听谁说的?!眉头皱的都快成了“川”字,劝道:“这里不适合我们,我们去别的地吧!”

渺渺摇摇头,一副“你真不解风情的样子”:“随你。”便跨着步子走向怡红楼,老鸨看到渺渺穿着富贵,很快就迎上来,让小仆带渺渺进雅间。

颜箐气的狠狠跺了跺脚,但也得跟了进去,对于老鸨的殷勤明显不领情,冷着一张脸进了雅间。

“为何不带融儿?”颜箐看着眼前喝的不亦乐乎的渺渺,心中纳闷她真的是王府的小姐吗?她真的是女孩子吗!

渺渺放下酒,看着颜箐问道:“你归我老爹管吗?他问你什么你都会如实回答吗?即便知道你撒谎,他会逼问你吗?而且,要带她来,估计门也进不了。”

说完便又拿起酒来喝。这酒可是皇帝赐的贡品,前两天从殷王爷那里偷偷弄到的,色香味俱全,比起前世所喝的酒也丝毫不差。前世的罂粟喜喝酒,但是她也不会因为喝酒误事。

“这可是好酒,你喝吗?”

颜箐嘴唇一抿:“我爹从不让我喝。他说女孩子不应该喝酒!也不应该到这种烟柳之地!”

渺渺眨了眨眼:“我还以为你会偷偷喝。”在前世,她一开始喝酒是因为一次任务的时候发现一个富翁家里藏了很多好酒,所以对就产生了些兴趣。而颜恒也喜欢喝酒,她以为颜箐也会因为好奇而偷偷喝一点。

颜箐有些恼意,气道:“谁像你!”说完后又觉得话语太过了,脸上有些尴尬:“我,我…”

渺渺并没有放在心上,她知道这几千年的隔阂实在太大。

渺渺做了个“嘘”动作,示意颜箐往下看。高高的舞台上老鸨在那里笑容堆在满面皱纹的脸上,兴高采烈的介绍她们今天要出场的女子。舞台高度设计正好,既能让上面的人看清,下面的人也能看到。

老鸨在大家的欢呼声中下了台,第一个妙龄女子便缓缓登上舞台,一身碧衣衬出了女子的雪白的肤色,腰间的腰带勾勒出优美的曲线,低低的抹胸下的汹涌让台下男子倒吸一口冷气。娇美的脸蛋有着一丝羞涩一丝媚态,惹人喜爱。

很快,台下男子便喊出价格,“三十两!”

“哈哈,三十两还好意思喊出来。我出一百两!!”

“二百两!”

“三百两!”

“……”

听着这些价格,饶是渺渺也倒吸了一口气!第一个人就喊成这种价格!那等花魁的时候岂不是更高!这钱也太好赚了吧!都要堪比国际大腕了!

老鸨看着每一位姑娘都有好的价钱,脸都笑成了菊花状。最后花魁登场了,场内寂静万分,台子底下的男子都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舞台,等待花魁琴儿的亮相。

一个人儿从后台走着莲花步缓缓走来,轻盈的脚步,似乎踏在云朵儿上,一袭白衣,抹胸低而不露,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衣服薄而不透,显示出完美的身形。女子走到舞台中,缓缓将脸上的薄纱摘取,露出绝美的脸蛋。

“不愧是花魁。”颜箐轻轻的说道。那女子的脸蛋确实是非常精致动人。

下面的男子都纷纷提价,从一开始的五百两提到了两千两,两千两后便少有人提价了。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四千两!”

渺渺眼睛一亮,看向出声的天字号雅间,嘴角一勾:“四千零一两!”那两个粗汉子站在开的窗户前,她可不会认错。不过旁边站了两个着装不与粗汉子一样的侍从,两个人不像那两个粗汉子般精壮,但是想必武功定比那两个粗汉子好很多!

“五千两!”天字号雅间又喊出了声。

渺渺喝了一口酒,笑着喊道:“五千零一两!”

颜箐震惊的看向渺渺,一是因为她竟然喊价标花魁,二是因为她知道她喊的价格明显就是挑衅!

众人听得喊出的价格,隐隐觉得有些挑衅。

“你没喝醉吧!”颜箐小心翼翼的问着渺渺。

渺渺眨了眨眼,微微一笑道:“你难道不觉得那声音很耳熟吗?”

“嗯?”

此时天字号雅间又喊出了“六千两!”声音隐隐有些恼意。

颜箐仔细一想,讶然道:“是他!”

渺渺微微一笑:“六千零一两!”

“七千两!”声音这次带上了怒意。

渺渺想了想,也继续喊道:“七千零一两!”

天字号雅间内,一男子按住季思博的手,示意他不要再喊了,季思博讨饶到:“哥,最后一次,那小子定会跟的!”

燕辰想了一会儿,没有阻止,把手收回,同时指示一个侍从:“去看看,地字号的人是什么人!”

“八千两!”天字号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怒意。

渺渺一笑,“看来那边有个聪明人。”渺渺注意到了一个侍从的离开。

渺渺放下酒杯,走到窗户口,看向天地号笑道:“燕公子,好气派!本公子承让了!”此时她没有特意装成男音出声,声音透出一丝丝女子气息。

季思博听到声音后本就疑惑,一看地字号的敞开的窗户,一怔,随即怒火冲天!季思博一眼就认出了渺渺的男装,和那一天的如出一辙!

季思博转身就奔出房间,燕辰看到季思博的反应,也大约猜出些,随即跟着季思博出了房间。

台下老鸨高兴的宣告今天的活动结束,一边派人去收钱。

渺渺在雅间内坐着静静品酒,“砰”房门如期而至的被踢开。颜箐手随即握紧腰间的刀,警惕的望向门口。

渺渺幽幽的看向门口,似笑非笑的望着满脸怒气的季思博。

“哟,燕大公子,怎么不去享受如花似玉的美人,来我这儿干什么?”渺渺不轻不重的说道。眼神却看向季思博身后的燕辰。

“渺渺!你什么意思!故意耍我!”季思博已经被气的不知今朝。

渺渺?燕辰把名字在心中默念了一遍,随即一皱眉。

“燕大公子,你我标花魁,何来耍你之说。”渺渺今天心情好,也高兴与他玩玩,顺便她也要看看身后那人会如何。

“你来标花魁?呵,可笑!一个女人?难道你……”说到这儿,季思博很惊悚的看了渺渺一眼。

渺渺当然知道他想的是什么,轻蔑一笑:“难道丞相府的公子都这么肤浅吗!只为男女之爱!那花魁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季思博很不相信的瞥了渺渺一眼:“花那么多银子,只为那些,哼!谁相信啊!”说完便把头转向另一边。

“红颜易求,知己难求!想必燕公子不会明白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渺渺说完便向门口走去,颜箐也紧跟着渺渺。

季思博气得又想打骂!燕辰瞪了他一眼,季思博便焉了。

“殷郡主,请留步!”燕辰出声喊道。

渺渺嘴角一勾,看了这么久的戏终于上场了。

“不知这位公子何人?”渺渺转身冷冷问道。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