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不擦黑板被老师c了一节课 班长哭着说别再继续扣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殷素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长相文静,性子却又和泼妇没两样的女子。

夏九宝,御史大夫第九个孩子,是最小的孩子,也是家族中唯一一个女孩,整个家族也是把她当宝,亦取名九宝。深受御史大夫的喜爱,性子也是霸道,胡搅蛮缠的。但对于殷素却是言听计从,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轻轻笑了声,殷素还没有说话,不远处便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啊呀,你们别拦着本小姐,本小姐好不容易趁我爷爷出门偷溜出来,时间宝贵啊!”

“哎哎,你走开啊!我和你们家小姐谁和谁,还要通报吗!”

未见其人,大大咧咧的声音便传来了。殷素听到这声音,这语气,并不反感,倒是有些欣赏。

殷素走过转弯,便看到一群奴仆挡在一个清秀的女孩面前,但那些奴仆怎么也挡不住,一个个被这女孩推到一旁。

这可是御史大夫的千金,这些奴仆最多只敢象征性的拦一下,并不敢反抗。

夏九宝又一脚揣开一个奴仆,那奴仆倒也合作,顺着脚倒在地上,在衣裳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夏九宝一路连推带踹,现在也是香汗淋漓,娇喘细细。一个抬头,看到殷素正站在拐弯处。

一个笑容立即绽放在脸上,急忙推开面前一人,“素素,你快叫这些人退下!累死我了!”

那些奴仆听后也向后看来,殷素向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下去。那些人得令,如同吃了解药,大松一口气,立即退下。

夏九宝立即穿过奴仆们拔腿向殷素跑去。殷素也让融儿退下,夏九宝似不累般,几十米的路,一口气便跑到了殷素面前,之后弯下腰大喘了一会儿。

殷素笑着看着她的后背,也上前帮她顺顺气。

夏九宝抬手搭在殷素的手臂上,顺势直起了腰。看着殷素,眼神有些哀怨,神情有些委屈:“素素,你…是不知道,我…爷爷罚了我…两个月禁闭,天天在祠堂里,我都要疯掉了!”语句断断续续,但那“两”字却是拖了很长的音,真让殷素为她担心叉了气。

殷素看到夏九宝那副可爱样子,也是忍俊不禁:“是是是,大小姐你受苦了!”

这事要从一个半月前说起,那天丞相生辰,权贵和其子女都被邀请参加宴会,殷素自然也去了。与燕黎关系比较好的一个皇家贵族的女儿略施小计陷害了殷素,那时的殷素无以还击,加上那些大家闺秀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着风凉话,以至于被她们气哭。夏九宝气不过,就直接把人那女子从岸上推下了河。

以至于她们最后能全身而退,还得说到另一个人,相府千金燕黎。那次是燕黎帮助了她们,劝说那女的不再追究,之后的殷素会相信她的话跳河逼凌炎,也是因为她看在燕黎曾经帮过她一次。不过现在想起来,只怕这是她阴谋中的一节。

“以后,不会再有了。”殷素想着那些事,语气坚定的说道。等哪天她也要和燕黎算算账了。

听着这么认真的语气,夏九宝倒是吓了一跳,很不习惯,“呀啊啊,不要当真啦,其实祠堂也挺好的,让我变得更加大家闺秀了,琴棋书画也上了一个台阶了。对了,听说你跳河了,身子现在没事吧!”

殷素原地转了个圈,看着夏九宝浅笑说道:“你看呢,放心,我没事。而且,我以后再也不会了那么傻了。”

夏九宝认认真真的从头到尾的看了殷素一遍,“素素,你真是性情大变啊!”语气中有着不可思议。

“对了,我听爹爹说,你想要退婚?是不是真的?我一早就跟你说过,那个太子没什么好的,他还害你到如此。你知不知道,现如今你为太子跳河的事情满城皆知了,如今你是不是,还那个那个?”夏九宝说到后面时,有意用手遮着嘴,压低声音说道。

满城皆知?殷素没想到这事的闹得那么大,那些人也都是闲的没事做的。“还哪个哪个?”殷素有意逗逗夏九宝,故作糊涂道。

“就,就那个,喜欢嘛!”夏九宝有些害羞的说了出来。虽然性格野些,但毕竟是一个大家闺秀,这些情啊爱啊的,放在嘴上总是有些害羞。

“呵呵。”殷素轻声笑出了声,“我不会嫁给太子的。”

夏九宝听到这句话瞬间乐了:“真的吗?哈哈,太好了,素素,你终于想明白了。我看逸王比那太子好多了,英俊潇洒,又不似那太子风流,虽然为人深沉了些,但这不都影响。”

“逸王真有那么好?那我帮你牵桥搭线嫁给他如何?”殷素笑意盈盈的看着夏九宝。

“嘿嘿,素素你说笑了,人家逸王不适合我,跟他在一起,我会冻死的!反正他比太子好多了!”夏九宝讪讪说道。

“好了不逗你了,走,进去坐坐。”殷素拉起夏九宝便往回走。

“哎哎哎!”夏九宝急急扯住殷素说道,“今日我就是来见见你,现在我要回去了,不然爷爷回来看见我不在祠堂要罚我的,我可不能拖累姨娘她们!”说完抱了抱殷素,跟殷素挥了挥小手,就急急忙忙往大门跑去。

看着夏九宝的背影,殷素轻轻笑了笑。虽然她没有花影儿她们那般沉稳,聪慧,但她也给了她朋友般的温暖。夏九宝的性子虽然与她的性子相差甚远,但她很是喜欢她那如奔跑在草原上的野马般的性子,没有拘束,没有世俗的虚伪。

又过了几日,殷素便带着融儿上街去逛逛。一来让老师放心些,二来去转转,顺便看看能不能遇到那两个人。

逛街对于女孩子来说,即便是古代,也是很让人兴奋的一件事。深居后院的小姐丫鬟们,对于人世的凡俗,更是有着莫名的向往。融儿知道又可以上街了,心中十分欢喜。

殷素乔装打扮了番,身着男装,带着融儿便出了门。虽是女子,但穿上男装后,却也有一番风味,秀气却又不乏英气,融儿看的心也砰砰跳。

大街上一如既往,好不热闹,吆喝声,吵闹声充斥在耳边。 殷素带着融儿去了那天的戏楼听了会戏,并没有遇见那天的两人。

听完戏便带着融儿乱逛,正在一个铺子前无趣的看着一些小玩意的殷素,忽然听到一旁一大娘对着另一大娘小声讲道:“我刚从前面过来,你知不知道,那丞相府的三公子又在那里调戏良家妇女了。那本来搭着比武招亲的台子,一女子和她父亲路过那里,结果被看上了,硬是把那女子拉上了台,真是伤风败俗啊!”说到激动处,声音也不自觉地提高了。

听着话的大娘拉拉她的袖子提醒道:“小声点,那可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人,他作出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后让你家女儿少上街吧,真是罪过。”

“可不是嘛!唉,官大遮天呐!”

议论了一番之后,心满意足了,便散去了。

丞相府三公子?殷素冷笑一声,便带着融儿向前走去。

那处人头攒动,拥成半圆形,比武招亲的台子上,远远看去有着好几个人。

“小姐,那边有人抢亲啊!”融儿惊叫道。

殷素揉揉了耳朵有些无奈的看着融儿。

“小姐不要去凑热闹了,还是快走吧!”融儿转身欲拉走殷素。

殷素手臂一晃,躲过融儿的魔爪,“走什么?走,去看看!”便迈步向前走去。融儿则焦急的追在后面,小姐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瞎凑热闹呢。

围着人群的擂台,殷素利用一些手段,就和融儿一起来到台最前端。台上的两人正在互相攻打,其中一人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也算得上是英俊,那便是相府三公子燕苠。和他打在一起的那女子,容貌却是极佳的。那一头如瀑的青丝,泛着光晕。白皙如玉的脸蛋,标准的瓜子脸,一双杏眼,眼角微微上翘,带着一股妩媚。但那眼神中带着的倔强与她的外表却不相符。

在他们身后,有两个大汉拿刀架着一个中年男子,但那中年男子却没有一丝惊恐,眼睛看着女子有着担忧。

殷素微微勾了勾嘴,不管因为那人是相府的人,还是因为那女子。这件事,她管定了。

突然那燕苠抓住女子的手一个转身,转手把女子的手禁锢在身后,自己也从身后将女子抱在怀中。女子想逃脱,却不能动丝毫,娇媚的脸庞泛起了红晕,但那眼神却依旧坚硬,冷清,未曾软弱。燕苠看着脸上的红晕,笑得有些猥琐,想上前亲吻女子的脸。

殷素手指一动,石子正好砸中燕苠的右腿关节。燕苠脚上吃痛,向前倾去,马上要亲到女子脸的嘴也随身体向前倒,女子趁机身子一侧,躲过了“猪嘴”。

不过燕苠到底是有武功底子的,马上左脚一用力便稳住身子。

女子在燕苠向前倒时便立刻挣脱了出来,燕苠才刚稳住身子,女子的拳头便迎面而来,燕苠无法躲过,硬生生吃了一拳。女子的脚也尾随拳头而来,燕苠应声倒地。

女子还想继续,突然两位粗汉子呵了一声,女子便停住了动作。 其中一名汉子跑过来扶起地上的燕苠。燕苠一站起来就看向台下,怒吼道:“谁!谁暗算我!有本事站出来!单挑!”

殷素这才明白这女子功夫不低,只是碍于被押的男子。殷素看了一眼正在怒吼的燕苠,心里一阵鄙视。谁站出去啊,就算要站出去,也等我事先做了。

融儿只觉一道影子从眼前闪过,再看小姐原来站的地方时,已被一位中年大叔占领了。

燕苠还在向台下喊着原来的话,而那来扶燕苠的汉子正在警惕的看着女子。却不知看押中年男子的汉子已经昏在地上一动不动。

殷素掏了掏耳朵,“一直就那几句话,你累不累啊?不用喊了,我就在这儿!”

燕苠和众人回头看向殷素,才发现台上竟多了一个翩翩公子。

燕苠看着殷素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女子先反应过来,想跑往这边,却不料那汉子刀一横,挡住去路。

殷素反手,手一挥,数粒石子脱手而出,分别砸向汉子的手腕,脚关节,脑门和燕苠脑门。

汉子刀脱手落下,同时倒在地上,捂着头。燕苠脑门吃痛,向后退了几步,用手去捂。却没想到他后退了几步已离开台面,重重摔下了台,四脚朝天倒在地上。

女子也趁机拿起地上一直没敢用的剑,跑到殷素身边扶住中年男子“爹,你没事吧。”

“箐儿,爹爹没事。”而后转向殷素道:“多谢公子相救。”

颜箐也向殷素道了个谢,眼神中有着感激,也颇有警惕。殷素笑笑,没有在意。

这时那燕苠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跳上台怒吼道:“你个臭小子!找死啊!大虎一起上!”粗汉子和燕苠一起冲向殷素。

殷素听到那粗汉子的名字,有些想笑,大虎?那还真是侮辱了老虎!抬脚踢向那粗汉子的胸口,那汉子胸口一疼,向后退了两步。而殷素此时也在揉着脚,这个人什么做的啊!这么疼!

颜箐也拔剑一边护着颜父,一边与燕苠周旋。

殷素看着身前的庞然大物,有些头疼,要是换了前世,他几拳过去,就差不多了。可是现在这个身体,真是差啊!

殷素手慢慢抬起,扎了个马步,姐让你瞧瞧中国武术中精华太极拳!以柔克刚,正好!粗汉子看不懂殷素在干什么,又冲了上来,不过他这次学乖了,没有盲目攻击,也记得防御了。

殷素一个野马分鬃,随后白鹤亮翅。看似没有章法和力量的拳法,却把粗汉子的防御连连打破,粗汉子看不出武功路子,到最后不知如何防御,也忘了防御,只是一直往后退。

可是殷素身手异常灵巧,连连逼近,汉子也只有受打的份。不过一会儿,汉子重重倒在地上。脸上鼻青脸肿,本就不大的小眼睛已看不真切。

汉子想起身,殷素走向前,脚踩在汉子胸口,傲然的看着他。

汉子看着殷素,小眼一转,嘴上求饶道:“大侠饶命!”压在身下的那只手却突然一转,向殷素撒出粉末。 殷素此时正看向燕苠,眼角看到汉子的小动作后,迅速退后,但最终还是慢了一步。

粉末散去,殷素手成爪状,杀气浓现,直取汉子的颈脖,本来她不想杀人的,但如今她的杀性又被他们激起,就不要怪她了!

汉子一惊,毒竟然没有用,被殷素的杀气吓得想逃走,无奈殷素一只手已经抓住他的脖子,呼吸越来越困难。

殷素觉得身体机能也越来越弱,身子一个不稳,手也没有了力气。汉子在马上见到阎王爷时,突然觉得脖子上一松,汉子捂着脖子,剧烈的咳了几声后马上反应过来,抓向殷素。

殷素虽然中了毒,但凭着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身体躲过了汉子的手。但是头发上的纶巾却被汉子抓了下来,霎时青丝如雪花般,缓缓落下,披在殷素的肩上。

“少爷!这个也是个女的!”汉子对着燕苠喊叫道。燕苠也用毒把颜箐制服了,只是脸上青一道,紫一道的。之前被殷素打昏的汉子也清醒过来了。

燕苠看了一眼殷素,心中一喜,这女子也美得让人心醉,除了那要杀人的眼神,但是却让她有了另一种不一样的风情,不知她在身下辗转承欢是什么滋味。“好!一起给我带回去!”他一开始准备调戏一会颜箐再把她带回,但现在出了这么多事,又有两大美人,他可迫不及待要品尝了。

融儿在台下看到台上360°大转弯的局面,赶忙跑上台,护在殷素前面,怒声道:“小姐是老师的女儿,你们敢动她!”汉子一听一怔,不敢向前。

燕苠看着融儿道:“又来一个小妞,今天真是好运啊!她是老师的女儿,我要是要了她,那我岂不是老师的女婿了啊!!哈哈!大虎!给我把她们两个都抓回去!”

汉子听到了命令,一手抓住融儿,融儿吓得花容失色。一手向殷素抓去,殷素想躲开,但是脚上已经没有了力气,能站着已经是极限了。

汉子的手在马上抓到殷素手臂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蓦地身子向后飞去,连殷素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融儿被汉子抓着,汉子向后飞去时,虽然本能放开了融儿,但是融儿也惯性的向前倒,不过很快一股强大的气流就帮融儿稳住了身子。

殷素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似梅又有淡淡的薄荷味道。

殷素努力睁开眼睛,削尖的下颌,微薄的红唇抿着似乎在隐忍着什么,高挺的鼻,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里面似乎有着怒火。殷素一怔,这不是逸王凌逸城嘛!他怎么在这儿?

“你可真不让人省心!”凌逸城淡淡看了眼殷素,声音中有一丝恼怒。

凌逸城看着燕苠,声音不愠不怒,“若你成了老师的女婿,那本王怎么办呢?”

燕苠一看,马上跪了下来“逸王饶命啊!我,我并不知她真是殷郡主,更不知她是逸王你看中的人!”

方才那番话,不过是一时在众人面前打肿脸充胖子说的,即便凌逸城不出现,他也不敢对殷素怎么样,毕竟皇帝对殷素可不一般。

凌逸城认出了他是丞相府的三公子燕苠,平时就喜欢干强抢民女之事。

“她不是本王看中之人,而是本王的未来王妃!”凌逸城又抛出一枚定时炸弹,在人群中引起的轩然大波。

路人甲:“不会吧,殷郡主不是喜欢太子喜欢的要死,怎么会嫁给逸王?”

路人乙:“你没听说吧,一个月前在天香楼里,殷郡主为了太子跳河,太子却见死不救,还是逸王救了她,估计殷郡主也就对太子死心了,据说当时殷郡主还打了太子一巴掌呢!”

燕苠一听一惊,没想到,凌逸城真的对殷素上心了?

“逸王……”

“你废话很多吗?还不快滚!”凌逸城开口打断他。

燕苠可不敢惹凌逸城,虽然凌逸城不是太子,但是名声极高,深得皇上喜爱,武功极高更何况他手握三万精兵,自然是惹不得。燕苠起身,让汉子扛起昏迷的颜箐就准备走。

殷素在凌逸城怀中,急忙说道:“把那女子留下。”声音娇柔魅惑,殷素听到自己的声音,掉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实在不想承认这是她的声音,但她真的是没有多少力气了!

“谭景!”

身后一个侍卫便飞向汉子,把颜箐从粗汉子手中抢了过来,粗汉子被谭景一掌打倒在地。

燕苠看着颜箐被抢走,心中也有了火气,怒声对凌逸城道:“逸王,你这是干什么!本公子至少也是丞相府的公子!”

“带走。”凌逸城吩咐了一声,便飞身而起。谭景和另一名侍卫带了颜箐、颜父和融儿也飞走了。

见凌逸城竟无视了他,气的他踢了躺在地上的汉子两脚,怒声道:“还躺着干什么!还不快起来!没用的东西!”而后转身对人群怒吼道:“看什么看,再看要了你们的脑袋。”

众人迫于燕苠的身份,纷纷低头散去,但心中却十分解气。燕苠霸道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就是没有人治他,如今看燕苠吃了这么大亏,心中十分解气,对殷郡主和逸王的好感也增加了几分。

来到殷府,殷老爷看到此时的情景,欲问却止,赶紧让凌逸城进屋。

凌逸城把殷素轻轻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转身对老师道:“老师,素素没事,几个时辰后便会醒来。那两个人是素素要的人。”

“多谢逸王,那两个人已经安排在客房了。到大厅喝杯茶吧。”殷老爷感激的说道。

“老师客气,只是晚辈有事在身,就不多逗留了。”

老师也不强求,便送凌逸城离开了。

“老爷!”暗影等凌逸城走后,现身跪在地上。

老师深吸一口气:“今天怎么回事。”

“今天小姐在丞相府三公子手下救了那两个人,却被蒙汗药迷倒了,当属下准备营救时,逸王便出现了。而且,逸王还当着众人面前宣布小姐是他的未来王妃。”暗影向老师说明了今天的情况。

最后一句话让老师心中一惊,“逸王他真的这么说?”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