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太长了 一前一后两个一起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夜露寒重,门晃晃悠悠地打开之后,凤染尘感觉到了凉意,将身体缩到床角,紧紧的裹着被子,但却还是挡不住一阵一阵的寒风。

凤染尘被冻醒了,她坐起身,发现房门是大开着的,刚开始凤染尘不以为然,因为晚上她的房门通常都不是关好的。这是因为她以前神智失常的时候,为了能够更好的照顾她,所以她的房门都不是紧闭着的,就是能够让人及时得照看她的情况。

凤染尘轻声叫了一声红袖,可是却没有任何人回应她的话,凤染尘以为是红袖睡熟了,索性也不再叫她,自己下床想要将门关上,在路过窗子的时候,凤染尘猛然顿住了脚步,如果她要是记得不错的话,她应该好像关好了窗户的。

又一股风刮过,凤染尘瞬间感觉到了凉意,她缩了缩身子,将肩上披着的衣服裹紧了一些,快走几步重新将窗户关紧,这一次她刻意确认了一下,将窗户关严实了。

呼呼的风声从门里直往屋子里灌,凤染尘的头发被吹得向后飞扬,她眯着眼睛将房门合好,就在关上门的一刹那,凤染尘好像看见有一个黑色的东西一闪而过,等她再认真看过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

大约是还没睡醒吧,凤染尘将门插好,揉着眼睛回到了床上。

如果现在要是有人站在凤染尘的院子里的话,就一定会看见有一道修长的身影从屋顶上跃过,转而消失不见。

慢慢的太阳升起来了,天也大亮了,府里的下人们全都悉悉嗦嗦的穿梭在府里各处,开始一天的劳动。

“二少奶奶。”红袖轻轻的叫了一声凤染尘。

依稀之间,凤染尘感觉到有人在唤她,但是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直到过了一会儿,那个声音消失不见的时候,凤染尘才慢慢的睁开眼睛。

“咳咳,咳咳。”凤染尘一睁开双眼就感觉到头重脚轻的,哪里都不舒服。

红袖皱着眉头,担忧的替凤染尘拍着背,焦急的问道:“二少奶奶,您这是怎么了,好像是生病了,奴婢给您去请个大夫吧。”

“等等。”凤染尘一手拉住眼看就要向外冲出去的红袖,虚弱的问道:“昨,昨天,你将房门关好了没有?”

红袖不解,为什么二少奶奶要问她这个问题,但还是恭谨地回答道:“自然是关严实了的。”

“自从二少奶奶你身体恢复之后,奴婢就一直将门关好了的。”红袖又加了一句,昨天晚上她是将房门全都关好之后才离开的。

凤染尘心里咯噔一下,连抓着红袖的手也忍不住用力。原本惨白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红晕,语气更加的焦急:“那你昨天晚上有没有进房间来?”

红袖被凤染尘抓的有点疼,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快说。”凤染尘努力将声音提高,逼问了一句。

红袖被凤染尘吓了一跳,连忙回答道:“没,没有。”昨天晚上她收拾完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因为最近她有点怕二少奶奶想起以前的事情,所以能尽量不和二少奶奶独处,就尽量躲着二少奶奶。

听完红袖的回答,原本就精神不济的凤染尘觉得一阵眩晕,抓着红袖的手也松了力,软软的倒在床上。

红袖一看,凤染尘整张脸上都透着不正常的红,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了几分。

“二少奶奶,奴婢去请大夫。”说完红袖赶紧小跑着出去了。

赵府里是有一个专门的大夫在的,以前是为了方便诊治精神失常的二少奶奶,如今二少奶奶身体恢复健康了,这个大夫也没有被辞退,就留在府里做一个药房先生了。

“大夫,大夫。快去瞧瞧我们家二少奶奶吧。”红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推开门就扶着门框不住地喘息着。

大夫正在收捡药材,被红袖这么吓了一跳,连手上的药材也顾不得了。“怎么回事,你慢慢说,二少奶奶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大夫一边使唤身边的小徒弟拿药箱,一边扶起红袖。

“不知道,你快去看看吧。”红袖急得根本说不出话来,拖着大夫就跑。

大夫见这种情况也知道从红袖嘴里问不出什么东西了,索性跟着红袖急匆匆的往凤染尘的院子里赶去,他的小徒弟抱着一个药箱跟在后面。

凤染尘此刻已经有些昏昏沉沉的了,她躺在床上,感觉眼前的东西全都在旋转,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不清。

“说好的白头不分离,说好的执手共白头,大约就只是男人们口里的一句戏言罢了,不知道你说对不对呀。”

凤染尘恍惚之间听见有人凑在她耳边跟他说话。

“女子多薄命,最可悲的就是被那些负心汉所玩弄,就连死也死的那么不甘心。”

“谁,究竟是谁在说话?”凤染尘喃喃自语,她分辨不清究竟是谁。

大夫赶来的时候,凤染尘额头上全是汗水,整张脸红的不成样子了。

大夫一惊走上前,给凤染尘把脉,过了一会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二少奶奶只是受风寒了,你且将豆豉、桑叶、菊花、银花、连翘、牛蒡子、甘草、桔梗、钩藤、竹叶、荆芥分别取几克,熬成药汁,待会儿让二少奶奶喝下。好好的休息一下,应该就无大碍了。”大夫一边说着一边取过纸笔,将所需药材写下,然后递给红袖,顺便嘱咐了几句。

“二少奶奶原本体质就弱于常人,受不得阴寒,以后且注意这些吧。”

“多谢大夫,多谢大夫。”红袖不住的向那个大夫告谢,掏出一个小荷包递给了跟在大夫身后的小徒弟。

大夫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带着他的小徒弟走了。

这家二少奶奶,还真是一个命苦之人。

大夫离开之后,红袖便叫了一个小丫头替她去熬药,自己则打了一盆水,将布巾浸湿,小心翼翼的给凤染尘擦拭身上的汗珠。

药很快就熬好了,凤染尘隐约感觉到被人扶起来,然后一股苦涩的药汁充斥在了口腔里。

刚喝了没几口,凤染尘就哇的一声全吐了。

红袖连忙把药碗放在一旁,抬起手拍拍凤染尘的背,等凤染尘缓过来之后,慢慢的将剩下的药全都喂了进去。

凤染尘喝完药,头痛缓解了不少,但鼻子里还是像塞满了东西,呼吸不畅。但不管怎么说,神志已经清醒了许多。

凤染尘侧躺在床上,半闭着眼睛。看着红袖把被自己弄脏的东西打扫干净,又将药碗放在托盘上,又给她加了一层被子,这才离开了房间。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凤染尘睁着的眼睛不住的睁开,又闭上,睡意袭来,最后的意识只是感觉屋里好像多了两个人。

“这看起来可不像是普通的感染风寒,而像是……”

“我知道。”

“喂,我说,你好好的住在赵府不也就罢了吗,干嘛要这么神神秘秘的。”

如果现在凤染尘要是醒着的话,就一定会认出来,如今站在屋子里的那两个人赫然便是前几天就离开的苏清河和元逸。

苏清河半抱着手臂站在屋子中间,四处打量着。

“这屋子里绝对是那些东西来过了。”

元逸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好似一切都胸有成竹一样。

苏清河看见元逸半天都不理会,撇了撇嘴,走到元逸面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好歹我现在是你这边的人,你就透露一下呗。”

元逸有些受不了苏清河一直在他耳边说话,简单给他解释了一下。

“如果我们留在赵府里,接下来的事情就会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而且你猜的没错,那些东西确实在这里。”

苏清河的眼睛都亮了,“在哪里,他们在哪里?”

元逸一把拽住正四处翻找的苏清河,“离开了。”

“什么?”苏清河有些不解。

这次元逸没有给他解释,拖着满是好奇心的苏清河暂时离开了。

床上的凤染尘,此刻就像陷入了梦魇一般,眉头紧锁。

“这位姑娘,好好看着吧。”

凤染尘猛的回头,身后却空无一人。明明那个声音就像是贴在她耳边说出来的,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呢。

“啊。”一道女子凄厉的惨叫声拉回了凤染尘的目光。

面前的一幕,却让凤染尘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女子身无寸缕,躺在地上,身上是一道道被鞭子打出来的血痕,脸上从左眼到嘴角划了长长的一道,生生的将那张脸给毁了。

“呸,你个小贱人,就凭你竟然还想爬公子的床,也不看看自己究竟是个什么货色,竟然妄图飞上枝头做凤凰,哼,不自量力。”一个长相娇美的女子手里拎着一个满是倒刺的鞭子,正指着那个受伤的女子谩骂。

“好好看着。”耳旁的声音像炸雷一般,凤染尘不自觉地睁大了双眼,看着那个女子活生生的被打的倒在血泊里,连呼吸都听不到了。

凤染尘什么时候见过这种血腥的画面,大叫一声,猛地坐起身。

额头上的布巾掉了下来,砸在了被子上,凤染尘急促的喘息着,眼前一阵发黑。

原来只是梦。

凤染尘长吁了一口气,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啊。”

满手是血。

凤染尘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双手,满是鲜血,那种滑腻的触感,让凤染尘不寒而栗。凤染尘拼命的在被子上擦拭着双手,可是怎么也擦不干净,原本粉色的被子上此刻满是一团一团的血污。此刻凤染尘的神经绷到了极致,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

“二少奶奶,二少奶奶。”

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摇晃,凤染尘睁开了眼睛,面前是一个陌生女子的脸。

“你,你是谁?”红袖还没有从那种感觉就回过神来,只不过是反射性的问道。

“奴婢是小青。”小青端起手上的茶杯给凤染尘喂水,“奴婢听见屋子里有动静,所以就自作主张的进来了,还请二少奶奶恕罪。”

凤染尘心有余悸的喝了几口水,摆了摆手,勉强露出一个微笑。“不用担心,我不会怪罪于你的。对了,红袖呢?”

一般情况下,红袖是会守在自己身边的,怎么现在不见人呢。

“红袖姐姐?奴婢没有见到红袖姐姐,奴婢来的时候房间里就没有人。”小青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凤染尘,“而且奴婢进来的时候屋子的门是开着的,红袖姐姐也太大意了吧。啊,奴婢不是故意的……”

小青看见凤染尘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以为是自己说红袖的坏话,惹到了凤染尘,连忙跪倒在地。

“你起来,出去吧。”凤染尘也没没有多说,只是让小青退下了。

“是。”小青一直低着头,所以凤染尘没有看见小青脸上那诡异的笑容。

凤染尘确实有些生气,作为一个丫鬟竟然将主子扔在这里,的确是犯了大错。

可是她也不是糊涂的人,刚才那个小青那么说,明显是为了让自己怪罪红袖,这是那些下人们之间惯用的手法,她怎么可能会那么轻而易举的上当。

仔细想想,凤染尘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在府里见过这个丫头,可是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总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凤染尘重新闭上了眼睛,她好像做了什么可怕的梦,连手心里也全都是汗,怎么她没什么印象了?

“哎,你今天见过赵三了没有?”一个小厮戳了戳跟他走在一起的瘦弱男子。

“咳,没见过呀,从今天早上我就一直没有见过他了,怎么?”那个瘦弱的男子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解的回问道。

“什么呀,那个赵三前几天借了我几两银子,说好了今天就要还的,可是今天老子连他个影儿都没见到。”那个男子愤愤不平的唾了一口。

瘦弱男子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肯定是早上躲起来了呗,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赵三喜欢赌,肯定又输光了。你的钱还指不定什么时候能要上呢。哈哈哈。”

“早知道老子就不借给他了。”那个男子骂了几句脏话,将路边的一块石头子踢了一脚,石子咕隆咕隆的滚到了一个角落里,被长得茂密的野草遮了个严严实实的。

“知道就好,吃一堑长一智,等找到那个赵三,兄弟帮你教训他一顿。”那个瘦弱男子好兄弟一样的拍了拍胸口。

“妈的,别让老子逮到他,否则要他好看。”

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走远了。

凤染尘一直睡到了午后才醒了过来,也许是休息好了,凤染尘的头也不疼了,温度也降了下去。

凤染尘揉了揉睡的发酸的双腿,抬眼从窗户外面看去。太阳已经升得老高,照得院子里暖洋洋的。

凤染尘心里痒痒,这么好的天气不出去走走的话还真是可惜。

正当凤染尘准备下床的时候,红袖进来了,她端着一个食盒,一股香味弥漫开来。

凤染尘下床的动作僵住,肚子里叫了一声,凤染尘这才反应过来,她已经将近一天都没有吃饭了。

“二少奶奶,您终于醒了,奴婢特意为您准备了吃的。”红袖将食盒放到桌子上摆好,然后转过身服侍着凤染尘将衣服换好。

凤染尘一言不发地任凭红袖给自己换衣服,一直到坐在桌子前拿起筷子,这才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

“你今天早上在哪里?”

忙着给凤染尘布菜的红袖一愣,随即奇怪的看向凤染尘,回答道:“今天奴婢就一直守在二少奶奶身边,直到刚才去厨房里拿食物。二少奶奶难道不记得了吗?”

凤染尘举着筷子的手停在半空中,有些僵硬的转过头去看红袖,“你说,你一早上都在这里?”

“是啊,二少奶奶你期间还醒了呢,奴婢还问你需不需要吃早饭,只不过二少奶奶你估计是太累了,只含糊了一下,就又睡过去了。”说着,红袖掩唇笑了一下。

“奴婢就不好意思再打扰二少奶奶,一直待在屋子里,直到刚刚二少奶奶有快要苏醒的迹象,奴婢才赶紧让人将准备好的东西拿过来。”红袖自顾自的说着,没有察觉到凤染尘早已变了脸色。

怎么可能,凤染尘的手微微颤抖着,怎么可能,难不成她都是在做梦吗?

“府上,府上有没有一个叫小青的丫鬟?”即使是凤染尘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念头,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

“小青……”红袖的声音里带了一些犹豫。

“到底有没有?”凤染尘索性将手中的筷子放下,死死地看向红袖。

被凤染尘的目光吓了一跳,红袖连忙说道:“有是有,只不过,只不过她早就失踪了。

凤染尘惊呼一声,“失踪,怎么可能是失踪?”

“是啊。”红袖想起了那个姑娘。

“你知道她吗?”凤染尘听着红袖的语气直觉感到红袖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红袖点点头,“还在咱们没有进府的时候,这个丫头就已经失踪了,她的一些事情,奴婢也是听下面的人碎嘴聊起来的。”

和红袖同一个屋子的姑娘以前和小青在一起玩过,所以那些事情红袖也是从那个姑娘嘴里听到的。

“这个小青原本只是一个洒扫丫头,只不过因为长得俊俏,所以被破格提拔为了一等丫头,放在了大少爷的院子里。只不过也许是因为身份变了,所以想要的东西也多了吧。”

小青不满足于丫鬟的身份,竟然有一次给大少爷下了药,想要爬床,只不过还没有碰到大少爷,就被另一个婢女给发现了。

那一个婢女在没有通知大少爷的情况之下,就擅自对小青用了刑,小青被打得血肉模糊,当时有很多人都看见过小青被人抬出来的时候奄奄一息的样子。

“那后来怎么会失踪?”按理说这种丫鬟就早该被逐出府,更何况听红袖这么说的话,这个丫鬟估计连活下来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这个奴婢也不太清楚了。反正,听有的人说,大少爷仁慈并没有将小青逐出府外,而且还安排了一个大夫给她治病。只不过,就在小青病好以后,重新当值还没有几天,小青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任凭谁都没有再找到过她。”

“一直都没有找到过吗?”凤染尘眼睛里闪过一点恐惧。

“嗯,以后谁都没有再见过她了。”

“那我看见的,是谁?”凤染尘低声说道。

“嗯,二少奶奶,你说什么?”红袖没有听清楚,俯下身子,靠近凤染尘问道。

凤染尘有些慌张的摇摇头,“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你听错了。”

说完就像是掩饰什么东西一样,端起碗就开始吃饭,只不过如果要是手没那么颤抖就好了。

红袖虽然有些好奇,但二少奶奶已经发话了,她也只好将嘴边的话咽下去了,站在一旁,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的打量着二少奶奶。

她总觉得今天二少奶奶有些奇怪,而且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明明已经睡了这么长时间了,可是还是能够明显的看见眼底的乌青。

凤染尘食不下咽的吃完午饭,捧着茶水坐在椅子上发愣。

红袖让小丫头进来把剩饭撤下去之后,看着魂不守舍的凤染尘,轻声说道:“二少奶奶,今天天气很好,要不要出去走走。”

“嗯,走吧。”凤染尘把手上完全没有动的茶水放在桌子上,站起身接过红袖递过来的披风,揉了揉脸。

说不定是她胡思乱想的。

凤染尘站在屋子外面,太阳正暖阳阳的照在脸上,凤染尘感觉整个人都变得暖和起来,心里的一点紧张感也全然消失。

“见过二少奶奶。”一些下人们放下手里的活计,向凤染尘请安。

凤染尘点点头,脚步不停。

“这是什么东西?”突然,凤染尘听见一个声音好奇的说道。

凤染尘站住身,转过头,看向说话的人。

那是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下人,正好奇的拿着一根棍子在野草堆里拨拉着。突然那个下人大叫一声,摔倒在地,连连向后退着,就像看见了什么害怕的东西。

“怎么了?”凤染尘凝眉问道。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