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上面一个?b 两个?上面一个?B描写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红袖在赵家生活这么长的时间,自然是知道这个地方的。刚一听到赵玉罄要将她关到这间屋子的时候,急忙挣脱开下人的手,跪在地上,大声的哀求着,声音凄厉。

“大少爷,大少爷,你就放过我吧,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大少爷,你说什么我一定会办到的。大少爷,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求求你了大少爷。求求你了。”

“哼。”赵玉罄站在红袖前面,半俯下身子,一把拽起红袖的头发。

“你还记得我上一次说过什么吗?如果要再有下一次,我一定不会饶过你。看来你完全没有把我的话听到耳朵里,如果我要是不好好的给你一个教训,恐怕下一次你就敢违背我的命令了吧。”

“不,不,不。”红袖被拽疼了,满脸的泪水。可是她丝毫不敢挣扎,“大少爷,没有下一次,奴婢保证奴婢以后一定把二少奶奶看好。求你大发慈悲就饶过奴婢这一次吧。”

红袖真的不敢想象,她害怕。她曾经有一次看见过下人们将那间屋子里的人抬出来。不,那大概已经算不上是一个人了。面目全非,满身血迹,如若她不知道那是前些天的一个下人的话,她甚至都不敢想象那以前是活生生的一个人。红袖本来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看到这些的时候早已吓晕过去了。而这一次大少爷竟然要把她关到那个里面,这简直就是死路一条。

到了面对自己生死的时候,每个人都会首先考虑自己的生死,到了现在这个时候,红袖已经顾不上她家小姐了。

赵玉罄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就算是他想对红袖下手,也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时候。先不提府里来了一个高深莫测,他完全不知道底细的人。

更何况,现在柳如云已经是半疯癫的状态,根本接受不了她自己不熟悉的人靠近,所以他想要继续折磨柳如云的话,必须需要红袖的帮忙。

这一次他只是给红袖一个警告,告诉红袖不要再试图挑战他的底线。

这段时间府里有其他人,他必须要将一切事情都掌握在手中,包括所有人。

原本他还不会警惕到这种地步,可是经过刚刚看到元逸出手的那一幕,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感觉,这个元逸一定是不安好心的,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冲着柳如云来的。否则也不可能一个陌生人,竟然想要看一个刚出阁的女子。就算是这个女子再怎么富有盛名,也绝对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元逸,他到底是什么人?

“好,记住你今天的话。”赵玉罄狠狠的将红袖摔在地上,从怀里掏出手帕擦着手,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就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保证你绝对不会再有机会跪在这里。”

说完,赵玉罄将擦过手的手帕扔在红袖的身上,嘴角微微翘起,冲淡了满脸的戾气。

“多谢大少爷,多谢大少爷。”红袖什么也顾不得,只是跪在赵玉罄的脚下不停的磕着头。

“将这瓶东西下在你们二少奶奶的药里,具体怎么做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一个小瓷瓶滚落在红袖的面前。

红袖一把将它塞在怀里,连连点头。“知道,大少爷就放心吧,奴婢一定会将这些事情办好的,绝对不会出差错的。

“滚吧。”

“是,是,奴婢告退。”红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忙不迭告退之后,忍着疼痛,小跑着离开了。

“大少爷……”有一个下人好像说些什么,刚开头就被赵玉罄打断了。

“其他事情不必再提,派人跟着她,等到她事情办妥之后再回来禀报我。”

赵玉罄转过身回了房间,关上门的那一瞬间,眼睛里全是杀意,翻滚不绝。要是此刻还有人留在原地的话,一定会被赵玉罄眼神中的杀意所吓到的。那种眼神,仿佛是毁天灭地般的。

柳如云,我一定要亲手毁了你,用你的命去祭典秦岭。

院子里一阵风刮过,仿佛掺杂着不知道是谁的笑声。

下人们也不敢多待,收到命令之后便赶紧离开了。他们家大少爷已经越来越让人心惊了,尤其是在最近这两天,他们根本不敢与大少爷对视。在这赵府里,大概,已经没有哪个主子是正常的了吧。

当红袖灰头土脸的回到了院子里的时候,柳如云还依旧昏迷着。其他下人们也不敢随便去柳如云的房间里,当然那也是因为大少爷下过命令,闲杂人等一律不允许接近二少奶奶,除此之外,二少奶奶精神失常,其他人就算是有心,也没那个胆子。

因为有好多人都在私底下猜测,会不会有可能是二少爷的鬼魂在纠缠着二少奶奶。因为二少爷在快去世的那段时间,想要娶二少奶奶想的已经快要疯魔了,那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事情。怎么可能二少爷在临死之前的遗愿都是想要将二少奶奶娶回来。

这些事情,他们也只敢在私底下偷偷的议论,又怎么敢说出来呢。

红袖回来的时候额头上带着伤,头发散乱,满脸的泪痕。看见的人都指指点点的,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搭话,有的甚至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大家都心知肚明,今天府上来了贵客,可是二少奶奶,却在这个时候发病,大少爷是一定追究红袖看管不利的责任的。

现在是个人人自危的时候,谁都不想管其他人的事情,唯恐会引火烧身。所以即使是看到红袖那么狼狈的样子,也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帮助。

红袖低着头,她自然是感觉到了身边人的目光,也可以感觉到他们目光中所带着嘲讽,讥笑,同情亦或是对她的不屑。可是她却无暇顾及,手里紧紧的攥着那个瓶子,一路脚步不停。

小姐,事到如今,红袖只能先对不起了,如果有机会,红袖一定会……

红袖不敢就这个样子进柳如云的房间,先回了自己的小屋子里,打了一盆水,将满脸的泪痕洗掉,往自己的伤口上撒了一点药,匆匆忙忙的换了一身衣服。

她紧紧地盯着桌上的那个小瓷瓶,两只手不停的揉着衣角,挣扎了一会儿,她还是捏着那个小瓷瓶走出了房门。

她不敢再违抗大少爷的命令了,她不敢。

小心翼翼的推开柳如云的房间,红袖轻手轻脚的将手上捧着的药碗放到桌上,将沾湿的布巾贴到柳如云的额头上,低声叹了一口气。

“大概也是小姐,你的命不好吧,这也怨不得其他人。奴婢也是被逼无奈才对小姐下手的,还希望小姐以后不要怨恨奴婢才好。而且这件事情的起源也是因为……唉,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小姐,你还是……”红袖跪在柳如云的床前,喃喃自语。

“咔嚓。”好像是屋外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红袖直觉想出去查看,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硬生生的停下自己的脚步。她紧紧的咬着牙,狠下心走到桌前。

柳如云躺在床上,神情里满是痛苦,双手紧紧的扣在被子里,仿佛被梦魇魇住了一般,满头大汗,连眼角也被逼出了泪水。

红袖又看了一眼床上的柳如云,颤抖着双手打开瓶塞,用手摸了一下额上沁出的汗珠,小心翼翼的将瓶子里的药粉撒到碗里,用勺子慢慢地搅了搅,慢慢的走到床前。

“二少奶奶,二少奶奶。”红袖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柳如云,柳如云却全然没有任何的知觉。

红袖又用力的推了一把柳如云,她现在已经顾不得尊卑了,从刚才门外的动静来看,大少爷肯定是派了人来盯着她的,如果她要是不快点动手的话,她就危险了。

“啊。”被红袖这么一推,柳如云虽然依旧没醒,但却是开口低低的呻吟着。

红袖见柳如云张开了嘴,急忙拿起勺子,朝柳如云嘴里灌去。

“咳咳,咳咳。”因为喂的太急,柳如云不住的咳嗽着,连刚喝进去的药汁也全都吐了出来。

红袖看到这种状况,急得都忍不住流泪了,她不停的低声哀求着,“求你了,求你了。”

红袖拿布巾擦掉洒在床上的药汁,将柳如云扶起来靠在床头,端起药碗,慢慢的喂了进去。

大半碗的药汁尽数被喂进了柳如云的嘴里,见此,红袖这才松了一口气。

屋外的那个黑衣人也闪身而去。

“事情办好了?”

“属下亲眼看见红袖将药喂给了二少奶奶,必无差错。”

“好,退下吧。”

赵玉罄房间里的灯熄灭了,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今天晚上就连月亮也不见了踪影,抬眼望去,天地之间仿佛只剩黑色,无端的让人压抑。

下人们也早早干完活,吹熄了灯睡下了。

这天晚上,好像没有任何人活动的踪迹。

第二天清晨,天刚朦朦亮,就连赵府里下人们都还没有醒的时候,在元逸的房间里却空无一人。

“柳如云,柳如霜,那你究竟是柳如云还是柳如霜。”一大早就没有踪影的元逸,此刻竟然是在柳如云的房间里,脚下是不知道为何正陷入昏迷的红袖。

元逸站在离床边不远处的地方,面无表情的盯着柳如云,手却紧紧的攥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一见到这个女人,就莫名的有一种感觉,好像他和这个女人有什么瓜葛。

昨天,看到这个女人快要出事的时候,一向不管其他人事情的,自己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冲上去。

这简直太奇怪了,而且冥冥之中,他总觉得有个声音在说,这个女人就是他要保护的人。为什么?

等到元逸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元逸的床前,手不由自主的摸上了柳如云的脸。反应过来之后,元逸猛的将手缩了回去,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烫到了一样。

不知道听到了什么动静,元逸眼神一变,一个闪身消失了。

“呃,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在地上睡着呢?”红袖揉着额头爬起来,状似痛苦的摇了摇头,什么都想不起来。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做噩梦了吧,红袖猜测。

“哎,元逸,一大早的你干什么去了?”苏清河挥挥手,想要试图引起元逸的注意。

元逸却视若无睹,连头都没有骗一下,直直的越过苏清河朝前走去。

苏清河也不生气,放下手之后就紧紧的跟在元逸的身后。

“我刚刚去你的房间里找你了,可惜你不在,你去哪里了,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就告诉我嘛。”元逸的眼神里满是好奇和探索,元逸是跟着他来这里的,按理说,和这里任何人都扯不上关系,那究竟是为什么,元逸竟然执意要留在这里。而且,一大早的就不在自己的房间里,那会去哪里?

“你不必多管。”元逸总算是回答了,虽然说了就跟没说一样。

苏清河眯了眯眼睛,就像是狐狸一样。“好好好,我不问你这个了。”苏清河快走几步,和元逸并肩。侧过头看着元逸,“不过你可得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可不要用其他理由来骗我,我可什么都知道。”元逸得意的样子就像是偷腥的猫儿一样。

元逸不置可否。

看见元逸并没有上钩,苏清河索性也就不再和他绕圈子了。

“你要知道这里是赵府,昨天你也见过了这家的少爷,你应该知道这家少爷可也不是一个寻常人,不管你抱着怎样的目的来的,我希望你少和他扯上关系,否则就算是你再厉害,强龙也压不过地头蛇。”苏清河循循善诱。

苏清河也不是一个糊涂的人,他自然可以看得出来,这元逸肯定是别有目的,估计和赵家脱不了干系,作为一个朋友,苏清河觉得自己有义务来劝一下好友,不要鲁莽行事。

虽然说,元逸很厉害,但现在毕竟是在别人家的地盘上,更何况他和赵玉罄也算得上是世交,自然不想看到他这两个好朋友搞僵,否则他在中间也不知道究竟该帮谁。

苏清河觉得自己真是个有善心的人。

元逸一偏头,看见的就是苏清河,满脸猥琐的笑容。一向冷静的他也经不住被吓了一跳,这人怕不是也被下药了吧。

下药!

元逸猛的一抬头,他大概是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了。

苏清河正沉浸在自己的心绪里,冷不丁的被元逸惊醒了。

“怎么了,想好怎么告诉我了吗?快说吧,我洗耳恭听。”苏清河伸手拽住元逸的衣角,两眼闪闪的。

“哎,你要干嘛去,等等我。”

还不等苏清河高兴一会,元逸就迈开步子大步朝前走去,速度极快,一会儿就看不见人影了。

苏清河咋舌,这轻功未免也太好了一点吧。现在可不是惊讶的时候,苏清河定定神,也赶紧追去。

“查到什么了吗?”赵玉罄也早早的起身坐在书桌前,等着他的手下向他汇报。

底下的那个黑衣人跪在地上,满脸的不可思议。

“回大少爷,属下什么都没有查到。”

赵玉罄一拍桌子,“怎么可能?”

那个黑衣人磕了一头,继续回答道:“大少爷饶命,属下已经尽力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元逸就像是凭空来的一个人一样,属下什么都没有查到。”

“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吗?”此刻赵玉罄也镇静了下来,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个黑衣人。

“是,什么都没有,属下所知,就只是他和苏公子一同出现在这里。以前的那些事情一概不知。”黑衣人连头都不敢抬。

这件事情他们也很奇怪,以前就算是再怎么厉害的人物,也总能让他们查到一点东西,哪怕是一些假消息也肯定会有的,但是这个元逸,任凭他们费尽心计,也查不到什么东西。

“知道了,你下去吧。还有,找几个武功高强的人,盯着那个元逸。”

“是。”

黑衣人离开之后,赵玉罄离开了位置,盯着窗子外面。这个元逸怕是来者不善。

什么都查不到?这怎么可能。

赵玉罄抬手放在窗楞上,看来,他一定要注意这个元逸了。

这个元逸可是个棘手的人物,如果要是不解决好这个问题的话,一定会给他的计划带来麻烦的。

“柳如霜,柳如霜。”

“柳如云,我恨你,你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以前真是看错你了。”

“今天晚上务必要动手,下手利索点。”

“这个簪子聊表我心意,云娘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妹妹,姐姐也是走投无路了,现在也只有妹妹能够就姐姐了。此番恩情,姐姐一定会记得的,那你就安心去吧。”

“不,你要记得你是柳如霜。”

“二小姐,以后你就是大小姐了。”

“会有一个叫元逸的人来找你的。”

“救我。”

“啊。”柳如云猛的张开眼睛坐起身来,脑袋里仿佛挤了很多东西,仿佛就要炸了一样,生疼生疼的。柳如云大声尖叫着,双手不住地敲打着脑袋。

红袖听到声音之后立马赶了过来,看见柳如云又发疯了,也忍不住大叫一声。

“二少奶奶,快来人呀。”

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之后,柳如云的院子里全都是赵玉罄的人,就是为了能够在柳如云发病的时候压制住柳如云。

红袖这么一叫,立马就有人冲了进来。那几个粗壮婆子连忙按住柳如云的双手,还有几个赶紧给柳如云下了安神的药。

柳如云挣扎着,嘴里还疯疯癫癫的,大声嚷嚷着,“滚,都给我滚开。”

红袖捂着嘴,低声的啜泣着。

过了一会儿之后,柳如云才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她挣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红袖,看到红袖身后直冒冷汗。

红袖强撑着笑容,声音也颤抖着说道:“二少奶奶,你,你。”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

可是,出乎红袖意料的是,听见她说话之后,柳如云竟然朝她笑了。

那笑容却让红袖更忍不住瑟缩了一下,那不是正常人的笑,就像是,就像是一个孩子。

“呵呵呵,姐姐。”听着那笑声,却无端的让人生寒。

“二少奶奶,二少奶奶,你,你在说些什么?什么姐姐?”红袖结结巴巴的问道,眼睛也不自然地瞟向其他地方,根本不敢直视柳如云的眼睛。

因为有下人的压住了柳如云的身体,所以即便是柳如云想要直起身子也根本做不到,柳如云只能艰难地将头转过去,朝着红袖状若孩童般开心的笑着。

“姐姐,难道你不就是我的姐姐吗?”柳如云侧着脑袋全然没有被人压制住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反而是一股天真无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红袖看着这个样子的柳如云却止不住的感到一阵寒冷。

“二少奶奶,你在说些什么东西啊,我怎么可能是你姐姐,认,认错了吧。”说着,红袖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不能进去,没有大少爷的命令,谁都不可以进去。”

屋子外面一阵嘈杂声传到红袖的耳边,红袖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慌张的转过身,不自然的说道:“奴婢,奴婢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说完,就像是逃一般地出去了。

元逸和苏清河就站在屋子外面,被一群下人们阻拦着。

元逸站在院子中间,紧紧的盯着屋子,就好像穿过屋子直接看到了里面的人一样。苏清河却是玩世不恭地站在一旁,掂着脚不知道想要看清楚什么东西。

红袖离开那间屋子躲避开柳如云的眼神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她以为她做得很隐秘,不会有人注意到,可是却全都被元逸和苏清河看在眼里。

苏清河转过头看了一下身边的男子,刚刚元逸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这个地方,他就觉得一定是元逸发现了什么事情,如今看来,跟着元逸果然是有好戏看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