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刷碗他从后边抱我 不让我断奶他天早上要吃奶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那个男子冷笑一声道。

“赵家的人还有多少,是无辜的,那么,你是谁呢?”

柳如云躺在地上,听到这个神秘男子的问话,不禁悲哀的想着:“我,我是谁?我都不知道我是谁。”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要回家,回家。”柳如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一直在喃喃自语,状若疯癫。

“装疯卖傻吗?”

柳如云从微眯的眼睛中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只不过,看不清长相,只不过那通身的气派,绝对并非常人。

“啊!”一双冰冷的手摸到了柳如云的脸上,柳如云与那冰冷的温度一接触,整个人寒毛都竖了起来,恐惧的尖叫着。

“呵,原来是这样啊。”那个男子像是确定了什么一样,将手从柳如云的脸上拿开。起身,看着狼狈不堪的柳如云,眼中划过一丝嘲讽。

男子伸手往柳如云的方向弹了一缕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然后幻化出一张铺着毛毯的椅子,慵懒的坐了上去,斜斜的靠着,手指不住的敲打着扶手处。

“说,你是谁?”男子用手撑着头,看向柳如云。

本来,已经陷入恐惧,早已神志不清的柳如云,此刻却慢慢的坐起身,用手缕了缕挡住视线的头发,抬眼望向说话的男子,漆黑的眸子丝毫不见先前的慌乱,哪里还像刚刚的那个疯疯癫癫的柳如云。

“是你救了我。”柳如云用肯定的语气表达着这个事实。

“为什么?”她并不认识这个男子,那这个男子又为什么要救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她并不觉得这个男子是一个心善之人,更不可能是因为对她一见钟情,那么,定然有自己的目的,而她并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他人觊觎的。

“你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不必知道为什么,怎么,不想离开这里吗?”男子轻轻松松的就戳到了柳如云的软肋。

柳如云咬咬牙,漠不做声。

男子恶劣的笑了。

“怎么,想好了没?”男子换了一个坐姿,抛出了一个诱人的条件。

柳如云盯着那个看不清长相的男子,想也没想就说道:“你有什么目的?”

“你不需要知道。”男子抚掌大笑,笑声中透着一股阴寒。

“我救你摆脱现在这种局面,而你,听我命令办事,无论是什么事,你应该知道,你并没有拒绝的余地。”男子一挥手,站起身,走到柳如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道。

就算他们离得这么近,柳如云依旧看不清他的模样,像是被层层黑雾挡住了。

“是啊,我还能拒绝吗?”柳如云低下头,低声回道。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柳如云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人?哈哈哈,我不是人。”男子大笑,转而用充满血腥气的声音回答道:“其实,我,是,鬼。”

柳如云听闻,控制不住的向后退去,果然,不是常人,可是,可是,鬼?

“怎么,你怕了?”看到柳如云的动作后,男子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是谁将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冷冷的声音一下子出现在了柳如云身后,挡住了她的退路。

“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人,我又怎么会被镇压在这里。”

听到这个男子是被镇压着的,柳如云暗暗地松了口气。

像是看穿了柳如云的心思,男子轻笑一声,用那双冰冷的手扼住了柳如云的脖子,慢慢的凑到她耳边,危险的说道:“至于你这种蝼蚁,我杀你,只是一念之间,千万不要有任何的小心思,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看着柳如云憋红的脸,男子一把扔下柳如云,消失了,只留下一句话。

“过几日,会有人来找你,记住,他叫元逸。”

柳如云瘫倒在地,慢慢的,没了知觉。

第二天,柳如云在床上醒来,莫名的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东西。

此刻,府里迎来了客人,因为事出突然,府中上下都忙了起来。

一众奴仆纷纷赶往正厅。

正厅内,赵玉罄正坐在首位上,穿着一身黑色衣袍,神色不明的看着下方来访的朋友,开口道:“清河,一别数日,近来可安好?”

坐在下首的苏清河端的是一副文人雅客的样子,眉色飞扬,把玩着手中茶杯,斜斜的横了一眼满屋子的白色,默不作声的看了一眼他带来的元逸,见对方并没有任何表示,撇了撇嘴,看向了赵玉罄。

“小弟一切安好,倒是听说赵大哥近日有所不顺,本是听闻赵府娶亲,小弟特意随了礼,前来拜访,不料,竟是这般景象。”

苏清河放下手中的茶杯,正襟危坐,对着赵玉罄拱手道:“听闻玉笙已逝,还望赵大哥节哀顺变。”

赵玉罄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苏清河带来的人,同时回道:“人各有命,玉笙受了这么多年的痛苦,现在算是解脱了。”

“赵大哥,能想的开就好。”苏清河摸了摸脑袋,向赵玉罄介绍道:“这位是元逸。”苏清河并没有过多的介绍元逸,只说了一下元逸的名字。

赵玉罄皱眉,不管苏清河是因为不方便,还是因为他也不知道这来人的背景。这种态度,就说明,此人必定不简单。

元逸看向赵玉罄,同样在打量着对方。但相比起赵玉罄的不着痕迹,元逸就更直接了,苏清河看着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劝告,元逸可以算得上是视若无睹了。

“元逸。”

“赵玉罄。”

两人微微点头,算是认识了。

苏清河抚额,对这两人的简单,算是有了个新的认识。

“不知我们可否有幸拜见一下新娘子呢?”苏清河抿了口茶,不动声色的说道。

“不巧,因为玉笙的去世,弟妹受了一点影响,过于悲伤,最近正卧病在床,不好见客。”赵玉罄回道。

柳如云此时正坐在梳妆台前,任由红袖替她梳理长发。

赵府上下全都换上了白绸,唯有她的房间还是一片红,可是,却是灰败的。

外面越是素白,越发映衬着屋里的压抑和怪异。

红袖担忧的看着柳如云,“小姐的气色越来越不好了,这样下去……”还不待她想下去,柳如云就出了状况。

柳如云看着铜镜中自己模糊的脸,眼前却慢慢的浮现出了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这个人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神色,红尘微启,说道:“妹妹,真是多谢妹妹了,姐姐,实在是无能为力。”

“妹妹,我是妹妹吗?我不是柳如云吗?不,不是的,你才是柳如云,那我是谁?我到底应该是谁?柳如霜!”

柳如云看着镜子,崩溃的拿起桌上的玉簪,狠狠的戳过去。

她的头发还被红袖拿在手里,她这一动作,头发就被狠狠的拽了一下。

红袖急忙松开手,被拽下来的几根头发从她手指间落下,晃晃悠悠的,被风一吹,不知归处。

铜镜被柳如云砸裂,密密麻麻的裂纹像蜘蛛网一样布满了整面铜镜。

仿佛是在预示着柳如云的命运,被困在这方寸之地,就像是被困在蜘蛛网上的猎物,不管怎样挣扎,最终都逃不过,被吃掉的命运。

红袖将柳如云拉离梳妆台,唤来在门外候着的小丫鬟,让她收拾掉梳妆台上所有尖锐物品。

柳如云经过这一下发泄,整个人都沉默了。

红袖看着萎靡不振的柳如云,叹了口气,决定带柳如云去府里的花园散散心。

赵府西面有一个大花园,里面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四季不败。还有最醒目的是花园中间立着一棵柳树,仿佛遮天蔽日一般。

柳如云被红袖带着,一路沉默不语。

路过的下人们在看见柳如云的时候,纷纷俯身向柳如云问好。

可是柳如云却毫无反应,行尸走肉一般。

下人们看着毫无精神气的二少奶奶,纷纷在心里叹息道:“好好的一个姑娘,生生的被吓成了这幅模样,真是造孽呀。”

可是他们也只敢在心里偷偷的议论两句。面对阴晴不定的赵大少爷,他们也不敢造次,更不敢随便议论主子们的事情,只能对可怜的二少奶奶唏嘘两句。

可惜,此刻的柳如云,什么都感受不到。

很快他们就到了后花园。

不管赵府的情况是如何的混乱,那些,花花草草,就像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一样,依旧,绽放。

尤其是中间那棵柳树,嫩绿的枝桠在风的吹拂下肆意伸展,散发着无限的生机与活力,给枯败的赵府平添了一番春意。

柳如云信步走上前去,抚摸着柳树坑坑洼洼的枝干,眼睛里一直都存在的那薄雾,好像在一点一点的散去,露出漆黑般的眼眸。

“小姐。”红袖的声音像炸雷般在柳如云耳旁响起。

一瞬间,柳如云眼睛里又蒙上了深深的阴霾。

柳如烟看着高大的柳树,像沙漠中的人看到了一汪清泉一样,她想着,是不是她从这棵树上就离开这个囚禁她的地方,是不是就可以回到那段无忧无虑的闺阁时期,是否可以回到家中,她多想知道,究竟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柳如云的头又在隐隐作痛。

红袖看着柳如云并没有什么举动,交代丫鬟看着好小姐,就急匆匆的跑回去,去给柳如云拿件披风。

一众丫鬟不敢靠近,只是远远的看着柳如云,毕竟现在二少奶奶神志不清,谁知道会不会在激动之下,做出伤及他人的事情。

就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柳如云,做了一个令谁想不到的事情……

“不好了,不好了,大少爷,二少奶奶,她,她被困在了树上。”

一个丫鬟急匆匆的冲进正厅里,惶恐的向赵玉罄禀报道。

“什么!”赵玉罄震惊,连忙起身。丢下苏清河和元逸,沉下脸,向柳如云所在的地方走去。

苏清河和元逸对望了一眼,跟上前去。

远远的,就看见柳如云坐在高高的树丫上,哼着小曲儿,眼睛注视着远方,倒是看不出来平时那种歇斯底里的样子。

苏清河好笑的看着柳如云的身影,说道:“这柳家大小姐还真是,非同常人,可是我听闻这柳家大小姐并不通音律,果然,这传言不可信。”

赵玉罄转头看了看苏清河,听着他的话,隐隐觉得,是不是有什么超出了他的预想,但此刻他完全没有心思去思考。

他皱着眉,满脸厌恶的看着现在处在危险境地柳如云,那树枝摇摇欲坠,就像下一刻,就要折断一样。

而柳如云已经陷入自己的思绪,完全没有察觉到。

他满脸不虞的盯着跪了一地的丫鬟仆人们,喝道:“我交代过你们,让你们好好的照看二少奶奶,不让她随便乱跑,现在你们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情况,红袖呢?”

红袖正取了披风,急匆匆的赶来,一走进院里中,看着一院子的人,本来略有不解,可是,当她环视院子,突然在树上看到小姐的单薄的身影时,她吓呆在了原地。

猛然间听到赵玉罄的怒喝,她连忙跪倒在地,请罪道:“是奴婢的错,是奴婢的错,奴婢想着,如果小姐能出来走走的话,可能会……。”红袖怕极了,话都没有说完,浑身都在颤抖着,眼眶红红的,仿佛随时都能掉下泪来。

赵玉罄看着红袖这副样子,紧紧的握了握拳头。“既然你也知道是你的错,那你就自去领罚吧。”

红袖想到赵玉罄的手段,抖了抖身体,哽咽着说道:“是。”

赵玉罄看着柳如云方向,恨恨的想道:“真会找事啊。”

苏清河冷眼看着,摸了摸下巴,这新娘子有点不正常啊?看这赵玉罄对柳如云的态度也有问题啊。

但苏清河只是在一旁看着,并没有阻止什么,毕竟这是赵府的私事,就算他再心有不忍,也没有立场去做些什么。

而元逸更没有什么闲情雅致去救一个丫鬟,他只是盯着柳如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管底下的人怎么混乱,坐在树枝上的柳如云完全没有受到他们的干扰,她远远的看着家的方向。

啊,对了,在原先她的院落里,也有一颗像这样的树,但并没有这么高大。每天清晨,当阳光透过树枝之间的空隙照到地上的时候,她就喜欢像孩童般,一步一步,一脚一脚的踩着地上斑驳的光影,在地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

有一次,在丫鬟们不注意的时候,她就偷偷的溜到树下,艰难的爬上树,坐在粗壮的枝桠上,双手紧紧的抱着枝干,看云卷云舒,眺望着远方的风景,惬意的哼着小曲,看着丫鬟们在树下焦急着寻找着自己。而她,却藏在茂密的树叶间,嘻嘻的笑着。

可是当她想下去的时候,那个时候,她是怎么做的呢?

那个时候有谁,在一直注视着她呢?

她恍恍惚惚的想着,那个时候,是谁陪在她身边,是谁一直在下面看着自己呢?是谁?到底,是谁呢?

“妹妹,不要让爹看见,快下来。”一声娇喝,打断了她的回忆。

柳如云抬头盯着火红火红的太阳,一直盯得眼睛发涩,她松开一只抱着树干的双手,揉了揉眼睛,突然像是有人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柳如霜,霜儿,快下来,上面危险。”一道充满着担忧的声音传来。

柳如霜,是在叫她吗?应该是的吧,要不,除了她,还有谁在树上呢?

是谁在叫她呢?这个声音听得她心里暖洋洋的,直驱散了这段时间存在她心底的阴霾。

她应该是信任这个人的吧,那,就下去吧。这个人应该还会像以前一样,接住她的吧。

她松开手,身体直直的朝下坠去。

急促的风声在耳旁响起,柳如云浑身一颤,神智瞬间清醒,但,此时已来不及了。她控制不住下坠的力道,尖叫出声。

此刻早有紧紧盯着柳如云的丫鬟惊呼一声,立马捂住了嘴。

赵玉罄扫到了正急速下降的身影,身形一顿,但又生生的停下了想要迈开的脚步。

是不是她死了以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让她去陪秦岭吧,如果秦岭知道的话,应该会很开心的吧,毕竟,她是秦岭心爱的女子。

那玉笙又该怎么办呢,玉笙他可是连死都想娶她为妻的。

而柳如云是那般的水性杨花,只为了利益就抛弃了秦岭,她值得吗?

不,不能让她这般轻易死去,她还没能看到柳家倾覆,她还没有看到她最重要的东西,一个一个的失去。

怎么能让她这么轻松的,就去死呢!

他又想起那天他看到秦岭尸体的那一刻,那般的伤心欲绝,怎么能不让她亲身尝尝呢。

秦岭在被她伤透了心后,那般的绝望,在被柳家的人暗算的时候,秦岭在当时又该是多么的无助,这些,怎么能不让她经历一番呢?

岂不是,便宜了她。

他飞身上前,想去救柳如云。

有一道身影比他更快,掠地无痕,轻轻地揽住了正在下坠的柳如云的腰,缓缓的落下。

元逸?

赵玉罄停下脚步,眉宇间划过一丝厌恶,这个女人,总会有人为她前仆后继。

苏清河张大了嘴巴,刚刚,是他看错了吗?还是,有什么发生了?

元逸看着自己怀中的女人,自己也不清楚。

在看到这个女人下落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有个声音在对他说:“去救她。”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竟然,会出手相救。

但是,在搂着这个女人柔弱无骨的腰肢的时候,一切都被他抛在脑后。

盯着她苍白的面容,受到惊吓没有了血色,甚至微微发白的嘴唇,他的心像被什么狠狠的攥住了。

柳如云在下坠的时候,猛然间,变得清醒。

她是柳如霜,是柳家的二小姐柳如霜,根本就不是什么柳如云。

她的姐姐,柳家的大小姐才是柳如云。

她被李代桃僵,顶替姐姐嫁进了赵府。

伤害了秦岭的是柳如云,而不是她柳如霜。

而应该嫁进赵府的,也不应该是柳如霜的自己。

一切从刚开始就错了。

柳如云,不,现在应该是柳如霜,她猛的直起身子,拽住元逸的衣袖,用唇语说了一句:“救我。”

元逸看着满脸乞求的女子,心中荡起了涟漪。

柳如云努力维持着最后的一丝清明,死死地盯着元逸,她想起来了,那天晚上那个男人说,元逸会去找她,现在,这是唯一能帮到她的人了。

她死死地拽着他的衣袖,直握到手指发白。看到元逸听懂了她的话,努力的扯出一个微笑,终于,支持不住了。

元逸单手抱着柳如云,稳稳站在地上。怀中的柳如云昏昏噩噩,早已失了神智。

看着柳如云安全了以后,红袖连忙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到柳如云身边,小心翼翼的将柳如云从元逸手上接过来,柔声叫了声:“小姐。”

柳如云早已什么都听不见了。

元逸任由红袖将柳如云抱走,顿时觉得怀里空了一块,凉凉的,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其他人带走了一样。

感觉着手指间还残留的温度,想着那个女子乞求的眼神,还有那句“救我”……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风吹过,柳树沙沙作响,花香肆意的蔓延着,各种味道夹杂在一起,浓烈,让人疯狂。

“哼。”赵玉罄一甩衣袖,快步走上前来,冷声说道:“都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二少奶奶扶回去,再有下次,我定不会留情。”

“是,是,是。”下人们慌手慌脚的爬起来,连声应道,赶忙走到红袖身边,帮红袖将柳如云带回房间。

苏清河看着院子里散了大半的人,用眼神戳了戳元逸,“喂,新娘子也见到了,咱们该告辞了吧。”

苏清河朝着元逸挤眉弄眼,生生的毁了自己那副风流倜傥的样子。

奈何元逸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

元逸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更没有理会苏清河。

他望着柳如云消失的背影,心中升起一抹怜惜。或许,他该帮帮她。

而赵玉罄在遣散了一众下人之后,一直在留心观察着这位所谓的“贵客”。

就凭他刚刚出手救下柳如云的身形来看,他必定身手不凡,武功高强。

那他,究竟是抱着何种目的来到赵府呢?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