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人个人换着玩 三个一起看我怎么C你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龙凤和鸣烛正在燃烧着,烛火发出刺啦一声响,燃烧的越发耀眼,那璀璨的光亮正好映照着墙上面贴着的巨大“囍”字。

她尚且沉浸在不解当中,微微掀开自己头上盖着的红盖头,视线无措的扫了出去,看着满是红艳的房间。

只瞧着那些摆设便知已经上了年岁,那浓郁的古老气息正缓缓的散发出来,由内而外,给人一种厚重之感。

四处都是红艳艳的,想用这种艳红的颜色来营造出喜悦,可过于浓郁的颜色却叫人打从心里的生出一种抗拒。

正是晚上,外边的月光算不得皎洁,纵然洒下幽暗的光芒,也被隔绝在了窗棂之外,整个屋子都被烛光点燃着,却也难以匹敌真正的光芒,屋子里面仍旧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阴暗之感。

那些个鲜红的颜色干涸在了墙上,干涸在了窗角,干涸在各个地方,皆是鬼魅。

这人不知不觉便已经揪住了胸前的衣服,只觉得身上被压的喘不上气来。不知何时,此人身上穿着一件儿凤冠霞披,头被压得抬不起来,稍微一晃到满头珠翠,便开始发出玲珑悦耳的声响。

这是一个梦。

倘若不是梦的话,又该怎么解释明明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却成为了新娘子,在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方,四处都静悄悄的,在没有活人的声响。

那一刻,恐惧蔓延上来,她只想逃窜。

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这凤冠直接打了下去,摔在地上,只听啪的一声响,这个四处都是,那红宝石就潋滟的躺在地面上,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她提起自己的裙摆,用力的推向门扉,那一扇门却好像是石头做的,任由谁百般去推都没用。

“有没有谁能听见声响?我在这里面,快点把门打开,让我出去!”

那声嘶力竭的叫喊就像是一颗小石子,石沉大海,了无音讯。天地之间,这个房子犹如一个孤舟漂泊在大海上,她成了那柔弱无依的人,甚至不清楚自己的处境。

这心中越来越惶恐,甚至觉得唐若再不醒来,那么将永远沉浸在这,再不得见天日。

便是在这个时候,仿佛是从地底下,开始传来轻轻的叹息:“我便在这,这里便是你的家,又要去哪里呀?娘子?”

她只觉得这一声是从背后传来的,瞬间就冒起寒意,嗖的一下转过身去,只瞧见桌子上立着一个牌位,上面甚至还有一朵红花便系着,刻着字:亡夫……之灵位。

虽然很努力的想要看清楚上面刻着的名字,但终究是一片模糊,并不清楚。

即便是如此,也足以叫人心惊胆战,在这么一个新婚布置的洞房当中,就那样明晃晃的摆着灵位,披红挂彩像新郎官。

“方才是谁说话?!”她害怕极了,声嘶力竭的叫喊当中夹杂着一丝颤抖。

那边仍旧是不急不慢,阴森森的气儿就缠绕在声音上:“自然是你的丈夫,我就在你身后,你来瞧瞧我呀。”

一瞬间后脖颈处似乎有什么东西轻轻掠过,这一轻柔的举动足以叫人寒毛炸立。

她下意识的便回身看了过去,只瞧见那黑影飞快的抚过,就凝聚在了门上,似乎要从门上的缝隙挤进来。

人对未知的恐惧从来只多不少,又何况是摆在自己眼前的事儿。

这一口气儿就直接没上来,横在嗓子眼里,手不断的去抓着自己的喉咙都要抓破了,终于喊出声来:“啊——”

随着一声叫喊声响起,全身的力气都上去,消耗殆尽,整个人就跌落在地。

全身上下冷汗连连,额头上的汗珠子已经将刘海打湿,就粘在额头上,整个人的脸色苍白,丝丝的咬着自己的下唇,那双眼睛豁然睁开。

青色的纱帐上面绣着一两朵不知名的小花,暗香浮动,看着四周熟悉的景象,好半天这人才反应过来,还活着。

那不过就是一个荒唐的梦罢了。

“小姐起床吧,今儿个是您要出嫁的日子,该要好好的梳妆一番。”贴身婢女红袖的声音从外边缓缓传来,紧接着那手一掀,便将幔帐掀开,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柳如云怔怔的在那反应了好半天,这才想起来,今儿个是自己出嫁的日子,难怪会做那样恐怖的梦,果然自己对于出嫁这件事情还是持以紧张的心态。

她伸出手去,任由贴身婢女将她搀扶起来,沐浴更衣,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她始终都像是失掉了魂魄一般,无知无觉,任由人摆弄,总是走神。

喜娘拿着木梳,给她梳着那三千青丝,触手生凉,凉的人仿佛碰到了什么冰水,纵然口中振振有词的念着喜庆的话,可仍旧是没能将那股凉意驱赶走。

柳如云看着镜中的自己,下眼一片乌黑,因为没有睡好的缘故,所以全都是颓废,整个人像是提线木,丫鬟婆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人包住。

又是穿上那繁琐复杂的嫁衣,那华丽的头饰,这才被那沉重的凤冠唤回了神,只觉得和梦中是如此的相似。

镜中的自己头戴凤冠,翡翠金玉相依相畏,红宝石点缀着,美丽的叫人心惊胆战。

和这耀眼的凤冠相比,人就憔悴了不少,索性涂上一层厚厚的脂粉,两颊渲染开胭脂,那漆黑的眸子像是一片宁静的秋水,除了美丽,再看不出其他。

这边收拾好了没多久,外边已经是噼里啪啦的响起了鞭炮,这是一种催促,吉时已到。

柳如云被囍婆盖上了红盖头,从镜中看了自己最后一眼,便被搀扶着哭别双亲,搀扶上了前来迎接的花轿。

直到花轿抬起,耳畔缠绕着悦耳的唢呐声,这才缓缓的抚平了刚刚哭出来的焦躁之心,定了精神,只觉得有些好笑。

那不是旁人,是她的夫君,也是亲眼见过的人。

当初赵家登门拜访,有求亲之意,为表诚意赵家公子甚至亲自来前往。

这位公子曾惊鸿一瞥,偶然见过柳如云,自学之后便开始茶饭不思,辗转反侧,害了那相思病。如今登门来求亲,自然是一剂良药。

那个时候的柳如云胆子倒是有些大,再加上身边的贴身婢女总是说,不要嫁给没见过的人,便偷偷的躲在门后,瞧着里边的人是什么样子。

只是远远一眼,却也记下,是一位淑人君子,英俊不凡身上又带着一股气度,叫人一看了,便开始小鹿乱撞个不停。

这一场提前对于柳如云的父亲来说,可为是喜从天降,他们白家做生意已经遇到了瓶颈,倘若有这么一场联姻在那么势必能得到缓解,再加上那也是个良配,金玉良缘,如何会不答应?

从一见钟情到现在,速度倒也快,婚期那般的紧,筹备且嫁妆来自然也是麻烦,好在女儿的嫁妆是从自幼开始便攒着的,只是有些需要新娘子亲手缝制出来的东西要加班加点一些。

这些日子柳如云一直都在为嫁妆做准备,许是因为这个缘故,才会心绪不宁做了噩梦。

就这般一句一句的安慰自己,总算抚平了自己有些焦虑的心情。

这花轿虽然是八抬大轿,走得很稳,但时间长了难免会给人一种晃悠的感觉,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停下,有喜娘拿出红绫交给她。

另一边自然也是有个男子手提红菱,两个人中间绑着一朵大红花,那红花异常耀眼,像极了做噩梦的那一日,放在灵位上的红花。

可惜如今柳如云是看不见的,他的视线被遮挡住,只能看见自己脚下的东西。

穿着黑色靴子的主人一步一步的往前迈,用这红绫牵引着人往正厅里走去,拜过天地,送入洞房。

整个人便坐在那柔软的新床上,上面撒着许多的东西,寓意着早生贵子。她微微有些甜蜜,可因为这喜床的柔软又忽然想起了那个梦。

好在,好在身边有红袖在,从始至终陪着自己,绝非是梦境,红袖一直在那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末了说道:“小姐中午便从家中出嫁,折腾到了晚上还没吃什么东西,奴婢去给您寻些吃的来。”

她正沉浸在自己的事情当中,自然是没有回应,心事重重的攥紧拳头,又缓缓舒展开来,已经是覆盖了一层汗渍。

四周静悄悄的,原本从前院里传来宾客的吵闹声,也渐渐的消失无影无踪,外边就连虫鸣声都没有。

那个说着要给自己寻些吃的回来的红袖,一去便开始了迟迟不归。

柳如云原本还安慰自己是想多了,可随着渐渐的沉寂,这心里面已经是起伏不定,什么规矩都束缚不了她,直接便掀开了自己的盖头。

眼前的一幕叫人心惊胆战。

那烫金的喜字,四处点缀着的红,熟悉的床具,以及龙凤和鸣红烛不断的燃烧着,发出呲啦呲啦的响。

这里一切的一切,像是与自己那个可怕的梦境一模一样。

几乎是想都没想,她整个人就直接向门口扑去,倘若,倘若这门打不开,那后果是什么想都不敢想。

然而记忆却是有条不紊的帮人回忆,回忆那一夜的可怕与恐怖。

然而怎么也没想到,在手没有摸上那门扉之前,门就突然自己开了。

“咯吱——”

柳如云吓得后退一步,蹲在地上抱紧自己的头,甚至不敢去抬头看。

“娘子这是做什么?”

诧异的声音响起,男子的声音颇为低沉,面带犹疑,眉头微蹙,眼中闪烁着关切。

来人正是自己的夫婿,赵玉笙。

柳如云瞬间也冷静了下来,脸顿时变红了,竟然在自己新婚夫婿面前如此丢脸,只因为那一个梦,简直叫人无处可说。

连忙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垂首温顺的说:“妾身失礼,刚才只瞧见脚边来了一只大老鼠,实在是害人,这般之下才惊慌失措,希望夫君不要见怪。”

赵玉笙拍了拍人的肩膀:“你受到了惊吓,又何错之有?该是我来晚了才对。走吧,咱们进去说。”

两人这便手挽这手进了屋去,那单门扉紧紧关闭。

“小姐,您别吓奴婢呀,小姐您快醒醒!”声音非常的急促,一声声的唤着,透着焦躁不安。

柳如云还没反应过来,明明之前还和自己的丈夫呆在一块,她那双眼睛异常的呆滞,呢喃着说:“红袖,你在这里做什么?夫君来了还不去泡茶?”

这话说完之后,红袖脸色一变,变得更加着急:“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说上糊涂话了。奴婢去厨房拿吃的东西,这一回来就瞧见您躺在门边,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柳如云怔怔了半天,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焦距,吩咐人将自己搀扶起来,四处看去。

那个东西意料之中,便落入了自己眼里。

那桌子上正摆放着一方灵位,和记忆中一般系着朵红花,和梦境的那次不同,这一次终于看清楚了上面写的是什么字。

上书:亡夫赵玉笙之灵位。

柳如云的眼皮子一抖,手都不稳:“这究竟,究竟是怎么回事?!”

究竟哪一个才是梦,哪一个才是真实?自己陷入到了什么当中?

红袖脸色忽然黯淡了下来,不断的落着泪:“我的小姐呀,那赵家公子生了病,在你没过门的前一天就已经病逝,赵家人心太黑了,这种情况下还用那瞒天过海的计谋将小姐娶进门,和一个灵位做夫妻。”

柳如云的脑袋都要炸裂开来的,倘若赵玉笙死了,那么之前自己看见的人究竟是谁?是鬼魂,还是说那才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层层叠叠的迷雾就围绕在眼前,叫人根本看不出真相,而那迷雾当中仿佛藏着万支箭,此刻万箭齐发。

柳如云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了,只觉得没有一个是真的,发了疯似得冲了出去,不断的奔跑着。

赵家的宅院占地面积非常的大,这个人便一袭红衣,莽莽撞撞的在黑暗里面穿梭。

精疲力尽的跑了那么久,却是一个人都没看见,天地之间好像只剩下了自己,以及看不见的妖魔,以及无边无际的黑暗。

倘若是梦那便好了。

她不断的飞奔着,内心中疯狂的喊,这是个梦,让自己尽快的醒来,不要再在梦中一个又一个的来回。

然而直至精疲力尽,也终究在这黑暗当中。

下一秒,砰的一声便撞到了一人怀中。

那人有些不耐烦:“跑来跑去,这是要去哪儿?”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柳如云震惊的抬起头去,只见长廊下面点燃着红灯笼,正是为这喜事儿置办的。此时此刻那红艳艳的烛光落在人的脸上,更添了一丝妖异。

她几乎是颤抖着后退,赵玉笙不是死了吗?

“大晚上,这种表情,你见鬼了?”他透着淡淡的不屑,“你都愿意嫁给一个死人了,难不成还要怕我这张脸?”

方才撞入那人的怀中,尚且有体温存在,便可知此人是人。这倒是让柳如云镇定了一些:“你说的话我听不明白?还有你是谁?”

“我叫做赵玉罄,是赵玉笙的哥哥。也是代替他娶了你的人。”

他说的很轻松,丝毫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透着嘲讽的味道:“往出来跑做什么?装疯还是卖傻,都没用。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呆着,我是不会放你回去的。毕竟我弟弟那么喜欢你,即便是死了也得把你娶回来。”

柳如云听着这些话,反应有些淡漠,或者说呆滞,双瞳之间没有丝毫的焦距,方才对方说的那些话,好似听懂了,又好似一句都没听懂。

那些杂乱无章的记忆就像是杂草横生,一起长了出来,涌了上来,脑袋都要爆炸了。

头疼的感觉像是巨浪一阵一阵的往海岸上拍,她连站都站不稳,跌倒在地上,不断的呻吟。

然而赵玉罄丝毫没有要过来帮忙的打算,就只是在那一味的冷眼旁观,那目光的冰冷似乎能将人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割下来。

便是在这个时候,红袖终于追了上来,在看见赵玉罄之后规规矩矩的行礼,眼中全是害怕的神色,手上的动作也很迅速,飞快的将她们家小姐搀扶离开。

赵府里面的喜字还没剪干净,就已经被一片白茫茫给覆盖住,白绸在飘荡着,昭示着有人去世。

这赵府里面的二少爷身体一直都不好,据说是胎里带出来的毛病,根本不得医治,一直都靠着药养着,之所以娶妻就是想冲冲喜,可没想到人竟被冲死了。

多少人听说了这件事儿,都会忍不住叹息和怜悯,毕竟这府邸里的二少奶奶也太苦命了,刚嫁过来丈夫就死了。

府邸里面的寂静,和之前娶新媳妇的喧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越是对比,便越叫人心里不安。

柳如云身为二少奶奶,底下仍旧是有人伺候的,那些个人帮她换上一身素净的衣裳,任由她坐在床边发呆。

外边的人都在不停的将喜字接下去,换上红绸,唯有这房间里面没有丝毫的变化。

那个金漆喜字仍旧挂在那,和梦中一般,和不知是梦还是真实,也一般。最最重要的是,那个牌位也没有撤走,仍旧摆放在那。

“娘子心情好像有些不好,为什么不开心呢?”在那一片虚无当中,渐渐有声音凝聚了起来,温温柔柔的传来,虚无缥缈,带着仙气儿。

可若真说起来,应该是鬼气森森才对。

只因为这说话的人,明明已经死了。

柳如云一动不动,当这种事情屡次发生之后,总会适应,总会麻木。每天一到夜里,传到脑海当中,就会不断的重复起了成亲那日的梦,逃也逃了,跑也跑了,最终也醒了。

所有人都说赵玉笙已经死了,可那人就站在自己面前,嘴边含笑,温温柔柔的问,娘子,你怎么不高兴?

当这种事情越来越多的时候,柳如云开始分辨不出是真是假,索性就不去想,管它是真是假!

“我要回家,见爹娘去。”她这般说着,没有丝毫表情的脸上忽然从眼中滑落两滴眼泪,这眼泪就好像是蹦出来的一丝希望,回到家去询问父母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毕竟这赵府当中着实诡异,除了赵玉罄,就连自己的公公婆婆都没见一面。

“娘子冷静一点,不要总发脾气,大夫说你犯了癔症,所以会不断的出现幻觉。把这药喝了,病就会好。”

赵玉笙手中端着一碗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黑漆漆的药还泛着苦涩的味道,他轻轻的吹了吹,递到人的嘴边。

柳如云下意识的便抗拒,鬼知道对方给自己的东西是不是藏有毒的,她有些焦虑不安,抬手便将药碗打翻在地,然后蹭的便冲了出去。

不管是幻觉,还是梦境又或者真实,都远远的滚开吧,不要再纠缠自己,她要回家!

在大家的目光当中,这赵府里二少奶奶又犯了病,疯疯癫癫的就往出跑,府里的下人也忍不住唏嘘。

外边都以为,这二少爷是在成亲之后,在二少奶奶进门后才死的。但实际上人在成亲之前就已经不行了,早早的便去了,只是大少爷吩咐将消息封锁,成亲那一日由他自己去李代桃僵。

至于当天晚上,则是将牌位放在那。

这种事情换谁谁不害怕?

这好端端的一个新娘子硬是给吓疯了,穿着嫁衣来回跑,声嘶力竭的惨的哭着,大少爷硬是将人拦住送了回去,甚至就连二少爷的葬礼都没让人出来。

然而二少奶奶似乎总是伺机往出跑,那一双眼睛上面覆盖了一层雾,仿佛什么都看不见,将所有的人都无视,总是跌跌撞撞。

“你们还不赶紧将二少奶奶拦下来?”府邸里的管家听到了消息赶紧跑了出来,一也瞧见底下的下人在那议论纷纷,根本不去做事,顿时便怒了。

那边身上洒了一身药的红袖也哭哭啼啼的去追人,自打成亲之日受到惊吓,自家小姐边一直疯疯癫癫。刚才自己端了药给她喝,反被掀翻在地,这是病症又犯了。

将人死死的拉在怀里,可是自家小姐仍旧是不断挣扎。

另一边,赵玉罄一回来就听说又闹下了,整个人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只瞧着那一味儿挣扎的柳如云,抬手便给劈晕。

“净弄些麻烦事儿。”他自是厌烦不已,那双漆黑的眼睛一扫,“叫人送回去,好好的照料着,倘若叫人再这么跑来跑去,底下的一并受罚。”

那些个下人都害怕极了,连忙应声是。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