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个人一起c 多个人一起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辛汉东急得跺脚,辛家人试图推开保镖,那阵势,简直想要同沈暮年拼命。

辛家人更是指着沈暮年,怒声质问:“沈暮年,你是不是还要再逼死辛家一条人命才肯罢休?”

沈暮年一脸沉静的望着手中骨灰盒,寒声道:“再多说一句,我就让辛氏从此消失!”

“你……”辛汉东指着他,直接气得晕过去,其余人脸上虽不好看,可到底还是没再多说一个字,只顾着打电话叫救护车。

最终,沈暮年还是带走了辛晴的骨灰盒。

走出殡仪馆时,阴霾的天空下起雨来,他把骨灰盒紧紧揣在怀里,用他的外套包裹着,仿佛小心呵护着一般,带上了车……

兰溪别墅。

沈暮年一下车就看见矗立在门口的年迈身影,黑伞之下,满身怒气,隔着雨幕,远远瞪着他。

沈暮年紧了紧外套,将辛晴包裹得更紧一些,这才走过去。

“爷爷,你怎么来了?”

沈暮年站在雨里问,保镖想要给他撑扇,却被老爷子一把挥开,指着他鼻子怒不可遏的质问:“晴晴的事,是不是真的!”

沈暮年低着头沉默良久,最终点了点头,同时将怀里的骨灰盒紧了紧。

闻言,老爷子气得不清,龙头拐杖在地上杵得咚咚作响,骂道:“混账!我沈家怎么生出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晴晴为了你为了沈家,一个人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你平时混蛋对她不闻不问也就算了,竟然为了那个野女人,把她逼到这种地步,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我沈崇明没有你这样的孙子,我……我打死你!”

沈崇明举着拐杖就往沈暮年头上身上招呼,沈暮年不闪不避咬牙受着,只是将怀里骨灰盒护得死紧。

沈崇明狠狠打了几下之后,看出端倪,随之指着他手里问到:“你拿着的是什么东西?”

沈暮年低下头默了默,声音清寒,“辛晴的骨灰。”

“什么!”

沈崇明神情一震,年迈的身体顿时一个摇晃,险些摔倒,幸好老管家东叔将他及时扶住。

老人家伸出枯瘦而颤抖的手,摸了摸那白色的骨灰盒,随之扬起拐杖更狠的敲在沈暮年身上,“混账,你这该死的畜生!早知如此,我当年就不该找她,是我害了她,作孽啊……”

说话间沈崇明老泪纵横。

本来在此之前,他都不愿相信辛晴已死的消息,可是直到这一刻,已经由不得他不信了,痛心之余又追悔莫及。

怪他,都怪他的私心,才害辛晴这么好的孩子落到这步田地啊!

原本一脸木然的沈暮年却恍惚听到些什么,惶然无措的追问:“爷爷,你说什么?难道当年不是她去找你,拿婚事作为条件才肯救沈家,不是这样吗?”

沈崇明擦了擦眼角望着他,最后将拐杖一扔,长叹一声,“怪我啊……”

原来,当年沈崇明早已看出辛晴对沈暮年有意,也早已在心里认定了这个孙媳妇,就在他想方设法准备撮合两人之际,沈家却出了大事陷入危机,当时能够对沈家施以援手的只有辛家,但因为沈崇明的一点私心,也为了沈暮年的终身幸福考虑,他才找到辛晴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辛晴当时几乎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但她也问了问沈暮年的想法,沈暮年当时还蒙在鼓里,但沈崇明出于私心便回答得含糊其辞,早已被突如其来幸福冲昏头脑的辛晴,也没有细问,就满心欢喜的接受了沈崇明的“安排”。

所谓“安排”,也是沈崇明的一点心机,他告诉她说,因为现在沈家落难,沈暮年拉不下脸来向她求婚,不想被人说成依靠女人,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婚事由她提起,这样一来,一是照顾了沈暮年的脸面,再则也可以增进两个人的感情。

深深爱慕着沈暮年的辛晴,对此同样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沈崇明当时以为若是辛晴这么做,沈暮年会因为感激而接纳辛晴,也迟早会发现辛晴的好,从而慢慢产生感情,怎知结果适得其反,沈暮年居然以为是辛晴趁机要挟,嫁入沈家,加上后来又出了那样的事……

“唉,该死的人是我啊……”沈崇明长叹一声,声音中尽是痛悔,他抬手拍了拍沈暮年,随即朝着雨中走去,摇晃的背影更显苍老。

“先生,这是老爷子让我给你的。”

管家将一份离婚协议交给沈暮年,急忙撑着伞跟了上去。

漫天雨幕中,只剩沈暮年一个人矗立在门口,满身孤寂,离婚协议几个字刺得他眼睛生疼。

时至今日才明白,原来,他从一开始就误解了她……

想到此,他将骨灰盒又抱紧了些。

直到眼见雨水将他浑身浇透,保镖实在忍不住才劝说:“先生,这么大的雨,您还是先进去吧。”

沈暮年没动,犹如一尊没有感情的雕塑。

保镖想了想又说:“先生,您再站下去,太太该淋湿了。”

闻言,沈暮年眼睛终于动了动,低头看看手中已经沾染了雨水的骨灰盒,心念一动,拔腿便往别墅内跑去。

踏进家门,整栋房子异常冷清,完全没有一丝人气。

沈暮年立在玄关那里怔了怔,才急急走进去,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终于找了张毛毯将骨灰盒上的水迹擦去。

然后也不顾自己浑身湿透,抱着骨灰盒愣愣站在客厅里,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整个人竟显出几分茫然。

家还是这个家,里面布置的一切没有丝毫变化,这个曾经让他反感甚至逃避的地方,竟然不知何时,已经默默驻扎在他心底深处,每一处都那样熟悉。

却又,那么陌生……

开门时,没有她欣喜的站在那里:

“暮年,你回来啦?我做了几样你喜欢的菜,一起吃吧?”

厨房里,没有她忙碌却甜蜜的身影:

“等一会,马上就好了!”

夜深人静,她披着薄毯坐在沙发上,只为等他,一等,就等了那么久,却最终也没有等到……

所以才会用那样的方式吗?拿以柔的身家性命来要挟他?

她一定是绝望了吧,在查出绝症的那一刻,可惜,他什么都不知道,与她针锋相对,极尽伤害,才终于逼得她放弃了吧?

他看了看茶几上那份已经被雨水泡湿的离婚协议书,内心苍凉一片。

谈不上多后悔,也谈不上多自责,毕竟他和辛晴走到今天,并不是谁的错,是性格使然,还是造化弄人,可能都有,也许,他们之间从一开始就错了……

保镖见沈暮年浑身湿透,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忍不住提醒:“先生,您还是赶快将太太安置好,去换身衣服吧,不然您会受凉的。”

沈暮年从凌乱的思绪中抽回神,面无表情的道:“你先出去。”

“可是您……”保镖本想再劝,却因为沈暮年一个冰冷的眼神住了口,然后退了出去。

随着门关上,沈暮年对着手里的白色骨灰盒道:“你当初不是说,有我的地方才是你的家吗?我带你回来了。”

说完抱着骨灰盒,脚步沉沉的往楼上而去。

楼上更为冷清,就像无人居住的房子,每一扇房间门都是关着的,他直接进了她的卧室。

但是打开门的一瞬间,他整颗心都不可抑止的揪了起来。

所有关于她的东西,都没有了,房间整洁得像是她不曾来过。

甚至连他们唯一的合照,也只剩下一半,而她的那一半,明显是被撕掉了……

那可是她最珍视的照片啊,她怎么舍得?是真的失望透顶,打算跟他决裂了吧?

沈暮年伸手捡起仅剩的半张照片,手指微微发抖,他依稀还能记起当时拍照那会,她那张幸福洋溢的笑脸,甜蜜到任谁都无法忽视,进而住进了他的脑海之中。

他将这半张照片放在骨灰盒上,然后小心翼翼搁上梳妆台,随之却发现梳妆台边摆放着一个信封和一张检查单。

他手上动作一顿,下意识伸向信封。

上面“沈暮年亲启”五个字娟秀而熟悉。

信封里是一张薄薄的信纸,上面似乎还留存着她的气息,沈暮年用手轻轻抚过那些字,表情充满眷恋。

然而他才刚刚看了几句就脸色大变,随之抓起那张检查单,一看之下,惊怒不已……

检查人:柯以柔,年龄:26岁,检查项目:hcg(阴性),诊断:未怀孕。

怎么会?以柔怎么可能没有怀孕?

当初检查是他亲自陪她去的,医生明明说……

不对!他记得当时以柔只做了尿检,而取尿的过程他并不能陪同,还有当自己提议再做个血检查仔细些时,她也是不情愿,还找各种理由推说,因为当时医生也说过多检查会对胎儿造成影响,所以他只好作罢,本想等她月份大些再做进一步的检查,结果辛晴却把她给……

难道说,以柔真的没有怀孕?

不,他不相信以柔会骗他,他对她百依百顺,照顾有加,也答应她迟早要和辛晴离婚,给她一个名分,她又有什么理由骗他?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