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来他的还在继续 它在里面慢慢的变大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早上醒来还要在继续做是正常的,这大多数出现在热恋期间的情侣,因为热恋期间双方的需求都会比较的大。而且在经过了一晚上的时间休息调整后,确实会出现第二天起来后又想继续的冲动。不过个人还是建议规律的进行同房,过于频繁可能会对双方的身体都造成影响,出现肾虚等情况,平时建议多吃些营养丰富的食物来帮助滋补调养身体。

温旭一个踉跄,气血翻涌之下,还不忘将辛晴拉过去护到身后。

见此,沈暮年简直气笑了,口中冷嘲热讽,“呵,还真是感人,只是我就不明白了,既然沈太太跟他这么有情有义,又何苦下药跟我上床?还是说你沈太太就是这么博爱,这么离不开男人?”

“你闭嘴!”

纵使辛晴再怎么沉得住气,也被他的话羞得满脸通红,这大街上,他竟然这样说她!更何况还有温旭在场。

沈暮年不屑的冷哼。

温旭平定下来,对辛晴道:“别理他,我们赶紧走吧,晚了赶不上飞机。”

这话自然也落进了沈暮年耳中,他望了眼辛晴,随即打开车子后备箱,果然看见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

他揪住辛晴手臂,“你要跟他去哪里?”

辛晴直直望着他,“难道你在乎?”

“你做梦!”沈暮年死死捏着她的手臂,像是恨不得将她捏碎,“但你别忘了,你是我沈暮年名义上的妻子,就算被我像垃圾一样丢掉,也不准你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

手臂上疼痛万分,辛晴脸色煞白的指着自己,“我是丢人现眼?那你呢?你让柯以柔怀孕,又算什么?”

哪知沈暮年抬手就是一巴掌,“不准你提以柔,你没资格跟她比!”

辛晴被打得偏过头去,脑子里嗡嗡作响,原本以为已经麻木的心,剧烈的扯痛着。

爱与不爱,果真天差地别,柯以柔就是他的心尖,她连提一下都不能。

一股酸涩涌上鼻尖,辛晴死死咬住嘴唇才压制住泪意,心头苦涩至极。

温旭一把扯开沈暮年,“混蛋,你还是不是人!”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沈暮年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知会保镖,将温旭按在了地上。

“沈暮年,你闹够了吗?”辛晴终于忍无可忍,冷冷威胁,“你再这样,我就让你永远都见不到柯以柔!”

沈暮年闻言脸色一顿,继而一把拉开车门,冷笑道:“你给我好好看看,这是谁!”

辛晴一眼望过去,满脸震惊。

车里坐的,竟然是柯以柔!

难怪沈暮年今日如此,原来已经无所顾忌了,也难怪这几天都不见他人,事到如今她也懒得去问他是怎么找到柯以柔的,毕竟他的。

而柯以柔看见辛晴,则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脸色惨白的往后缩,啜泣着:“辛晴,我错了,求求你,别伤害我的孩子,求求你……”

“我什么时候伤害过你的孩子?你肚子里有孩子吗?”辛晴瞪着她,没好气的道,实在是佩服她的演技,明明根本就没有怀孕!

“你闭嘴!”沈暮年用力将她推向一旁,辛晴毫无防备之下,直接摔在了地上,肚子隐隐作痛,可沈暮年只顾着安慰柯以柔,“以柔,别怕,有我在,她再也动不了你了。”

柯以柔扑进他怀里,哭得梨花带雨,“暮年,我好怕,我不想看到她,呜呜呜……”

“好,好……”沈暮年拍着她的背安抚,随即吩咐保镖,“把她给我带走!”

“是!”保镖立即将辛晴一把扯起来,推向旁边另一辆车子。

辛晴忍住下腹的坠痛,用力挣扎,“放开我!沈暮年,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凭什么?”沈暮年拧眉,声若寒冰,“从你拿以柔威胁我那天起,你就该想到自己的下场!”

温旭被按着脸贴在地上,费力大吼:“沈暮年,你给我把她放开!”

“怎么?心疼了?”沈暮年阴狠的眯起眼睛。

温旭用力瞪着他,“混蛋,你知不道她身体多差?”

“算了,别说了!”辛晴出言打断,也停止了挣扎,“沈暮年,你这么在乎柯以柔,可是你知不知道,她根本就没有怀孕!”

闻言,柯以柔脸色一白。

而沈暮年则是一愣,继而却断然否认,“胡说!以柔要是没怀孕,难不成怀孕的人是你?”

辛晴被他盯着,难免显出一丝慌乱,“没有,怎,怎么可能……”

可相处这么多年,沈暮年一眼将她看穿。

“你真的怀孕了?”

“我没有!”辛晴立即否认,却更显慌乱,她什么都不怕,只怕沈暮年发起疯来会对孩子不利。

沈暮年没有跟她啰嗦,直接去翻她放在车里的包。

一张验孕单很快被翻了出来,沈暮年看过之后直接砸在她脸上,“这是什么?”

辛晴握着化验单,语无伦次的说:“孩子是我的,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所以我们跟你没有关系!你放了我,我会走得远远的……”

“放了你,让你带着我的孩子跟别人双宿双飞?”沈暮年脸色阴沉的逼视着她,“我告诉你,做梦!”

说着扭头吩咐保镖,“把她给我送去医院,这个孩子不能留!”

辛晴红着眼剧烈挣扎,几乎绝望了,“沈暮年,你要做什么?他也是你的孩子,你不能这么做!”

她已经活不了多久了,难道他连她唯一的寄托也要夺走吗?这跟要她的命又有什么分别?

沈暮年根本不予理会,只瞪着保镖,“还不快带走!”

“沈暮年,你不要乱来!”温旭大吼,他想要阻止,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

“让他给我闭嘴!”沈暮年烦躁的吩咐。

保镖随即一个手刀,将温旭敲晕了。

而一旁,辛晴已经被强行塞进了车里,尽管她一再反抗,却终究是徒劳。

直到车子开动,她都已经放弃挣扎了,却在此时发现她这侧的车门没有上锁。

辛晴随即推开车门,不顾一切的跳了下去。

“太太!”

保镖惊呼一声,车子‘呲拉’一个急刹。

幸好刚刚起步,车速很慢,辛晴为了护住肚子,蹭伤了手臂,接着没等车里的人反应过来,她便从地上爬起来,不顾一切的往前跑去。

周围都是车流,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呼啸着,从她身边驶过,只要一个不小心,她就会被卷入车轮底下。

但人在绝境中的潜能是惊人的,况且她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这是保住孩子的唯一希望!

“太太,你别跑!”保镖在后面追赶。

原本在安慰柯以柔的沈暮年听到动静,从车里下来,便看见辛晴在车流中亡命奔逃的背影,单薄又倔强。

简直不要命了!

他心头一紧,只觉得呼吸都提了起来,大喊:“辛晴,你给我站住!”

但一心想要护住孩子的辛晴听了他这句,却跑得更加拼命。

眼看一辆又一辆的车险险与她擦肩而过,沈暮年骂了句该死便追了上去。

辛晴这辈子从未跑得这样卖力,前方的路就像没有尽头,让她看不到希望,沈暮年的声音越来越近——

“该死的,你不要命了!”

闻声她扭头,沈暮年一脸紧张的表情尽数落入她眼底,她愣了愣,脚下却未停,也是这时,一声长长的汽车喇叭在她前方响起。

“躲开!快躲开!”

沈暮年拼命朝她挥手,从未有过的害怕,仿佛天就要塌下来。

然而等到辛晴反应过来,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天地间传来嘭的一声巨响,这声音像一把锤子狠狠砸在了沈暮年心上。

他眼睁睁看着辛晴像一只苍白的蝴蝶,被撞飞到半空,又狠狠摔在地上,蜿蜒猩红的血液,刺痛了他的眼……

呼吸在这一瞬凝滞,世界安静得可怕。

沈暮年一步一步跑过去,腿上像灌了铅一般,每一步都沉重无比。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突然有些不想面对。

那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不是辛晴吧?她那么厉害,怎么会这么容易就……

对,她没事,她一定不会有事!

沈暮年找回一丝神志,随即拼命拨开围观的人,将浑身是血的辛晴抱起来,不顾一切冲向医院。

柯以柔追上来时,只看到沈暮年越来越远的背影和一地血迹……

手术室门外。

沈暮年头抵在墙上,一下又一下的抓扯着头发。

他的手上都是血,辛晴的,他心痛又心惊,一个人怎么可以流那么多血?

来的路上,他甚至能感受到她的生命在自己手上渐渐消逝。

在将她送入手术室前,他最后看了她一眼,她的脸,苍白得没有一丝人色,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就像是已经……

沈暮年用力撞了一下墙壁,他不能往下想,太痛了,痛得心脏就像要裂开,却无法自控。

因为无论他在心里多少遍告诉自己,辛晴发生这样的事完全是她咎由自取,自作自受,是她活该!

但那种恐惧的情绪,却依然紧紧缠绕着他,就好像,他就要失去这世间最重要的东西……

“沈暮年,我杀了你!”

走廊里突然响起一声暴喝,随之而来的还有重重砸上来的拳头,恰巧狠狠砸在了沈暮年的脸上。

一股咸腥味随即在口腔中弥漫开来……

沈暮年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意外的却没有还手,似乎他就应该受这一拳。

毕竟,如果他没有逼辛晴去打胎,如果不是他一直追赶,她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沈暮年,他也是你的孩子!你不能这么做……”

辛晴的话还在耳边回旋。

是啊,那也是他的孩子,现在大约是真的保不住了,可是只要她活着,活着就好,哪怕是和他再斗下去……

沈暮年的思绪纷乱,心如刀绞,而温旭的拳头原本又要招呼上来,但见他没有反应,反倒放下拳头,改为揪着他衣领拼命摇晃。

“你说,你把晴晴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非要她死了你才满意?”

他醒来得知辛晴出了车祸,便一路飞车赶到医院,当看到从医院门口一直延伸到手术室的血迹时,他只恨不得杀了沈暮年这个混蛋。

可是比起这个,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辛晴。

沈暮年任他摇晃,只定定望着手术室,“她不会死,不会的……”

死这个字瞬间刺激到温旭,他狠狠瞪着他,“她不死你就能心安理得吗?沈暮年,是你忘恩负义,是把她害成这样,如果她有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他这话戳中沈暮年的痛处,随即一把掀开他的手,“我没有!是她先逼我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