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你流污水的短文 污到让人下面滴水不止100句子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一位穿着锦衣的嬷嬷将一个麻袋交给了牙婆,这种私下的买卖,牙婆遇得多了,立即带走人,从此不再回到这儿。

这个麻袋里装着的少女就这样被多人转手,一路颠簸折腾,来到了常德府地界之时,遇上了一群匪徒。

牙婆还没有来得及卖了这些奴隶,就为了身上几个钱财送了命。

荒郊野地,全是尸体,白锦忽然睁开眼睛,脑袋一阵刺疼。

她强忍着这种痛疼感,从扎人的荒草地里坐起身,就见自己的身上穿的是光洁无比的丝滑长裙,袖子这么大,再加上这右衽的样式,还有袖口精致的刺绣,这就是她以前视频中看到的汉服。

等等,她不是得绝症病危了,临死前也只有自己的好闺蜜来看她一眼,如今怎么又在这儿重生了,莫非这里是梦境?

白锦掐了一下自己,很痛,这不是梦。

就在这时官道上来了一辆牛车,牛车上坐着一位农家汉子,身高九尺,身姿健硕,像剑锋似的两道眉看人时还带着一丝凶相,五官是长得不错,就是被他这粗鲁的举止完全遮盖。

此时壮汉看到了草从中唯一存活的白锦,便立即朝这边赶来。

看着眼前娇滴滴的少女,他双眸一亮,上前就粗鲁的将白锦扛上了牛车。

白锦吓了一跳,却发现全身无力,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对方将她一把甩在牛车上,白锦爬起来时,就看到眼前一地的尸体,吓得脸色苍白,看到这些人的死状,可不像是拍戏。

“今个儿救了你一命,以后你就是我婆娘了,安心的跟我回家,我李三福也有这一日,能娶个大美人回家。”

于是牛车强行将白锦带走,这会儿的白锦不要说反抗,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肚子咕噜作声,前头的壮汉却是回头看了一眼,“以后倒是多了一张嘴吃饭了。”

牛车一路朝前去,走了半日来到一处山清水秀的村落前。

村头的牌坊上写着这儿是稻香村,可是一入村门,放眼望去的全是低矮的土房或者茅草屋子,连接过去的田地里,却种的并不是水稻,多是麦苗,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作物。

牛车经过村道,她被不少村民围观,个个指指点点。

有人问道:“三福,你这是从哪儿带来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回来,你家里那个情况,可是难以多养一张嘴呢。”

李三福一眼看中了白锦,认定了她做媳妇,所以多的这一张嘴,他愿意养,于是跟村里人说道:“以后这就是我媳妇儿,家里养不起,我就多出去跑几趟,不会饿着她的。”

“这三福还真会疼媳妇,只是这人来路不明,瞧着也不是普通出身,怕是吃不得苦,哪日就给逃了。”

村里人可不看好,李三福会点手脚功夫,从小就跟着别人在外头混,如今十七岁了,终于着了调,会跟着城里的镖局跑镖,赚点儿现钱。

可是李家那么多张嘴,他一个人在外头跑也管不过来,他虽是老大,底下还有两个弟弟还没有娶亲呢。

李三福听了村里人的话,说道:“她不敢跑的,她要是敢跑,我就打断她的腿,今晚我就跟她圆房,等生了娃,她就别想跑了。”

白锦听到这话,脸色很不好看,她这是掉进什么山窝窝里了,虽然前一世她是孤儿,没有亲人疼爱,但她也是生长在大城市的。

若不是得了绝症治不了,她的计划还想买房买车,小日子也能过得好好的。

白锦坐在牛车上不出声,这些村民以为她是个哑巴,怎么就不说话的。

这一下李三福也怀疑起来,他回头看向她,粗声问:“你是不是哑巴?”

白锦心思一动,更不说话了。

“看来是个哑巴,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我看三福,你还是将这美人儿送走,咱们山沟沟里留不住。”

村里人劝着李三福,李三福却是越看白锦越满意,还说道:“就算是个哑巴,我也要娶她,她长得好看,正好我也没有媳妇。”

瞧着是没法再劝了,不过去李家院里看看热闹是可以的,且看这新媳妇怎么入门,李家可是有个厉害的婆母。

李家三兄弟还有一个小妹,李三福是老大,今年十七岁,底下两个弟弟是孪生,一个叫李明亮,一个叫李明兴,今年十五岁,最小的妹妹十三岁,叫李娇。

待牛车到了李家院门前时,李三福欢喜的将白锦一把抱起,白锦想要挣扎,哪斗得过他那粗手粗脚,他本来就会点儿手脚功夫,更不是对手。

尤其这李三福长年在外头跑动,吃得比庄户家的好些,人长得个高又壮实,抱着她这娇小身子,根本没用什么力气,还嫌弃她个子小太轻了。

“得好好将你喂胖些,现在也是长身体的时候吧,多吃点儿肉,我明个儿就上山给你弄吃的去。”

白锦有气无力的,挣扎不了,只好留着力气靠在他的怀中。

进了院子,正逢李家人在吃饭,外头的村里人瞧见了,有人便说道:“整个李家都靠着三福赚的那点钱吃饭,现在到了饭点都不见等三福的,三福也是脾气好。”

“爹,娘,我拐了个媳妇回家,以后我李三福有媳妇了。”

李三福声音响亮,还带着欢喜和得意。

然而李家人却并没有李三福想像中的多开心,从堂屋里出来,当家人李勇看到儿子怀中抱着的少女,便是皱眉:“咱们家又得添一张嘴,哪有那么多的粮食。”

李三福听了,连忙说道:“爹,我明白的,我这几日留在家中,多上几次山,猎些野味回来给她将身子养好后,我再出门去,以后我多跑几趟就好。”

然而李家人仍旧是不高兴的。

李勇身边的两个孪生儿子,十五岁的少年正是变声期,在看到这个漂亮的嫂子时,两个少年都红了脸,李明亮忍不住说道:“嫂子真好看。”

李勇听了就更不高兴了,“要好看有什么用,瞧这一双白嫩嫩的手,就是没有干过农活的,娶这样的儿媳妇,就是养家里供着的,我们李家可不是大富人家。”

“没有这么多的余粮供她,三福,依我看,把她给卖了,还能卖个好价钱,这也是她的好归处,免得留在咱们家里吃苦。”

李勇一想到这皮相好的少女,一定能卖不少钱,到时候指不定给家中两个小儿子找个师父寻门手艺,有了出路。

李三福立即反对,“爹,我就要她做媳妇,我要娶她,瞧着她个小,吃得也少,就留她下来吧,我以后不回家,多数在外头跑镖,一定会养好她。”

李勇很不高兴,以前大儿子事事听他的,现在为了一个不知来路的女人敢反抗他了,这可不是好现象。

外头看热闹的村民就知道李家长辈不愿意的,都纷纷起哄,“人家三福赚钱最多,想娶个媳妇都不成,这家里家外的收入不都得靠人家三福呢。”

也有妇人觉得白锦长得像富贵家里的女儿,将来一定不甘心,改日指不定给跑了,白养了一回,不如卖了,还能得到银子。

就在大家伙争执时,鲁氏走了出来,看着大儿子怀中抱着一直舍不得放下的儿媳妇,瞧见她身上那光滑的衣裳,立即认出来,这可是一身好锦缎,这衣裳拿去当了一定能当不少钱。

于是鲁氏上前小声劝丈夫:“就留下她了,不会做事,教她做就是,谁不是慢慢学会的,你再瞧她身上这衣裳,还有发髻上的银簪,那可值不少钱,咱们要发了。”

这一下提醒了李勇,他马上同意白锦留下。

李三福这才将她抱回房里安置好,再出门,就向外头的村民说道:“今个儿我三福请大家喝个喜酒,我这就去买酒去。”

李勇夫妻听了,心头不是滋味,可一想到儿媳妇身上值钱的东西,也就忍了,且让大儿子先高兴几天。

白锦看着落了锁的房门,又看着这家徒四壁的木屋子,那缝隙之间的过墙风吹得她打了个寒颤。

她整个身子缩卷成一团坐在唯一的床榻上,这补丁的床褥子已经洗得看不出先前的颜色,发白而且破旧,上面还带着一股子奇怪的味道,就像抱着她的李三福。

要说这味道也不是臭,倒也不难闻,可是白锦不习惯。

她还有些缓不过神,自己死而复生,到了这个莫名的地方,这儿很真实,一路走来就如电视里看到的古代,就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她这是真的穿越了。

眼下她连站立都没力气,这么坐着还有些气虚,也不知道饿了多久了,可是先前在那荒郊野地里看到的尸体,里头不少年纪轻轻的少女,死得都很惨。

她伸出洁白又细嫩的小手看了看,再摸了摸滑滑的脸颊,比她前一世的皮肤不知道好了多少,可惜没有镜子,真想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模样。

此时外头有了动静,门上的锁打开,李三福带着一脸喜气进来,一入屋还顺手将门关上,来到她面前便从怀里拿出一块白布包着的东西塞她手中。

李三福小声说道:“饿了吧,赶紧吃。”

瞧着这模样,悄悄摸摸的,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了。

白锦翻开一看,里头包着两块糖糕,她的肚子叫得更凶了,想也没想的拿起来就吃。

“慢点吃,今天是咱们成婚的好日子,晚上有肉吃呢,到时候我给你悄悄地弄一碗肉来。”

白锦一听,感觉糖糕哽在喉中都要吞不下去了,谁答应嫁给这个大老粗的,虽然他长得高,身材也不错,但他们根本不认识。

白锦一抬头就看到站在床沿的李三福目光痴痴地看着她,这种打量倒也不是让人不舒服,反而觉得他好傻气,就像情窦初开的年轻小伙子似的。

白锦心生一计,先将这人稳住再说,于是柔声道:“今晚能否不圆房,我身体不舒服。”

这前身的声音柔软而动听,白锦自己听了都感觉与前一世的自己完全不同。

可是李三福听了,却是一脸的惊喜,“你能说话,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

瞧着他傻笑的样子,像是捡了宝贝似的,白锦感觉自己能稳得住他,这人看着很凶恶,人也长得高大,但是性格很纯真。

“那你说好不好?”

这前身的声音,只要稍微的放低一点儿就带着一丝嗲气,白锦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想要纠正,没想李三福听了却是有些痴迷。

于是白锦借机将身子往床头靠了靠,瞧着样子就是不舒服了。

李三福有些苦恼纠结,说道:“不圆房,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别人娶了媳妇都是拿来睡的,你不让我碰,我睡哪儿?”

白锦朝旁边的长板凳指了指,能够一人的宽度,不过他那么高,估计脚得伸外头了。

李三福虽然不愿意,但看到白锦那娇弱的样子,还是同意了。

此时外头有人喊李三福,李三福立即催着白锦赶紧吃。

白锦第一次将糕点一口吞下的,没把她哽死,屋里还没有水。

李三福见她难受,赶紧出门端水去,就见外头喊人的是亲妹子李娇。

李娇的鼻子倒是灵得很,转眼就从兄长身上闻到了糖香,忙问道:“大哥,你买了糖不成?怎得这么香,快拿出来给我尝尝,我快一年没有尝到甜味儿了。”

李三福平素有吃的,都是给弟弟妹妹们,但今日却是他第一次撒谎,说没有糖,然后转身去了厨房。

李娇一脸的疑惑,她借着那门缝往屋里瞥了一眼,看到穿着锦衣襦裙的白锦站在床上,此时也正好奇的看向外头。

李娇不免羡慕,嫂子真是好看,这衣裳也太漂亮了,还有这发髻,也是独特,这眉眼水灵水灵的,皮肤也是白嫩白嫩的,就像刚剥出来的鸡蛋。

李三福端着碗进屋去,还顺手将门关上了。

李娇不高兴了,在外头催促道:“娘叫你去一下堂屋,大哥可别忘了。”

李三福却是上前要给白锦喂水,那宽粗糙的手掌上前,感觉手中的碗都变小了。

白锦发现自己的脸还不及他的手掌大,而且她明显看到他手上还有粗糙的茧子。

他伸手过来强行板过她的脸时,白锦感觉到脸上被他的手给磨得痛,她皱起秀眉。

李三福见状,连忙松开手,也发觉自己的手太过粗糙了,于是将碗放到白锦的手中,“快喝吧,我这就去堂屋了。”

看着李三福高大的背影走了出去,白锦松了口气,接连喝了几口水,发现这山沟沟的水如此清凉,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甜味,这应该就是山泉水了吧。

白锦转眼将一碗水喝光,吃了糖糕的她虽然没有填饱肚子,却是恢复了一丝力气,于是侧着身子躺下休息,转眼睡着了。

不知自己睡了多久,但梦中她还在抢救室,脑中不停的有滴滴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倒计时。

忽然有人推她的胳膊,她猛然睁开眼睛,入眼的正是李三福的俊脸,这两把剑眉又浓又密,底下丹凤眼尤其有神。

她呆了呆,还有些分不清现实,就听到外头一声锣鼓声,李三福说道:“快,拜堂去。”

白锦终于缓过来,她发觉自己能下地了,却见李三福悄悄摸摸的给她手中塞了一碗肉。

白锦接过碗,看着整碗的肥瘦相宜的肉,她咽了咽口水,也不管李三福了,拿着筷子就开吃,这一次吃得有些快。

外头的锣鼓声响过不停,李家院里似乎来了不少人。

白锦转眼将一碗肉吃完,瞬间有了力气。

李三福却是一把将她抱起,随后带她来到水盆前,要她对着水梳妆。

白锦弯身去看水中的倒影,才发现水中的人不正是自己,不过是她十五六岁时的模样,难怪如此水灵,皮肤这么好,原来这么小呢。

她的手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胸口,她前一世烦恼不已的大胸没了,如今只剩两个小豆包。

待白锦起身梳妆时,发现旁边的李三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胸口看,她才想起来,刚才她自己直接去摸了一下,这一下闹乌龙了。

“不准看,我生气了。”

白锦试探的发着小脾气。

李三福连忙收回目光,脸上有些不自在的红晕,还有些憨憨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说道:“左右过几日我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说完他转身出去了。

本该生气的白锦看着有些仓促离开的李三福,她又气不起来了,发现这人凶是凶了点,本性不坏。

她现在想逃是不可能,而且她若不顺着这李三福的来,她今晚还真就逃不了圆房的命运,所以她没有抗拒,不就拜堂成亲,反正她内心不承认就是。

白锦的头发睡乱了,她也不知道怎么梳发,但是当她拿起梳子时,她的手却下意识的拿起乌漆的长发卷了起来,没多会儿一头乌发卷成髻,对着水一照,与先前的发髻又有所不同,但是挺好看的。

唯一一支银簪,她拿在手中看了看,见银簪背面刻有一个字,正是一个锦字。

倒是她名字中的一个字,莫非前身也是叫什么锦,就是不知道前身姓什么。

将发簪插.入发梢,再理了理身上的衣裳,手却摸着这柔软的布料也忍不住多摸了摸,这红白相间印染的颜色也是独特,便是她也极为喜欢呢。

这衣裳的材质不会是传说中的锦吧,不过她没有用过,她也不懂。

再从屋里出来,李家院里已经热闹的不行了,接连摆了十来桌,全是村里的人。

白锦一出来,都回头看新娘子,有人感叹:“新娘子真是漂亮,咱们稻香村寻不出第二个。”

“瞧瞧这白嫩的肌肤,挤得出水来,这是大富家里出来的闺秀吧。”

……

底下议论纷纷,正主儿李三福却是才想起来,赶紧拿起一块红盖头盖白锦的头上,生怕别人看到了她长相似的。

那边李家人却是不怎么热情,尤其是鲁氏,根本不承认有这么一个儿媳妇,若不是看在她身上的锦衣和头上的发簪上,恐怕早已经要将她轰出李家院了。

今日的粮食,都是以李三福的名义借的,至于桌上的猪肉,却是李三福卖了自己的剑,去隔壁村里买的。

一个出外行走的人,手中没有了剑,他要如何自保。

李娇被兄长催着不得不上前,来到白锦的身边扶她,一过来就闻到了她身上的肉香味,忙问道:“嫂子,你偷偷吃肉了?”

白锦还真没有想到这小妹妹的鼻子这么灵。

李三福听到了,立即朝妹妹看来一眼,李娇不敢说了,可是脸上却是不高兴,嫂子入门就是来跟她争大哥的。

要是放以前,大哥一定会给她悄悄地留一碗肉。

走到堂前,白锦手中拿着一块红布被李三福牵着。

前头有长辈发话:“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白锦没动,却被旁边的李娇拉了拉,白锦不得不弯了腰,内心想着,这又没有结婚证,她不承认就是,谁还管得住她。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于是这简单的婚礼就这么结束了,白锦被李三福带着回到先前的那间简陋屋子,随即门一关,她独自坐在床头,就听着外头的祝贺声。

白锦一把将喜帕揭开,摸了摸吃饱了的肚皮,脑子又有些昏沉着犯困儿了,忽然脑中的滴滴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更急促,似乎倒计时很快就要到终点。

就在白锦要睡着时,脑海中“嘀”的一声,倒计时停下,她猛然睁开眼睛,哪还有困意,但她眼前却出现一团光,光茫四射,她睁不开眼睛。

当眼睛闭上的那一刻,她明显的感觉到那一团光没入她的额头,脑海中便出现了一个声音。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