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那里滴水的说说全文 看了让人湿透的说说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苏离雨眼泪呼呼流下来,呜咽道:“我讨厌人家说我利欲熏心,我生活艰难,捉襟见肘,你都没见,我现在的处境,不都是你害得吗?你还有脸骂我,我泼你水算是轻的,你就是给我磕头,也弥补不了我因你遭的罪,受的苦!”

越说越悲痛,忍不住呜呜大哭起来。

嬴禛心底宛如被人狠狠掏了一拳,松开握着苏离雨脖颈的大掌,反身将她搂进了怀里。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你放开我!”苏离雨一面哭,一面推他,却没推动。

抡起拳头噼里啪啦一顿狂揍,哭道,“你害惨了我,说什么都晚了,你就老老实实赚钱养我,其他什么都是假的。”

嬴禛任她拳头雨点般落在自己坚实的胸口,闷闷点头,说道:“我答应你,明天就去当差,这样可行?”

当差?

窗户外趴着的寒松眉心一皱:玄王这是玩什么把戏?他要给谁去当差?泡个妞这么费事吗?

“真的,你答应了?”苏离雨喜出望外,含泪而笑。

她还以为这男人冷酷无情,不好说动呢,哪想一把眼泪就拿下来了。

“但是你怎么犒赏我?”嬴禛又将她搂过来。

苏离雨向后弯了腰,弯到不能再弯,嬴禛清温热的气息还是吹到了颈中,痒痒的挠心。

眼看他棱角分明的薄唇就要吻下,苏离雨只好闭了眼。

但是他的唇却没落下,只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轻声说:“这才乖。”

然后放开她,从怀里拿出一只沉重的布包扔在桌上,转身飞出窗户。

他走了?

苏离雨心头竟是一空,抱着沉重的布包,眼眶有些热。

“不要忘了明天去当差,”她扑到窗边喊道,“我在这里等你啊!”

“可恶的女人!”嬴禛落在青骢马背上,对四大侍卫一挥手,“回宫!”

“但是玄王,”寒松斗胆问道,“您明天要去哪里当差?属下等人也好有个准备。”

“暗中跟着就好,”嬴禛不耐烦地说道,“那女人还能吃了我?”

寒松垂头低笑,心道:要看怎么个吃法。

~

次日,苏离雨和带着面具的嬴禛碰了面,两人合乘那骑青骢去“上岗”。

嬴禛双臂挽着马缰,高大挺拔的身体笼罩着苏离雨,让她原本娇小的模样越发显得柔弱。

苏离雨今天穿一身布裙,松松挽着发髻,头发时不时随着马儿的颠簸,摩挲嬴禛硬朗的下巴。

一来两去,嬴禛心底痒痒的,忍不住低下头,去嗅苏离雨脖颈里的芬芳。

苏离雨心头一颤,身体往前挪了挪。

“别动,”嬴禛使劲搂住她,让她融进自己炙热坚实的胸膛。

“啊!”他居然顶了她一下,苏离雨一惊,险些跌下马来。

这个色胆包天的狗东西!

“还有多久才到?”嬴禛的薄唇在她耳畔摩挲。

“到了。”苏离雨一声回答浇灭了他身体里的欲火。

面具之下举眸看去,对面竟然是“太尉别院。”

嬴禛倏地皱了眉,沉声问:“你让我来这里?”

“对啊,”苏离雨在他身前雀跃,“招聘保镖的是太尉儿子,所以这里是太尉别院。”

“哼,”嬴禛忽然冷冷笑了,“我还真是不知道,太尉居然还有别院!”

“你只需乖乖给他当差,保护太尉儿子的安全就好。”

苏离雨掰着手指头算,“这样月底你可以拿到三百银两,分我七成,就是三七两百一十两,这样我就基本够用了。”

“七成?”嬴禛眉心一锁,“你要那么多银子干什么?你跟一个奶娘能吃多少花多少?”

“总之这些才够用,”苏离雨着急道,“你、你不会反悔吧?”

嬴禛不语,双眸幽冷,面具下的薄唇孤寒冷锐。

“六成,”苏离雨对他的神情没底,急忙说道,“你四我六行吗?”

嬴禛还是不语。

“五五!”苏离雨伸出一个巴掌,“不能再低了,别忘了我是债主!”

“成交。”嬴禛声音低沉地答应,随即翻身下马,将苏离雨霸道的抱下来。

苏离雨一个没站稳,一头拱进他怀里。

“用不着投怀送抱,”嬴禛冷冷说,“一百五十两银子而已。”

苏离雨脸颊有些赤,狠狠对他扮个鬼脸,在肚子拜访一下他的祖宗十八代。

小厮引领着两人进到别院,迎面见到太尉的儿子。

“人我给你带了来,”苏离雨满面陪着笑,“你看满意吗?”

太尉儿子肥硕的身子围着嬴禛转了一圈,点头道:“看起来高大威猛,就不知是不是绣花枕头。”

嬴禛从鼻孔里冷冷哼了一声。

他强大骄矜的气场,无形的杀伐之气,让太尉儿子不由退了两步。

“来人,”他吩咐道,“过来几个能打的,给我试试这新来的身手,三百两银子的月奉,可不是白给的!”

呼呼啦啦跑过来四五个家丁,手持刀剑,团团将嬴禛围住。

“你们可得悠着点啊,不能来真的!”苏离雨心里有些怕。

嬴禛慢慢抽出了长剑,手腕一抖,剑光骤起。

“唰唰唰!”一片寒风夹着寒光,血点迸溅!

苏离雨捂住了眼睛,心里叫道:“老天保佑,受伤的不要是阎罗王!”

哀声四起,嬴禛住了手,缓缓收剑入鞘。

四五个家丁倒地一片,哭爹喊娘。

“我靠!”

苏离雨从指缝里看着杀气凛凛的嬴禛,心道,这货比我想象的还能打,这活儿成了!

事成定局,久留无益,苏离雨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就你了!”被剑气吓得瑟瑟发抖的太尉儿子指着嬴禛说道,“即刻给我当差!”

“但是当什么差?”嬴禛问。

“昨天我看上了丝绸铺子掌柜的媳妇,今天带哥几个,去给我弄回来!”

太尉儿子叉着腰,不可一世地说道。

就这?

嬴禛锁了剑眉,凌寒的眸光抛向苏离雨:这就你让我当的差,这摆明了流氓行径!

眸光落空,哪里有苏离雨的影子?

这该死的女人竟是跑了?

她就这样不仁不义,为虎作伥,自己收了银子,就这么跑了?

嬴禛剑眉倒竖,龙目里寒气暴凝。

“现在就行动吧,”太尉儿子不耐烦地说,“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给我抢女人啊?”

嬴禛缓缓摘下地狱阎君的面具。

太尉儿子登时倒吸一口凉气,结结巴巴道:“你......你是......”

“来人!”嬴禛一声爆喝。

寒松寒柏寒风寒冰,四大侍卫翻墙而降,围了上来。

“玄王,”寒松低首请令,“如何?”

“将这别院给我踏平,”嬴禛决绝道,“连同章太尉,统统给我关进死牢!违命者,杀!”

“玄王......”太尉儿子顿时瘫了。

~

翌日,战马监。

“月底可以拿到接近两百两银子,”苏离雨掰着手指头,喜滋滋地算账。

“嘘律律!”一声长嘶,乌金驹黑鹰冲了过来。

马上长身玉立着雄霸威严的嬴禛,明明战马已经逼近了苏离雨身边,他丝毫没有勒住马缰的意思。

“啊!”眼见身处黑鹰铁蹄之下,苏离雨大惊失色,一屁股跌倒在地。

嬴禛这才勒下马缰,黑鹰擦着苏离雨的身体掠了过去。

苏离雨惊出了一身冷汗。

嬴禛,你这是要干什么?想让马踩死我吗?我特么怎么得罪你了,你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对我?

又是气,又是恨,眼泪委屈地流下来。

黑鹰又转了回来,嬴禛在马背上,用马鞭指指地上的苏离雨......

黑鹰又转了回来,嬴禛在马背上,用马鞭指指地上的苏离雨,

对马屁股后跟着的太仆乌常说道,“这女人,让她去后面切草料!”

切草料?

苏离雨头都蒙了,就电视电影上,按着大铡刀铡草那情景?

“喂!”苏离雨叫道,“你讲不讲理,我明明是个郎中,你让我养马也就罢了,再让我铡草,你这不是草菅人命吗?”

“嗤。”嬴禛在马上冷冷一笑,“让你干什么,本王说了算!”

“我没做错什么,”苏离雨不甘心,“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凭什么?”嬴禛冷笑,“凭本王高兴!”

“驾!”他在苏离雨面前调转马头扬尘而去。

黑鹰后蹄子踏起的尘土,扑了苏离雨一脸。

“王八蛋!”苏离雨在嘴底下骂。

“还不快去铡草?”太仆乌常阴阳怪气地说,“难不成让我请你?”

矮胖子和瘦高个期期艾艾捱过来,说:“苏姑娘,你就暂且听吧,君王之威,那就是六月的连阴天,阴晴不定啊。”

“可是我都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他。”

苏离雨爬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嘟嘟囔囔,来到粮草仓。

她第一次见到现实版的大铡刀。

整木的刀槽,精钢的米吧长大刀,刀锋闪着凛凛寒光。

苏离雨两手握住刀把,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将铡刀提起来,然后抱一捆牧草塞低下,再使出吃奶的力气将铡刀压下去。

“嚓!”牧草断开了。

仅这一个回合,苏离雨就累闭了气。

这可不是人,不,不是女人干的活,嬴禛这是脑子进水了,让她来铡草,指着她,战马不得饿死?

苏离雨捏捏发涨的手腕,再次提起铡刀,来第二捆草。

一上午下来,草铡了不多,人累的几乎吐血。

尤其两个手腕,都已经肿成紫红色了,身上的衣服也尽数被汗水湿透,凉凉地贴在肌肤上。

苏离雨哭的份都有了,但想想两个在函馆读书的孩子,咬咬牙,又提起铡刀。

猛一抬头,身前多了个人,一双色眯眯的凸眼睛不怀好意地盯着她。

是太仆乌常。

他上下打量着苏离雨紧裹的衣衫下,玲珑有致的身体,垂涎三尺。

“你想干嘛?”苏离雨扔下铡刀,踉跄退了一步。

“这原本就不是女人干的活,”乌常欺身过来,笑眯眯说,“苏姑娘要是不想干,可以求我呀,我掌管整个战马监,这点权利还是有的,你只需......”

他伸过枯爪般的手掌,要去扯苏离雨衣衫。

“滚开!”苏离雨大叫,跟着往后退,却被脚下一绊,跌在牧草堆里。

乌常奸笑一声扑过来,说道:“小宝贝,别躲呀。”

“啊!”苏离雨掩面大叫,“不要过来!”

“啊!”随即是乌常惨烈的痛叫。

苏离雨睁开眼睛,眼前一幕让她目瞪口呆。

只见嬴禛天神一般出现在身前,大掌握住乌常的手臂。

“咔吧”一声脆响,手臂生生折断,热乎乎的鲜血从断口喷溅出来。

乌常顿时昏死过去。

苏离雨也几乎昏死过去,眼前这一幕,血腥得让人胆战心惊。

嬴禛的杀伐之气,比她想象得还要凛冽。

但是如果没这一幕,累到筋疲力竭的苏离雨,指定被乌常欺侮了。

颊上明明有乌常腥臭的血,苏离雨却呆呆注视着嬴禛,不敢抬手去擦。

她怕触动眼前阴鸷决绝的男人,会引来自己的杀身之祸。

大玄的王,本就是阴晴不定的。

但是嬴政却俯过身来,潮热的气息吹入她颈中,低涩地说:“起来吧。”

苏离雨没敢动。

嬴禛将手掌探到她背后,将她一把托了起来。

掌心抚着背心,温度浸入心里。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