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尝尝你的森林是什么意思 快让我吃一下你的小扇贝声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寒柏带着黄鼬小吉出来王宫,将小家伙放在地上。

他摸摸它滑溜溜的小脑袋,说道:“小吉,你可要准确无误找到那孩子,待我们拿回竹筒,将里面的罪证交给玄王,我一定赏你吃只鸡。”

“吱吱~”小吉站起两条前腿,抱着小爪子给寒柏作揖,那意思:主人您就情好吧!

寒柏撸撸它顺滑的背,微笑:“前面带路吧,我跟上。”

小吉躬下身,滋溜溜沿着墙根跑了。

寒柏翻身上马,跟着它的方向寻去。

“吱吱吱,”小吉在墙头上露出头,寒柏按照方向拐弯;

“吱吱吱”小吉又出现在巷口,寒柏立刻策马跟上,半天时间,来到一间学堂前。

“文轩阁,”寒柏轻声自语,“那男孩在这里读书?看来小吉没找错地方。”

翻身下马,正要去推文轩阁的大木门,忽听一声鹰唳从天空传来。

寒柏举起头,正看到一只苍鹰在文轩阁的宅子上方盘旋。

“糟糕!”寒柏心道,“六王爷的鹰发现了小吉,他们也找来了!”

“快看,天上一只老鹰!”

“哎呀,墙角还有一只小黄鼬呢,真可爱。”

“坏了,老鹰冲下来了,它要逮黄鼬!”

院子里传来孩子们的惊呼声。

“咣!”寒柏一脚踹开大门,十几个刚下课的孩子登时停止了喧嚣,惊恐地看着他。

苏墨正在茅厕里蹲着,忽见一只小黄鼬贼溜溜地窜了进来,站起身子看着他。

“是你?”苏墨乐道,“我们又见面了,早上就是你吧。”

他提起裤子,就要去逮黄鼬,忽然一道黑影从天上俯冲下来。

苏墨吓一跳,随即看到一只苍鹰叼住了黄鼬。

苍鹰迅疾无伦地展翅欲飞,苏墨一把抓去,将黄鼬从它利爪里夺了下来。

“吱”一声痛苦地尖叫,黄鼬腿上流出血来。

苍鹰扑棱棱飞走了。

小黄鼬受了重伤,鲜血直流,躺在苏墨手里奄奄一息。

“你不要死啊,”苏墨慌道,“你要挺住,我带你回家,让我娘亲给你疗伤。”

寒柏凶神恶煞地站在院子里,虎目圆睁,一眼扫去,居然没有他印象里那个男孩。

“不可能啊?”他蹙眉,“小吉不会嗅错的,我喷在那孩子身上的万里香,即便洗十次澡,小吉也能准确无误地嗅出来。但是小吉呢?被老鹰吓躲起来了?”

正寻思,墙头上忽然跳下来十几个蒙面人,其中一个大声喝道:“所有孩子都给我带走,一个也不能留!”

“罪孽啊,”老夫子从屋子里跑出来,伸臂挡在孩子们面前,“不要伤害这些无辜的娃娃!”

“找死!”蒙面人一脚踢翻老夫子,抽出长剑就要将他刺死。

寒柏持剑而上,“乒乒乓乓”,与蒙面人交了十几招,其余蒙面人蜂拥过来,将寒柏和孩子们团团围住。

“哥哥救我!”人群里苏凰忽然叫了起来,“坏人要杀我们!”

茅厕里苏墨遽然一惊,急忙将小黄鼬藏在墙角,用茅草盖起来,冲出去喝道:“不要伤害我妹妹!”

寒柏激战之中一眼看到苏墨,心头登时一喜,认出正是他托付竹筒的孩子。

但此时万不能与他相认,否则蒙面人会直接杀他灭口。

面对十几个蒙面人的围攻,本就身负重伤的寒柏很快不支,长剑“嘤”一声,被对手挑飞出去。

“统统给我带走!”为首的蒙面人喊道。

“为虎作伥,不怕玄王治罪吗?”寒柏怒喝,“六王爷气数已尽,你们还不迷途知返!”

“留着话给六王爷说去吧!”蒙面人一掌将他击晕,喝道,“带走!”

“哥哥,”苏凰扑倒苏墨怀里,哭道,“我怕。”

“凰儿不怕,”苏墨拍拍她小肩膀,“有哥哥在呢,哥哥不会让他们欺负你!”

“但是他们要带我们去哪里?”苏凰咧着小嘴抽泣“娘亲找不到我们会着急的。”

“冷静,”苏墨神情冷峻,不停安慰妹妹,“我们会有办法离开的。”

茅厕那边,黄鼬小吉悠悠醒转,呲溜钻出墙去。

~

如意酒楼。

嬴禛带上地狱阎君的面具,给掌柜的要了一壶酒。

天色将晚,他还要把今天“抢”的银子,给那个讨债的女人苏离雨。

真是欠什么债,也不要欠风流债,更不要欠漂亮女人的风流债。

否则这心里老是惦记着啊!

寒松擎起酒壶正要给他斟酒,窗户棂里突然钻进来一只血淋淋的黄鼬。

“小吉?”寒松一惊,说道,“玄王,是寒柏的黄鼬,它怎么找到我们了?而且还受了伤!”

“不好,”嬴禛“呼”地站起身,“寒柏轻敌,怕是着了敌人的道!”

“小吉,”寒松急忙对黄鼬说,“快带我们去找你的主人!”

小吉“吱吱”叫两声,给寒松作个揖,又从窗棂里钻出去。

嬴禛和寒松急忙出了酒楼,在后面胡同与寒风寒冰汇合,然后由小吉引路,策马寻去。

小吉走走停停,一炷香功夫,引四人来到一处巍峨的院落前。

“六王府?”嬴禛摘下面具,龙目一寒,“嬴杰,果然是你在捣鬼!”

寒松说:“玄王,眼下只有我们四人,您不可涉险!”

“他能奈我何!”嬴禛冷笑,杀气凛然,吩咐寒松,“调千机营一千金羽军,速速包围王府!”

“是,玄王!”寒松应。

“寒风寒冰,”嬴禛继续说,“你们从后门摸进去,探探里面的情况!”

“是,玄王!”寒风寒冰领命,转向王府后门,小吉也从墙洞里钻进去了。

嬴禛双腿一夹马腹,爆喝“驾!”青骢飞跃而起,过了王府的院墙。

就听里面传来心惊胆战的惊呼:“玄、玄、玄王驾到!”

寒松急忙拿出火箭,“嗖嗖嗖”往空中连射三箭,随即策马跨越院墙,冲进王府。

千机营这边。

李钊正在巡查军营,猛见空中升起三支火箭,读懂箭语,立刻对副将叫道:“传令,调集一千人马,速往六王府方向行进!”

战马监这边。

苏离雨正骑着一匹枣红大马遛弯,忽然马倌接到传令,马厩大开,马儿呼啦啦往大门口涌去。

胯下的枣红马跟着长嘶一声,带着苏离雨奔进了队伍。

“喂喂喂,你这马,疯了吗这是!”可是已经下不来了。

盏茶功夫千名金羽军汇聚,由李钊带领着,扬尘直奔六王府。

苏离雨骑着枣红马夹裹在当中,惶然不知所以。

问傍边士兵道:“我们这是上战场杀敌么,还是去执行什么任务......

士兵见她是个姑娘,惊道:““六王府恐有军变,你去干嘛?”

苏离雨心道:“姑奶奶我不想去啊,没见我骑马难下么?我要是此际跳下马,不得被踩成肉泥?”

不多时金羽军抵达王府,刀剑晃耀,包围了府邸。

李钊带着几十员强将,兵刃长执,杀气腾腾直入府中。

苏离雨跟着挤进大门去。

李钊浓眉一轩,凶神恶煞地道:“你来干什么?”

“军医!”苏离雨急忙说,“急救的!”

嬴禛和六王爷嬴杰正在院子里对峙,剑拔弩张之际,忽然听到这句话。

嬴禛顿时回了头,冰寒的眸光落向苏离雨:这女人怎么来了?

苏离雨也看到了冷峻霸气的嬴禛,顿时傻了:“玄王在这里?而且他身上的黑色绣金袍子,怎么看着有些眼熟?这款式是大玄时尚么?”

嬴禛下意识摸了摸脸,好在地狱阎君的面具摘下来了。

他从苏离雨身上收回凌冽的眼神,对六王爷道:“是不是本王拿出你通敌叛国的证据,六王叔才肯服罪啊?”

“但是罪证在哪里?”嬴杰冷哂,“无凭无据,不能冤枉好人,我好歹是你叔父!”

忽听“乒乒乓乓”,寒风寒冰和王府的侍卫边打边退了过来。

“玄王,后院柴房发现了寒柏和十几个孩子!”寒风一剑刺伤对手,对嬴禛禀道。

六王爷脸上登时一寒。

“六王叔,”嬴禛冷哼,“你还有什么话说?”

“一群孩子能说明什么?”嬴杰阴着脸,“若是孩子们都是死的,百姓们是怪罪我通敌叛国,还是你大玄王草菅人命?”

“你敢!”嬴禛双眸一凛,龙威震慑,“你若敢伤害那些孩子,我踏平你六王府!”

“那就试试!”嬴杰大手一挥,喝道:“将那些孩子带上来,我倒要看看咱们大玄国主,有何高招!”

片刻功夫,就听哭声一片,王府士兵押解着十几名文轩阁的学童,还有受伤的寒柏从后院过来。

苏离雨登时又傻了:文轩阁的孩子?而且、而且苏墨苏凰也在里面!

苏凰一眼认出了嬴禛,张着小胖手哭道:“龙叔叔,我是凰儿,你快救我啊!”

嬴禛也认出了这粉嫩娇憨的女娃,是自己在马蹄下救出的那个,吃惊道:“怎么会是你?”

“我和哥哥上学堂,就被这些坏蛋捉来了,”苏凰哭道,“龙叔叔快救我们!”

早上抱着这女娃儿时,那种温软如玉似乎还在臂弯里,嬴禛心头疼楚,说道:“乖,龙叔叔一定会救你!”

“还有哥哥!”苏凰粉嫩的小脸上满是泪水,“还有这些小伙伴。”

“好,一个不落,”嬴禛温言软语,“龙叔叔都会救,凰儿放心。”

“哈哈哈!”嬴杰突然爆笑,“原来这女娃儿牵着玄王的心,这对杀人不眨眼的大玄之王,还是头一次,啊哈哈哈,好说好说!”

他接连两个“好说”,身后的侍卫领悟,一把将苏凰挟持过来。

“啊!”苏凰蹬着小胖腿哭叫起来,“坏蛋,放开我!”

“放开我妹妹!”苏墨扑过去,却被王府士兵拦腰抱住。

“住手!”嬴禛杀气腾腾,拔剑怒吼,“不要伤害这些孩子!”迈开腿让尝尝你的森林的意思就是想看你下面的东西。一般的老司机都懂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