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c的玩意sb就是用来c的 几天没C水这么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苏离雨顾不得矜持,拉过椅子坐在他身侧,说道:“你不是江洋大盗吗?不是抢是什么?但是你好歹多抢一些啊,我急需用钱的,大哥!”

“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地狱阎君说道,“这些银两,一个月足够了。”

“但是......”苏离雨想想两个孩子等着进学堂,气急败坏地说道,“总之这些太少,不够就是不够!”

地狱阎君幽深的双眸眯了眯:“那就是我.....今天行情不好,只......抢了这些。

苏离雨不依不饶:“昨天我听到你们盯上什么老六老四,还去城外跟上他们......”

地狱阎君忽然一把掐住了她脖子,厉声低喝:“该死,你都听到了什么?”

“咳咳!”苏离雨吓白了脸,两手掰着他的大掌,艰难地说道,“就听到这些啊大哥,是你让手下踩点,好趁夜黑风高,去打劫那个老六老四家,这么大的买卖,你不能就抢到这点儿,定是你克扣还我的银两了。”

“你真这样想?”地狱阎君掌上力道未减,双眸里杀气寒厉。

“是.......”苏离雨惊恐万分,泪光闪闪,“不要杀我,我死不得。”

“什么死不得?”地狱阎君冷冷低笑,“我要你死,哪个敢活?”

“总之我死不得,”苏离雨眼泪流下来,“我还要养活家人......”

地狱阎君眸中的杀气一灭,松了大掌,说:“那两家我还没抢,等抢到了自然会给你。”

“你是说,”苏离雨捋捋脖子,缓口气,兴奋又小心地说,“你还会来给我送银子?”

“本来就这样想的。”地狱阎君眼神有些复杂,“每天只要......抢到银子,我就会给你送些过来。”

“那敢情好!”苏离雨拍手,“你可得好好干活,杀富济贫,多来些银两补偿我!”

“好说,”地狱阎君在面具下冷哂,“只是我需要补偿你多久?”

“等到养马的那边开工资就好了,这期间你可不能断了我的财路,否则我和...奶娘就得喝西北风了”

地狱阎君眯眯眼,眼神里有丝邪魅,用低涩好听的声音说:“我这么辛苦做工养活你,你不补偿我一下?我们毕竟是一夜夫妻。”

“你想多了!”苏离雨“腾”地站起来,“那都以前的失误,不是我自愿的!”

“但是我还记得你的滋味,”地狱阎君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垂头看着她脏兮兮,却灵动俊俏的小脸,低声说,“这些年我始终记得你给我的滋味,好几次梦里都忍不住重温,那么多女人,没一个及得上你......”

“放开我......”苏离雨说道,“那一次只是失误,我是被人陷害的,是你趁人之危。”

“什么人陷害你?”地狱阎君敛了眉心。

“是......”

苏离雨将苏家突变之事简单说了一下,当然,她隐瞒了自己从另一个平行世界过来的实情。

地狱阎君见她神情悲愤,放开搂着她腰的手臂,嫌恶地说:“你今天这幅样子,真是倒我胃口。”

“等我有足够的钱可以开诊所,我就不用这么狼狈了。”苏离雨委屈地抚抚身上的草屑。

“那你就每天来这里,我......抢了银子会给你送来。”

地狱阎君说完站起身,一把推开窗子,像只老鹰一样飞出去。

“你要好好工作,”苏离雨对着黑暗的夜叫道,“争取早些还清债!”

淡淡的夜色里,嬴禛落在乌金马背上,摘下面具扔给侍卫寒松,薄唇清冷浅笑:“这个傻女人,还真是有趣!”

“玄王,”寒松垂首请示,“我们回去吗?”

“送请柬给黎国,”嬴禛语气冷硬,“让那个黎子初携夫人来做客。”

“是,”寒松附和道,“恐怕公子初接到请柬,会吓尿了。”

~

苏离雨马不停蹄,跑到天字号当铺,拿出五两银子要赎回昨天的双眼天珠。

她给掌柜的承诺,赎回期只有三天,一旦超期,这颗成色极好的天珠,就成了当铺掌柜的囊中之物了。

这种赔本的买卖,她苏离雨可万万不能做!

掌柜的袖着手,表情有些复杂。

他实是没想到这个瘦小清贫的“小厮”一天功夫就凑来五两银子。

但是那枚价值连城的天珠......

掌柜的眯眯眼,豆大的眸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即从柜台下拿出天珠,放在苏离雨面前。

“多谢。”苏离雨拿起天珠,喜笑颜开,转身要走。

等等!这......

这天珠不对!

苏离雨站住脚,垂下头,集中视力盯着掌心里的天珠。

黯淡无光,条纹粗糙,这分明是一赝品!

“这不是我那颗天珠!”苏离雨转身回到柜台旁,将“天珠”扔给掌柜的,“把我那颗还给我!”

“这就你那颗,”掌柜的寒着脸,“快给我滚,别耽误爷做生意!”

“你欺负我不懂鉴别吗?”苏离雨怒道,“我二大爷是央视的鉴宝专家,我打小耳濡目染,真假天珠还是会分辨的!快把我那颗还给我!”

“臭小子,你讨打!”掌柜的回头朝里面叫,“来人,把这讹人的穷鬼给我扔出去!”

呼呼啦啦,后堂跑出来三四个小厮,不由分说,架住苏离雨胳膊就将她扔出了当铺。

苏离雨跌了几个骨碌,在青石路面上稳住了身,确切说是被一双脚挡住了,要不摔死的可能性都有。

“哎哟......”苏离雨勉强坐起身,捂着胳膊搓着腿,浑身哪儿哪儿都疼,眼泪哗哗淌了满脸。

“小兄弟你没事吧?”头顶上一个清凉柔和的声音。

苏离雨这才睁开泪水迷蒙的眼,看到用脚挡住她的,是一个年轻男人,欣长的身材,清秀的眉眼,面容微瘦,一身书卷气。

“你是......”

苏离雨登时愣住了,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她,面前的男子是她青梅竹马的好友,罗轩意。

她,黎子初,罗轩意儿时经常一起玩耍的。

可物是人非,她此际满身草屑污泥,一副养马倌的样子,罗轩意怎会识出她?

“我是偶然路过,”罗轩意伸出白皙的手掌拉她起来,“看起来你被欺负了。”

“掌柜的他讹诈我!”苏离雨抹把脸上的泪水,将事情说了两句。

她满脸污泥之下,擦出一道雪白粉嫩的肌肤,罗轩意微微怔了下。

“来人,”他吩咐身后的随从,“去问问怎么回事?是说天黑了,也不能昧着良心做生意!”

几个随从一股脑扑进当铺,不多时拿着苏离雨的天珠出来了,掌柜的也红肿着半边脸,给苏离雨抱拳道歉。

罗轩意看看那颗天珠,对苏离雨说:“小兄弟不像偷窃之辈,但这天珠的确是帝王将相之物,你要想卖了得些银子,还是去他国吧。”

眼看着罗轩意上了华丽的马车离去,苏离雨呆呆目送,半天回过神来,又盯着手里的天珠。

“发财了发财了,这回真的发财了!这天珠居然是帝王将相之物,那岂不价值连城?回头我去别国高价出手,就有资金开诊所了,从此再不受饲马倌的鸟气!

~

但是第二天,班儿还得继续上,毕竟娘四个下月的生活,全指着这份“高薪”呢。

继续打扫马厩。

今天嬴禛的乌金战马“休班”,苏离雨知道它叫“黑鹰”。

扫完马厩,摸着黑鹰俊俏的鼻子,苏离雨说:“黑鹰啊黑鹰,我活的还不如你呢,你看你,出门穿金戴银,鞍前马后有人伺候,特么像大爷一样,我呢,在黎国是千金大小姐,在21世纪是全科女医生,可这会儿沦落到如此地步,你说是不是造化弄人?”

“噗噗”黑鹰喷了她一脸鼻涕水。

“你是同情我呢还是耻笑我?”苏离雨抹抹脸,黑鹰凑过来,大嘴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这么说是同情我,”苏离雨抱住马头呵呵笑,“吧唧”回亲了它一口。

“大胆!”身后有人叫,“大王的黑鹰,你也敢非礼!”

不用回头,是那个该死的饲马倌的“班长”,矮胖子来了。

苏离雨知道此人难缠,急忙拿起扫帚,又开始扫地。

“今天带了几两银子?”矮胖子说,“赶紧孝敬了大爷,否则这事......哼!哼!你懂得!”

“姑......“苏离雨将到口的“姑奶奶”改成“老子”,怒道,“我特么还就不听了,我特么看你就是惯得!”

“小兔崽子还骂人?”矮胖子卷袖子扑过来,苏离雨拉开马步,抡起大扫帚。

“噗!”第一把打脸上,第二把“扫”堂腿。

矮胖子被扫倒在地,杀猪般大叫起来。

副班长瘦高个听到声音跑过来,挥起马鞭去抽苏离雨。

“住手!”一声爆喝镇住了三人。

苏离雨收起扫帚,瘦高个回头,就见侍卫统领寒松策马过来。

“寒大人。”矮胖子和瘦高个一起跪在地上,苏离雨杵着扫把,关公一样站在那里。

“玄王脚下,居然敢勒索下人银两,这是嫌脑袋多余了!”寒松下来战马,厉声怒斥。

“小人不敢,”两个班长叩头如捣蒜,“求寒大人不要告诉玄王啊!否则这脑袋真要搬家了!”

“搬家就免了,”一道寒冽慵懒的声音,“勒索了多少银子,十倍偿还,各掌一百个嘴巴,脑袋就先留着吧。”

两个班长吓破了胆,齐声惊道,“玄王饶命!”

“还不快十倍偿还,各自张嘴!”寒松厉喝。

两个班长手忙脚乱,掏出各自囊中银两,统统倒给了苏离雨。

“天哦!”苏离雨捧着白花花的银子,直勾了眼,“我这两天走了狗屎运,财源广进财运亨通八方来财啊哈哈哈!”

“你,”嬴禛在马背上用马鞭指指苏离雨,“今天随我当差!”

“我?”苏离雨一抖,手里的银子差点儿掉地下,急忙一股脑装进荷包。

这下好了,荷包沉甸甸坠成了布袋,直坠到大腿上了,苏离雨赶忙往上托了托。

嬴禛微微皱了皱剑眉,对寒松吩咐:“照孤王说的做!”策马走了。

苏离雨呆呆看着战马上那道劲挺冷硬的背影,恍惚觉得有些熟悉。

~

“走吧,苏姑......哦苏先生。”

寒松下来战马,神情恭敬,对着苏离雨微微低头。

“去哪儿?”苏离雨神情戒备,浑身紧张,伴君如伴虎,这句话小学时期就学过的。

“玄王今天有客人来,”寒松说,“在翠林苑赏马。”

“说了我不会伺候马,”苏离雨面露难色,指指矮胖子,“还是让这俩官儿去吧。”

“他们打完嘴巴子自然要去,”寒松说,“苏先生难不成要抗旨?”

“这我可不敢,”苏离雨急忙摆手,“杀头的事我还是懂的。”

“那就上马吧,”寒松示意一下,过来一个马奴,在苏离雨脚前蹲下身。

“免了,”苏离雨绕过马奴,踩住马镫,握住缰绳,纵身而上。

“苏......先生好身手。”寒松由衷地说。

“毛毛雨,”苏离雨笑,这都暑假里练剩下的活儿好吗?

~

翠林苑。

这应该是一个“皇家赛马场”,绿荫如锦的草坪上六条赛马道。

不远处豪华的马厩里拦着十几匹高头大马,“黑鹰”也来了,还有腮帮子肿的老高的矮胖子。

葱茏的榕树下搭着幔帐,华盖幢幡,一派庄严奢华。

嬴禛坐在幔帐下的龙椅上,身侧是雕龙画凤的黄花梨大茶台,阳光下反射着金润的光泽。

几十名带刀侍卫在后面列阵排开,四大侍卫寒松、寒柏、寒风、寒冰,则扶剑立在龙椅后侧。

老少宦官们低着头,弓着身,来回穿梭,忙着张罗。

苏离雨在榕树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横竖觉得自己与这里万分不协调。

要不是她知道自己的处境,此时真觉是误入了横店的片场。

但是......

男一号也太帅了吧?

此物只能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

苏离雨侧着头,贪婪地偷窥嬴禛。

他著一袭黑缎长袍,金丝线重工绣出五爪天龙,清绝的容颜,金钩铁划的轮廓,顾盼之间,龙睛凤目,王者骄矜,霸气宣然!

这真是神祗一样的男人!

苏离雨心想,传说中的秦王嬴政,也不过如此吧?

嬴禛似乎觉察到有人在盯着他,凌锐的眸光扫来,一下对上了苏离雨花痴的眼神。

嬴禛敛了下眉心。

那该死的女人,又呆又萌又蠢的神情,居然让他怦然心动!

“黎国公子初,携夫人到!”宦官禀报。

嬴禛呷了口茶水,眉眼不抬,两道长长的剑眉,在坚毅的眉骨上斜扫出俊逸勃发的姿态。

“果然天子之姿!”苏离雨咽了口吐沫,以至对宦官的高声唱报充耳未闻。

但是,她的眼睛却被一道人影狠狠刺了下。

她看到了黎国公子初!

他一身暗红华服,高冠束发,俊秀潇洒,阔步而来。

苏离雨的心脏宛被一记重拳击中,痛楚、憋闷,呼吸困难。

他是她最美的初恋,是她发誓忠贞一生的所爱,可是却在一夜之间,解了与她的婚约,置她生死不顾!

眼眶红了,泪水不争气地流下来。

随后,另一个身影跃入眼帘,雍容华贵,仪态万方,是苏素。

她与黎子初并肩而行,伉俪恩爱的样子。

他们的身侧,婢女挽着一个五岁左右的男孩儿,眉清目秀,像极了黎子初。

苏离雨瞠目结舌,苏素嫁给了黎子初?

而且看男孩儿的样貌,要比苏墨苏凰略长。

也就是说,苏家在没遭遇突变之前,黎子初和苏素,他们......他们就勾搭在一起了?

苏离雨登时有些晕眩,使劲喘口气,才稳住脚下没有踉跄。

“黎国子初,叩见大玄国王,谢玄王盛情邀请之恩!”

面对大国威仪,骄矜威严的嬴禛,身为小国公子的黎子初有深深的自卑,以至言行举止,都透着慌乱。

苏素随着施礼,浓施粉黛的脸上,一双媚眼微微抬起,瞟向嬴禛。

嬴禛冷冽杀伐的气场令她一哆嗦,急忙垂下头。

好个夫唱妇随!苏离雨气逆了,剧烈地咳起来。

天子脚下,这咳声格外突兀。

“大胆!”宦官李晨尖着嗓子喝道,“什么人这么放肆!”

所有脑袋转过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那个布衣小厮。

“咳咳!”苏离雨一把捂住自己嘴,将咳声硬咽下去。

“扰了玄王雅兴,还不请罪!”李晨怒斥。

请罪?苏离雨惊诧,过去给嬴禛跪下吗?

那......黎子初和苏素,岂不认出她?

丢死人了,丢死人了!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岂能给那对奸夫银妇看到!

“嫌脑袋多余了不是?”李晨扬着嗓子。

苏离雨背上一寒,这话有分量,正可谓性命攸关,脑袋万不能丢,没办法只能丢脸了。

抬袖掩着半边脸,侧着身子挪过来,不想“扑通”,摔了个大马趴。

场中顿时一片哄笑。

苏离雨脸上赤辣辣的,袖子底下抬眼看,全场除了嬴禛和四大侍卫,竟是没一个不笑的。

尤其苏素,兰花指掩着红唇,笑得花枝娇颤。

“算了!”嬴禛挥了下袍袖,“去把本王的黑鹰牵来吧!”

“喏。”苏离雨本能地发出应答,转身跑向马厩。

她转身的刹那,袖子落下来,白皙玉润的脸颊一晃而过。

黎子初只觉眼前一花,下意识低唤:“小雨?”

“小...雨?”苏素一扯黎子初袍袖,切齿低语,“你见鬼了?”

嬴禛薄唇微微一抽,露出似有如无的一丝冷笑。

这一幕,正是他要黎子初夫妇前来的目的。

他倒要看看,苏离雨在如意酒楼向“地狱阎君”所说的家事,有几分真假。

苏离雨牵了乌金战马“黑鹰”过来,握着缰绳,躲在马屁股后面。

这边嬴禛检阅完了黎国进贡的十几匹良驹,还算满意,回身看到苏离雨掩着面,瑟瑟缩缩,不由一怒:“你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苏离雨心道:我哪是见不得人,我是见不得贱人!

黎子初突然转了过来,与苏离雨来了个面对面。

四目相瞠,各自结舌。

半晌,黎子初呐呐低语:“你是苏......”

“哎哟!”苏素脚下一绊,踉跄扑来,一把扯下苏离雨的青布小帽。

登时,如瀑黑发倾泻而下,掩映得苏离雨白皙小脸,粉嫩晶莹。

“小雨,真的是你?”黎子初失口叫道。

苏素没想到这个布衣小厮真的是苏离雨,一怔之下,心生计策,指着苏离雨叫道:“玄王,这马倌分明是个女子,这不是明目张胆欺君罔上吗?玄王应该治她死罪啊!”

此言一出,苏离雨、黎子初各自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哪里的狗奴才,敢欺骗玄王!”宦官李晨急忙叫道,“快来人给我拿下!”

顿时,场中所有众人,都知道那个小马倌的脑袋不保了。

苏离雨额头上冷汗涔涔。

“慢着,”嬴禛不紧不慢地说道,“谁说马倌就一定是男的?”

“这......”李晨语噎,看样子,只要大王高兴,男的女的都一样。

“我原本就不是马倌,”苏离雨说道,“玄王早知道的,我是医馆的郎中,不存在欺君。”

“郎中?”苏素冷笑道,“你什么时候会治病了?在我记得,你可是个一无是处、吃喝玩乐的废物!”

“小雨,”黎子初伸手过来,要拉苏离雨。

嬴禛凌锐的眸中杀气闪现。

苏素一把推开了苏离雨。

苏离雨手里握着黑鹰的缰绳,缰绳一扯,黑鹰受了惊,长嘶一声,四蹄生风,飞奔而起。

苏离雨的手腕被缰绳缠住,顿时被黑鹰拖了出去。

“啊!救命!”苏离雨胆战心惊,照黑鹰这速度,她分分钟毙命。

所有的人目瞪口呆,苏素低声冷笑,心底咒道:“贱人,遇到我,你就得死!”

“救命啊,”苏离雨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嬴禛骤然而起,几个纵跃赶上了黑鹰,稳稳落在马背上,弯腰下去,将苏离雨抄了起来。

苏离雨突觉身体落入了一个温厚的怀抱,强有力的臂膀将她紧紧抱住。

“呜~”苏离雨哭出来,反手搂住救星劲道的腰,将头埋进他怀里,哭道,“娘啊,吓死我了!”

“不是娘,是我!”嬴禛低低说。

苏离雨这才发现,自己手脚并用八爪鱼一样盘住的救命恩人,居然是玄王嬴禛!

这一惊非同小可,险些又跌下去。

“真是笨!”嬴禛咬牙,只得又搂紧了瑟瑟发抖的小女人。

黑鹰这一撒蹄,跑出去了十几里。

这边众人提心吊胆,虽然知道以玄王身手,这根本就是张飞吃豆芽,但毕竟一国君王,万一有了闪失,这些脑袋够杀吗。

寒松、寒柏、寒风、寒冰跃马追去。

黎子初和苏素又惊又怕。

惊的是,万千尊贵的大玄帝王,会为了救马倌苏离雨,亲自上阵?

怕的是,今天这一出,恐怕会在嬴禛心里,埋下日后攻打黎国的仇恨!

“都是你,毫无分寸,简直泼妇!”黎子初愤愤埋怨苏素。

苏素柳眉倒竖:“要不是你对那贱人失态,我能惊了玄王的驾?要怪怪你!”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