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开始水就那么多了 欠c的玩意sb就是用来c的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苏离雨皱了眉,“我应该有权知道要治我罪的人是谁?”

“好说,”男人星眸危险的一眯,冷笑道,“孤王嬴禛。”

“嬴......禛?”苏离雨惊讶道,“不是嬴政吗?”

“嬴政是谁?”嬴禛剑眉一蹙。

“当我没说。”苏离雨心道,看来战国的历史丰富的很,姓嬴的不只大秦,还有大玄。

“来人!”嬴禛厉声。

苏离雨“扑通”就跪下了。

嬴禛突然喊“来人”,来人干嘛?当然是拉她去砍头啊!

她可不能死,她还有苏墨苏凰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还有年迈的奶娘啊!

但是......

“将这人给我扔去战马监,给本王的战马当郎中!”

嬴禛说完后半截话,飞身上马,骄矜洒然,扬鞭而去。

苏离雨惊魂甫定,陡然瘫软在地,心里直叫娘。

“苏离雨,”程婴擦擦额头的涔涔冷汗,“你真是大命啊,你死不打紧,可不能害死老夫啊!”

“可是我没干过兽医啊?”苏离雨摊手苦哂,“我不会给马看病的。”

“给马看病用得到你?”程婴说,“这是饲马倌最简单的本领。”

“那......”苏离雨疑问,“那我去战马监还有何用?”

“死不了你就已经赚了,”旁边的郎中说,“你还操心去那干嘛?”

苏离雨想想也是,拍拍心口自语:“墨儿凰儿,你们两个差点失去娘亲,成了战国孤儿,我勒个去!”

~

李钊将王虎和苏离雨一并押了,王虎送去审讯,苏离雨送去战马监。

这是一个偌大的院子,院子大到看不到院墙,四面绿树葱茏,草木茂盛。

百十排马厩依次排开,听此起彼伏的马嘶声,响鼻声,尥蹶子声,几千头马是有的。

苏离雨拍拍一匹枣红马的鼻子,正要对它发表一番感慨,忽听马蹄骤响,居然是嬴禛又策马来了。

苏离雨看着马背上修长劲霸的身形,忽然有丝异样的感觉。

嬴禛到了跟前,一提缰绳,乌金战马扬蹄打了个旋儿,在苏离雨身前站定。

男人微眯着龙睛凤目,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嗨。”苏离雨慌措向他咧嘴干笑,抬手打个招呼。

“大胆!”紧跟过来的侍卫厉声喝道,“见了玄王,还不下跪?”

苏离雨觉得这礼节实在是不习惯,好在嬴禛对身后的侍卫挥了下手,算是打住。

“我说玄王,”苏离雨壮了壮胆说,“给战马看病根本用不到我,您还是让我回医馆发挥余热去吧。”

“哼!”嬴禛在战马上冷笑,“医馆那边的郎中同吃同住,洗盥更衣都在一个屋檐下,那些大男人看着,你觉得你行吗?”

此话一出,苏离雨登时掩了嘴巴,瞠目结舌。

这么说,这人看出她女扮男装了?

这可是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不,有可能株连九族!

这可怎么办?苏离雨登觉颈上凉飕飕的,脑袋似乎又不是自己的了。

双腿一软,“扑通”跪了下去。

“知道就好,”嬴禛冷冷道,“你这颗脑袋就先寄放着,哪天不守规矩了,数罪并罚!”

“不要啊大王!”苏离雨叫道,“我只是拖家带口走投无路,想赚点银子养家糊口,实在无意欺君,请您收回成命!”

“拖家带口?”嬴禛飞身下马,高大的身形笼罩着苏离雨,凝眉沉声,“你家中还有什么人?”

“......”寒冽的杀气让苏离雨一抖,微一沉吟,喏喏说,“无依无靠的奶娘。”

“没有其他人了?”龙目微凝。

“......”苏离雨摇头,“没有。”

嬴禛深邃的眸光一敛,点头“哦”了一声。

“所以我想问,”苏离雨怯怯地说,“给战马看病,和给将士们看病,待遇一样吗?”

“什么意思?”嬴禛剑眉一蹙。

“我急需多赚银两,家人等着吃饭。”苏离雨鼓足了勇气。

她娇怯的样貌看起来单薄无依,青布纶巾掩不住清灵秀色。

嬴禛微一沉吟,点头说道:“那就一样吧。”

“多谢老板,”苏离雨喜不自胜,拍手叫好。

本来嬴禛准备上马,此际又回了头,问了句:“你说什么?”

苏离雨眯眯眼,笑道:“老板就是首领,就是头儿的意思。”

嬴禛嫌弃地皱皱眉,策马离去。

十几骑战马,随在他身后卷起滚滚黄尘。

~

“我说新来的!”身后有人叫。

苏离雨回眸看去,只见旁边的瓦房里出来两个男人,看装扮,像是饲马倌。

“嗨,哥几个好。”苏离雨赶紧打招呼,毕竟在人家的屋檐下。

“李钊将军交代,你是个闲差,”其中的矮胖子阴阳怪气地说道,“这么说,你的活是让大家给扛了。”

苏离雨想了想,是这么回事。

“活儿哪有白干的,”另一个瘦高个说,“你不得孝敬下哥几个?”

苏离雨明白,两人这是来要好处费了。可自己身上总共三两银子,还是“下班”后要给两个孩子买糕点的,要是“孝敬”了他们,糕点可就没找落了。

“今天不合适。”苏离雨摇头,下意识的捂住了怀里的荷包。

“吆喝,”矮胖子怒道,“不懂规矩啊还是不给面子啊?”

“废什么话?”瘦高个卷着袖子说,“要爷亲自掏?”

这怎么行?他要亲自掏,她苏离雨的女儿身岂不露馅了?没辙,“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掏出仅有的三两银子,扔给两人。

眼眶热乎乎的,眼泪就要往下掉,苏离雨赶紧转身去了马厩。

天色将晚,终于下班了。

苏离雨搭着拉粮草的马车回了城,摸摸空空如也的口袋,真是悲楚万分。

拿什么给苏墨苏凰买糕点?拿什么给奶娘买风湿止痛的膏药?

正踽踽前行,忽见旁边一家“如意”酒楼,门前挂块招牌:招打杂。

苏离雨眼前一亮,挽起青布长衫,三步并做两步跨进酒楼去。

“从现在干到打烊,一两银子。”掌柜的说。

“一两?”苏离雨伸出手指,“可我需要三两呢。”

“你明抢?”掌柜的斜着眼,“这活儿不缺人,你不干,有干的。”

“我干!”

苏离雨心想一两也行,可以先给奶娘买膏药,孩子们的糕点明天买也行啊,苏墨苏凰两个小宝贝,还是蛮懂事的。

接连打扫了五六个包厢的杯盘狼藉,最后来到三楼,最豪华的一间大包厢,里面有两个男人正在说话......

苏离来到三楼,最豪华的一间大包厢,里面有两个男人正在说话。

“刚离开的是老六和老四,您没猜错,他们果然在这里密谋。”

“嗯。”一个低沉清冷的声音说,“寒松,你立刻带人,看他们去城外和什么人接头。”

“但是您呢?”寒松说,“我带人跟上,您这边可就空了。”

“笑话,”低沉清冷的声音说,“谁能奈我何?”

“是,”寒松躬身,“属下多虑了。”随即一个鹞子翻身,跃窗而去。

苏离雨小心翼翼走进来,只见偌大的房间里,面窗而立一个身形挺拔的黑衣男人。

他似乎与人激烈打斗过,质地奢华的袍子撕裂了,夜风吹进来,露出肌肉遒劲的后背。

一个“X”形的疤痕猛然刺入苏离雨的眼帘,这疤痕......

四年前的那个黑夜,这道“X”形疤痕,在夺了她初贞的地狱阎君背上摸到过,这疤痕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却已如烙印,刻在脑子里!

正是这疤痕的主人,害她未婚先孕,受尽白眼,在茅草堆里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当然,宝宝们很可爱。

但是,她吃尽了苦头啊。

单身妈妈不如狗,她到现在还在为三两银子发愁啊哈哈!

“阎罗王,是你?”

耻辱愤恨涌上心头,苏离雨扔掉手里的抹布,一步窜上,去抓男人的肩膀。

这男人既然是她两个孩儿的亲爹,她到要看看他究竟长了张怎样的脸!

男人一个侧身,长臂一抄,苏离雨已然如小鸡子般,被他拎在手中。

大掌举起当头劈去,却在下一秒凝眉一怔,缓缓垂了手。

他脸上仍然带着那张地狱阎君的面具,周身散发着彻骨冰寒,让他几乎没有人的气息。

“王八蛋,果然是你!”

苏离雨一把扯掉头上的青布纶巾,指着他鼻子骂道:“你特么害惨了我你知道吗?这些年老娘苦苦挣扎有多辛苦,你特么知道吗?”

“你......真是四年前的你?”地狱阎君面具下的双眸一紧,幽邃的眸光有些复杂。

那一瞬间,苏离雨觉得他似乎想要杀死自己,却又缓缓松开了拎着她的手。

“四年前,不是你等着接客人吗?”地狱阎君涩声说道,“哪个男人不一样?”

“怎么能一样?”苏离雨怒斥道,“我原本就是被恶人陷害,而你又趁人之危,这还不算,关键我还怀了你的孩子!”

“什、什么?”地狱阎君大惊失色,遽然回头,“你怀了我的孩子?”

苏离雨登时觉得说秃噜嘴了,一把将嘴巴捂住。

这人万一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怎么办?他可不配做孩子的父亲,万不能让他知道孩子的存在。

“那......”地狱阎君沉声说道,“孩子呢?在哪里?”

“在......”苏离雨眼珠转了转,瘪嘴欲哭,“在阎罗王那里。”

“什么?”幽冷的面具、高大的身形,突然就俯过来。

苏离雨退了一步,伶牙俐齿:“我流离失所,没吃没喝,没医没药,孩子没保住小产了,所以在阎罗王那里。”

“真是该死!”面具之下看不到地狱阎君的神情,只觉他在咬牙切齿。

“你骂孩子该死?”苏离雨一巴掌扇去,“你才该死!”

地狱阎君走神之下没有防范,这一巴掌脆生生落在薄薄的面具上。

两个人登时都愣住了。

男人在想:你敢打我?

女人在想:他怎么没躲?但是该,打死他才该!

地狱阎君一把握住苏离雨手腕,冰冷阴鸷的声音说:“给我记住了,从此刻起,你的命是我的了,我随时会取!”

“错了!”苏离雨冷笑,“咱们两个,做债主人的应该是我,不是你!”

地狱阎君掌心用力,沉声喝问:“你什么意思?”

“你夺了我初贞,害我再也嫁不出去,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夺了我穿衣吃饭的本钱,不是欠我的吗?我不应该是你的债主?”

苏离雨一口气说完,配合着神情悲切,泪水涟涟,地狱阎君竟是怔了,松开她手腕,涩声说:“那...那你想怎样?”

“最起码先把那晚的银子付我,”苏离雨委屈地皱着眉嘟着嘴,“这种账你也欠啊?”

“但是我身上从不装钱,”地狱阎君冷涩地说,“明天我差人送来。”

“明天?”苏离雨叱道,“我今晚急用你知不知道?我就三两银子还被人勒索去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什么人勒索你?”地狱阎君眸光一寒。

“那两个该死的马倌,”苏离雨说,“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快给我钱吧。”

“我真的没有!”

“神马?”苏离雨一把扯起男人的衣襟,啧啧说,“你会没钱?人高马大的玩意!就凭这件描金绣银的袍子,也得值百八十两吧?一个霸王餐,你要吃几年?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地狱阎君面具之下眸光一寒,杀气骤现。

“怎么着,你还想杀了我?”苏离雨鄙夷不屑地说,“是了,我死了之后,你欠风流债的事就没人知道了,你还是杀了我吧,免得传出去丢人。”

地狱阎君被她怼的哑口无言,愤愤从腰间扯下一个物件扔给苏离雨,说:“拿去吧,会当不少钱!”

苏离雨在灯光下一看,手心是个双眼天珠,知道这东西值钱,但嘴上说:“这玻璃玩意值不了几个银子,很快就花完了,这怎么能够?你害得我好苦啊,再也没人肯娶我肯养我,我要活活饿死了,我命怎么这么苦啊......”说着呜呜大哭起来。

“真是麻烦,”地狱阎君咬牙说,“明日此时你在此等我,我不会看着你饿死。”

说完纵身一跃,高大的身形已然窜出窗户,消失在夜色里。

“小样!”苏离雨抹把眼泪,掂掂手里的天珠,撇嘴,“跟我斗?欠我的,你就得乖乖还!”

趁着天色尚不算晚,赶紧攥着天珠找了家当铺,当铺名叫天字号。

“这......”掌柜的捏着天珠左看右看,再看看柜台前清瘦酸楚的苏离雨,不敢收,觉得这宝贝八成是这酸秀才偷来的。

掌柜的捏着天珠不敢收,觉得这宝贝八成是苏离雨偷来的。

“能当多少银子?”苏离雨巴巴地问。

不是她穷疯了,是她真的穷疯了。

苏墨苏凰要吃饭,要穿新衣,要去学堂读书;奶娘武文氏要吃药,要治疗老风湿,就算她自己不吃不喝,老的小的总得活吧?

“这物件说实话价值不低,”掌柜的说,“但是来路不明,小店怕官差查起来,惹来杀身之祸,所以客官,你还是别处问问吧。”

苏离雨面露难色,都这个点儿了,大街上都开始打烊了,她往哪去找“销路?”

更何况即便找到“销路”,还来得及买糕点,拿膏药吗?

“我保证这东西不是我偷来的,”苏离雨焦急地说,“是一个朋友送我的,掌柜的您就不要多虑了。”

“你能保证那个朋友不是偷来的?”掌柜地摇头,“销赃一样的罪过。”

“偷......”苏离雨一哏,闭嘴了嘴巴。

掌柜的说得没错,谁敢保证那个地狱阎君就不是江洋大盗?

你看他带着阴森诡异的面具,浑身杀气凛凛,而且袍子都被刀剑划裂了,这不是江洋大盗是什么?普通人能有这般强大迫人的气场?

可是不行啊,她此刻急需用钱啊!

“要不这样,”苏离雨想了想说,“这物件我也舍不得当掉,我先把它押这里,您给我三两银子就好,三天内天我送还您五两,再把它赎回去。”

掌柜的掂量了一下,实在觉得此天珠价值连城,也动了心思,给了苏离雨三两银子,寻思她三天内最好就别再来赎了,自己想办法卖给邻国的达官贵人,岂不大赚一笔?

苏离雨拿了三两银子,马不停蹄买了糕点,膏药,夜色深沉,回到租住的小院里。

“娘亲,娘亲!”苏墨苏凰两兄妹张着小胖手跑过来。

“乖,乖!”苏离雨眼眶温热,蹲下身,将两个肉嘟嘟的宝贝抱在怀里。

“这么晚了怎么不睡觉?”苏离雨亲亲两个孩子的脸蛋儿。

“墨儿担心娘亲。”

“凰儿想娘亲,凰儿要娘亲抱着睡。”

眼泪盈盈模糊了视线,有这两个心尖肉,什么苦难都值了。

“乖,娘买回了糕点,”苏离雨说,“还有婆婆的膏药,快拿去屋里。”

“我去给婆婆贴膏药,”苏凰娇嫩的声音说,“婆婆一直腰疼呢。”

“我给娘亲端洗脚水,”苏墨神情庄肃地说,“娘亲累了,需要休息。”

“真是懂事孝顺的孩子。”武文氏从屋里出来说,“小姐回来的这么晚,真是辛苦了。”

“好在我找到了工作,”苏离雨眉开眼笑,“以后一家人不会挨饿受冻了!”

“小姐这么娇弱的身子能赚多少钱?”武文氏老泪纵横,“都怪老奴拖累小姐!”

苏离雨攥住奶娘的粗糙的手掌说:“我们是一家人,不许说这样的话。我不光自己能赚钱,还有别人给我钱呢。”

“别人?”武文氏惊道,“小姐您可不要乱来!”

“我没有,”苏离雨急忙说,“也不是别人,是......”看了看两个孩儿,将话咽了下去。

在不清楚地狱阎君是善是恶,是什么身份之前,孩子亲爹一事,还是当个秘密吧。

~

第二天,苏离雨穿了粗布衣裤,扮成小厮的模样,搭马车来到城外的“战马监”。

饲马倌的正副两个“长官”,矮胖子和瘦高个,耷拉着脸给苏离雨安排了工作:打扫马厩。

“这上千个马厩呢,”苏离雨皱着眉说,“都是我的活儿吗?”

“不你的还是我们的?”矮胖子斜着眼,“别问三问四的,麻溜干活儿,这些战马可是咱们玄国大王的宝贝,每天都要来巡视呢,你要打扫不干净,委屈了这些战马爷爷,那可是要掉脑袋的,我们可不给你垫背哈!”

苏离雨应声“知道了”,拿起扫帚簸箕,颠颠地跑往马厩。

一天下来,苏离雨累成了狗。

玄王嬴禛没来,白打扫的这么干净。

眼见天色将晚,到了“下班”时间,想想还要去“如意”酒楼等地狱阎君送银子,不由兴奋起来,顾不得满脸泥污满头草屑,跳上拉粮草的马车返城。

来到“如意”酒楼,掌柜的以为她是叫花子,伸臂挡在门口。

苏离雨揩把脸上的汗渍与泥尘,告诉掌柜的有重要客人在等她。

掌柜的一看是昨天的“钟点工”,这才让她进了。

一径来到三楼最大的那间包厢,苏离雨往里探探头。

里面传来低沉冷肃的声音:“不进来,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原来地狱阎君已经在里面了。

苏离雨这才挺直了身子,摆出债主的气势,大摇大摆走进去,说:“我不清楚你的来头,防范一些还是要的。”

“嗤,那就是怕了。”地狱阎君在幽冷的面具下冷笑,修长的身形端坐桌前,独斟自饮。

“万一你是江洋大盗我可就麻烦了。”苏离雨搓搓手,“官差会以为我和你一伙儿的。”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地狱阎君冷哂,“你不也来了?”

“我实在是走投无路,”苏离雨无奈地鼓鼓腮帮子,“废话少说,欠债还钱。”

一只纤纤素手伸到他面前。

“还真是笔风流债,”地狱阎君语气讥诮,在那只手掌上看了一眼,掌上有磨破的血泡,眸光瞬间就阴黯了。

苏离雨颊上一红,她也想不到自己会向个陌生男人讨风流债啊,好在满脸尘土污渍,遮得脸皮子也厚了。

地狱阎君将一个布包扔在桌子上。

苏离雨竖起耳朵,听那布包落在桌上,响声不大,心里已经有些失落。

一把将布包抓过来,还真是有些轻,三两下打开了,一看,只有不到十两碎银子。

“你、你、你......”苏离雨气苦,“怎么这么少?你今天就抢了这些?”

“什么?”地狱阎君抬起头来,“......抢?”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