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镜子里我是怎么C 今晚家里没人叫大声点声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江晚宁突然想起自己临床实习时第一次面对病人离世时的场景来,那是一位突发心梗的中年男人,被送过来时还有些生命迹象的。

但他们一群医生轮番上阵都没法将人从死神手里抢过来,最后男人去世,病房外是他的妻子和刚满三岁的孩子。

一时间那男人妻儿无助绝望的声音在江晚宁耳边响起,那么真实,真实到她再次体会到了那天晚上的无助和煎熬。

对于医者而言,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病人在她面前去世,还是一位分明可以治好的病人。

“谢辰瑾。”她眼睛紧盯着太后,嘴巴微不可查的动着,发出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

“别犯病。”这是谢辰瑾心里唯一所想。

江晚宁拧了拧眉,侧目看了一眼身边的谢辰瑾,他瘦削的身子跪得笔直,脊背微微颤抖,能看得出他在用尽浑身力气强撑着。

同时为了方便控制她,从刚才开始谢辰瑾便死死钳住她的手腕,以免她犯傻病做出什么不妥之事。

如果这个时候注射尿激酶静脉溶栓应该能拖延几个时辰,而她在拖延的几个时辰内进行开颅手术就能有很大概率把太后从鬼门关上救回来。

江晚宁思考的同时一支静脉溶栓已经在她手中出现,她把手往袖子里缩了缩,以免别人发现她手里的药。

可是她要怎么把药注射进太后的体内呢。

就在此时床榻上,太后慢慢合上了眼,就在众人以为她已经咽气的时候,她又嘀嘀咕咕了一句。

“阿瑾什么时候生孩子啊。”

成了亲就开始盼着抱孙子了。

在她面前跪着的全是大凉帝的孩子,阿瑾还是无后的,给阿瑾准备了美人,也得让他留个后才是。

“很快的。”谢辰瑾忍着泪回复。

所有人都看得出太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母后这事儿快不了。”江晚宁使劲儿挣脱谢辰瑾的手,扑到太后身边,重新握住太后的手。

谢辰瑾惊出一身冷汗,伸手要去抓江晚宁,但没有她速度快只能任由她的衣裙角从他指缝里溜走。

“哦,怎么快不了?”许是没料到有人会接话,太后的语调松快了些,眼中也浮起一丝希冀。

“得等到王爷身体没这么虚弱了才行,他现在身体不好,我俩还没同房呢!”

简单一句话把内殿沉重哀恸的气氛炸翻。

皇后震惊地看着江晚宁,这个女人要不要脸!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闺房之事!

大凉帝则一副预料之中又无奈的模样,他知道替嫁一事后就调查过江晚宁的,说是个傻女,果然是个傻的!还偏偏在这个时候犯傻!

其他跪在地上的皇子,娘娘也纷纷的噤言侧目,他们是小辈自然不敢对江晚宁和谢辰瑾说些什么的。

“睿、睿王爷!”皇后忍不住看着谢辰瑾小声提醒,“你与王妃怕是疲累了,不若带着睿王妃先下去休息罢。”

“遵命。”

谢辰瑾现在杀了江晚宁的心都有!他都已经告诫过不要犯傻病了,这个女人还是犯了!

“王妃跟本王出去!”谢辰瑾抓住江晚宁的手腕用尽全身力气将她往外拖。

大凉帝道:“王弟带着王妃出去罢。”他知道江晚宁是个痴傻的,对她此时的举动虽震惊无奈但还没到愤怒失控的地步。

毕竟在太后这位生命垂危的老人面前,随意处罚或者杀生都是不好的。

多少他得为太后积点阴德。

“我不!”江晚宁死死抓住太后的手,笑眯眯道,“我还要跟母后商量怎么给王爷生孩子呢!”

反正大凉帝和谢辰瑾都以为她是犯了傻病,那就索性疯傻到底罢,至少还能争取到为太后治疗的机会。

不知廉耻!怎么会有这样厚颜无耻的女人!

皇后都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谢辰瑾浑身的力气也用尽,抓着江晚宁胳膊的手微微松开了些,他瞪着江晚宁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太后丧事办完后,他一定要把这个女人扒筋抽骨!

“好啊,阿瑾的身子是太弱了,哀家得找太医给他调理调理才行,这样你们的孩子才健康。”

江晚宁的话又给太后点燃了一簇希望的火苗。

当初太后觉得能看到谢辰瑾成亲她死也瞑目,而现在她觉得她还得看到孙子出世才行。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这身子就这一炷香的事儿了,但好歹在死之前抱着点希望还是好的。

“那母后,咱们先活下来如何?”江晚宁在宽大衣袖的遮掩下,快速找到太后手腕的静脉,将手里的针剂扎了进去。

太后的四肢已经麻木好几天了,像方才与大凉帝和谢辰瑾握手时几乎都感觉不到什么,但她在此时感觉到了一点刺痛。

这是……

太后顺着疼痛点寻找,从她的视角一眼便看见江晚宁在把一根银色的针往她手腕上扎,她原本浑浊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紧盯着面前的江晚宁。

怕,是不怕的,她本就是将死之人了,哪怕江晚宁给她下毒,也不过是让她早死一刻钟而已。

“母后,我知道你哪里不舒服,我有法子给你治好。”江晚宁边把药剂往太后体内推送,边凑到她耳边低语。

许是所有的太医都给太后判了死刑,已让她再无希望可寄托,在听到江晚宁这句毫不靠谱的话后,太后像是即将溺亡的人看见一根漂浮的枯木,她不知这根枯木能不能给她带来活的机会,她一定要先抓住再说!

针剂推送完毕,江晚宁准备松开太后手腕之际,太后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看向她的眼神里带着渴望和期盼:“好。”

江晚宁对这种眼神并不陌生,在医院实习期间她见过太多太多濒死之人,他们当中大部分都会用这种眼神看着医生看着护士,看着病房窗外的绿油油的草地和挥动翅膀的鸟儿。

这种时候,不管医生和护士说什么,他们都会无条件相信并服从的。

“等会儿您四肢麻木的情况应该会好转些,也会恢复些力气说话,把我留在宫里照顾你,我有法子让你活。”江晚宁嘴巴轻微的动着。

“王妃!过来跟本王出去!”谢辰瑾缓了口气,攒了些力气后一把拽住江晚宁的头发,很是粗鲁地将她从太后身边拽开。

江晚宁悬着一颗心,最后捏了一下太后的指尖,喊道:“母后放心,臣媳一定会给王爷生一堆孩子的!”

久违的疼痛感从指尖传来,太后惊异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她四肢的麻木感真的缓和了!这丫头刚才确实是在救她!

谢辰瑾颤颤巍巍往殿外走,他一手扶着墙壁保证自己不摔倒,另一只手拽着江晚宁的头发将她在地上拖行,直到走出内殿到了殿外偏僻角落后才停下。

“你方才在做什么!”谢辰瑾手上依然抓着她的头发,顺势往后一坉,强迫江晚宁直视着他。

头皮被扯的生疼,江晚宁挣扎着利用身体韧性柔软的优势反手将头发从谢辰瑾手里夺了过来。

“都快被你薅秃了!”

上辈子身为一枚标准医学生,多年的熬夜和论文的压力让江晚宁早早变成了半秃头少女,所以当她看到原主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时兴奋的原地蹦了好几圈。

在她看来脸上的伤她能用医美针剂慢点给调理好,头发却是掉一根少一根的,所以她尤为喜欢珍惜她现在的一头乌发。

可谢辰瑾这个男人居然二话不说薅她的头发?!

头可断,头发丝不能断!

江晚宁把头发夺过来后顺着劲儿一口咬在谢辰瑾拽她头发的手上。

谢辰瑾吃痛,手背翻转手指微张便扼住了江晚宁的脖子,将她掐得面色通红,额上青筋爆凸,瞬间出气多进气少。

他的眼底满是怒火,咬牙切齿道:“本王在问你话!你方才在做什么!”

脖子被紧紧掐住,江晚宁无法呼吸也说不出话,只是转着眼珠紧紧盯着谢辰瑾的另一只手背,同时嘴角艰难的浮起一个笑来。

谢辰瑾顺着她的视线一看,一支银针扎进他的手腕,那根银针后还带着一个装着水剂的针筒,在江晚宁拇指的按压下,针筒里的水剂快速的注进了他的体内。

谢辰瑾一惊,眼底狂风暴雨,他又双叒中招了!

且这一次不是简单的,仅让他身体无法动弹的银针,而是另一种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的针!

甚至他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在慢慢从身体里抽离。

“你这毒妇!”谢辰瑾在心里咒骂着,钳住江晚宁的手缓缓无力松开,眼睛死死的瞪着她,身子却软软瘫倒在地。

“你是不是想掐死我再娶新的老婆!”

从铁爪里逃生出来的江晚宁也半瘫在地上,长大嘴巴艰难的呼吸着,把谢辰瑾骂了个遍。

“想娶漂亮老婆你直接给我说,或者给我休书行吗,我这人很通情达理的!你直接掐死我也不怕别人说你克妻!”

这个女人!他要撕烂她的嘴!

谢辰瑾瞪着她,眼底怒气更盛,整张脸因愤怒而扭曲着,可他偏偏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甚至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待气息喘匀,呼吸自如后,江晚宁把手里的注射器从谢辰瑾手上拔出,针筒空空如也,里面的麻醉剂全部注入了谢辰瑾体内。

前两次她一直用的是银针,扎关键穴位控制住谢辰瑾的行动即可,这次情况危急,她行动受限无法找到穴位,只能临时拿出麻醉剂应急了。

“你别担心,我没有害太后。”江晚宁抚摸着脖子道,“她都快死了,我没有必要加速她的死亡,反而我是在救她。”

鬼才相信!

谢辰瑾眼中带了冷冷杀意,如果眼神能杀人,江晚宁已经被他杀死千万遍了。

“啧啧,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江晚宁抬腿在谢辰瑾身上踹了一脚,泄愤。

她今晚晚上知道他在偷偷监视自己后就想给他来一脚了,现在终于如愿以偿,舒坦!

“喏,等会呢你会乖乖的睡一觉,等你醒了以后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饶是谢辰瑾心里再多愤怒,再不甘心也扛不住现代医院里的专用麻醉剂,他觉得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最后终于合上了双眼昏昏睡去。

江晚宁缓过劲儿后艰难的将谢辰瑾拽起来,半靠在墙壁上,刚把他摆出一个还算正常的姿势,芹嬷嬷走了过来。

“王爷这是怎么了?”

江晚宁有些慌乱道:“王爷同我说话,说着说着就晕倒了。”

芹嬷嬷一听急忙招呼人把谢辰瑾抬进了旁边偏厅,指派了两名太监好生侍候。

“要不要喊太医看看。”江晚宁好心提醒。

芹嬷嬷点点头,喊来了太医。

太医把脉后回禀道:“王爷身子不好,伤心过度加上情绪起伏晕倒也是正常,微臣给他煎碗宁神汤。”

“有劳太医了。”芹嬷嬷把太医送出偏厅。

而后见四下无人走到江晚宁身边看了看她脖上的手指印,道:“王妃可还好。”

“无碍。”江晚宁扯了扯衣领盖住脖子,有些疑惑道,“芹嬷嬷是有什么事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