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玩你 小东西怎么流了这么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十七八岁的年纪,本来青春洋溢的脸上一脸的凝重严肃,显得他很是年少老成。

他见到谢辰瑾和小东西后稍一愣神,主动伸出手将谢辰瑾托住,带着他去旁边圈椅上入座。

小东西大喜!肩头终于松快了!

但她也知道这种场合决不能露出一丝轻松的表情来,所以她依然一副苦大深仇的模样,看了康王一眼,点头示意招呼。

“康王。”谢辰瑾坐稳后猛烈咳了一阵,整个人虚弱的靠在圈椅上。

康王见状急忙在谢辰瑾后背轻拍着,帮他顺气。

康王?小东西眨眨眼,原主记忆里是知道康王的,这位王爷是当朝太子的同母胞弟,同为皇后所出。

因为江晚歌一心挂在太子妃一位上,所以经常在府里谈论起太子和康王。

他们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有几个年轻人看到谢辰瑾后依次到他跟前与他请安。

能看得出虽然谢辰瑾现在体弱无力,一副孱弱要死的样子,但他的这些侄儿还是挺尊敬他的。

“睿皇叔您身子不好怎么身边也没人照顾?皇嫂呢。”齐王今年二十有七,年纪比谢辰瑾还大,是大凉帝的长子。

“咳咳咳”谢辰瑾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小东西的方向。

小东西见众人将目光纷纷看向自己,有些不知所措自动往角落里缩了缩。

“这是…皇婶?”康王神色诧异,其他几个王爷亦面色震惊。

相府替嫁一事他们是听到消息了的。

但江晚歌大凉第一美人的名声在外,替嫁嫡女小东西是她的姐姐,同父异母,是有血缘关系的,那在模样上应该差不了多少。

怎的是这般奇怪模样?

乍一看小东西在面部轮廓上与江晚歌是有些像的,可细看之下神情很是僵硬,好像是脸上糊了什么东西似的。

不过屋内人多烛光昏暗,他们也没看清小东西脸上到底涂了什么。

“大家好,我是小东西,请多关照。”小东西见躲不过,缩着脖子朝大家挥了挥手。

错误的见礼方式,错误的称呼。

谢辰瑾板着脸,冷喝道:“荒唐!”

小东西回了他一个白眼,这些皇子各个年龄都比她还大,她确实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并且原主是个傻子,脑子里根本没有关于面见陌生男人的礼节步骤,她能无剧本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还没等她说些什么,殿内突然传来皇后的哭泣声。

众人面色一惊,不约而同的往卷帘处看去。

一个老嬷嬷红肿着眼睛走了出来,她神色悲戚,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和哭腔。

“皇上请各位娘娘,亲王,王妃,皇子入殿。”

这位便是太后的陪嫁芹嬷嬷,自幼跟着太后长大,太后入宫后她跟着自梳成了老姑娘一直陪在太后身边。

芹嬷嬷这般模样,再加上皇后的哭声,有几位皇子相互对望了几眼,各种揣测不言而喻。

太后怕是回光返照,没多少时辰了。

众人跟着芹嬷嬷走进内殿,空气中很是凝重,每个人都屏住呼吸,小心吐纳。

小东西和康王一同搀扶着谢辰瑾,慢慢往里挪,因着他是皇叔,辈分高,其他皇子都跟在他身后。

内殿,大凉帝坐在床榻边,双手握着太后苍老干枯的手,面色沉痛,眼睛里泪光闪闪。

皇后坐在大凉帝身边,不断用手绢擦拭着眼泪,小声啜泣着,强力忍着哭声。

明黄色的帷幔下,满头银丝的太后面容枯槁,半躺在靠背枕头上,半阖着眼。

“母后……”谢辰瑾见太后这般模样,加快了脚步往床榻边挪。

只是他本身体弱,速度加快后整个人便跌跌撞撞,摇摇晃晃的摔倒在床榻边。

太后费力的睁开眼,定睛瞧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阿瑾来了。”

“母后,儿臣来了。”

太后松开大凉帝的手,抬手抚了抚谢辰瑾的额角,嘴角勾起一个虚弱的笑:“你肯大婚,母后此生最后一桩心事便了了,今个王妃来了没,快喊过来让母后瞧瞧。”

说来唏嘘,谢辰瑾中毒后觉得自己身子羸弱,不愿娶妻耽误别的女子,便一直拖着不肯成亲。

半年前太后突然生病晕倒,醒来后三番五次的拿着自己的生命要挟谢辰瑾,这才让逼的谢辰瑾同意选妃,答应会在她有生之年成亲。。

可谁成想,上天是信守诺言的。

谢辰瑾大婚才三四日,小东西刚归宁回王府,太后一直不温不火的病情突然恶化,直到今日傍晚更是头疼欲裂,连呼吸都困难,灌了几碗参汤才吊起些精神,打算见亲人最后一面。

“来了的。”谢辰瑾转过头看着小东西,“快来见见母后。”

他的声音很温和,眼眸却带着冷冷的警告。

替嫁一事太后是不知情的,大凉帝觉得这种糟心事儿没必要让太后知道,否则大婚当晚太后都能背过气儿去。

是以,太后努力睁着眼,用几乎苛刻的眼神打量着小东西,而后咂咂嘴:“这大凉第一美人怎么感觉没那么漂亮了。”

她在宫宴上瞧见过江晚歌,觉得那姑娘貌美如花,所以才让皇帝指婚的。

作为在后宫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的女人,太后知道漂亮的女人往往不那么表里如一。

但她也知晓谢辰瑾身子不好,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入了土,她就是想让自己的小儿子在死之前的日子里享受到世间最美好的东西。

比如最至高无上的亲王封号,最豪华的府邸和最美丽的女人。

在她看来,谢辰瑾哪怕只有半年光景,享受了这些也不枉费在世间走一遭了,当然若能在临死前留个遗腹子更好。

听到太后的话小东西眨了眨眼,脸上浮起温和的笑。

那可不,根本不是同一个人,肯定没有那么漂亮,要是把脸上的面具揭开,更丑。

这是小东西的心里话。

不过对于将死之人,人都是心怀善意的。

特别是小东西上辈子学医,临床实习时见过很多孤寡老人的凄凉晚景,对太后这样临死前还牵挂着儿子的老人是发自内心的同情。

这就是传统的中国父母,不管何时哪怕只剩下一口气了心里想的也是自己的孩子,而不是自己。

她伸手盖在太后手背上,轻声道:“母后,屋内光线暗看不太清呢,等母后康复后儿媳带您去御花园逛逛,你再看看我是不是漂亮。”

“好啊。”太后对这话很受用,即便是临死之人也还是抱着对‘生’的向往的。

谢辰瑾也没想到小东西会这般温和的哄着太后,再看着她时眼中不免带了些感动。

原本他打算今晚回府后一纸休书,将她直接赶出睿亲王府的,不如换成和离书罢,也算是保全了她女子的颜面。

大凉帝和皇后听到这话更是悲戚,离得近的几个皇子都已经开始小声哀嚎了。

突然小东西却如同被雷劈中般,捏着太后犹如枯树皮的手,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太后,整个人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睿王妃,让太后见见其他皇孙罢。”

皇后见她半天没动静,轻轻推了她一下小声提醒着,心道,这睿王妃也忒不动规矩了,这个时候了还要抱着将死之人死命巴结。

小东西还是紧握着太后的手没有动弹。

不妙!

经过这几日小东西的反复洗脑,谢辰瑾已经相信她是原主小东西,且原本痴傻,现在脑子时好时坏。

谢辰瑾看着犹如雕像般的小东西,心里一阵慌乱,这个女人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犯了傻病!

“王妃。”谢辰瑾抓住小东西的手腕,用尽力气将她从床榻边拽了起来,跪在床尾。

“母后,您再看看皇孙们罢。”虽说小东西在这里耽误了几分钟,皇后不甚满意,但太后都要去了,也没什么好介意的。

太后转动着眼珠看着床榻边跪着的乌压压的一片人,心里甚是欣慰。

先皇在位时后宫争斗之事时有发生,很多妃嫔不能顺利产子,导致现在大凉帝只有睿亲王一位胞弟,还受伤病弱不知何时就跟着她一道入了黄泉。

等她登上太后之位后,特别注意后宫的氛围,三令五申的告诫大凉皇后和妃嫔,要争宠可以,但不能拿皇家子嗣做筏子,后宫内决不能见到有嫔妃无故小产。

所以看到一地的皇子公主,太后很舒心,如此她去了地府见着先皇也能有个交代了。

“太后……”

一直盯着太后半晌不动的小东西像是被人按了开关按钮,她眨眨眼神情鲜活生动了起来。

“别在这个时候犯病!”谢辰瑾听到她的声音紧张的手心都冒出了汗。

太后本就在弥留之际,很快就会走了。

生死在天,即便他心里再悲痛也无法从黑白无常手里抢人,他所能做的就是让太后在临死前尽量开心些。

若小东西在此时露馅或者戳破了替嫁真相,让太后含恨而终,他一定会把她的皮给剥了!

小东西微歪着脑袋,看着床榻上的太后,不断在心里默念着。

左后脑皮下三厘米处有一截两毫米的血栓,后脑勺部位有一块淤血和几个渗血点,同时大腿动脉处还有一截较细的血栓在随着动脉血液的流动而缓缓移动。

如果没诊断错,太后先前脑中卒过,经过太医诊治后康复了些,但血管里的血栓依旧存在,这两日应该是有什么令她情绪激动的事,刺激了她,才导致她体内的血栓快速流动,再次脑中卒的。

从阴影面积上看,太后脑中渗血点不大,如果能搞个开颅手术,把太后脑中的血栓取出,渗血点缝好,应该能活。

可是……

小东西自己还处于自己能看到人体影像的震惊中!

就在刚刚,她紧握着太后手背,无意间将手指搭在太后手腕时,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太后的脑部造影图。

就像现代医院里的X射线般,她的眼睛把太后脑子里的大小血管看的一清二楚。

顺着往下看还能找到太后身体里的其他血管影像。

这实在太吓人了,吓得她刚才都不敢闭眼。

直到被谢辰瑾拉起来站到旁边后,她才敢眨眨眼缓和心里的震惊。

这金手指开大了!

不仅记得上辈子所学的医术,用意念变出所需的医用药品,更能用眼睛扫描人体,检测病灶!

但要怎么才能为太后治疗呢。

小东西明白哪怕原主不是个傻的,是个正常人,在这个房间里也不可能有人会相信她会医,更不可能让她去给太后治病。

所以她要眼睁睁的看着太后在她面前一点点死去?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