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久没做了 叫出来 小东西几天没做怎么喷的到处都是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一个卖油饼的摊位前滚烫的油锅微微歪斜在铁架子上,两团油渍散落在地,看样子是有人不注意把油锅碰歪了,洒了些油出来。

摊主小李正蹲在地上捂着胳膊面露痛色的哀嚎。

周边一群人正围在小东西身边七嘴八舌的向她讨要说法。

“你这姑娘你说你买不起油饼就买不起呗,朝摊主发什么脾气掀什么摊位,瞅瞅把人小李给烫的!”

“对啊,你说你买不起闲逛个什么劲儿啊,刚才我就看见你从街头逛到街尾,每个摊位面前又看又摸的,还不出钱买,刚是不是你在小李油饼摊子前看半天的?”

小东西看着众人掷地有声地辩解道:“我没有发脾气掀摊子,我只是看着他做的油饼好看,不免好奇多看了两眼,这期间不知道谁在我背后挤了我一下,我没站稳稍微撞了一下油锅而已。”

“你们看这油锅没翻,地上洒出来的油渍也很少,怎么能说我掀摊子呢,还有刚才这摊主离油锅三尺远,是不可能烫到他的,我还说我差点被推进油锅里被炸了呢!”

旁边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大妈伸手在小东西的衣裙上抓了一把,手指使劲捻着布料:“要不说丑人多作怪呢,穿这上等料子的衣服来上街,愣是一文钱都不花,推了别人摊位还倒打一耙。”

小东西从她手里拽过衣裙,无言以辩。

她没买东西一是觉得没必要,毕竟王府里什么东西都有,她不过是看着琳琅满目的古代商铺好奇,才会左看看右瞧瞧的,二来,她之前用首饰兑换的五百两银票都付给程氏金饰了,身上确实没有钱买。

但她没花钱买东西不代表她就会掀摊子,是弄伤小李的罪魁祸首。

“对啊,你说你这姑娘看起来穿的挺富贵的,怎的把我烫伤了愣是一句话不说,好歹给我点银钱,让我医馆找大夫去呀。”油饼摊主小李站起身晃动着手臂上的烫伤嚎着。

好家伙!原来她这是被人碰瓷了!

即便小李把手臂挥得飞快,小东西也从他的伤口里看出了不对劲。

“呵,你这摊主想讹人不是你这种讹法,你这胳膊的确有烫伤,但不是我刚才烫的!”小东西指着小李捂着的胳膊道。

小李把受伤的胳膊往后缩了缩,面带不安道:“烫伤就烫伤了,你从哪里看出不是你烫的,我说你这姑娘是不是自己脸上有烧烫伤就恶毒的想让别人同你一样,身上也留一块伤疤的。”

“就是就是,没想到年纪小小心思挺恶毒。”

“要我看是因为从小被人嘲笑,心里想着报复别人呗。”

眼看周边人的舆论要被小李带偏,小东西立马怒了,一码归一码,哪有什么事儿都能上升到人品素质进而人身攻击的。

“那你敢不敢把你的胳膊亮出来给大家看看!我估计你这烫伤的有两三天了罢,如果没猜错烫伤当时你还做了些应急处理。”

小东西紧盯着小李的胳膊,从他的指缝里能看出烫伤的伤口上面有些灰白,应当是烫伤初始洒了些草木灰之类的用来止疼,吸烫伤水泡里的脓水的。

据她了解民间对待烫伤都有一套不成文的‘特效疗法’,那就是烫伤后用各式各样的细灰,盖在伤口上止血止痛,还有的会在烫伤处涂抹上酱油白醋等食材来镇痛。

这些法子不但对伤口恢复没有任何作用,通常还会因为直接接触伤口溃烂面,增加伤口感染风险,延迟伤口愈合。

“你这姑娘懂什么!我看你直接赔点钱,我去医馆找大夫处理!”小李一听直接把胳膊背到身后,藏了起来。

“碧叶。”

小东西朝碧叶使了使眼色,后者立马走到小李身边猛地一脚踩在他脚背,有趁他脚疼失神之际,将他受伤的胳膊掰到身前。

小东西一看,烫伤面积巴掌大,上面沾满了灰白色的粉末,且完全没有愈合好转的迹象,伤口边缘处还有些渗液出现,看来伤口已经被感染了。

“大家请看,一般人的皮肤在刚被烫伤时,整块都会是通红烧烫的状态,有的地方很快就会出现大水泡或出现皮肉粘在衣服上的现象,而小李手臂上烫伤一看就是旧伤了。”

小东西指着小李的伤口向周围人解释,她不是圣母,即使她有能力帮小李治好烫伤,也没有义务去帮一个诬陷自己的陌生人。

“诶,好像是这样的。”一个卖肉的屠夫举起手指着自己的手背道,“昨个我焯水时烫到手背了,你们这不大水泡嘛。”

“你这小伙子怎么骗人嘞,平时看你在这地儿摆摊都是熟人才信你的话,以为真是这姑娘掀了你摊子把你给烫伤的呢。”

小李见众人的风向陡然转向,急忙把胳膊抽回去,瞪着小东西道:“不管怎么说,你把我油弄洒了就得赔我钱!”

一提到钱,小东西又蔫吧了。

杏儿和她身上肯定是没有的,碧叶是王府安插在小东西身边的人,根本没想过会出来陪她逛街,也是没有的。

“要不我帮你把胳膊治好,就当是赔你油钱了呗。”小东西笑道,“你看你伤口已经恶化了,问我讹钱也是为了去医馆治胳膊,不如我直接给你把伤口治好怎么样。”

“就你?你要真有这本事你脸上还能留下这吓死人的伤疤?!”小李轻嗤了一声,眼睛提溜的在小东西身上打量着,完全不相信她的话。

“我烧伤的时候年纪小,话都不会说,旁人治肯定会留疤,并且正是因为我脸上留了疤,从小被人排挤嘲笑,深切体会到了被烧烫伤的切肤之痛后才认真从医,专治烧烫伤的。”

小东西一番话说得声泪俱下,活脱脱一个因为自己受了苦而一心想要悬壶济世的励志少女从医史。

“既然如此你帮我瞧瞧,如果没治好我是要报官的。”小李见她实在没钱赔,自己也拿不出银子去医馆,索性死马当活马医了。

隔壁茶楼上的谢辰瑾将整个过程看在眼里,回头看了一眼思明,后者急忙伸出四根手指起誓:“属下发誓,调查的王妃绝对没有学过医。”

难道说她这是在骗人,拖延时间?

谢辰瑾挑挑眉,饶有兴致地继续看着楼下街道,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要如何收场。

此时的小东西正在犯难,她们现在在大街上,小李摊位边还有些看热闹的百姓,她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所需要的东西凭空变出来罢。

“你看我今日出行匆忙,没有带专属的医药箱子,不如你先收了摊回家去,等我回去拿了药箱就上门为你医治,如何?”小东西想了一下同小李打商量。

“不行!你说的好听,谁知道会不会守约回来找我?并且我连你是哪一家的都不知道,回头报官都报不出名来。”听到她的话小李急了眼,伸手拦在小东西主仆面前不让她们走。

围观的人也开始纷纷议论,怀疑小东西是在找借口开溜。

“蠢货。”茶楼上谢辰瑾与这些百姓们也是同样的想法,甚至觉得小东西找的这借口太不高明,或者她这是准备搬出睿王府的名头来恐吓别人?

虽说她声称能帮自己解毒,但除了帮他缓解了一次毒发症状外并无其他功劳。

谢辰瑾轻敲着桌面,思索片刻道:“思明下去,若王妃敢搬出睿王府名头恐吓百姓,立马把她丢回相府去。”

“是。”思明领命混在围观的百姓中。

谢辰瑾虽然在战场上杀人如麻,冷血残酷,但在军营以外的地方规矩森严,不管是谢家军还是睿王府的奴仆都不能肆意仗势欺人,欺辱百姓。

小东西没有钱赔给别人,可以差人去睿王府取,但不能刻意欺骗百姓,更不能用睿王府的名字威慑别人。

而小东西面对小李的问题,再一次张口结舌。

身为相府嫡女,她多年被关在翠微园不被外人所知,除了那个冷冰冰的族谱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外,也就相府内院的人认识她,且以她今日归宁的表现若她报出相府的名号,江浩文怕是会直接跟她断绝父女关系。

要给别人说她是睿王妃,让他去睿王府寻人吗。

这些人肯定不会相信她这样的丑女会是睿王妃,没准还会把她当成疯婆子辱骂。毕竟在大部分不知情的百姓看来,睿王妃是貌美如花的相府嫡女江晚歌。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刚才带了药箱子的,不过刚才去金店时把它落在金店了。”小东西指着几步远的‘程氏金饰’,道,“你瞧,你若不相信跟着我一同过去,我进去取了药箱便给你处理伤口。”

程氏金饰在这街上开了四五十年了,店面虽小但是家口碑老店,老板程峰为人忠厚和善,附近的摊主都认识他。

小李安心不少,跟着小东西往程氏金饰走:“那行,我在门口等你。”

店内程峰见小东西去而复返,迎了上去:“请问姑娘是不是还有其他需要交待的。”

小东西伸长脖子往店铺内左顾右看:“老板你这店在哪儿更衣?”

敢情这主是临时内急,找地儿方便来了。

程峰老好的笑着,往布帘后指了指。

小东西进了内间后,屏气凝神用意念拿出脱脂棉,双氧水和一些治疗烫伤祛疤的药物,又随手拿过程峰店内装杂物的篮子,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把药品装了进去。

“程老板,借你一篮子使使。”

程峰纳闷的点头同意, 她一个付了五百两的客户过来用用恭房,随手拿走个破篮子,没什么好在意的。

“这就是你说的药箱子?”小李看着小东西胳膊上挎着的破篮子一脸怀疑,本就质疑小东西有医术的他,现在根本不相信小东西的话了。

“啊,对。”

小东西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回到小李摊位上后,将手上的篮子往小饭桌上一放,伸手拽过小李麻利地将他袖子撸上去。

“碧叶给他嘴里塞个毛巾,免得嚎起来烦人。”

说话间,小东西打开一瓶双氧水对着小李的伤口浇了上去。

双氧水接触到伤口后浮起一层小气泡,灰白色的灰尘被冲下去了大半,还有些细微的灰尘深入伤口里。

“唔唔——”

得亏小李嘴里塞东西,不然这会儿喊声能把耳朵吵聋。

小东西头也不抬道:“嚎太早了,等会儿还得疼呢。”

她快速的用脱脂棉擦拭着伤口,被捂烂感染的皮肉顺着她的擦拭掉下,露出里面鲜红的皮肉来。

围观的人有的胆小,不敢再看,嘴里唏嘘不已,替小李喊疼着;还有的在看到露出来的皮肉后脸色大变,扭头就在旁边把胃里的酸水吐了出来。

小东西面不改色,紧盯着伤口,一手使劲抓住小李的手腕控制住,不让他的胳膊乱动,一手加重了擦拭伤口的力度,直到把皮肉深层的细灰全部清理完才算松口气。

处理完伤口上的灰尘后,小东西拿出篮子里的烫伤药涂在了伤口上,又细致的将伤口用纱布包扎好。

她用的是现代最新的烫伤药,具有清凉镇痛的作用,敷上去没多久小李便感觉胳膊上火辣辣的痛感退下,随之换上一股清凉舒爽的感觉。

小李把胳膊在空中晃动了几下,将头上渗出的冷汗擦掉,由衷的致谢:“多谢多谢,这几天我这胳膊白天夜里的疼,今个伤口还往外渗水,我涂了好几遍草木灰都不顶用。”

“下次再有烫伤,第一时间用水瓢舀水对着烫伤处冲洗,记住只用凉水冲,不要用手去揉搓,更不要涂什么草木灰白醋,等到伤口处不那么疼了再去医馆涂药包扎。”

小东西说着又从篮子里拿出一支烫伤药来:“回去后每天换一次要,估计三天就能结痂,这药除了能去腐生肌外还能祛除疤痕,等好了你胳膊上都看不出来被烫伤过。”

“我这摊位一天挣不了几个钱,家里还有老母妻儿要养,实在没多余的钱去医馆找大夫,不得已才为难姑娘的,姑娘您宽宏大量,多谢多谢。”

小李接过膏药千恩万谢,同时对自己之前刻意讹人一事道歉。

“无事,既然你这伤已无大碍我就先回去了。”

小东西收拾着破篮子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方才烫着手背的屠夫拦住了她的去路:“姑娘,你这膏药从哪里买的,我瞅着效果挺好,这不我手背也烫着了嘛,你给我说说怎么配的,我去抓药。”

呃……

小东西眨眨眼:“这是我师父独家秘制的膏药方子,概不外传。”

“那我这……”屠夫失望地举起手。

小东西把手伸进篮子里,用意念拿出一瓶液体创可贴来,往他手背上喷了一下,液体创可贴瞬间成膜,隔绝了外界的细菌灰尘。

她对屠夫道:“你手背上就指甲盖这么大的烫伤,今个水泡都瘪了,我刚才给你涂了一遍药,明天就能结痂痊愈的。”

“好好好。”屠夫举着手对着亮光处看,发现伤口处好像覆盖上了一层透明的膜,再加上小东西的话,他好像吃了一枚定心丸,兴高采烈地回自己摊位上去了。

其他人见没有什么热闹可看,都纷纷散去。

闹了这一出天色也晚了,小东西把篮子还给程老板后带着碧叶杏儿回了王府。

“好累,我要先休息了。”

小东西的这具身体之前一直营养不良,这几日好吃好喝的养着,面色稍微红润了些,但到底还是虚弱的,忙碌了一天这会儿她腿都抬不起来,到了新房后倒头便睡。

杏儿按照规矩在旁边守夜,碧叶见无人注意趁着夜色转身进了王府书房。

书房内,思明早已把小东西为小李处理伤口的步骤一一详述,碧叶则从怀里掏出几个小瓶瓶来,这些都是她趁小东西忙碌时偷偷留下的。

“这一瓶是王妃清洗伤口的水。”

“这是涂抹的烫伤药。”

“这是擦拭伤口的棉球。”

棉球与平时军营里军医和太医院的太医们用来处理外伤的棉花一样,只是模样小巧精致了些,用起来时不会特别浪费。

谢辰瑾把装有双氧水的小瓷瓶放在鼻下闻了闻,从未闻过的味道,当时这水倒在伤口上后是泛着细小的白泡沫的;

还有烫伤药与现在所见的膏药完全不同,王府里本身备的有常见的外伤药,都是太医院用最好的药材为皇室专门配制的,但那些治疗烫伤的药不是黑乎乎的一团就是白色的粉末,可小东西的膏药却是透明的白色膏体。

“最后王妃给那屠夫涂的好像是另一种药,奴婢没有机会拿到。”碧叶面带愧色站在一边。

她现在既为没有完成谢辰瑾交待的任务而自责,同时也因为欺瞒小东西偷拿了她的东西而心虚。

今日之行她好像对小东西产生了些好感,特别是回想起小东西给她道谢,她的心头便涌起一阵暖流。

“碧叶回去后继续盯着她,思明再去相府,将小东西这些年每天都见了谁做了什么调查清楚,本王要知道她什么时候学了医,她口中的‘师父’是谁。”

待他们都退下后,谢辰瑾冷冷看着新房的方向陷入沉思,这个小东西似乎确有本事能为自己解毒……

是夜,小东西在甜美的梦想中与周公约会时,思明带着手下最新收集的信息立于谢辰瑾身前。

“王妃在夜间爬山准备逃婚的白日,失足掉进了相府的小池塘里。”

“失足落水?为何此前没有调查到此事?”

谢辰瑾目光沉沉,浑身散发出一丝威严,让思明不敢抬头直视。

“说是失足落水不如说是被府里丫鬟诓骗了,王妃生性纯良,不辩谎言,经常被丫鬟婆子们戏弄。当时有小丫鬟骗王妃说池塘里有宝物,王妃贪玩便径直走下池塘。”

思明斟酌着用词,这几日看下来他家王妃绝对不是个痴傻的,相反可能是什么世外高人。

“据属下调查,王妃此前不会凫水,当时掉进池塘后连挣扎呼救都没有。”

说到此处,思明停了下来。

“继续说。”谢辰瑾见他停下来,抬眸看了思明一眼语气有些好奇不耐。

一阵风从窗外吹来,思明背后一冷,他不由自主地往谢辰瑾身边挪了挪,声音低沉起来。

“据那丫鬟说,当时她见王妃掉进池塘没了动静以为王妃被淹死,因为害怕便离开了池塘,但她等了一个时辰也不见有人过来质问她,便壮着胆回到池塘边。”

“她重新回到池塘没多久,便看见已经落水一个多时辰的,早该气绝的王妃,从水里伸出手扑腾着,接着又游到岸边爬了上来。”

此事太过荒诞,思明听完那丫鬟的讲述后根本不相信。

但唯一的目击之人只有这丫鬟,并且从丫鬟的神情来看也被这事吓得不轻,往后更不敢随意向别人提起此事,是以他们第一次调查时没有查到此事。

“掉进水里一个多时辰后重新爬上了岸?!”谢辰瑾眼角微仰,眼底难掩震惊之意。

思明小心觑着他家王爷的脸色,期期艾艾:“王妃她是人是鬼啊。”

谢辰瑾脑海里浮现出小东西明媚生动的笑眼,耳边回荡着她的话。

“王爷你这是中毒,我能给你解毒。”

“王爷你会陪我回门吗。”

……

“是人。”谢辰瑾眼中闪着寒芒,他是在沙场上踩着人血出来的,鬼神之说在他这里根本不存在。

“去新房。”谢辰瑾挣扎着站起身,半倚在思明身上往外走。

他一定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被窝里小东西慵懒地翻了个身,她要是知道自己穿越过来前,原主落水了一个多时辰,怕是也会被吓醒。

这不妥妥的诈尸吗,这穿越BUG太大了,根本没法圆!

“咚咚咚”

谢辰瑾没有直接闯入,而是站在门口指挥思明敲门。

房间里小东西睡得死死的根本没有听到。

“王妃,请您开一下门。”

鉴于对鬼神的敬畏之心,思明的态度很客气。

“咚咚咚!”

在谢辰瑾的眼神示意下,思明敲门的声音大了些,但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这个女人太得寸进尺!

此时此刻谢辰瑾认为小东西不是心虚躲着他,就是又准备装傻思考措辞应付他的质问。

“把门给本王撞开。”

“是。”即使心里很害怕小东西是鬼,但思明觉得现在的王爷比鬼好不到哪儿去。

就在他退后几步,起身助跑大力踹开门时,怎么拍都拍不开的门从里面打开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