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的兔子好软水好多作文开头 考90分可以跟老师弄一整天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套房风格也独具一格,我给你挑选了一间你肯定会喜欢的!等下我们就先去吃点点心,然后泡温泉,我再带你去后场转转……”

小丫头喋喋不休的讲着那边的趣事,季语儿手背托着下巴慵懒的靠着窗台静静的打量着她,“我说,你每日里都在研究些什么,先前不是还将工作繁忙,瞧着倒是把心思都放在这些娱乐场地了?”

老师这话一出,小丫头下意识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某人,忙伸手堵着她的嘴做着可怜的表情,“我做这一切不还都是为了寻找素材,人在快乐的时候突发的灵感,是最有价值的,有个伟人讲过,只有快乐了创作的作品才会有灵魂!”

“这话是谁说的,我怎么没听过?”

“我!”

“噗……”

“哈哈哈”

车厢内因为凌瑶琳的这几句话,气氛瞬间欢快了起来,

车子停在了庄园门口,季语儿刚下车视线内一道熟悉的车子便朝着这边驶了过啦,隐约间她能看到后排坐着两个人。

凌瑶琳上前挡住季语儿的视线,拉着她的手喊着,“语儿走,我先带你去房间看看。”

两个小姑娘很快消失在了视线内,林誉宪没动,下车扶着半开的车门静静的望着身后跟来的车子。

车门打开一前一后下来两个人,白馨伸手想去抓凌熠川的手臂,却被对方不经意的错开抓了空,她瞧着空空如也的手,咬了咬唇脸上依旧挂着笑。

“你这番操作,我倒是真的没看懂。”

林誉宪打趣着望着紧跟在一旁的白馨,凌熠川的脸色依旧冷淡,“她是来谈工作的。”

“那也要注意一下影响,毕竟那人现在还是凌太太,我想你也不希望老夫人知道这件事吧。”

林誉宪说的苦口婆心,到底还是为他考虑的。

男人闻声皱起了眉,今天若不是为了应付凌老夫人他也不会来这里。

“先进去吧,有什么事等下再说。”

有人上前来帮着凌熠川带路,白馨抬步跟了几步,便被面前横出来的手给拦下来,“林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白经理是来谈生意的,那等下我会派人来专门跟你对接,后场是私人会场今天就不方便白经理跟着了。”

“可总裁那边还没说……”

她的话没说完,正对视上了林誉宪带笑的眼睛。

男人的神色依旧温和,只是眼神中的笑意却让人瞧的不寒而栗,剩下的话白馨没有敢再质疑出口,林誉宪很满意她的反应,笑着夸赞着,“白经理是个聪明人,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份。”

咔哒一声房门打开,凌瑶琳按亮了屋里的灯,“语儿你就住这里,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的隔壁,有什么事就随时来找我就行,等下你先休息一会,我去安排一下后面的行程,等准备好了再来叫你。”
老师打量着房间内的陈设,入门是一个大厅,摆着常有的家具摆件,左侧有一面画扇屏风纱帘从顶上直直垂下,后面是一个嵌入式的浴池。

整个房间的风格都很清新,季语儿斜靠着门扉,静静的打量着凌瑶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跟我说?”

她总觉得对方这一系列的行为安排,总像是带着什么阴谋一样,凌瑶琳一瞬间的神色慌乱更应证了季语儿的猜测,“哪里有,我就是单纯的想带你出来转转。”

“你先休息着,等下我再来叫你。”

她丢下这句话,也不敢去看季语儿的眼睛,人很快就消失在了门口,等房间内只剩下自己,季语儿无奈了摇了摇头,人走到床边将自己整个人丢了上去。

头顶是星空天花板,灯光流转间带着迷醉色彩,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今天看到那人的画面,不管生活中有没有自己,对方依旧过的自在。

心中有股烦闷的情绪翻涌,季语儿抱着被子翻了一个身,蒙头闭上了眼。
老师睡的迷迷糊糊被凌瑶琳拉着去吃了晚饭,劳累了一天泡温泉蒸桑拿的时候她人已经迷糊了,眼瞧着前面的人进了左边的小门,季语儿紧跟了几步走了进去。

小木屋内蒸腾着很多水汽,雾蒙蒙的让人看不真切,季语儿被蒸汽熏的有些懵,跟着摸索着坐在了长椅上。

外面的门被关上,屋内火山石上还在不断蒸腾着水汽,她有些难受的朝着凌瑶琳喊着话,“瑶瑶别浇水了,我快透不过气了。”

她这话一出对面的人确实停下了浇水的动作,季语儿闭着眼睛斜靠着身后的长椅,朝着那边的凌瑶琳问话。

“上次聚的也比较匆忙,你还没跟我好好说说你跟他现在究竟发展到哪一步了?”

“照着我的意思来说,这样明里暗里的暗示是最无效果的,还不如直截了当的问明白,省的以后徒增事端。”

最后一句话,她的语气中明显带上了几分落寞,季语儿觉得热的难受,手扯着领口的衣服,“琳琳要不我们出去说吧,这里太热了,我要被蒸熟了。”

“你怎么半天没说话,是不是热晕了?”

她好奇的朝着那边模糊的人影靠了过去,手在触碰到对方的那一刻,被一双横亘出来的大手一把抓住,掌心中传来炙热的温度,烫的季语儿心里发慌,视线上移正对视上了男人冷漠的眸子。

他松开了抓着她的手,房间内的蒸汽慢慢散去,这样近的距离让两人都看清了彼此。

“你怎么会在这?”

“是我先进来的。”
老师皱眉眼神中全然是厌烦的态度,凌熠川不适的皱眉,神色间也冷的吓人。

两个人僵持着,她突然想起自己身上只裹了一层浴巾,忙扯了扯散开的衣服,视线不做停留的从对方身上移开朝着门口靠了过去。

木门被反向卡住了,她拉了半天一动也不动,“有人在吗?琳琳开下门。”
老师朝着外面喊着话,封闭的房间内声音根本传不出去,背后投来的视线如芒在背,让她极度的不舒服。

“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想明白,现在这是又想做什么?”

男人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季语儿的神思,她回头目光正对上了对方打量自己的眼神,那目光不带一丝温度,更甚至是带着几分不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季语儿唇角牵起一抹讥讽的笑。

“闹出离婚这么大的阵仗,故意引得家里人的注意,这不是你的盘算吗?”

他细数着自顾自的猜测,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凌熠川皱起的眉就没有松开过,那双好看的眼睛中全然是嘲讽。

好似此刻的季语儿,在他的眼中就是最有心机的女人。
老师被对方的话彻底气笑了,他还以为自己是为了博他一笑,放弃自尊的来迁就他?真是好笑的很!

她松开了抓着门把的手,放弃了撬门的打算,摇曳着身姿朝着凌熠川走了过去。

男人没有预料到她的突然靠近没有动,就坐在原处目视着季语儿到了他的面前才停下。

房间内的雾气又重新聚了起来,水汽充盈中,季语儿朱唇轻启吐气如丝,媚眼一抛露出了一抹勾魂的笑,她的动作不停,高抬起腿半跪在了男人的两侧。

瞬间拉近的距离,让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暧昧了起来。
老师今天穿的浴巾是抹胸的,只在胸口系着一颗扣子堪堪卡住了半露的春光。

凌熠川就更简单了,浑身上下只有一块遮羞布……

氤氲的空气,让两人的身上都有些水汽,湿漉漉的粘稠感,更加重了接触的刺激感。

她的发丝溢出,顺着脖颈垂落在男人的左胸,有汗珠毫无预兆的顺着男人的额角滑落,一路蜿蜒消失。
老师清晰的听到了凌熠川呼吸变急促的声音,有一瞬间她突然有些恍惚,好似忘了自己一开始的本意。

身子下意识的靠近,她朝着凌熠川的脖子吹了一口气,面前的人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那一系列下意识的反应,让季语儿得到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她抬起手,葱白的指尖落在男人的胸口,顺着那汗珠滑落的方向一路向下,扣在了那浴巾的边缘。

“季语儿。”

男人皱紧了眉,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阻拦了她接下来疯狂的念头。
老师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凌熠川,在对方拧眉注视下,她俯身靠的更近了几分,两人脸贴着脸,她轻笑出声,“凌熠川你身上还有哪里是我没见过的,值得我这样费尽心思来靠近你?”

话音一落,掐着自己的手收的更紧了几分,季语儿不适的皱紧了眉。

“这就是你的手段?”

男人低沉的一句话一出,季语儿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手腕被返扣着一个用力,她的身子瞬间失去了平衡,被对方压在了地上。

肌肤相融,温度瞬间上升。

身下是温热的木板,身上是对方火烧一样的身子。

“放开……”
老师被这一摔整个人都蒙了,瞪大了眼睛直直的望着凌熠川。

凌熠川看着她的眼睛还是冰冷的,只是在这寒意中还染上了一丝压抑的情欲,那一份感觉不带一丝感情,那眼神好似随便哪个女人都可以,总之不是她季语儿。

心口有无法压抑的痛楚,难受到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他的人开始朝着她靠近,压低的身子挤出了两人之间仅存的空隙,让两人之间的接触越发紧密,这样近的距离她甚至能清楚的听到对方沉闷的心跳声,喘息间喷在自己脸上的气息,让她整个人都发烫了起来。

她有些难受的挣扎了一下,呼吸紧张了几分。

“凌总就这点本事?”

在对方将自己双手拉至头顶禁锢时,季语儿嗤笑出声,这一声作用极大,瞬间让某人的动作停了下来。

两人四目相对,凌熠川的眼神再度回归理智,季语儿此刻唇角勾起,媚眼丛生。

都是要离婚的人了,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在这个时候犯任何错误。

看着男人眼神恢复清明,季语儿瞬间变脸,挣扎着甩开手,用力的推开对方,“说了离婚也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抽个时间就跟我去办个手续,省的再让凌大总裁误会!”

门口传来了响动声,紧跟着房门被打开,一道慌张的身影冒了出来,视线扫过房间内的两人,凌瑶琳觉得自己快要傻了。

“语儿,哥你们……没事吧?”
老师深吸了一口气,瞪了一眼凌瑶琳,“这屋子我瞧着还是不住了,明天还要去公司一趟,就先回去了。”

“语儿!你等等我。”

凌瑶琳回头看看凌熠川,又看着已经走远的季语儿,想也没想紧忙追着季语儿赶了过去。

身后屋里男人蹙起的眉就没有松开过,那清冷的眸子中充斥着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老师换好衣服,一开门正对视上了一脸愧疚的凌瑶琳,回来的路上她的气消得也差不多了,只是此刻看着她还是有些郁闷。

“语儿……不生气了好不好。”

“我只是依着奶奶的要求,想着再帮帮你俩。”

她委实没想到,那样暧昧的气氛下,两人还能闹成那样。

“我跟你哥的事情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清的,他心里没我,现在我也不想坚持了,彼此放开才是最好的选择,奶奶不理解也就罢了,我以为你是懂的。”

前面那些话凌瑶琳都听在了耳中,只最后一句话让她整个人慌了一下。

她抓着季语儿的手瞬间收紧了几分,“我没想让你生气,只是想再努力一下,我保证这些事以后都不会发生了!你别不理我就行。”

眼看着季语儿推开自己的手朝外走了几步,凌瑶琳呆滞在原地,不知道下一步该干嘛。

另一头传来了某人无奈的叹息,紧跟着是一声质问,“你是打算让我步行走回去,这黑灯瞎火的不给我送送?”
老师抱着手,静静的回望着快要哭的某人,凌瑶琳抿了抿唇,忙点了点头追上了季语儿的步伐。

“奶奶那边,我找时间会跟她好好谈谈,她会理解的我跟你哥的事情,你这边就不要再管了。”
老师斜靠着倚着车门,静静的望着外面的黑暮,脑海中浮现出男人不在意的目光,心中就越发的痛,好在这一世她清醒的早,也下定了决定要离开自己。

这样也能免去很多麻烦,前世那场突如其来的绑架她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现在时间还来的及,找机会这件事也得好好查一下。

回到家时已经到了后半夜,宅子里安静的很,有佣人守夜整理着院子,她没有惊动季父悄悄回了自己屋。

上楼的时候季语儿没注意到,角落里有一扇门开着,一道目光悄悄的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才彻底关上了门。

一夜好眠,季语儿起了个大早收拾妥当,叫了家中的司机,便朝着公司赶了过去。

车上她接到了罗琦的电话,那边是女人干练简洁的声音,“今天一大早董事长便带着季薇薇出了门,两人现定去向未知,等你来了再跟你细说。”

“下午有一场会议比较重要,你也要参加。”

“好,罗姐安排就行。”

等到了公司隔着一段距离,季语儿就看到了一早等在门口的罗琦,看到她来罗琦的神色微微放松了一些,眼神中带上了几分笑意。

“等你的这会功夫,我已经让人去查了,想着下午就会收到结果,你原先的办公区域已经有人在了,新的地方安排在了这里。”

她说话的功夫,推开了身侧的一间屋,房间内的陈设很和她的喜好,所有的物件摆设都很简洁,办公桌上放了一张老照片是她跟妈妈的合影。
老师的神色中浮现出了一丝笑意,伸手抱了抱罗琦,语气中带上了几分撒娇的感觉,“还是罗姐对我好,还记得我这些小习惯。”

“这是在公司你要注意一下自己的举止。”

罗琦抬起手拍了拍季语儿的肩,语气温和虽然是提醒的语气,但依旧无法掩饰她神色中的愉悦。

有了对方的提醒,季语儿咳嗽了一声,站直身子,气质瞬间转变成了职场精英的架势。

罗琦将几份文件放在了季语儿的桌子上,“你今天刚来,等下沈肯定会过来探探口风,你正常应对就行,抽空把这几个文件看一下,准备参加下午的会议,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先回去了。”

“嗯。”

她说着人走到了门口,脚步一停回头望着还站在原地季语儿,“有事叫我,我就在隔壁。”

说着抬手敲了敲玻璃门。
老师朝着对方摆了摆手,抿唇笑的很是开心,在这个世界上罗琦算是除妈妈以外跟她接触最多的人,她很喜欢这种浅浅的依赖感。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