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早上一直做到晚上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说说细节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阿破实在是是看不惯唐清这副吊儿郎当的嘴脸,脸色也微微的沉了下来。

“别呀,我这可是特意拿来给殿下的。”唐清看着阿破有些可惜地咂了咂嘴:“如果要是殿下吃不到我这爱心晚餐,实在是有些可惜呀。”

“主子不需要!!”阿破看着唐清,这女人是听不明白自己说什么吗?

“行吧,不需要就不需要吧。”唐清耸了一下肩膀:“那我就走了。”

“娘娘请。”

唐清见此耸了一下肩膀往后撤了一步,然后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似的看着阿破的身后十分惊喜:“殿下!”

下意识的,阿破转过身去,唐清抓准机会一个健步就去推门。

阿破反应也极快,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伸出手就准备去将唐清给扔下去,结果他的手才刚伸出去唐清就直接挺起自己的胸膛。

眼看着唐清这不要脸的举动阿破惊了一下,伸出去的手像是触电一样收了回来,甚至整个人都趔趄了几步,下一秒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唐清狡猾的对阿破一笑,然后推开书房的门跑了进去。

正在屋子里面看书的温如玉被突然跑进来的唐清弄得一愣,阿破紧随其后地跟了进来。

“殿下~”唐清端着手中的食物笑嘻嘻地眯起了眼睛,她身后的阿婆皱起眉毛:“主子,属下……”

温如玉没说话,只是挥了一下手示意阿破先下去。

见此阿破瞪了一眼唐清低着头走出了书房,还贴心的将门给关上。

“殿下你怎么不吃晚饭呢?”唐清端着食盘走到温如玉的旁边将食盘放到他的面前。

“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无论怎么样饭还是要吃的。”

“你又来干什么?”温如玉不耐烦的皱起了眉毛。

“自然是来给太子殿下你送饭的呀?”唐清咯咯的笑着,然后拿起筷子双手递给温如玉:“殿下吃点?”

“不用了。”温如玉冷着一张脸。

“殿下莫不是害怕臣妾会在里面下毒?”唐清看着温如玉点了点头然后用筷子夹了一块菜吃进了嘴里:“嗯,好吃~”

温如玉瞪了一眼唐清没说话,后者笑嘻嘻地把筷子往自己的胳叽窝上一夹,然后一拽。

温如玉撇了一眼唐清这十分粗俗的举动眼中的嫌弃更加明显,还有人把筷子往自己衣服上抹的,她以为自己衣服有多干净是吗?

丞相府到底是怎么把这女儿给教出来的?

“殿下。”唐清将筷子重新递到温如玉的面前:“这下子你可以放心吃了吧?没有毒。”

“你先放着吧。”

“放着一会儿不就凉了嘛,殿下你吃点呗。”唐清说着又把筷子往温如玉的面前凑了凑。

“本宫说让你放着你没听见吗?”温如玉不耐烦的挥了一下手,直接就将唐清手中的筷子挥到了地上。

筷子掉在地上,唐清的满心热血就像是被一盆冰水从头浇到尾似的浇了个她透心凉。

她看着脚边的筷子喘了一口粗气,然后弯下腰捡起来:“殿下,你就算是再看不上我饭你总是要吃的吧?”

“就像是我刚才说的,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能行呢?”

“如果殿下若是觉得我惹你心烦了那我这会儿不惹你就是了。”说着她就默默的放下手中的筷子,有些失落的低下头:“唉~若是今日来给殿下送饭菜的是妹妹殿下是不是就另外一个态度了?”

“本宫跟你说过了,你不要提洛儿!!”温如玉像是炸了毛的猫咪一样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还有脸在本宫的面前提洛儿!”

“我为什么不能提?!”唐清抬起头不服气的瞪着温如玉:“我就提!”

“本宫看你是想死!”温如玉见唐清这般不知死活气的一咬呀,伸出手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

“我说殿下。”唐清被掐的有些透不过来气可是嘴皮子依然很利索。

“你除了掐脖子之外你还有没有招数了?除了掐脖子之外你还会干什么?”

“这个时候你最好不要挑衅本宫!”温如玉瞪着唐清后槽牙咬的咯咯作响:“你认为你这个时候挑衅本宫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

“没有好处,可是我觉得有意思罢了,你这个大男人除了会掐女人的脖子之外你还会干什么?!”

“你!!”温如玉气结,手上的力道加重。

“咳咳~”唐清咳嗽了两声,瞪着温如玉:“行啊,掐啊,你把我给掐死了我就让唐洛给我陪葬。”

“唐清!”温如玉听着眼睛一瞪,开始变得猩红起来。

唐清没再搭腔,只是一副你来呀的模样。

温如玉瞪着她好半天最后还是放开了她的脖子,甩了一下袖子转过身去:“滚!”

唐清摸了摸自己生疼的脖子又咳嗽了两声:“不滚~”

“你!”温如玉见自己放了她一马唐清还不知收敛,依然蹬鼻子上脸气的转过身又要去掐她的脖子。

可是这一下唐清已经有所防备,只见她十分灵巧的蹲下来躲开温如玉伸过来的手,然后又直起身来抓住温如玉的胳膊张嘴就咬上去。

“啊!”温如玉痛呼一声,没有想到她会咬自己当即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是狗吗?!”

唐清没说话,嘴下的力气越来越重,温如玉疼的俊脸都皱到了一起,然后伸出手一把就揪住了她的头发:“给本宫松口!!”

“唔唔唔~”唐清没有想到温如玉会揪自己的头发疼的她闷哼一声连连破口大骂。

可是由于她咬着温如玉的胳膊所以导致她发出来的音阶全部都是唔唔唔。

“松口!”温如玉察觉唐清越咬越用力,手下的力气也越来越大,仿佛要把唐清的头发连根带皮一块揪下来似的。

似乎觉得咬温如玉的手唐清觉得不公平,于是她就松开温如玉的胳膊踮起脚尖来一把就抓住了温如玉的头发,然后用力往后一扯。

“温如玉!你是不是个男人啊?!你居然扯一个女人头发,你尝尝被人揪头发的滋味好受吗?!”

“唐清!你竟然敢揪本宫的头发!”

“你不也揪我的头发了么!!”

两个人虽然头发在对方的手里也被迫的仰起了头,可是依然不甘示弱,都侧着眼睛死死的瞪着对方。

“松手!!”温如玉气的胸口剧烈起伏:“信不信本宫一掌拍死你?”

“你先松手!”唐清咬着后槽牙:“你先松手,我再松手。”

“你松手!”

“你松手!你先松手!!”

“好,”温如玉知道他们两个人谁都不会先松手,于是就提议:“我数一二三,咱们两个人一起松手。”

“好啊。”

“一,二,三。”

数完之后温如玉就松开了手,可是唐清并未如此。

反而另外一只手也上来了,两只手死死的揪着他的头发,仰天长笑。

“哈哈哈,温如玉你这个小崽子,老娘我还整不了你了是吧?你说松手就松手啊,你以为你是谁呀?我怎么听你的话?!”

“唐清!”这一下子温如玉整个人都处于被动方面,他咬着后槽牙:“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做人还能不能讲究点诚信了?”

“谁给你讲诚信?打架的时候谁讲诚信啊?”唐清开心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子上面了:“跟女人讲诚信。”

“姐姐我今天就给你上一课,永远不要跟女人讲道理,讲诚信,因为你会输的很惨!”说着她就用力往后一扯。

“啊!!”温如玉连连痛呼:“你信不信本宫一掌拍死你?”

“你有本事就一掌拍死我,你前脚拍死我后脚我就让唐洛给我陪葬,如果你要是舍得的话,你就拍死我!!”

“唐清,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

“卑鄙无耻就是姐姐我的代名词!”说着,唐清就用力往后扯。

疼的温如玉好看的脸都皱到了一起。

门口的阿破听着屋子里的声音犹豫地皱起了眉毛,听里面这样好像是自家主子占了下风,可是自家主子又没有让自己进去,如果他若是贸然进去的话,肯定会惹主子生气的。

犹豫再三,阿破还是没有进去,在门口侧耳倾听,想着如果要是过一会儿自家主子还没有占上风的话那他再冲进去。

所幸的是阿破没有冲进来,不然他一定会因为看到眼前这一幕而被温如玉杀人灭口。

令人心生敬畏的太子爷温如玉此刻正被一个女人揪着头发被迫的弯下腰,那模样真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好,行,唐清,你说你要本宫怎么做你才能松开本宫的头发?”

“以后不许喜欢唐洛!”

“你做梦!”

“那你就不准再见唐洛!”

“你想得美!”

“那你就别想要你的头发了!”唐清说着就用力往后一扯。

“你真以为本宫拿你没办法了是吧?”温如玉气急了,就一把抓住了唐清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扯,一摔。

本以为这一扯唐清会松开他的头发,可是没有想到她人飞出去了手却依然没有扯他的头发,导致他整个人也被拽了过去。

唐清被扯飞出去摔在地上,手依然没有松开温如玉的头,所以温如玉也连带着一块摔在了地上。

“啊!!”温如玉疼的直蹬腿,后者依然紧紧地握着他的头发,然后张嘴就去啃他的脑壳。

“啊!!”温如玉尖叫出声。

门口的阿破实在是站不住了,直接就推门进来,当看到眼前的场景时,他一下就愣住了,顿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温如玉眼角撇到了跑进来的阿破更是羞愧不已经:“滚出去!!”

“是。”阿破听着赶忙低下头跑出书房,然后将门关上然后站在门口前疑惑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自己家主子这是在干嘛?

“完了吧。”唐清松开嘴看着脸色涨红的温如玉贱兮兮的说道:“小太子爷,你这下子丢脸直接丢到阿破小兄弟的面前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威风?”

“你真以为本宫拿你没辙了是吧?”温如玉吸了一下疼下来的鼻涕:“你真以为本宫束手无策了是吧?”

“你能怎么办呢?你的头发现在可在我的手里,我分分钟就能让你变成秃子,看到时候唐洛还喜不喜欢你!”

闻言温如玉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后一把就握住了唐清的手腕。

唐清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用力揪紧他的头发。

但是下一秒,唐清的手就变得像是一块钢板似的,竟握不住温如玉的头发了。

无论她怎么用力自己的手指都动弹不了,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被温如玉给扯下来。

眼看着自己从上风变成了下风,唐清暗道一声不好蹬了一下床借力就想爬起来跑路。

结果温如玉却一把将她扯了过来,然后压在身下。

唐清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温如玉愣了一下随后红唇上扬,长腿一勾直接就缠在了温如玉的腰上然后往下一拉。

“嗯。”温如玉闷哼一声,耳根子蹭的一下就红了眼中是慌乱无措:“唐清你!”

“殿下~”唐清看着温如玉暧昧的压低了声音:“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咱们是不是应该干咱们没有干完的事情啊?”

说着她又往下压了一下温如玉。

温如玉一惊双手撑地就要起来,可是唐清却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温如玉坐起来她整个人也跟着起来了。

“原来殿下喜欢这样的姿势啊。”唐清说着就低低的笑了出来:“早说啊,臣妾能配合,天色也不早了,如果殿下想要以地为席以天为被的话,那臣妾也不会介意。”

说着唐清就将自己的嘴唇凑了过去。

实在没有经历过这样事情的太子爷一瞬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像是个毛头小子似的只知道扭过头哇:“唐清!强扭的瓜不甜。”

“甜不甜的我可不管,甜我就啃一口,不甜踩烂了我也乐意。”说着唐清就凑上前张嘴含住了温如玉的耳垂。

异样又从未感受过的麻酥感从耳垂席卷全身,温如玉闷哼了一声,额角的青筋一下就暴了起来。

唐清松开温如玉的耳唇在他耳边轻轻的哈了一口气,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男人的颤栗。

她轻轻地笑了笑,附在温如玉的耳边轻声说道:“小殿下,你就从了我吧~”

温如玉的呼吸加重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

唐清没有想到温如玉平时暴躁的像是个阎王似的,可是在这种事情上竟然如此青涩,这倒是让她觉得有趣。

正要继续撩拨他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身上一麻,接下来她整个人就被震飞了出去。

唐清飞出去撞在床边疼得她闷哼了一声,然后直接摔趴在地上,呕的一声闷出了一口鲜血。

“我靠!”唐清咒骂了一句:“老娘我不过就是占了你点便宜而已,你至于把我打到吐血吗?”

“阿破!“温如玉从地上站起来,气息不稳,眼睛殷红地瞪着趴在地上的女人。

门外的阿破终于等到了自家主子叫自己,几乎是一秒内他就蹭的一下闯了进来:“主子。”

“把这个该死的女人拖出去扔进湖里面喂鱼。”

“是。”阿婆应了一声毫不犹豫的上前架起了软软无力的唐清往外走去。

有个人架着自己走路唐清自然是乐的清闲,不然她又会像上次一样爬回去。

再路过温如玉身旁的时候,他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衣袖。

后者眼神一冷,正要再给她一掌的时候,唐清就含笑的先开了口:“殿下,你真的舍得杀我吗?”

闻言温如玉瞳孔聚缩,他转过头无言地瞪着她。

最后温如玉还是没有将她扔进湖里喂鱼,而是叫阿破把她扔进了柴房里面并下令不准给她任何吃喝。

那狠毒的样子仿佛要将她活活饿死似的。

躺在柴火堆里的唐清长舒了一口气。

这时系统冷不丁的开口:“我说我没有提前告诉你你是不是以为你有无数次的复活功能啊?”

“我知道我命就一条。”

“那你还这么刀尖上舔血?”系统说着就给唐清准备回血功能:“是否启动回血功能?”

“不要。”唐清吃力的翻了一个身。

“不要?!”系统一愣,以为她是在认为自己开玩笑于是就强调道:“你真的没有复活功能!!”

“我知道没有,只不过我现在这样死不了,温如玉他自己下手有多重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断然不可能让我真的死了,不过就是让我吃点苦头而已,既然这苦头都给我了,我要是不上演个苦肉计的话,那岂不是白白浪费这次机会?”

闻言系统一下就不说话了,好半天他才憋出来一句:“真是个怪物。”

然后就没了音,估计是被她气到关机了,唐清轻轻的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虽然身体比较痛,但是体力不支又吐了一口鲜血的她还是昏昏欲睡的沉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间,她感觉自己身边好似来了什么人,紧接着一股暖流席卷全身,让她身上的疼痛感消了不少。

本以为是自己做梦疼出幻觉了,可是第二天唐清醒来的时候真的发现自己的伤好了不少。

她坐起来动了动自己的胳膊,又动了动自己的腿,然后噗嗤的一下就笑了出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小统子,没有想到你也是个嘴硬心软,刀子嘴豆腐心的系统啊。”

“竟然还知道偷偷跟我疗伤。”

“不是我。”

“不是你?那是谁啊?”唐清听着一愣,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会是那位太子爷吧?

“哼~”系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哼了一下表示唐清答对了。

“真的是他呀。”唐清听着一下就笑了出来,她摸了摸自几像鸡窝一样的头发咂了咂嘴:“还真是……”

说着她眉头一皱一脸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

系统一看到她这副样子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你怎么了?”

“我想拉屎。”

“……”系统。

拉完屎后的唐清十分嫌弃的捏着鼻子缩到角落里面,还用手直扇。

“你自己拉的屎你自己还嫌弃,话说回来你这屎怎么这么臭?你是吃屎了吗?”

“你能闻着什么臭啊?”唐清皱起眉毛:“我自己都没觉得臭呢,你一个没有形体的小系统知道什么是臭?”

系统自知心虚也就没有再说话。

“不过话说回来,你说那太子爷会来给我送饭吗?他不会真的打算一直饿着我吧?”

“你刚拉完你就饿了,你是猪吗?”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没有吃饭,我可是个伤患诶。”

“他偷偷摸摸的跑来给你疗伤已经算是打他的脸了,你甭想他大张旗鼓的给你饭吃,就算是想给你饭吃也会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

“那可不行,再等到晚上我不就饿死了么。”唐清说着就在自己的怀里掏啊掏的,然后一把就掏出了一个火折子。

她当时觉得古人这火折子十分神奇所以就放在了身上,想有时间好好的研究一下,却未曾想到这次倒是派上用场了。

“你要干嘛?”

“出去啊。”唐清说着就拔下那火折子的盖子一吹,火折子就着了起来。

“着火啦!”

不知是哪个下人先发现柴房着了火,等到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浓烟滚滚。

“主子!”阿破急匆匆的跑到后花园看着正在弹琴的温如玉急声说道:“柴房着火了。”

琴声嘎然而止,温如玉抬起头:“你说什么?”

等到温如玉赶到的时候一帮下人正拿着水桶水盆灭火呢。

此刻的柴房早已浓烟滚滚火势巨大,温如玉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他抓住一旁的家丁冷声问道:“里面的人呢?”

“回,回太子殿下的话,没,没瞧见……”

闻言温如玉的心里一咯噔,转头看着眼前已经被大火包围的柴房,垂在身侧的手因为紧张十分神经质的抽动了两下。

“咳咳~”纵火的凶犯唐清此刻正在柴房里面用手帕捂着自己的口鼻被农药连连的咳嗽。

她是想放火把这柴房点着然后自己就能出去来着。

可是她没想着会把火弄得这么大,这下子她出不去外面的人又进不来,她不会真的活生生的把自己给烧死吧。

“我要是死了,还能不能重生了?”唐清带着希望问。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