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已经长大了给我 宝贝这个深度可以吗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宝贝看着眼前笑的十分猖狂的唐清气的身体发抖,恨不得一剑直接穿死了她,自己倒是想不到他有一天会被眼前这个女人摆了一道!

“殿下。”一旁的唐洛见事到如今知道是动不了唐清了,就赶忙上前拉住宝贝的胳膊:“殿下请息怒,饶了姐姐这一次吧。”

宝贝听到唐洛的劝慰脸色多多少少的能缓和了一些,他转过头看向一旁神情担忧的唐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软下来语气:“你求情,本宫自然不会动她,只是......”

“只是殿下,以后你我还是不要再走的这么近了,姐姐说的对,你现在已经是姐姐的丈夫,洛儿名义上的姐夫,你我若是走得太近必定落得别人口舌,洛儿倒是觉得无所谓,可是殿下你,洛儿是真的不忍心让你被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

“所以以后殿下还是不要再找洛儿了,这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私底下见面,殿下请保重!”说完唐洛转身就跑出了屋子。

“洛儿!”见此宝贝一惊,扔下手中的剑抬脚就追了出去。

一旁的阿破看到事情发展成这样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只能先将自己被宝贝扔在地上的剑捡起来去追他们。

至于唐清这个没有人管的自然只能自己回去了,等她拖着剧痛的身子回到太子府时整个人都像是水洗了的一样。

“宿主,你没事儿吧?”这时系统终于舍得开口了。

唐清卷缩在床上:“你看我像是没事的样子吗?你有没有什么灵丹妙药拿过来给我治疗一下,再这样下去我都能死在这游戏里面。”

“有回血功能,但是要付出相应代价。”

“现在还需要什么代价呀?我都要死了,用什么代价能比这更重啊,你赶紧用吧,别废话了。”

“好的,宿主第一次使用回血功能,请问宿主,你确定吗?”

“确定,确定!”唐清被烦的一蹬腿大吼了一声,甚至情绪激动的连咳嗽了好几下,又咳嗽了一口血出来。

“宿主确定使用回血功能,回血功能已生效。”

系统的话音一落,唐清就感觉自己像是被卡车碾碎的胸口突然好了不少,至少能让她喘匀过来气儿了。

她长长的输了一口气,转过来平躺在床上,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好半天没有说话。

随后一滴晶莹的眼泪顺着眼角从光滑的皮肤上滑落,滴到枕头上留下一块很深的印记。

“宿主,还是很疼吗?如果还是很疼还可以使用止痛功能,只不过还是要付出相应……”

“你说他也是这么疼吗?”唐清打断了系统的话,声线中带着一丝颤抖。

“谁?”系统愣了一下。

唐清没有再说话,只是抹了一把眼睛换了一个话题:“对了,你说的相应代价是什么代价呀?”

“减去男主的好感度。”

“噢,对。”唐清听着才想起来男主好感度是要满一百才能游戏通关。

之前忘记了问男主现在对自己的好感是多少了。

想着唐清便询问:“那他现在对我的好感度是多少了?”

“负九十。”

“多少?”唐清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负九十!”系统又重复了一遍。

“负九十?!”唐清眼睛一瞪,扑通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结果扯到了被打伤的地方疼得她闷哼了一声,哼哼唧唧的躺回到了床上:“宝贝,你这个狗!!”

系统看着半死不活地唐清默默地将自己关了机,以免一会儿自己会被殃及到。

就这样,唐清在负九十的现实中睡了一个不算是太舒服的觉,但是有之前的回血功能再加上小补了一觉唐清醒来时已经感觉好多了。

最起码不会像昨天晚上那样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香消玉殒了。

就在她想着今天要怎么去把这好感往上刷刷的时候,房间的门就猛的被人给踹开了。

力道大得仿佛要将她这个门连带的房盖一块给掀开了似的,唐清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就看到宝贝冷着一张脸,像是别人欠了他八百吊的模样,走了进来。

说时迟那是快只见唐清一扭身子摆出了一个十分性感的姿势对站在门口的男人抛了一个媚眼:“相公早上好~”

宝贝看着这样的她眼中难掩厌恶,他扭过头语气十分的不好:“起来,去皇宫给父皇母后敬茶。”

“殿下怎么不找妹妹去啊?”唐清得寸进尺,后者气结瞪向她,眼中杀意剧现。

“走你~”防止把人逗急了,唐清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你恢复的倒是挺快.....”宝贝看着生龙活虎的唐清开始怀疑自己的内力是不是后退了,被自己打了一掌第二天就还能这么蹦哒。

“因为昨天有位老神仙下凡为我疗伤来着。”

“荒唐!!”闻言宝贝瞪了她一眼转身出了屋子,唐清笑了笑然后翻身下床洗漱。

在去皇宫的马车上,唐清看着一直看书把自己当空气的男人抓起盘子中的葡萄吃了一口,然后大眼睛滴流一转,十分神秘的说道:“对了殿下,昨天那位老神仙还说了一句话,你想听吗?”

闻言宝贝头也不抬只是喘了一口粗气,见此唐清伸出手一把抢过他手中的书。

手中的书被人抢走宝贝一惊,抬起头正要发火时唐清姣好的脸就突然凑近自己,近到他一瞬间停止了呼吸。

“他说....”唐清的手指轻轻的勾了勾宝贝的胸口,成功让男人眼眸暗了暗。

“殿下你会爱上我,并且爱的死去活来!”

“你......”宝贝听着瞳孔收缩,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马车突然剧烈晃动了一下,震得两个人失去了平衡,唐清很刻意的哎呦了一声摔在了宝贝的怀里。

怀里是个香香软软的女人,宝贝先是片刻失神随后像是触电一样猛地把唐清推开。

唐清磕在轿子内壁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相公~你真粗鲁~”

“你……”

“主子,你没事吧?”阿破的声音打断了宝贝想说的话,他稳了稳心神:“无碍,外面发生何事?”

“是二皇子的马车在后面撞上了我们的马车。”

一听到是温如风宝贝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殿下。”温如风的小厮跑了过来心惊胆颤的看着紧闭的轿门:“这匹马第一次上路,着实惊了,冒犯了太子殿下,还请殿下息怒。”

轿内的唐清撇了一眼一副要杀人的宝贝嘴角上扬:“相公.....”

“闭嘴!”宝贝心烦的打断她,后者顿了一下还是好脾气的说道:“那个二皇子可真是不把你这个哥哥放在眼里。”

“自己的马车撞了我们不亲自过来道歉,却派个小厮来着实可恶,不如臣妾帮你教训教训他,让他当街给你道歉。”

闻言宝贝脸色稍稍缓和,也终于肯正视她了:“你有何主意?”

“这殿下就不用管了,只不过,我有个条件。”

“说吧。”宝贝一听还有条件脸色又沉了下来。

“如果这件事情成了,那殿下就让我亲一口。”

“你!”宝贝听着脸一红,屈指可数的慌乱在他脸上浮现:“你不要脸!”

宝贝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将外面的阿破跟那名小厮都吓了一跳,随后那小厮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殿下息怒。”

“如果你要是不成的话那怎么办?”宝贝咬着牙瞪着唐清。

“不成你就亲我一口。”

“不成本宫就把你的脑袋扭下来!”

“......”唐清犹豫的点了一下头:“成~”

然后就猫着腰打开了轿门跳下马车,那名小厮察觉有人下来了脑袋低的更低了,甚至大气不敢喘一下。

而唐清看都没有看小厮一眼,在众多围观群众的目光下走到后面温如风的马车旁然后敲了敲轿门。

“.......”里面没有声响,唐清又敲了一下同时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出来,你这都追尾我们了,你还像个害羞的小媳妇躲在轿子里面干嘛呀?”

闻言轿子里又安静了一会,最后轿门被人推开,里面坐着一个跟宝贝长相相似可是却差几分的男人,唐清知道他就是温如风。

不由得,唐清多打量了两眼给男主戴绿帽泡人家妞靠女人走上人生巅峰的男配。

温如风被唐清看的有些发怵,但还是轻轻的笑了笑:“太子妃。”

“二皇子殿下可真是好巧啊。”唐清也笑了笑:“没曾想到能在大马路上碰到你,只不过这事可就尴尬了,你说我们马车在前面走的好好的你撞了上来,那你是不是应该去跟你哥解释清楚啊?”

听到唐清这么说温如风先是犹豫了一下,最后撇了一眼在一旁围观的百姓们,似乎担心到时候传出什么不好的话来于是他就笑了一下,很痛快的出了马车。

一边走还一边跟唐清解释着:“我只是想着都是自家人,撞了一辆马车也无妨,所以就没有下来,如此看来倒是我想多了。”

“哎,二皇子殿下,这话不能这么说。”唐清跟在温如风的后面挥了一下手:“亲兄弟明算账,有些账还是当面算清楚最好,过后就说不清楚了。”

听到唐清这么说温如风的眼神变了变,他走到宝贝的马车旁示意跪在地上的小厮退到一旁,然后对坐在里面脸黑的像木炭一样的宝贝歉意的笑了笑。

“太子殿下,这马是新来的,还未上过路,在看到路上有这么多人后便受了惊吓,未曾想到正好冲撞了太子殿下你,还请太子殿下莫要见怪啊。”

温如风看似像是在道歉,可实则连对不起其中的一个字都没有说,可见这道歉有多敷衍。

宝贝没搭腔,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唐清,提醒着她刚才跟自己说的话。

唐清自然是不会忘记,只见她爽朗的一笑:“哎呀,你看看你们哥俩儿?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至于把气氛弄的这么僵么,我看着气氛也不好不如……”

说着她就转过头看向温如风:“二皇子,我给你来一个互动小游戏缓和一下气氛吧。”

“额。”温如风不知道唐清突然间要玩什么游戏,不过碍于面子他也没有拒绝,只是温和的点了点头。

“拿你跟殿下来做比喻,有一天你们两个必须要一前一后并且对齐了才能走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走在前面的太子殿下他就是走不齐,你在后面无论怎么跟着他的脚步你们两个人却一直都是打斜的。”

“这个时候十分生气的二皇子殿下你会跟殿下说什么呢?”

听着这弱智的问题温如风是真不想回答,可是他又不好不回答,于是就耐着性子轻声道:“请太子殿下不要走歪。”

“不要这么客气,直截了当一些。”

“走齐一些……”

“再简单明了一些,就直接告诉他,他有毛病。”

闻言坐在轿子里的宝贝瞪了唐清一眼,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是要让温如风给自己道歉还是给自己找不痛快趁机骂自己啊?

听到唐清这么说,温如风先是想了一下,随后转头看着宝贝:“对齐啊。”

“你这么说他肯定不明白,你要直接告诉他有什么问题才对。”唐清还在一旁继续诱导着。

“对不齐啊!”温如风成功上钩。

此话说出口他本人都愣了一下,随后诧异的瞪大眼睛,满脸的不敢相信,他刚才是中邪了吗?怎么能说是对不齐呢?

宝贝也没想明白说着说着怎么就变成了对不齐这三个字,而且听起来就是对不起,这也算是变了法的给自己道歉了。

这个女人的鬼主意什么时候这么多了?

“哎呦行了,二皇子殿下既然这么诚恳的跟我们道了歉,那我们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你这次了,不过下次新来的马还是先多多教育为好。”

“它这次冲撞了我们倒是不要紧,要是冲撞了别人,这不讲理的,还以为二皇子殿下你是故意的呢,”说着唐清的眼神就稍稍的冷下了一些,不过也只是一秒钟,转瞬即逝。

最后她对温如风灿烂的一笑,然后手脚并用的爬上轿子扬长而去。

只留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温如风一个人在原地,宝贝和唐清的马车走了许久他才缓过神来,随后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一下就笑了出来。

唐清……

有意思!

轿子上。

宝贝看着眼前一脸得意得瑟的唐清抿了一下嘴巴无言地扭过头。

“殿下。”唐清看着眼前不言不语的宝贝知道他是打算蒙混过关,于是就贼兮兮的凑近了他。

可谁知,她这刚一凑近还没碰到他宝贝整个人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猛的往后缩了一下,面带惊恐的瞪着她:“你,你要干嘛?”

“不是殿下,你看你这么紧张干嘛呀?”唐清看着一脸紧张的宝贝一下就笑了出来。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刚才是怎么跟我说的?是不是说只要我让他给你道歉了那你就让我亲一口呀?”

“你那也算是让他给本宫道歉吗?”宝贝听着冷哼了一声,面带嘲讽:“耍一些见不得人的小手段,这种拙劣的骗人方式有只有你能干的出来。”

“你别管它拙不拙劣,反正我确实是让他跟你道歉了,那既然我都已经让他跟你道歉了,你是不是应该履行你的承诺把你的嘴唇给献出来呀?”

说着唐清伸出手就要去勾宝贝的下巴。后者眼神一冷一把就握住了她伸过来的手腕暗暗用力,那力气大的仿佛要将她的骨头给捏碎一般。

唐清疼的眉头一皱,但脸上的笑容依然不减。

她看着眼前恼羞成怒地宝贝也不敢逗他太狠了,于是就点了点头:“行吧,既然殿下你现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那臣妾就先不问殿下你要这个吻了,毕竟这个东西是需要你请我愿的。”

“不然……”唐清说着嘴角上扬,压低了声音,附在宝贝的耳边轻声说道:“唇齿相依之时你若是不张嘴,我舌头怎么进去啊?”

这话真是说的要多露骨有多露骨,要多直白有多直白。

宝贝气的眼睛一瞪随后一把推开她,整张脸红的就像是番茄似的:“唐清!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是谁教给你这些东西的?你好歹也是丞相家的嫡女,你是在何处懂得的这些污碎之事的?!”

“这东西哪需要人教啊?我一看到了殿下你我就无师自通了,只能随着自己的本意去说去做,而且这东西哪里是污秽之事?这是男女之情,人之常情,没有什么对与错,也没有什么脏与干净的。”

“我就不相信了,殿下难道就没有对妹妹有过什么非分之想?”

宝贝看着眼前纯不要脸的唐清拿她没办法就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打开轿子门上外面坐着去了。

他一出去系统就提醒:“叮,男主好感上升二十。”

二十?

这好感上的可倒是挺快,唐清看着被关上的轿门红唇上扬,看来这家伙也就是个心口不一的傲娇鬼嘛,明明心里喜欢的要死,也不知道在装什么君子。

“主子,你怎么出来了?”阿破看着坐在自己旁边冷着一张脸的宝贝有些惊讶。

这么多年来他家主子可从来都没有坐出来过,而且他坐出来这像什么样子?

宝贝没有说话,只是沉着一张脸闭上了眼睛。

阿破察觉他心情不好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默不作声的扭过头继续赶着自己的马车。

但是他也注意到了自家的主子的耳朵根子红了,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

接下来没有再发生什么变故,马车稳稳的停在了宫门口。

宝贝先下了马车,随后也不等唐清大步流星的就往皇宫内走去,唐清也不在意从马车上跳下来就提着裙摆去追。

一边追一边喊着:“相公,等等我呀~”

这皇家嫁进来的媳妇没有一个会喊自己丈夫为相公的,都是用尊称称呼。

现在听到唐清张嘴就喊宝贝为相公,凡是听到的人无不露出诧异的目光向这边望来。

宝贝自然也是挂不住面子,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瞪着还不知发生了何事依然一脸笑意的唐清。

“怎么了殿下?”

“你故意的吧?”

“什么呀?”

“谁让你喊本宫相公的!?”

“可你不就是我的相公吗?”唐清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难不成我喊错了吗?”

“你若是再喊本宫一声相公,本宫就把你的舌头给揪下来!!”

“那不喊相公喊什么?”唐清说着眼睛滴溜的一转,靠近宝贝娇滴滴的唤了一声:“好哥哥吗?”

这一声好哥哥成功让宝贝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他咬牙切齿地瞪着唐清身侧的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如果要不是现在是在皇宫,里他非要把唐清这小贱人的脑袋给扭下来不可!

正当两个人相顾无言的时候,一直跟在他们马车后面的温如风走了过来。

“太子殿下,太子妃,你们二人既然已到了皇宫为何要在此地驻留不直接进去呢?”温如风看着火药味十足的二人不怕惹是生非的横插了一脚进来。

“哟,原来是二皇子啊~”唐清扭过头对温如风行了一礼。

“太子妃不必多礼,只是……”温如风说着看了一眼宝贝:“你们二人为何停留在此地不往前行呢?”

“不怕二皇子笑话,我走的慢殿下走得快,所以殿下就把我落了个好远,这不停下来等我么。”

“原来是这样啊。”温如风听着轻轻的笑了出来:“你们二人感情可真是好,如果若是让母后看见了心中一定会欢喜的不得了。”

“那是当然了~”唐清说着就像牛皮糖一样搂上了宝贝的胳膊:“我们二人的感情可好了。”

唐清尽可能地在外人的面前表现出来他们二人很好。

可是翩翩宝贝不给面子,他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笑眼如花的女人气莫名的有些不顺。

随后伸出手推着她的脑袋将她推远,最后嫌弃的甩了一下被唐清搂过的胳膊一语不发地沉着一张脸转身离去。

宝贝这一下子倒是十足十的打了唐清的脸。

温如风戏虐的看着有些尴尬的她没有说话,只是那表情像是在说:这就是你们关系好的表现吗?

“他这人啊,最爱害羞了。”唐清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心里却把宝贝骂了个遍。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