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听话做到你哭 对准了自己动不然不给你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唐清被系统烦的不行,一开口尽是不耐烦。

“你清醒着怎么一开始不回答啊!?”这次倒是系统不乐意了。

“这尴尬的场面你让我怎么好意思醒来,结婚没有新郎,弄个公鸡是怎么回事啊!?”心里这样想着,红盖头下的唐清就往旁边撇一眼,正好跟那只大公鸡对视。

“哈~”唐清止不住的烦躁,公鸡拜堂,温如玉那家伙是死了吗?用个公鸡来替代他。

“这不是可以显出人家不喜欢你嘛~”系统糯糯的回应。

“........”唐清。

太子府前厅挂着红灯笼,处处贴着喜字,可是后院却一如既往,仿佛如果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前面都懒得布置似的。

一个穿着黑色紧身束袖的高挑男子从前厅快速走到后花园,一进后花园悦耳的琴声就传来。

凉亭中一男人正在弹琴,白衣似雪,长长的墨发一半被一根白色的丝绸发带随意束起,微风吹过,煞是好看。

剑眉,上扬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淡薄的嘴唇微微上扬,显出此刻他的心情很好,骨节分明的手指熟练的拨弄在琴弦之上,带出一阵阵好听的声音。

“主子。”阿破站定在凉亭前微微低下头:“太子妃.....”

话说到这阿破才想起来自家主子并不喜欢这个太子妃,于是就改口道:“她,已经进门了。”

闻言温如玉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曲调也越发的欢快。

唐清,你应该会很喜欢本宫给你的这个见面礼吧!!

“主子,她.....拜了.......”

阿破说这话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因为他知道自家主子弄只公鸡替他拜堂就是为了羞辱丞相府嫡女唐清,为了让她知难而退,这个堂拜不下去,可是眼下唐清竟然真的跟忍下侮辱跟那只公鸡拜了堂,这实在是......

“铮~”力道过大,刺耳的破音打破一曲美妙的琴声,修长的手按在琴弦上,温如玉微微皱眉:“你说什么?她拜堂了?”

“是......”

“她跟那只公鸡拜堂了!?”温如玉眼中带着震惊。

“是......”

“哈~”温如玉听着一下就笑了出来,他收回手站起来,欣长的身体,欣长的影子拉的老长,他目光不明的看着前厅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夫妻对拜~”前厅内,唐清与代替温如玉的公鸡行了最后一礼。

“礼成~”

“唉~”在场的宾客都露出无奈之色,每个人都摇着头。

堂堂丞相府嫡女,嫁给太子没有十里红妆只有一个简易的红轿子和穷酸的迎亲队伍,太子府甚至也只是挂了点红灯笼和红布,再来就是几张红喜纸,除此之外跟以往没有不同。

甚至太子都没有出来,竟然用了一只公鸡来替代拜堂,普通人家成婚都比这个好,这个太子可真是没有把丞相府放在眼里啊,竟然这么羞辱唐大小姐。

“等一下!”唐清在被喜婆扶去后院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转过身。

就在大家都期待着她说不嫁了的时候,她却伸出手:“把我相公给我。”

“.......”在场的众人。

“.......”系统。

“我着实没有想到好端端的太子会变成一只公鸡,俗话说的好,嫁鸡随鸡,既然他变成了一只鸡,那我也自然是要随时带在身边保护着,以免被哪个不长眼的给吃了,那到时候我真的就要守活寡了。”

唐清这一番话说的算是反讽了回去,同时带着有趣,在场有笑点低的都忍不住的轻笑了出来,抱着公鸡的那个人犹豫了一下,最后只能硬着头皮把公鸡递给了她。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唐清的神经病,公鸡在她的手上突然剧烈挣扎,拼命的煽动着翅膀好像能飞似的,一旁的喜婆都忍不住的往一旁躲,生怕阻挡它起飞。

可是唐清却很从容的抓住那是公鸡的脚,不顾它的扑通和起飞请求不紧不慢的往后院走去。

剩下一群人傻楞在原地,他们刚才看见了什么?性格温吞,平时一只小飞虫都怕的唐大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英勇了?

回到她在太子府的房间唐清就摘掉盖头跟那只公鸡大眼瞪小眼起来,为什么说是房间呢?因为眼前的房间她真的不能昧着良心叫它喜房,虽然样样齐全,但是一个红色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东西不止没有红色的,甚至还都是白色的,跟这大喜日子实在是不搭边,不过唐清也不在意,反正她也在这里待不了多久,攻略下那只鸡精后她就能回去了,也就离救他更近了一步了。

“宿主,准备好接受剧情了吗?”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

唐清点了点头,然后呈大字型躺到床上:“康木昂~北鼻~”

“你用死人脸说出这样的话,真的恕我接受无能。”系统回应完,唐清还没来的及说话一大波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一样涌来。

原主叫唐清,丞相府贼啦受宠的嫡女,因那年对太子温如玉一见钟情,不顾家人的反对拼死也要嫁给他,终于如愿以偿结果在大婚当日被羞辱,后来才得知温如玉喜欢的是她的庶妹唐洛。

本想坚持就是胜利的唐同志结果却被庶妹和渣男一杯毒酒送上西天,驾鹤西去,不久后庶妹又跟二皇子温如风勾搭上了,最后又送温如玉驾鸡西去。

看完故事后唐清觉得好笑,轻轻的笑了两下后她就摘掉自己头上的凤冠,一边盘着头发一边往外走去。

“宿主,你要干嘛去?”

“打小三!”唐清的脸上闪烁着兴奋。

原故事可是原主独守空闺一晚,然后那只鸡精跟那只毒蝎精共度良宵一晚上,好好的捉奸现场,自己当然要去瞧一瞧了,不看白不看,说不定还能回温一下生理课呢。

等唐清按照记忆找到了温如玉跟自己那个好妹妹唐洛的秘密基地时,二人正坐在窗前玩四手连弹呢。

看着他们两个琴瑟和鸣的样子唐清默默的蹲到草丛里。

蹲了好一会,正当她感觉自己有屎意的时候,弹了好久琴的两个人终于起身往屋子里去了,于是唐清就迫不及待的猫起腰跑到窗根底下,然后伸出小脑袋,就看到两个人坐在床上,唐洛则小鸟依人的依偎在温如玉的怀里。

二人是什么都没有干,可是在唐清的角度看来他们两个就是在亲嘴呢。

“哎,你男朋友跟别的女人唇齿相依呢。”系统贼有文化的提醒。

“他不是我男朋友。”

“那是?”

“鸡精。”

心里想完,唐清对着两个人吹了一个又响亮又长远的口哨。

口哨一响就把忘我的两个人吓了一跳,只见二人快速分开,他们就像是看见鬼一眼朝唐清看过来。

“哟~亲嘴儿呢~”唐清一开口,无不透着低俗和下流,听得系统连连摇头,听得温如玉跟唐洛两个人的脸色如鸡屎一样绿。

唐清看着像是被点了定穴的两个人从窗户上翻了进来。

“我说你俩这地方可以啊,这么隐蔽,没有人来是没有人来,但就是太远了,你看看给我累的。”唐清说着就抹了一下没有汗的额头上。

而唐洛也顾不得唐清是不是真的出汗了只见她一脸慌乱的从床上站起来,手足无措的看着她:“姐,姐姐,你听我给你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哪样啊?”唐清看着唐洛:“你别告诉我,你俩刚才搁那是斗眼呢。”

“我......”唐洛狡辩不出来,就无措的看向床上的温如玉。

温如玉早已经收回震惊,他看着唐清笑了出来:“太子妃自己来的?”

“昂~”唐清刚应一声就有一阵冷风吹过,下一秒一抹冰凉就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寒光晃过唐清的眼睛,让她下意识的眯了一下。

她转过头就看到阿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自己身旁正用剑抵着自己的脖子呢。

“你.....”

“啊!!!!!”唐清刚开口,系统就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震的她脑瓜子嗡嗡的疼。

“拿开!快让这把破剑离我远点!!!”

唐清晃了晃脑袋,然后又大力的拍了两下自己的脑袋,不知道是不是把系统给拍晕了,反正是没有动静了。

阿破不知道唐清突然又摇头又拍脑袋的是要干嘛,不过他还是加重的防备。

“你主子。”系统安静了,唐清这才扭过头看向阿破:“在这跟人亲嘴儿,你在这卖呆呢?”

闻言阿破耳尖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过头。

见此唐清狐疑的眯起眼睛:“你不会是一会也要加入吧?”

“混账!”闻言温如玉脸色一冷,刷的一下就冲到唐清的面前,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按到墙壁上。

“殿下。”身后的唐洛眼眶通红,小脸惨白,那模样别提多可怜了。

唐清看着眼前杀意骤现的温如玉眼眸微动,不得不说,他这张脸还真的是碍事!就算知道不是他,可是这张脸这样对自己,自己的心里还真他妈的是不舒服。

温如玉看着唐清眼底的心痛,掐着她脖子的手微微的松了一下,身后的唐洛这时跑了上来握着他的胳膊,祈求的看着他:“殿下不要!求你不要伤害姐姐。”

看她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唐清都忍不住要为她拍手给她颁个奖项了,搁现代这就是影后啊,现在跟温如玉祈求不要杀自己,其实在心里巴不得自己赶紧死给她腾地方吧。

“洛儿....”温如玉看着唐洛神情渐渐的柔和下来,而就是这一时间的愣神让唐清有了反击的机会。

只见她双手按住温如玉的胳膊然后往下用力一压,他的手就离开了她的脖子,随后唐清抬起手重重的扇了温如玉一巴掌,尖锐的指甲刮伤了男人姣好的面容。

一旁的阿破见自己主子被唐清所伤,当下杀心浮现,直接提剑朝她刺去。

说时迟那是快,唐清一把抓住了一旁的唐洛把她拉到自己的面前,锋利的剑尖离她脆弱的脖子只有两厘米之差。

严厉的剑风带动唐洛胸前的黑发,她吓得甚至忘记了呼吸。

躲在她身后的唐清见此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下一秒阿破就有些慌乱的收回剑然后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主子恕罪。”

温如玉见唐清竟然敢拿唐洛挡剑气的双眸殷红,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来拧断她的脖子再捏碎她的头盖骨似的。

“哈~呜呜呜~”唐洛被吓得小声哭泣了起来,想必如果不是有唐清抓着她的话,她会腿软的直接跌坐在地上。

“没出息的货。”唐清嫌弃的看着自己眼前直发抖的她:“你丫是不是马上就要尿了?”

“唐清!你敢动她!”听到唐清这么侮辱自己心爱的女子,温如玉气的眼睛都要冒火了:“本宫命令你放开她!”

闻言唐清淡淡的撇了一眼温如玉,居然听话的松开了唐洛的胳膊。

“殿下!”唐洛一恢复自由就赶忙朝温如玉扑过去。

“洛儿,你没事吧?”温如玉看着唐洛,十分的担心。

“我没事。”唐洛摇了摇头,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有些慌乱从温如玉的怀中退出来:“对不起殿下,是洛儿失态了,竟忘记了姐姐还在这里,也忘记了你跟姐姐今日已经结为了夫妻......”

说着她的眼眶中就存满了泪水,看起来十分的可怜惹人怜惜。

一旁的唐清见此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得~又开始了~

“洛儿.......”温如玉看到这样的唐洛一阵心疼,他伸出手想要重新将她抱紧自己的怀里,可是唐洛却往后退了一大步,然后小心翼翼的看向一旁的唐清。

唐清被她看的莫名其妙,还没有反应过来凌厉的剑风从自己的脖子擦过,带出一阵刺痛。

尖锐的刀刃擦破唐清的脖子稳稳的插在她身后的窗户上,唐清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她看着自己指尖上的殷红有些气结的抬起头。

“大哥,我什么都没有说呢,我做错什么了?”唐清看着温如玉,她就是在一旁看个热闹怎么就犯死罪了啊?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温如玉瞪着唐清眼中的杀意骤现。

“警告!警告!男主现在杀心十分活跃,请宿主小心。”系统提醒的声音从脑中响起。

就算不用系统提醒她也能感觉到温如玉现在想要杀自己。

不过唐清也没有害怕,反而还笑嘻嘻的对他说道:“怎么?要杀我灭口?”

温如玉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你认为你杀了我,我这个好妹妹就能顶替我的位置?”

闻言唐洛表情一变,温如玉看着唐清嘴角诡异的上扬:“不试试怎么知道可不可以呢?”

“试试倒是可以,人生勇于尝试嘛,不过尝试是要确保万无一失的,你认为我大晚上的过来找你会一点防备都没有?”

闻言温如玉眉头一皱,看了一眼一旁的阿破,后者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估计是出去找找看唐清带了多少人。

“殿下,你看我的爱心小提醒怎么样?”唐清说着就对温如玉挑了一下眉毛。

那模样别提多气人了,温如玉被她气的甚至牙根都痒痒。

“唐清,本宫倒是小瞧了你啊。”温如玉瞪着眼前的唐清:“未成婚之前你一副胆小怯懦的样子,没成想现在你都敢威胁本宫了是吧?!”

“殿下可别这么说,这俗话说得好,女人不狠地位不稳,我若是再不狠一点,我的亲妹妹都要挖我的墙角了。”说着唐清就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唐洛:“我说我的好妹妹啊,你可知你身旁站的这是什么人?”

听到唐清这么问唐洛的小脸一白,怯生生地看了一眼温如玉没有说话。

“他可是你的姐夫!”

“姐姐,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在这跟他勾勾搭搭的?”唐清挑眉。

“不过也不要紧,你是妹妹我是姐姐,我这个当姐姐的自然是要让着你这个妹妹的,但是你不能到头来连男人都跟我抢吧?”

“我没有……”说着唐洛就轻轻地哭出声来。

“事到如今你还说没有?这人赃俱获我全部都抓住了,你明明知道今日是我跟太子殿下的大喜之日,你还偷偷跑出来跟他幽会让我这个准新娘子,他的妻子独守空闺,你还说你没有?!”

“我……”唐洛被唐清这话说的哑口无言,手足无措地看着她,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以前唐清可不会像这样咄咄逼人,凡是她心里明白但是总是选择自己在心里憋着,从来都不会说出来挑明了自己怎么怎么样。

今日她却摆明了想要给自己难堪,一时间的转变让唐洛还没有办法反应过来,所以被她堵得连连说不上话来,在外人看来就是心虚了。

不过可惜了,这没有第三个人,有的只不过就是唐清,还有一个被她迷了眼睛的温如玉。

温如玉一看到唐洛被唐清欺负成这个样子当即就火了,他扭过头看向她眼中带着火。

“唐清,你以为插足在二人之间的是洛儿吗?”

“那不然呢?”唐清扭过头看着温如玉一挑眉:“那难不成是我吗?”

“当然是你,本宫之前与洛儿情投意合,是你不要脸的以性命相逼,逼得父皇不得不赐婚与你我,若不是你横插了一脚今日便是本宫和洛儿的大喜之日!”

“你明知本宫不喜欢你,你却还是硬要嫁给本宫,那既然你要嫁给本宫你就应该提前做好这样的准备才是。”

“我懒得跟你吵!”唐清说着就扭过头,她真是懒得理会这个被爱情蒙蔽双眼的蠢男人,骂了一句:“一个破鞋你倒是当宝贝了。”

闻言唐洛表情一白,温如玉眼中一闪杀意,下一秒唐清就感觉一道劲风朝自己扑来,紧接着自己就被震飞了出去,她结结实实地撞在后面的门上摔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随后她感觉自己喉咙一阵腥甜,呕的一声就闷出了一口鲜血。

这一下子唐清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了,唐洛似乎也没有想到温如玉会真的对唐清下死手,一下就愣住了。

“我靠!”唐清趴在地上捂着自己生疼的胸口咒骂了:“妈的!这个龟孙儿!”

“你这个贱人!”温如玉说着就大步上前蹲下来一把提起唐清的衣领,将她揪了起来:“你若是想死那本宫便成全你,省得你留在这世界祸害他人!”

唐清看着眼前一副要活剥了自己的温如玉扑哧的一下就笑了出来,然后拿起他雪白的外袍长袖擦了一下自己嘴上的血,殷红的血液浸染在纯白的衣料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温如玉看着眼前被自己打了一掌吐了血却还是不肯服输的女人瞳孔微微收缩。

就在这时出去的阿破重新走了回来,他看到屋里的场景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对温如玉微微低下头:“主子,无人。”

“无人?”温如玉听着一挑眉,看着唐清的眼中杀意更是明显:“可看的仔细了?”

“回主子的话,方圆百里确实无人。”

“哈哈哈~”温如玉听着一下就笑了出来。

唐清看着眼前哈哈大笑的温如玉也跟着笑了出来:“哈哈哈~”

“唐清!本宫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说着温如玉就将她推倒然后直起身抽出阿破腰间的佩剑指向趴在地上的唐清:“你竟然敢戏耍本宫!!”

“殿下怎么就知道是戏耍呢?”唐清看着温如玉眼眶殷红,明明胸口痛的要死可是脸上笑容却越发的明媚:“如果你若是不相信的话那你便试试。”

温如玉看着事到如今还在笑的唐清眉头微微皱起,心里也开始拿不定主意了。

虽然说阿破说方圆百里没有人,可是看到唐清这个样子他暂时也无法保证她是在垂死挣扎还是她真的还留有一手。

“殿下,我又不是傻子,你身边有什么人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位阿破小兄弟身手了得,带几个人过来他都能给我解决了,所以我又怎么可能把人带过来呢?”

“不过你放心,今天你若是杀了我我保证你这太子之位坐不消停!!”

“你!”温如玉看着唐清:“你到底干了什么?”

“我只不过就告诉了一些人我今晚干嘛干嘛去了,若是我不能平安回去,到时候就会有人过来问殿下你要人!!”

“我就不相信了,太子殿下你还能只手遮天,瞒得了一时能瞒得了一世,是,你现在是可以随便给我找个地方埋了,但是我相信我爹他也一定会找到我,如果殿下你觉得你之后可以不被殃及到的话,那便随你的意就杀了我吧。”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