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课代表趴下让我C作文 数学课代表做我腿上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佟彤接到若男通知后,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门口,她焦急地等待着,几分钟后,载着数学课代表的救护车到了,门开,数学课代表被护士抬到了已经准备好的担架上。

佟彤急忙跟了上去,她一路小跑,一边担忧的打探,“医生,病人什么情况?”

“车祸受伤,大量出血,心率不稳定,呼吸每分钟25次,动脉血压60/40mmHg,脑部可能受到了猛烈撞击,一直处于休克状态。”救护车上的护士紧张的向接手的护士做着交接汇报。

佟彤听到这些情况,吓得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休克?这么严重?”

进了医院,她被拦到急救室外,几分钟后,就听到接诊的急救医生宣布的声音,“病人情况很危险,立刻送急救室,准备手术!”

佟彤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

随后她又一路跟到了手术室,眼睁睁看着数学课代表被推了进去,直到手术室得门被关上,她无力的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良久,佟彤这才掏出手机,给若男打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若男的手机被撞坏了,哪里接的到?这会,她正被季默抱着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

季默被累得气喘吁吁,一边走一边吐槽,“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的?一开始是跳楼,现在又是撞车,遇见你就准没好事。”

季默低头看了若男一眼,此刻的若男显得格外的安静,她躺在季默的怀里,闭着眼睛,睫毛又长又密,犹如美蝶的羽翼,随着每次呼吸而轻轻颤动着。

季默喉咙不由的滚动了一下,然后强制性的抽回视线,他自嘲地笑了笑,“算了,我跟一个受伤的人计较什么呢。”

说完,季默浓眉一拧,自言自语,“这女人平时吃的都是什么啊,怎么这么重?”

季默有些坚持不住,就把若男放下,靠在路边休息,这时一辆车开过来,季默急忙冲到马路中央拦车。

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车子在距离季默几厘米的前面停下,司机技术再差那么一点,恐怕就要出事了。

司机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随即探出头,破口大骂,“大半夜的在马路上拦车,你不要命了?”

季快步走到车窗前,神色焦急的说起好话,“抱歉,我的朋友受伤了,能不能帮我把她送到最近的医院?”

他从来没这么向别人恳求过,这是第一次,还是为了自己的冤家!

司机看了眼靠在路边双眸紧闭的若男,便爽快的答应。

一路,车子平稳的行驶着,季默抱着若男坐在车的后座上,没一会,若男悠悠的醒来。

她的视线在车厢里绕了一圈,最终落在头顶季默的脖子上,那脸部流畅的线条,那性感的喉结。

额……

她承认这个时候不该想这些东西。

“这是要去哪儿?”缓了缓,若男轻声询问。

季默垂眸看着她,淡淡的说,“去医院,你的伤口需要处理一下。”

若男有些不乐意,“医院?那交警那边……”

看出若男的担忧,季默马上说道,“放心吧,我刚刚已经打过电话说明了情况,晚点他们会去医院核实的。”

“等等!”若男猛的想了起来,连忙询问季默,“我们现在去的是哪家医院?是数学课代表去的那家吗?”

季默皱眉看着若男,对她越来越看不透,“你怎么看个病都这么功利?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晕倒了?在关心别人之前,你是不是应该也要关心一下你自己?”

若男挣扎着坐了起来,立场很是坚定,“我的艺人受伤了,我必须要守在他身边。”随后她又冲司机喊了一声,“师傅,麻烦你去仁爱医院。”

没过一会,车子便在仁爱医院门前停下,季默陪着若男一起走进去,若男捂着受伤的头穿过走廊时,看到一名路过的护士,便马上跑过去打听数学课代表的情况,“请问刚刚车祸送过来的病人在哪里?”

“刚做完手术,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但医生说还得继续观察,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里。”护士随口说道。

季默追上来,劝她说,“你先去包扎伤口吧。”

这会,若男哪里还顾得上头上的痛?她也不理季默,继续问护士,“重症监护室在几楼?”

护士指了指楼上,“二楼。”

“谢谢。”说完,若男便转身冲季默摆摆手,“你先回去吧。”

剩下是她跟数学课代表的事情,跟其他人无关。

季默好笑的勾起唇,有些无语,“喂,你别忘了,你自己还受着伤呢!”

他头回碰到这个奇怪的女人,难道自己的生命不是命吗?可这个时候,若男已经头也不回地朝电梯跑去。

季默站在原地望着电梯门开了又合,无最终奈地叹了口气……

二楼,若男趴在重症监护室的透明玻璃窗上努力的往里看,希望能看到数学课代表,这时候刚好医生出来,若男忙向医生询问病情。

医生神色凝重的叹口气,说,“虽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由于颅脑损伤,病人还在昏迷,需要进一步观察。”

若男听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她攥了攥手心,勉强让自己冷静,然后又问,“他什么时候能醒来?”

“不好说,随时可能醒来,但也可能一直昏迷下去,这得看病人之后的情况。”医生顿了顿,很保守的回答说。

若男听后,脚步不禁向后退踉跄了两步,过了好久,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医生,您一定要救救这孩子,多贵的治疗都不怕,只要能让这孩子健健康康的醒来。”

她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如果数学课代表真的有什么事情,她会自责一辈子。

“我们一定尽力,病人一有情况,医院方面会通知你的。”医生点着头说。

若男冲着医生不停的鞠躬感谢,“那就麻烦您了。”

医生转身离开,若男重新趴在玻璃窗上,一脸担忧地看着监护室里的数学课代表,看着他全身插满了管双目紧闭的样子,若男心底说不出的复杂。

数学课代表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也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想到这里,若男深深地叹了口气。

走廊拐角处,从卫生间回来的佟彤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她,这时候,她才走了过来,“男姐,接下来的事怎么处理?”

若男回过神来,她站在原地想了半天,才说,“对外封锁消息,尽量拖延媒体知道的时间。通知公司的公关部,让他们尽快拟定一份危机公关计划表,必须赶在媒体得知消息之前做出应对措施。”

佟彤点点头,随后目光移向若男的额头,指了指,担忧的说,“你先处理一下伤口吧,拍个片子检查检查,你的头好像伤得挺严重的。”

“小伤而已,简单处理一下就好。我去和医院交代一声,你在这里守着,有情况就立刻通知我。”若男满不在乎的勾了勾唇。

佟彤点点头,若男便疲惫地转身离开。

佟彤注视着若男的背影,刚才还紧张担忧的表情一点点收敛,随后渐渐变得冷漠。

左右观察了一下,确定周围没什么人注意后,她拿起手机,对着重症监护室里的数学课代表开始拍照,然后点开相册,将酒吧及医院的照片发到微博上,内容是“劲爆,数学课代表在酒吧打架后发生车祸”。

收起手机,佟彤望了眼躺在监护室里的数学课代表,露出一抹诡计得逞的喜悦,轻声道,“谢了,你还真是帮了我个大忙。”

从医院离开的季默疲惫地回到家,他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去,也没开灯,独自坐在了沙发上。

此时,脑海中开始闪过一个个镜头。

看到数学课代表出车祸,慌乱着飞奔过去的若男,看到数学课代表昏迷不醒满脸是血时,手足无措,一边哭一边将他往外拉的若男,跑到医院后不顾自己额头的伤着急要去见数学课代表的若男。

季默不禁陷入深深的沉思中,“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

他一直以为若男冷血,无情,自私,甚至控制欲强,可没想到,她原来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女人。

思及此,季默不由得眯紧了眸子。

在若男身上,他到底还有多少不了解的东西?

翌日清晨。

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柔柔的落了进来,走廊上,若男坐在长椅上打着瞌睡,阳光映在她脸上,勾勒出疲惫的轮廓。

她在这里守了一夜,只希望数学课代表醒来时她第一时间出现在他身边。这会,她睁开了眼睛,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猛的站起来往监护室里看,见数学课代表仍然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若男眉头一拢,失望地叹了口气。

她多么希望,一觉醒来就能看到数学课代表现在自己面前啊!

折腾了一整夜,若男已经感到筋疲力尽,她转过身走去了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双手捧着水不断的往脸上撩,顿时,冰凉的触感让她一下子清醒不少。

抬起视线,若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不敢相信的摸了摸脸。

一向注重形象的她,此刻是蓬头垢面,面色憔悴,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气质。

没关系,数学课代表一定能够平平安安的,而这件事也不会被曝光,他的事业也不会受到影响,所有的一切都会顺顺利利!

加油!

给自己加完油打完气,若男精神抖擞地走了出来,重新守候在监护室门前,等待着数学课代表醒来的那一刻……

而季默这边,他依旧高冷的穿过公司走廊,员工们见到他纷纷俯身问好,有几个刚来的女员工为了多看他一眼,甚至不怕死的主动迎上来打招呼,最后被季默那淡漠清冷的表情给吓退了回去。

季默走进办公室,脱下外套时,目光不经意落在手背那些淤青上,这是被酒吧里那个胖女孩给抓伤的。

不知怎的,这让季默再次想起了若男。

若不是她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他又怎么会落得个被众人围堵的狼狈下场?

可是,季默想到这些时并没有很生气,反而无声的笑了起来。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正正神,季默按下电话,“阿伦,通知设计部,十分钟后在会议室开会。”

十分钟后,季默坐在会议室的主座上,他手指轻叩着桌面,目光凛然的扫过众人。

会议才进行到一半,气氛就已经安静的可怕,仿佛就要令人窒息,一旁的同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中流露出不安。

季默在会议上的严谨和苛刻在业内是出了名的,万一有谁一不小心撞上枪口,大家都得跟着遭殃。

这时,其中一位高层站起身汇报起工作进程,“关于新一季的设计方案,我们已经在重新屡思路了,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话还没说完,就被季默冷声打断,“你们不用想了,我已经想到了。我要做大码礼服。”

话音落,众人一脸惊讶,面露质疑。

下面马上就有同事问,“大码礼服?”

“没错,就是专门给身型较丰满的女性量身定做的高端成衣。凭什么漂亮、贴身的礼服只能为瘦子设计?每个人都有享受美和舒适的权利。”季默说的郑重,随后他目光望向几位女同事,“Lisa,你今天又穿了束身衣吧?你宁愿每天被勒得那么难受,不就是希望遮住肚子上的肉吗?MiuMiu,你最近一直穿黑色系的衣服,是不是因为黑色显瘦?”

几位女同事纷纷面露尴尬。

季默紧接着又说,“人们往往都一味追求和欣赏瘦,所有的服装也都设计成瘦子穿了才好看,这种审美是畸形的。翼时尚要想创新,要想引导、扩大消费群体,就必须拥有超前的审美理念,这次做大码礼服就是我们的态度——尊重每一位女性的心理需求。我不光要做大码礼服,而且这一季的模特我也要启用胖模特。”

说起来,他应该要感谢昨天酒吧里那个胖女孩,若不是她,他还真想不到谢谢,之前完全忽略了女人这么重要的需求。

可是马上就有同事反驳了,“可是胖子不时尚啊……”

说话的位男同事,他的嫌弃,马上就遭到现场几位微胖女同事恶狠狠的眼光。

该男同事马上捂住了嘴巴,深怕那天会遭到这些女同事的群殴。

只听季默笑着说,“不要嘲笑胖子,否则有一天你会为胖子哭泣的。好了,散会!”

说完,季默帅气地站起身,潇洒无比的走了出去,身后,女同事们都仰慕地注视着他的背影。

女同事中有人不禁感叹,“哇,真的是绅士啊,不仅有才华,长得帅,还有一颗温柔的心,简直是完美!”

从医院回来,若男没来得及回家就直接去了公司。

她下意识摸了下头上的纱布,刚一触碰,她便痛得倒抽凉气。

该不会落下什么伤疤吧?那岂不是影响她的颜值?

从办公室里出来,若男打着哈欠走进茶水间,她正冲泡咖啡,佟彤神色匆匆地闯了进来,“男姐,不好了!子豪车祸住院的事被曝光了!”

“咣——”

若男一惊,手里的杯子打翻在地,顿时四分五裂,咖啡洒了一地。

“我不是让医院封锁消息了吗?怎么这么快就传出去了?”若男瞪大了眼睛,有些慌乱的问道。

佟彤赶紧将手机上的新闻亮给若男看,“不光是医院,有人把昨晚酒吧的照片传到微博上了,现在网上都炸开锅了,一堆记者往公司里打电话。”

若男心里“咯噔”一声,差点没有站稳,她焦躁地来回走了几步,担忧的攥紧了拳头,“这下麻烦了,刚出酒吧就发生车祸,舆论肯定会往酒驾上面联想。赶紧召集相关部门开会!”

佟彤站在原地迟疑了一瞬,随后笑着说,“男姐,你一晚没睡,要不会议就由我来主持,你休息一下。”

“不用了,熬夜对于我来说没什么,以前陪艺人拍夜戏的时候经常连续几晚睡不了觉,习惯了。”若男无谓的扬扬手,随后打起了精神,“既然最坏的预设都发生了,那就正面迎战吧。”

看着若男信心满满的走出茶水间,佟彤脸上的神色不禁狠了狠……

然而,事情的发展远比若男想象的迅速。

公司里的电话很快此起彼伏的响起来,职员们手忙脚乱的接着电话,各种声音满天飞,有关心,有质问,甚至还有谩骂,最后职员们一听到电话响,就吓得不敢再。

同时,记者们也将公司围堵了个严实,若不是保安拦着,后果会很严重。

办公室里,若男看了眼时间,会议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她才起身朝外走,这时,公关部的莉莎气喘吁吁的迎了上去,将几张照片递给她,“这是夜店打架的照片,您和子豪的正脸清晰可见,还有您的男朋友也被拍到了……”

若男拿去扫了一眼,不悦道,“谁告诉你,他是我的男朋友?”

莉莎扁了扁嘴巴,怯怯的看着若男,“网上目击者是这么说的,说他一直护着你,还为你打架。”

若男眉头轻挑,一时间,眼前闪过那晚的几个瞬间。

当她被酒吧里的群众围堵,狼狈不堪时,是季默突然出现,挡在她面前,抓住了挥向她的拳头。在数学课代表的车祸现场,她两次晕倒,是季默抱着她,陪着她,才让她能够坚持下去,若不是季默,若男不知道自己当时会是怎样。

若男更忘不了在安静的车厢里,当她醒来时,恍惚中看到的那张俊逸深邃的脸,更忘不了她情不自禁的紧紧的抓住季默衣袖,才安心闭上眼睛的情景。

虽然他这个人有些变态,有些冰冷,但好像并不是那么令人讨厌。

这时,若男抽回思绪,自言自语的说,“昨晚应该对他说声谢谢的。”

当然,在数学课代表事件中,另一位主角也逐渐引起了群众的好奇和探究。

那就是季默。

电梯门打开,季默一双大长腿跨了出来,他一身高级定制的西装,尽显挺拔的身形,高贵清冷的气质,为他增添了几分王者气息。

穿过办公区时,他不禁引得众人的侧目,并窃窃私语起来。

这时,阿伦快步追上前,小声喊,“季总——”

季默驻足,怀疑的朝阿伦打量一眼,“干嘛鬼鬼祟祟的?”

阿伦朝扫了眼周围,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说道,“你没看今天的娱乐头条吗?数学课代表出车祸了!”

“哦,是吗?”心知肚明的季默故意摆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不知道?”

季默好笑的扯起唇,“难道我应该知道吗?”

说完,他转身继续往前走,阿伦一边跟着走,一边说,“当然啊,他出车祸前不是跟你在一起吗?你还跟他打架了……”

季默脚步一顿,回过身惊诧的看着阿伦,“什么?我跟数学课代表打架?”

“你看,网上还有你打架的照片呢,说是因为独孤若男和数学课代表发生争执,你为了帮独孤若男出头,在酒吧和数学课代表打架。”阿伦赶紧将手机递给季默?

季默看到照片上自己挡在若男前面,一脸狰狞的表情,又惊又气。

那晚酒吧的场面混乱一片,若是当事人不解释,再加上被有心人添油加醋,的确很容易被人误会。

可是说他为了给独孤若男出头,而跟数学课代表打架,实在是荒唐。

想到这里,季默的手掌缓缓收紧,手机在他手中颤抖着,仿佛下一刻就要被粉碎似的。

吓得阿伦赶紧从季默手中掏出来,搂在怀里!

这条消息在翼时尚集团几乎人尽皆知,职员们三三两两的簇拥在一起看着季默和若男的八卦爆料。

特别是女职员,能跟超级大明星数学课代表,还有英俊潇洒的季默同框,对若男那是一个羡慕嫉妒恨,巴不得新闻里的女主角是自己。

季默走进来看到这个场景时,脸不由得一沉,职员们瞧见他,纷纷迅速归位。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