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语课上用j插英语课代表 上课扣了英语课代表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灯光绚烂的婚礼酒宴现场,本该欢喜的气氛,此刻却是因为一个女人而微妙。

英语课代表意识迷糊的看着大家对自己拍照,还有各种低声的羞辱,本能的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别拍了……”低声说着,她嗓音带着颤抖,似乎还有哭腔。

穿着一身白色婚纱的新娘林萱挡在新郎罗建豪的面前,听到她的话,顿时就冷笑着道:“你都厚脸皮的跑到金主的婚礼上蹭喜酒喝了,还怕被人拍?!有本事当小三,就该不怕被人拍才是啊!”

被灌醉的英语课代表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眼眶有泪水溢出,她斩钉截铁的反击:“我没有当小三!明明就是你用罗建豪的手机发信息骗我来这里,还灌我喝酒,现在污蔑我……”

“哈!我疯了吗?!让一个小三来我婚礼捣乱?!我告诉你们啊,这个女的,英语课代表,拜金女!明明知道我老公有婚约在身,还跟他恋爱,你们说要不要脸?!”林萱泼妇一般的说着,语气咄咄逼人。

她的话一说完,更多人举着手机对英语课代表拍照拍视频。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故意伸手把当着自己脸的英语课代表狠狠的推了一下。

意识迷糊的英语课代表被推到在地,脸露出来,更多的手机对着她疯狂的拍摄。

林萱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化着精致妆容的眼眸带着得意,还有轻蔑。

一直没有说话的罗建豪站在她的身后,脸色阴晴不定,但是却极力隐忍着。

英语课代表再次抬手将自己的脸颊挡住,她无助的看了一眼罗建豪,瞧见他无动于衷的眼神,她收回了视线。

如果知道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那条信息叫她出来,她就不会出来的。

所谓的解释,就是把她推到众人面前,让她面对这么难堪的局面吗?!

明明是他追自己在先,在他老婆林萱那,全都扭曲了!

“这年头小三心真大,还敢跑到人家的婚礼上大吃大喝!”

“可不是,刚才喝酒喝得可欢了,那么穷,好像从未见过红酒一样,一杯接着一杯,真是奇葩。”

“曝光到网上这女的肯定会火的吧?现在清纯的女孩子就喜欢当人家二奶。”

众人议论纷纷,英语课代表坐在地上,不住的闪躲着手机的镜头。

林萱听着客人的议论,挑了挑眉,看她以后还怎么混?!

“就你这样的人,给我和我老公提鞋都不配。保安,把她拖出去。”一脸嫌恶的说着,林萱像是这场婚礼的女主人。

早在待命的保镖听到林萱的话,立即上前来,粗暴的拽着英语课代表起来。

英语课代表浑身无力,看了一眼缩头乌龟一样的罗建豪,她忍不住在内心自嘲,当初是怎么看上这么一个渣男的?!

自己有婚约还骗她说单身,现在她面对舆论,他却不发一言。

就在保安准备拖着英语课代表出去,忽然门口传来吵闹的声音。

众人看过去,只见四个黑色西装肌肉男忽然涌了进来,把挡在门口的人都推到一边站好。

这些人哪里看到这种场面,顿时都乖乖的让开,给还未进来的人让路。

英语课代表被保安拖着站在红地毯中央,就这样狼狈的曝光在众人的面前。

门口很快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出现,穿着高档的手工西装,他步伐沉稳的走了进来。

三七分大背头,让他光洁漂亮的额头露出,长眉之下,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眸直直的看向被保安拎着的英语课代表。

众人被他惊天容颜给震得惊了一下,这是明星?!

可现在最红的小鲜肉也没有他帅啊!

单眼皮的凤眼扫了一下拎着英语课代表的保安,保安下意识的立即松手了。

英语课代表就像是垃圾一样被丢在了地上,她环顾着四周有些不知所措,周围的人都对着她指指点点,她很害怕,这种孤立无援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地抱住了自己双膝。

这个时候那个长得像明星一样男人裹挟着一股子寒气走进来,他周身的气势压迫人心。

众人噤若寒蝉,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这个陌生而又帅气的男人。

男人抿着漂亮性感的薄唇走过来,神色倨傲的看了一眼可怜巴巴的她,他的眼神凌厉地绕过众人,然后拉住她的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

英语课代表迷茫的眨了眨眼睛,这个人真的好漂亮,五官像是画一般的完美,无论哪一处,都叹为观止的精致。

她是遇到神祗来救她于水深火热中了?

众人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他就一把把英语课代表拦腰抱起,准备走人。

男人抱着迷迷糊糊的英语课代表走到门口,脚步一顿,扭头看了看这婚礼现场,然后才轻启薄唇的道:“砸了!”

保镖们齐齐点头,然后就进来到处乱打乱砸,现场一片混乱。

“谢谢你……不过现在可不可以帮我放下来……”英语课代表这才能近距离的看他。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生的是极好的,远看已经宛若神祗了,近看,那张脸更加的完美,但是英语课代表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有致命的伤害,像这样的人只能被称之为——妖孽。

她自认没有能够吸引这种人的姿色,纠缠下去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不要乱动。”虽然已经安全了,但是男人没有丝毫想要把她放下来的意思。

“你快放我下来,我要回家了!”英语课代表拼命挣扎着,她就知道世界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妈妈说的没错,好看的男人,都是最危险的!而且现在自己因为喝了太多,已经有一点神智不清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在自己失去理智之前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

“回家?”男人扬起一抹微笑,看上去却像是在嘲笑她。

他一把把她丢进了车里,然后坐在她的身边,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这几年过得还好吗?”男人看着她平静地问,可是语气就像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一样,英语课代表愣了愣,仿佛自己不是被强行带到车里的,他只是自己的老朋友一般……

“我好不好,你不都看见了吗!……”英语课代表委屈地说,借着酒意想把自己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开车。”男人没有说话,但是英语课代表已经明显感觉到,他生气了。

把英语课代表带到酒店里,男人把她一把扔到床上,好看的长眉狠狠的皱起来,他冷漠的看着英语课代表,眼眸里怒气氤氲翻滚。

英语课代表有些紧张:“你是谁?!”

“你老公。”男人直白的回答,然后便倾身,双手撑在她的身侧,接着道:“还跑去渣男婚礼买醉?!”

英语课代表很是迷茫,这人谁?!好像认识她?!还是她老公?!

天啦噜,她刚刚失恋,哪里来的老公?!

“不……你谁?”英语课代表脑袋迷糊的反问。

男人闻言,气得闷笑一声,眉目熠熠生辉,然而他浑身的气势却压迫人心。

脸色阴沉,他嗓音低沉而磁性:“你果然把我忘记了。”

英语课代表就他的话,准备好好想一下,然而男人却强势的吻住了她的唇瓣。

伸手按住她的脑袋,他抓住了英语课代表立即要推开他的手。

用力的吻着,他将他狠狠的压在床上,直到把她吻得没力气反抗,他才松开她的唇瓣,一字一句,语气阴鸷的道:“谁给你的权利去喜欢别人的?!”

英语课代表黑人问号脸:“先生……你是不是认错……唔……”话没说完,再次被他吻住唇瓣。

英语课代表剧烈的挣扎,然而男人却将她的双手直接给绑在了床上。

这哪里是神的救赎,分明就是被恶魔拉着堕落!

酒精上头的英语课代表没什么力气,被他好一番折腾,很快就失去了理智。

被他吻着后腰,英语课代表的脸埋在被子里娇喘着。

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握着她白皙的细腰,唇瓣反复的吻着她敏感的腰肢。

两人浑身都是汗,一室旖旎,温度在彼此的粗喘中渐渐升高。

狠狠的将英语课代表整个压在身下,男人一边奋力耕耘,一边咬着英语课代表的耳垂道:“记住了,我是你老公,晏子承。”

英语课代表被折腾得够呛,呜咽着顺从的道:“老公……晏子承……疼……”

她还是第一次,这个事实让男人心情很好,听着她娇羞委屈的话,男人放轻动作,吻着她的脸颊安抚:“彤彤乖,一会儿就不痛了。”

他的声音嘶哑低沉,动听如天籁,英语课代表被蛊惑,下意识乖巧的点头:“嗯……”

那些埋藏在心中很多年的感情,在一夜疯狂里,慢慢生根发芽……

“唔……”轻呼一声,英语课代表被浴室传来的淋浴声音给吵醒。

按着额头坐起来,身上的被子滑落,凉气瞬间把她迷糊的大脑刺激得清醒过来。

低头看向自己的身子,没有哪一处是好的,全都是欢爱过后暧昧的痕迹。

脑子一下子炸开,英语课代表额头冒冷汗,昨晚的一切全部都在脑子里逐渐清晰。

她克制不住的发抖,下床赶紧把丢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迅速的穿好。

居然……跟人发生一夜情了!

而且还叫了对方老公!

英语课代表现在的心情无异于五雷轰顶。

穿好衣服,她把自己的脚踩进高跟鞋里,看到桌子上放着的钱包跟手机,走过去拿起钱包,从里面抽出一百,然后就急匆匆的跑出了房门。

跑了好久,英语课代表站在路边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晏子承从浴室里出来,本想叫英语课代表起床的,结果却发现房间哪里还有她的人影?!

俊脸瞬间阴沉下来,晏子承眯了眯好看的凤眼。

围着浴巾来到床边,视线落在桌子的钱包上,分明被人动了。

拿过钱包,他发现里面的东西好像没少,嗯……好像少了一百块。

嘴角衔着一抹浅笑,他将钱包放了下来。

此时时间还早,距离英语课代表去上班的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

英语课代表来到路边,给妈妈先打个电话报平安,毕竟昨晚一夜未归,她今早起来发现自己不在,还不知道多着急。

况且,英语课代表现在也不想回去。

站在电话亭里,英语课代表咬着唇瓣,家里电话没一会儿就被接听了,她有些紧张。

“喂,您好。”电话里,妈妈林霞的声音温柔又客气。

“妈,是我,我昨天晚上去朋友家住了,忘记跟你打电话。”英语课代表声音乖巧的说着,但是听到母亲温柔的声音,想到昨晚的遭遇,她莫名的就有些委屈。

“没关系,不过……你暂时还是不要回来了。”林霞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犹豫还有担心。

英语课代表脸上有疑惑浮起,她不解的询问:“怎么了?”

“你姥姥帮你说了一门婚事,有点棘手,我跟对方交涉一下,所以你回避比较好。”林霞语气躲藏,似乎瞒着英语课代表什么。

“那行吧,我一会儿回来拿了东西去上班,你交涉。”英语课代表心中怀疑,但是也没有多问。

林霞应了之后,英语课代表就挂断了电话。

姥姥也太迫不及待了,才知道自己跟罗建豪分手,就给她说亲了。

特意买了早餐回去,英语课代表坐在公交车上,深吸一口气,内心有点迷茫。

回到家里已经八点半了,还有一个小时就是上班的时间。

英语课代表提着早餐在门口换鞋子,顺便大声的喊林霞:“妈,我回来了。”

说着,就提着早餐往客厅走去。

只是才走进去,她就被站在客厅里凝视着自己的男人吓了一跳。

站在普通平房里的男人,一身高档西装衬得他丰神俊朗,甚至跟这个普通的房子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手中的早餐掉到地上,英语课代表脸色有些不好的看着他,然后才忍着不悦道:“你来我家做什么?!”

“老婆一大早就跑得不见人,我自然要来岳母家里找。”晏子承脸上带着无奈,表情也十分的宠溺。

但是在英语课代表看来,这家伙的宠溺非常的假!

林霞从厨房里出来,脸上带着斥责的道:“你出门怎么都不知道带手机的。”

她本来想再次打电话让英语课代表不要回来,结果她连手机都没带。

手上捧着一杯热牛奶,她来到晏子承的身边,将牛奶递给了他。

听说他一早还没吃早餐,林霞纵然对他有些意见,可还是尽到礼仪。

“我昨天不是有事情,跟你说了不带手机么?”英语课代表现在非常的尴尬,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追到她家了。

这样想着,她就有一种自己睡了人不负责被对方找到家里,逼着她负责的即视感。

林霞本想隐瞒她的,但是现在她既然回来了,有些事情还是要说开。

心中思索片刻,她才对着晏子承客气的道:“你跟彤彤的婚事,无论怎么样,都该跟我说一声,这样擅自拿着我家户口本跟她拿证,真的有些过了,总之,还请你今天带着她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英语课代表听到林霞的话,顿时不敢相信的惊讶道:“什么?!我跟他已经拿了证?!”

凭什么?!这个人是谁,凭什么所有的一切都为她做决定!还有没有我本人在场,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拿到证的?

林霞点了点头:“你姥姥答应的。”

她昨天上班不在家,下午回来的时候,姥姥拿着家里的户口本,把彤彤和这个叫晏子承的年轻人的结婚证都给办好了。

昨晚彤彤的姥姥跟她说,她才知道。

当时两人就吵了起来,姥姥就气得去别的亲戚家里了,把烂摊子丢给她了。

“你凭什么?!还有你是怎么拿到证的?只是用了户口本,这不都不需要我本人的么?”英语课代表生气的看向晏子承,横眉怒目,但是眼眶有些红。

她觉得很委屈,难怪他昨天说自己是她老公,原来他早就买通了姥姥!

捧着牛奶的晏子承抿着唇,脸色冷酷,眼底泛着寒霜的样子让人心生惧意,饶是林霞见人无数,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浑身充满了绝对压倒性气势的年轻人。

“不凭什么,你姥姥收了钱,有些事情就该履行。”晏子承沉默半响,然后才开口道,话至此处又顿了顿,随即又道:“至于怎么拿到证的……我报上了姓名,说了身份,民政局就给我办了。”晏子承看着英语课代表,一副就这样的表情。

晏子承,晏家本家的少爷,京都晏家是民国开始的大豪门,一直延续到现在,家族实力庞大,权势在京都这么大的地方,根深蒂固从未衰败。三年前进入商场,声名鹊起,在京都可谓是只手遮天。只有他们想不想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你......”英语课代表指着晏子承一时说不出来一句话,脸蛋红红的显然被气的不行。

而一旁的林霞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脸上带着些许的担忧,她并没有抓着怎么拿到证的,而是试图跟晏子承好好说,将婚离了。

“她姥姥拿了多少钱?我们还给你就是了。”

“一百万。”晏子承毫不犹豫的回答。

英语课代表垂着的手暗暗的紧握着拳头,所以,他这是在买媳妇吗?!

把她当什么人了?!

“我家没说要卖媳妇吧?!我不知道你从哪个途径得到了错误消息,但是这一百万,我会让我姥姥还给你,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把离婚证给办了!”英语课代表忍着胸口的恶气,眼眶猩红的瞪着晏子承道。

她内心只觉得屈辱异常。

“你确定?”晏子承凝视着她的眼睛,声音冷酷的询问。

他漆黑深邃的眼眸里分明在提醒她昨晚的种种……

林霞看两人之间似乎有她不知道的事情,秀丽的眉头轻轻的蹙起。

英语课代表忽然就被他的眼神给震慑住了,咬了咬唇瓣,她生气的皱着眉头不说话。

“我给姥姥一百万,并不是拿这个钱买你当我的媳妇,只是姥姥说你家困难,我觉得我作为女婿,理应承担一些。”晏子承捧着牛奶走向餐桌,自然的坐下来,语气比刚才温和许多。

英语课代表听到他的话,忍不住低声反驳:“那个时候你还没跟我拿证吧,怎么就算我家的女婿了?”

晏子承看她这小声嘀咕的模样,眼神平静的接着道:“我跟她拿证,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的决定,并不是儿戏。”

林霞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没有立即回答晏子承的话。

就晏子承这长相,以及身家,肯定不比罗建豪差,看他说话也不像是说话不讲理的人,但是就拿证这个事情,林霞始终有些不舒服。

“况且,我跟彤彤已经……唔!”晏子承见林霞似乎还是不同意这门亲事,准备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然而他的话说一半,英语课代表就所有察觉的立即捂住了他的嘴巴。

“那个妈,我觉得这事情我也有权利说两句的,毕竟你女儿我长大了,我想跟他私下聊聊。”紧紧的捂着晏子承的嘴巴,英语课代表一脸紧张的对林霞道。

林霞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转,随即便点了点头:“那你们聊,我这边要去上班了,彤彤,你说你长大了,没有妈妈,你也会处理好的对不对?”

看她信任的眼神,英语课代表猛地点头:“会的!”

林霞这才放心,然后起身离去。

除开拿证的事情,林霞是很满意晏子承的。

而且,晏子承应该是认识彤彤的吧?从他看彤彤的眼神,林霞能猜出。

林霞走后,英语课代表才松了一口气的放开了晏子承的嘴巴,然后皱着眉警告:“你不要乱说。”

“我哪里有乱说?昨晚我们分明就是睡了的。”晏子承一本正经的道。

英语课代表有些生气,噘着嘴,她气呼呼的道:“我们又不了解,你不应该不经过我的同意拿证。”

晏子承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凝视着她的脸,那双深邃的眼睛似乎要把她看到心底去。

英语课代表被看得有些尴尬,红着脸,她侧头看向了别处:“你干嘛?!”

“你确定我们不了解?”晏子承声音平静的询问,语气不急不缓,看起来极有耐心。

晏子承会直接拿证,是因为他知道她心中有那个罗建豪,他绝对不允许她的心中有别人,就算她跟她母亲不喜欢他这种做法,他也不会后悔跟她拿证。

英语课代表因为他的话,一脸不确定的盯着晏子承的脸看。

看着他漂亮的丹凤眼,英语课代表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有那么一张脸,慢慢的与这个人的脸重叠。

瞪大了眼睛,英语课代表几乎不敢相信的指着他道:“梁煜!”

晏子承看她记起自己,冷峻的脸总算柔和了一些。

“我现在改名叫晏子承了。”淡淡的说着,他不苟言笑的样子,却是叫英语课代表有点恍惚。

她记忆里的梁煜是个很温柔的人,纵然对别人很疏离,可从来不会强迫自己做什么。

说句真心话,英语课代表有点接受不了梁煜现在强势的性格。

“梁……晏子承,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把婚离了。”语气带着些许疏离,英语课代表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

晏子承皱了皱眉,所以,明知道他是谁,她还是选择跟自己离婚?

眼眸冷漠的看着英语课代表,他语气冷淡的道:“离婚不可能的,我们已经有了关系,我不是不负责任的人。”

英语课代表有些烦,但还是语气疏离的道:“你想清楚再说吧。”

说完,她就快步的往楼上跑去。

晏子承看着她的脊背,低声呢喃的道:“早就想好了。”

英语课代表与晏子承从前是邻居,两人从小关系极好,十四岁的时候,他忽然就消失得渺无音讯,她当时就在内心发誓,不会把他这种不告而别的人当朋友的。

如今他忽然回来,什么解释也没有,还直接把两人的结婚证拿了,甚至强行跟她发生关系。

她发觉自己根本不了解现在的梁煜了,或者说,晏子承。

洗了澡换了衣服,英语课代表内心乱糟糟的。

而就在她坐着愣神的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英语课代表乱糟糟的思绪收起,她拿起手机一看,发现居然十点了!

电话是好朋友陈小拾打来的。

英语课代表连忙接听,赶紧把包包收拾了一下。

电话才接通,陈小拾就急躁的道:“几点了,你还不上班?!经理都拿刀了。”

英语课代表挎着包打开房门,欲哭无泪的道:“我今早有点事情耽误了!完了!”

站在她房间外的晏子承听到开门的声音,早已经侧目看了过来。

英语课代表与他的视线空中交汇,接着对那边的陈小拾道:“我马上就过来了,先挂断了。”

说完,不等陈小拾回答,立即掐断了通话。

如果晏子承是陌生人,英语课代表现在还可以叫他滚,关键是,他不是。

“去上班么?”晏子承很自然的询问,像是真正的新婚丈夫一样,关切而又带着些许的宠爱。

“不管你的事情!”英语课代表一扬下巴,满脸傲娇的说完,就往楼梯走去。

晏子承快速的跟在她的身后,伸手将她的手腕握住,他用力的把她拉回来。

英语课代表猝不及防撞进他的怀中,伸手就要推他,然而晏子承却紧紧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彤彤,让我送你去。”声音低沉,他抱着她不撒手。

“你松手!”英语课代表挣扎着,脸颊因为急躁发红。

“你答应我我就松手,不然你就不要去上班了。”晏子承耍赖皮一样的说着,手上的力度更大了。

英语课代表气得脸颊绯红,这混蛋,太无赖了!

想想经理那泼妇,英语课代表还是妥协了:“好吧,你送总行了吧!”

她几乎是吼着说出来。

晏子承立即撒手,牵着她的手腕,他一脸满意的道:“老公应该送老婆去上班的。”

英语课代表恨不得把翻起的眼白砸到他的脸上。

坐在晏子承的车上,英语课代表心中想着,他这些年应该混得很好了。

一出手一百万买一个她……还开着看起来很贵的车。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