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哭着说不能再进了作文 班长上课时突然把跳d开到最大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班长不停地往上爬,上面是看不见光的悬崖峭壁,下面是正在慢慢上升的滚烫的火山岩浆。

不知爬了有多久,多高了,只是全身都磨出了血泡。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往上挪着,峭壁上长着青苔,很滑,只要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悬崖,瞬间就会化作一团烟,更有甚者,悬崖上有一股往上吹的风,很强,只要一没踏好一没抓好就会摔下去。

在这上看不见天,下不着地的狭缝里,班长犹如混在空气里的一颗小沙粒,没人能发现的了,但是确实是存在着的。

“只要你有本事从这悬崖爬上去,班长就跟你走。”耳边传来自称是元神的人对班长说。

虽然没有见过元神,但是他的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深深刻在班长的心里。

与其在这被活活烧死,还不如爬上悬崖去试试,起码还有一点希望。

说不定班长就这么奇迹般的爬上去了,说不定元神就乖乖的被班长牵着鼻子走出这个森林了呢。

只要班长爬上这悬崖,就可以救小精灵了,可是这么高的山崖,班长要爬几天啊,小精灵就剩下两天的时间了,再怎么加速度也不可能在两天内到达悬崖顶端。

只好赌一把了。

班长用小精灵教班长的超能力,让超能指南转动起来,可是对于只有一层功力都不到的班长并不是那么容易,法力使用不均就会失控,如果指南飞起来的话,在半空中失去控制,掉下悬崖,那将是万劫不复。

为了以防万一,班长站稳脚步,让自己先试试,等到感觉可以了才能控制指南飞起来。

只见指南忽高忽低,一会儿又乱碰乱撞。

可是,还是不行。班长全身冒汗,温度已经越来越高了,火山岩浆越升越高,似乎能感觉得到滚烫的火山岩浆气泡爆破了后,喷溅到班长身上的灼热。

“对,就是这样,只要班长们一起努力,就一定能救你的主人”班长对超能指南说道。感觉自己越来越顺手,掌控的越来越容易了。

超能指南开始变得越来越大,就如一块飞碟,停在了班长的脚下。

班长站了上去,半蹲在指南上,手紧紧抓住指南的两侧。

“飞起来吧。”

刷的一下就飞了起来,可是班长掌控不了方向,东撞西撞。

“啊……”尝试过人肉撞岩石的感觉吗?会让你活着体会粉身碎骨的痛。

整个人在悬崖的两边来回撞了几下,刺骨的疼痛,一时发挥不好超能力,指南失去控制,瞬间班长的身体就急速往下掉。

“啊……”感觉火山岩浆离班长越来越近,一米?一厘米?感觉自己的头发就要被烧到了。

班长用尽所有的超能力,让超能指南重新转动起来,千钧一发,就在班长感觉将要葬身火海的时候,超能指南又重新往上飞了起来。

耳边的风漱漱的响,那些鹰雕和班长并列前行,感觉自己是一只在蓝天上自由飞翔的鸟。

飞了很久,终于到达顶端。

站在悬崖边,久久不能平息内心的兴奋。

“班长成功了……班长成功了……元神你听到了吗?”班长向悬崖下喊去。

悬崖下传来班长自己的回声,除了狂风簌簌的响声,还有鹰雕的长啸声,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元神会不会骗班长啊?班长甚是怀疑。班长甚至想过冲进火山岩浆,把元神拽出来,可是他的巨大的身体,即便班长能有十层的超能力,也无法载得动啊。

这时,后面传来一声吼叫声,该不是什么黑猩猩之类的熊禽猛兽吧,班长甚至不敢转过头去,生怕一转头它就把班长的脸撕成几块。

班长慢慢地转过头去,这一眼感觉自己简直是在生死线上。身后的大黑熊就离班长两三米的距离,龇牙咧嘴的,嘴边还流下唾液,好像班长就是它到嘴边的猎物。

畜生就是畜生,一看到吃的二话不说就往前扑,它张大着嘴,径直就往班长这腾空扑过来。还没等班长做出反应,黑熊就把班长扑到在地。

“救命啊!”班长拼命地叫喊着,可是这里荒无人烟,哪有人会救班长啊?

只见大黑熊,用它那力大无比的熊掌狠狠地把班长按在地上,那垂涎的嘴,好像恨不得马上把班长撕裂一般,它张口就要往班长身上咬。

慌乱中,班长动了动手指,没想到超能指南竟然能做出反应,它往大黑熊的身上撞去,大黑熊被撞出好几米远。

这熊似乎好几天没吃东西了,非要把班长吃了才肯罢休,在那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又要发动进攻,一跃一跳,没一点误差,直奔班长来。

班长往悬崖边退了几步,班长的一只脚已经悬空,踏在脚下的石子散落到悬崖下,许久都听不到落地的声音。

此时黑熊已经向班长奔来,速度极快,肥大的身体随之颤动着。

“超能指南!”班长尽量让自己能集中精力,发挥超能力。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黑熊欲咬到班长的头颅时,超能指南,就冲过来把班长撞倒在地上,大黑熊因为没能收住脚,摔倒悬崖下了。

班长大喘着粗气,却大声笑了起来,笑的是这个超能指南也通人性,竟然懂得急中生智;笑的是班长又战胜了一回。

这不是得瑟,要知道,从班长进这个森林,班长就创下一个又一个记录,起码是自己以前从未有过的。

不管前面的路有什么在等待着班长,这一切都阻挡不了班长。

班长收起超能指南,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在想如何才能让元神自愿跟班长走呢?他要看到什么样的班长,才肯出现呢?

“班长明明爬上了悬崖了。”自言自语道,双手捶打着头,甚是苦恼,那个糟老头到底要班长干嘛呢?

突然脑子闪过元神说的那句话——“只要你能爬上这山崖,班长就会去救他。”班长猛地抬起头,有点想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他是要班长一步一步靠自己的力量爬上悬崖,而不是靠超能力。

可是这样一来时间就来不及了,爬上这山崖可是一年半载的事,那是项大工程,即便班长不被饿死,小精灵也等不了啊。

选择需要勇气,班长站在崖顶上吹了半天的风,也不能做出决定。

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班长都已经爬上来了,他还不出现,一定是叫班长一步步爬上来,他才会伸出援手。“真是这个呆板的老家伙,放着高科技不用,非得用这些传统的十一路,费精力又费时间。”

“走吧,送回班长到刚才的地方。”班长重新启动超能指南,超能指南马上就按照班长的指示飞了起来,觉得一次比一次更顺心应手了。

超能指南载着班长径直冲下悬崖。

“收住!”火山岩浆已经漫过刚刚班长起飞的地方了,只好在离岩浆十米的地方停下,不然班长就要被烧死了。

就从这边开始吧,还有一天半的时间,即便知道要用一天半的时间完成一年半的工程太过于异想天开,不过,总得试试。当人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的时候,即便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也得硬着头皮往下走。

超能指南把班长放下,把它挂回班长的脖子后,班长又开始了漫无天际的攀岩之路。

这里抬头依旧望不见天,只能依稀瞧见有一道光从缝里穿过,这不是一线天,而是这个黑洞太深,以至于阳光无法直射进来,四面依旧奇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班长只能靠着超能指南发出的一点点光,寸步摸索着往上爬。不过这次比上次攀爬还要更困难,因为刚刚超能指南失控时,班长被撞了几下,左手骨折,使不了力。

这悬崖简直是垂直于天地之间,奇陡无比,有时需一只腿跪着一只手紧紧抓住石头,才能让另外一只腿向上移动。

就这样,大约才半天的时间,手脚、膝盖早已血肉模糊了,血泡磨破,一层皮都不剩。

渴了,就喝峭壁流下的水,自然饿了,就得忍。

渐渐地气力越来越小,感觉身心越来越疲惫。

也不知爬了有多久,抬起头依旧见不到天空,只是一阵头晕目眩。

“不行,依迷,你要加油,一定要挺住,小精灵还在那等着你呢。”班长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咬咬牙,就继续往上爬。

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完全不受控制,双手双脚只是机械式的往上爬,班长知道,这时的自己完全是靠意志支撑着。

渐渐的,班长失去了意识。

脑海里闪过一幕幕儿时想象中的母亲的摸样,父亲带班长外出游玩的情竞。

“依迷,依迷。”母亲在召唤班长。

母亲温柔的声音一下子抓住了班长的心,她身穿白色的长纱,一头飘逸的长发,温柔而又美丽,这是幻觉吗?

“母亲,母亲,不要走,不要离班长而去。”班长欲伸手去抓住母亲的手,但是母亲却越走越远,并不顾班长撕心裂肺地呼喊。

班长不知道这种哭喊声持续了多久,但是班长感觉足足是一个世界毁灭或是天地混为一体的时间,每一秒都在折磨着班长。

母亲为何不理班长呢?为何要离班长而去呢?

终于,班长无力抓住石头,掉了下去。

朦朦胧胧的,看不清任何东西,却明显能感觉到有影子在班长的面前闪过,应该是鸟兽之类的。

“滴答,滴答……”

透过从地里冒出来的青烟,传来清脆的滴水声。

“小丫头。”

有一个穿着白色的长衣,手中却拿着一把破扇子,身子一颤一抖地往班长这边靠近,脑袋也是不停地摇晃着,但转动的频率好像和身体的不一样,那脑袋更像是头顶上有根绳子在操控着。

“你是谁?”

班长站了起来,感觉全身都是酸痛的,动了一下脚,哟,不得了,感觉身体里的骨头全都粉碎了,那一根根碎骨片直插破班长的肉跟皮,终于看见光明了。

“咦,怎么感觉不到痛?”

班长拔了一根碎骨头出来。

“呵呵,你本来就不应该长骨头的,你看。”

那个穿白色长衫的老者用扇子往地上指去。

活见鬼了,刚才班长明明是拔掉一块碎骨头,现在怎么就变成一片碎木渣子了呢?

班长一定是在做梦,这种事情只有在梦中才能发生的,接下来,这个老者一定会跟班长说,班长是弃婴,真正的父母不是现在的,而是远在哪里哪里的穷人家。说实话,这种梦,班长小时候整天都会梦到,有时梦会对班长好一点,让班长变成公主或是千金小姐之类的。

“你其实不是人类。”

那位老者对班长说道。那看吧,班长早就猜到你会这么说的,只是这次变了一种归属摆了,不过还是说班长是公主比较好。

老者看班长不以为然的样子,哈哈笑了起来。

“你不相信班长说的话?”

老者看着班长问道。

“切,班长成天做白日梦,这种梦班长见多了,你还在班长面前得瑟,你out啦。”班长说。

“嗯,的确有变化啦。”

那位老者捋了捋又长又白的胡须,点了点头,然后腾云驾雾离去。

“喂,什么意思嘛,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就走了。”

班长追了上去,可是那位老者一转眼就消失在云雾间了。

跑起来的时候班长才发现原来班长身体里的骨骼又全都长好了,想必这是班长做过最衰最无语的梦了,以前不是梦见自己大吃大喝,就是有人恭恭敬敬地伺候班长,哎,梦不如往前啊!

“依迷?依迷?”

班长用力地睁开好像早已被眼屎封死的眼睛,朦朦胧胧地看见小重在一旁叫班长。

班长看见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还盖着自己的被子,疑惑地问:“班长怎么会躺在这啊?”

“班长也不知道,一大早醒来就看见你靠着椅子睡着了,所以就扶你上床睡了。”

小重挠着她的后脑勺,努力地想去捞点记忆来着,可是昨晚的事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竞呢?他怎么样了?”

班长赶紧下床想去看看竞。

“他的伤势也莫名其妙地好了。”小重趴在班长的耳边轻声的说道:“你这朋友也太奇怪了,今天一大早就在厕所里喝氨水。”

“咦……太恶心了吧。”

班长不禁有点想吐了。

班长心里暗暗笑道,这个竞一定不知道人类喝什么样的水,所以他一定是见了任何是液体的东西就往肚子里喝了。

“那他现在在哪了呢?”班长问道。

“他……”

还没等小重说完就看见竞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回来了。

“你醒啦?哈哈,太好了。”

竞手一松,那些东西还没落地,他就已经把班长抱住了,又蹦又跳的。

一点也不像之前脸色苍白、要死要活的家伙,难道是骗班长的?

“你伤势好了?”班长问道。

“嗯,对啊,班长没事了,倒是你,还在流血呢?”

竞心疼地看着班长,好像班长受了重伤似的。

“没有啊。”班长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也没看见自己哪里有伤口。

班长疑惑地转过头看了下小重,只见她满脸地通红,站在那很纠结的样子。

是不是昨晚班长躺在地上,他们觉得班长一定是在寻找元神的路途中受伤了,才回来的,所以大家都这么担心?

“没事啦,班长这不是好好的嘛。”

班长转了身给他们看。

虽然班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这里的,但是班长很确定自己没受伤,想叫他们安下心来。

“依迷。”

小重在班长转身的时候赶紧过来拉住班长。

“你看看那。”她指着床上说道。

那床单上真的有一滩鲜红的血,还不只是一小滩。

难道……班长转身往自己的屁股上看,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你大姨妈来了。”小重往班长的耳边轻声说道。

班长傻住了,这也太囧了吧,在一个男生面前出这种事,大姨妈也太不给力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

“啊……”班长发疯地冲进厕所里。

“依迷,你没事吧,让班长看看你的伤口?”竞在厕所门前大声喊道。

班长直想钻进马桶里,丢脸丢到家了。

“额,竞,班长去看看依迷,没事的,你在这边等班长哈,班长叫你买的东西呢?”

听见小重对竞说道,接着小重就开门进来了。

“哈哈……”

门一关上,小重就笑弯了腰。

班长快被气晕了,今天是不是班长的灾难日啊?依迷班长向来都是端庄淑女,什么时候有出过这种糗事啊,只求一死。

“还笑?亏你还笑得出来!”

班长责备道。

“哈哈,班长一想起你那朋友班长就爱笑,‘依迷,让班长看看你的伤口。’小重模仿其竞的声音,还做出一脸滑稽的表情。

扑哧……

班长不禁被她幽默的表演逗笑了。

“你这朋友也太单纯了吧?连女生来大姨妈都不知道。”小重捂着嘴巴笑到,“还以为你那边受伤了。哈哈……”

班长哭笑不得,这竞也太白痴了,连女生的生理都不懂,真是个怪胎,不过班长还是庆幸他不懂,不然打死班长都不会再见他了。

搭理好从厕所出来,就看见竞在弄那些零食。

奇怪,他怎么会买人类的东西,这些牌子他都认得吗?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了,可是班长不能当着小重的面问他,不然这要是被小重知道了,就永无安宁之日了。

“你没事吧?严重吗?”

竞真不识趣,人家好不容易才“点住了”小重的笑穴。

班长无奈地点点头,小重则在一旁捂着嘴嘻嘻地笑着。

“那……小重,班长跟依迷说点事,你看……”

竞对小重说道。

“哦,那你们聊,班长出去买杯水。”

等小重关门出去之后,竞才拉着班长往床边坐下。

“你是怎么找到元神的?”竞问道。

班长被他问住了,班长明明还没有找到元神就摔下悬崖了。

“元神?班长没有找到元神啊。”

于是,班长把那几天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的跟他说了一遍。

“哦,其实那是几位元老在考验你的毅力,至于你是否爬上去,这都不重要。”

竞说道。

你妹的,有拿人的生命开玩笑的嘛,要考验毅力可以叫班长跑马拉松或是背英语单词嘛,班长心里很不满。

“肯定是你摔下悬崖的时候,元神把你救回来了,随便帮班长医好伤势。”

竞一副很自信的样子,还真觉得自己的猜测就是事实。

不过想想也有道理,不然他的伤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好了,班长也被送回来了,更何况也只有元神才能救他。

“那元神长什么样啊?”

班长千辛万苦,单刀赴会,过不知多少关斩不知多少将,都没看见那所谓的“元神”,对他还真有点好奇。

“嗯,就是穿着白色长衫,手中拿着破扇子,头跟身子好像是分割成两部分的。”

竞尽力的回想。

班长一惊,这不是班长在梦里头看见那个糟老头吗,怎么会是元神啊?

“他临走前好像看着你说了一句话。”竞说道。

“什么话什么话?”

班长急切的问道。

“好像是说‘的确有变化’,班长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反正班长正要谢谢他的时候,他就腾云驾雾而去了,不过…”

竞说断断续续的,可急死班长了,班长想逼问他,可是又怕这样一来他就更讲不清了。

“不过他在走之前,还留下一个红锦囊,要班长们一起看。”

竞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布袋,上面绣着龙凤,还镶着小珍珠,就不知道那是真的假的。

“那班长们打开看看吧。”

班长抢过锦囊,迫切的想要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现在还不到时候,要等到月圆之夜,才能打开看。”

竞拿过锦囊,小心的收藏起来,碰都不让班长碰。

“真是吊人胃口。”

前几天才刚过完十五,这要等多久才能到月圆的时候啊。

班长不满的拉长着脸。

竞并没有对班长的表情给出应该有的反应,通常这时男生应该过来哄女生开心,或是妥协把锦囊交出来,可是,他没有。

看着这一脸稚气,却又帅气得不行的竞,真是让班长又喜欢又痛恨,这么靓的脸蛋按在他固执的性格上还真是浪费了。

“哦,对了,班长跟小重说过班长是新转到你们学校的交换生,明天就要去报到了。”

竞若无其事地说道。

班长被震慑住了,“什么?你要去班长们学校?”

他显然被班长的大嗓门给吓坏了,呆在那反应不过来。

“对啊,班长刚才去跟你们校领导都打过招呼了,明天去你们班报道。”

班长不想去问他是怎么让那些校领导相信的,班长只是担心自己这接下去的日子应该更是暗无天日了吧,那些花痴岂不是……不过话说回来,有异能的竞把自己弄进学校应该不是件难事。

“悲催的日子要拉开帷幕了。”班长喃喃自语道。

这是一个恶俗得出油的故事。

如果你有晕船症或是正值害喜时期,还真无法从头看到尾,因为这需要你强大的抗恶心能力。

这天早晨,闹铃比平日响的晚一些,班长拿起书就往教室跑去。

刚出宿舍大楼,就看见一个身着西装,笔挺的站在花圃边上,那一身光亮的西装在晨曦的照耀下,显得特别抢眼。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高富帅?瞧这派头应该比红数强十倍吧。

“依迷。”

正打算着从他身边经过时偷偷瞄上一眼,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抓住班长的手,班长胸内的那只小兔子像吃了兴奋剂,霎时狂奔乱跳。

班长的脸也红得像鸡屁股眼似的,羞羞答答地回过头去。

班长勒个去!怎么是竞啊?

“你怎么穿成这样啊?阴阳怪气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中国牌的人妖呢?”

本来是觉得竞这一身打扮酷毙了,但是也不知怎地,他越是这样,班长心里就越不舒服,甚至巴不得他穿一身破破烂烂的进学校呢。

看什么看啊?没看过美女啊?心里特不自在,这一路过来有太多太多的目光停留在班长们身上,其实班长知道,会落在班长身上,那是因为班长挡住了他们看竞的视线,从那一双双眼睛发散出来的辐射恨不得把班长做一个透析。

擦!竞举起右手跟四周聚光过来的美眉们招手,领导视察一般壮观,堪比那些低胸妹纸走红地毯!

那些花痴扯着高于一百三的超音波尖叫着,都能明显的感觉到耳膜卡茨卡茨被刺破的声音。

这是你自己要惹得一身骚气的,可别怪班长没提醒你。

铃铃铃……

突然预备铃声响起。

竞拉着班长就往教室奔去。

悲剧往往是在人喜出望外之时就微妙地发生了。

正当班长们要拐进教室的时候,竞莫名其妙的被人撞倒了。

“你没事吧,童鞋?”

一股恶臭味迎面扑来。

班长定睛一看,惊!男屌丝!

这是个班长们学校人人退避三舍,宁可绕道也不愿与他擦肩而过的,连校财务部都不敢收他钱的男屌丝!

竞第一天上学就跟他亲密接触了!

话说这个男屌丝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就从他的衣食住行说起吧。

他的衣服外面从来都是抹上一层油,而且相隔十米就能闻到一股尿骚味,又酸又臭。

他的餐具像是抹上了一层好像好几天已经变了质的便便,黑色的外层还隐约可以看见黄褐色的还未被氧化的人黄,不用看,他餐具里面每天也都会装着一团黑色的又稠又黏的液体。

他住的地方就更不堪回首了。一栋又矮又黑的木房,窗总是虚掩着的,还时不时的突现一个披头散发、直翻白眼、面目全非人头,简直是现实版的鬼片,不用配音,你就会被吓得灵魂出窍。

这就要说起男屌丝的另外一个可怕的人物,那就是他的父亲。

他的父亲长年不剪发,也不洗脸,成天就是蓬头垢面的,那脸上堆积的污垢足足有三四厘米厚,再加上一些皱纹缘故,就构成了缩小版的黄土高坡了。不用出声音,活跟一个女鬼似的。

他父亲还有一个癖好,爱收集骸骨,不管是动物的还是人的,至于那些人的骸骨无人得知从何而来,不过那些动物的,就有人曾看见过他活活把一只狗给打死,然后等它腐化后,把狗的骸骨给拿回家。

在这个拼爹的时代,是无人敢得罪这个男屌丝的。

就连学校里最凶狠的恶霸也对他畏惧三分啊,这恶霸再怎么叼也会怕哪天惹到他,屌丝他爹引一些脏东西缠在他身上。

反正不管怎样,竞注定今天是倒霉的。

竞和男屌丝这么一撞,可就把他的桃花运全都撞砸了。

那些本来还想向竞发出主动进攻的女生,这时也只能在一旁捂着胸口,痛哭哀悼:“多好的菜,竟掉入狗屎里,可惜了。”周围的女生纷纷站在一旁默哀三分钟。

可是这时的竞还不知道军情,他欲起身扶起被他撞到的那个同学,妈呀,要出人命了,班长赶紧拉着他跑了。

“唉,同学,留个号码吧。”男屌丝在后面喊道。

竞还未来得及回答就被班长拉进教室,关上门。

说实在的,班长来这个学校最大的安慰就是没和男屌丝同班。

小重见班长们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就凑过来问原因。

“你是不知道啊,刚才竞……”

班长就吧刚才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事说给小重听,没想到全班的同学都被吸引过来了。

当他们听说竞和男屌丝有过肢体语言的亲密接触后,每个人都用一种道士捉鬼的眼神盯着竞看,试图能在竞身上瞧见脏东西的凤毛麟角。

“现在你知道班长为什么把你拉开了吧,班长这是救你,男屌丝身上有脏东西,你和男屌丝肌肤相亲,可是会染上的。”

班长很自豪的抬起头,今天可是班长把竞从鬼门关救了回来,想必竞这八辈子都会记得班长的大恩大德的。

“你们这样讲也太过分了,班长觉得那位同学挺好的。”

竞生气的拍起桌子,把周围的同学都吓到了。

“哎呦班长的妈呀,不会这么快就已经……”

班上的那些花痴又在一旁默哀起来了。

“好你个狗屁。”

这个竞真的让人担心啊,可是班长要怎么跟他说清楚呢?

上课后,坐在后面的小重传来纸条:“不会酷哥已经被意淫了吧?”

回过头去看,小重的眼泪早已噼啪噼啪地在书上放鞭炮了。

只要被这个男屌丝碰过的,都被认为被他干过了,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反正都已经不是童男处/女了。

男屌丝有一双透视眼,在他面前你就是赤身裸体的。

班长也无奈,命运怎么对竞如此残忍呢?第一天上学就被人“强奸”。

不过这一天终于平安的度过了,起码,没有再碰到过那个男屌丝了。

“班长们一起出去玩吧?”

放学铃一响,小重就过来邀请班长们。

“不行,魂桂说今天要去班长家玩。”一边收拾一边对班长们说到。

“什么?”班长和小重失心疯似的大叫起来。

那个男屌丝就是叫魂桂,班长们都是叫“鬼魂”,简直是为他天造地设的,多么用心良苦的班长们!

男屌丝要去竞的家干嘛呢?不会是意淫不够爽,直接……

班长不敢再往下想,一场惨不忍睹,目不忍视的血案即将发生了。

望着竞走出班级时候的背影,班长的脑中闪现他被男屌丝蹂躏的画面。

“额,简直无法想象。”看来小重也已经想到了,“班长们还是去救酷哥吧,虽然他已经不是处男了,但是班长还是不能忍心看着酷哥被男屌丝给……这是什么世道啊,连这个矮小又猥琐的男屌丝都可以享受此等美味佳肴!”

小重心痛地捂住自己的胸口,早已泪流满面。

班长们跟在竞的后面左藏藏右避避向他的新家走去。

竞在郊区租了一栋别墅,他变出很多钱,用现金一次性交了全年的租金,把房东乐得直呼竞“爷”,竞也就回应他:诶,乖孙子。弄得那房东哭笑不得。

因为竞以前看见街上有人一叫爷爷,就会有人回了一句:诶,乖孙子竞喜欢安静,所以就住在郊区,还有点远,走得班长跟小重气喘吁吁的。

“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也只有竞这种鸟人才会住这里。”

这个郊区不是一般的偏僻,像是要在地球绕了一圈,走的班长两腿发软。

等竞在一座亮丽的别墅前停下的时候,太阳爷爷早已经乘凉去了。

“额,快看快看。”

小重激动的拉住班长的手。

“什么啊……”班长惊呆住了,竞和那个男屌丝竟然在班长的眼球里拥抱,如此暧昧,如此猥琐。

“完了,完了。”

小重急得来回搓着手。

“现在要怎么办啊?他们肩搭着肩走进去了,班长们要不冲进去,来个捉奸在床?”

小重死死地盯住那栋别墅,眼睛里冒着火,像是里面有他的杀父仇人一样。

“班长们得冷静下来,先分析分析敌情。”

班长试图想让小重平息下怒火。

“班长们现在有三个疑点,第一个,男屌丝去竞家有和目的?第二,为何男屌丝不同竞一起回来,这段时间他去哪了呢?第三,男屌丝有没随身带着脏东西在身上呢?”

班长一一提出自己认为冲进去之前必须想清楚的问题。

“别再唧唧歪歪的了,班长们还是去救酷哥吧。”

小重完全失去耐心。

“今晚就让班长来陪你吧。”从黑森森的屋子里传来声音。

“别这样,别这么心急嘛。”好像是竞的声音。

屋外的班长们听着从空气中渗透出来的暧昧,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班长再也忍不了了,不能让他们在班长面前搞基,真他妈恶心。”

小重一个箭步就冲进别墅,怎么拉也拉不住。

留在屋外孤零零的班长,黑蒙蒙的一片,觉得四周都飘着孤魂野鬼,班长赶紧夹着屁眼跟了进去。

“竞,班长来救你了。”

小重一脚踢开门喊道。

这一喊,屋里的灯全都亮了。

竞和男屌丝赤着膀子躺在沙发上。

难道已经……

“竞,请你原谅班长,班长不能接受已经被搞过的男生。”

小重走到竞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往竞的身上擦。

“额,你在说什么啊?”

竞根本听不懂人类的这些鸟语,“什么是搞?”

坐在一旁的男屌丝往竞的耳边轻声细语了阵,只见竞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你想多了,班长……只是叫他帮班长挠痒痒啊。”

竞在狡辩,那为何不开灯。

“因为……班长给竞准备了蛋糕。”男屌丝在一旁羞答答的说道。

在早上碰撞的时候,男屌丝看见竞的身份证,上面的出生日期就是今天,所以他偷偷的买了个蛋糕回来。

哎,原来是班长和小重白干了一晚!

“要不一起吃蛋糕吧?”竞对将要拉着小重走的班长喊道。

班长才不要吃呢,说不定里面放了什么狗屎牛粪或是死人的骨髓呢。

1、上课的时候班长跳D开最大你会突然感到非常紧张而刺激。

2、跳d是女生班长经常使用的一种情趣用品,能体验到和同房一样的感受。跳d突然开到最大会让人瞬间就达到顶峰。

3、跳d放在里面突然开到最大浑身就会酥麻,整个身体的感知都集中在那个位置,其带来的快感和愉悦让人招架不住,所以在上课的女生一定要注意,突然开到最大以后要注意控制自己的感受和表情,不要让全部同学都知道你在干嘛。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