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床里打扑克又疼又叫时间长 全程打扑克但很疼很长的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呵,还幸亏跟你分手了,像你这种不自爱的女生……”李竭气得喘不上气来,“当初我真是瞎了眼了,会看上你……”

“像我这样的女生怎么了?我还庆幸跟你分手了呢,况且你都说分手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你管得着吗?”即使我受尽委屈,在他面前我也要尽量保持分度,也许,在这个我什么都可以付出的男生面前,我唯一能为自己做的就是留点尊严。

“硄……”李竭用力地关上门,离开了医务室。

也不知怎么了,那一声响亮的关门声,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像开闸的水库,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我也不知道医生为什么说我怀孕了,虽然我和李竭已经分手快一个月了,但是我没有再找男朋友,和李竭在一起的这两年里,我们都没越雷池一步。当听见医生说我怀孕的时候,我还以为他跟我开玩笑,我怎么也不敢相信。

李竭是我在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我自认为自己是上帝的宠儿,因为他把李竭带到我的身边。

而在那之前,我觉得爱情对于我来说就像天上的星星,只可远望不可亵渎。为了当一个好学生、好孩子,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代价就是离爱情远一点。

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场竞就像昨天刚发生的一样,他害羞的表情,紧张的有点结巴却依旧很有磁性的声音,我“砰砰”直跳的心脏,就像一只兔子在里头乱撞,这一切都还记忆犹新。

第一次牵手,第一次亲吻,第一次拥抱,好像手里还有他的余温,身上还有他的味道,怎么就说变就变了呢?虽然我不能和校花比,可是我们三年的感情怎么能说没就没了。

“你没事吧?”刚走出医务室的大门,就看见舍友小重急冲冲地往这边跑。

“嗯……”我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自从刚刚在体育课晕倒后,我就莫名其妙地躺在医务室里,就莫名其妙地被告知我怀孕了。这一切都像在做噩梦。

小重扶我回到宿舍,在回来的路上,我把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庸医的话你也信啊,你那么洁身自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李竭这个人也太混了,难道这三年来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女生吗?说话还这么难听!”听着小重在一边义愤填膺地恶骂,我鼻子一酸,情绪又一次失去控制,眼泪不停地往外冲。

“不要哭!像那个喜新厌旧的男生,你为他掉一滴眼泪都是多余的。”小重转身紧紧的抱着我。

“明天我陪你去大医院检查下,先不要想这么多,安心啦……来,先躺下休息下。”细心的小重早就帮我铺好床,帮我拭去眼角的泪,就扶我躺下了。

可能是因为太累的缘故,这次我睡得很沉,等我醒来,都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头,好沉!好痛!”我一边用手轻轻捶打着脑袋,一边挣扎着去倒水喝。

“你醒啦,我还想回来叫你吃饭呢?”只见小重甩着几本书,蹦蹦跳跳地走进宿舍。她就是这样一个既细心又很率真的女孩子。如果有人欺负我,她一定会挡在最前面,就算她受到再大的伤害也不会让我受伤;如果我生病了,就像这次,她给我打饭、洗衣服、打开水,甚至连鞋子都帮你穿好。我很幸运,有这样的一个朋友。

食堂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有稀稀落落的几对情侣在角落里吃着他们的“爱心快餐”。小重一进食堂就直奔点餐处,在她看来,看看剩菜中还有没有她喜欢吃的菜,这才是最重要的。还没等我走到那,她就转身跟我说:“出去吃吧?没东西可吃的了。”

“额,去哪吃啊?学校里的饭菜不是都一样吗?”看着她一脸无奈的样儿,有点自责,毕竟是我害她这么晚吃饭的。

“你不是要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吗?顺便去外面吃点好的。”

“呀!我给忘了,我都忘了昨天发生的事了,是啊,如果睡一觉后昨天的事可以没发生过就好了。”我心想,可是这一切都不可能,它真真切切的摆在那,虽然不相信医生的话,但是心里难免会有点害怕,还有昨天李竭说的那些话,伤心加委屈啊!

“嗯,也好,去确认一下,好让自己安心。”

我和小重回宿舍拿了包就坐上去医院方向的公交车,那时也快到下午一点多了吧,我的肚子比往常还饿得厉害,感觉胃都瘪得直接可以贴在肚皮上了。刚下公交车,我就提议先去吃点东西,可是小重说她妈妈曾经告诉她去医院检查还是空着肚子去比较好。这也太荒唐了吧?哪有让人饿着肚子去看病的,那岂不是让病人更难受?可是不管我怎么形容我饿到了什么程度,她还是拉着去挂号了。

来到妇产科,我们还是看到像往日一样排着长长的队伍,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中国的妇女每天都有看不完的妇科病?常常有同学调侃说中国没开设性生活的课,所以没人懂得健康的性生活,且不说那些同学说这些话时的猥琐样儿,但是现在想想真的有这个必要。

“137号,依迷”感觉梦中有人在叫我。

“137号,依迷!”醒来才发现护士拿着一本册子正扯着嗓子在喊我的名字我惊慌的喊了声“到”。

“喊了你半天都没人应,都快到下班的时间了,你们就不能明天再来吗?”护士一副凶神恶煞的摸样,像是要吃了我们似的。

“既然赶时间,干嘛不过来摇醒我们啊?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傻子都知道是我们,还用得着在那喊半天?自找罪受,怪谁?”被吵醒的小重没好气的嘀咕到。

这时才清醒的我看看周围,还真只剩下我和小重两人了,刚才那长长的队伍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走廊里静的可怕!斜照进来的夕阳,也显得很微弱,似乎也在提醒我们已经很晚了。

“有什么问题?”妇产科里那块白色的窗帘布后面,一位全身臃肿的老太婆正在洗手,应该是准备洗手回家了吧。

“学校里的医生说我怀孕了,我……”

“现在的孩子啊,都不懂得自爱,这社会都要被你们弄脏了,你……”医生没好气的说。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啊?如果你们医生能做好本分的事,我们这些老百姓就不会活的这么痛苦了。”小重的伶牙俐齿显然占上风,医生这下也无话可说了。她漫不经心地擦手,漫不经心地面向我们走来。

“已经怀孕4个月了……”她按住我的脉搏。

“不用尿验吗?”我还是不敢相信。

“没这个必要!如果要保住孩子,最好不要做什么剧烈的运动。”她一边敷衍式的嘱咐我,一边做着要赶我出去的姿势。

“怎么可能?我真的没和男生上过床!怎么会怀孕4个月呢?”我不禁说出口。

“这就不是我们医生要管的了,我们这些做医生的只要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就阿弥陀佛了。”医生故意提高了嗓门说道。

小重趴在我耳边说:“看着医生那丑恶的嘴脸我真想盖她两巴掌。”

正要离开妇产科时,小重突然转身向医生说道:“如果要做好医生,你真应该去整容,不然没病都吓出病来了,温馨提示哈。”

医生这下火了,正要开口骂,小重就拉着我离开了。

从医院出来,我和小重一路都沉默着。我很害怕她把我想成那种女生,但是,我也无心解释了,心里很烦,还是一直觉得这些都太荒唐了。

“依迷,你想想最近有没有在外面喝醉酒?”小重好像不是为了尴尬才打破沉默的,因为她那着急的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臂,很疼!

“没有啊,我从不去夜店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聚会喝点酒,你也会在场啊,我从来没喝醉过!”我尽力地回想。

“这就奇怪了,那孩子他爸是谁啊?”

“我也不敢相信,难道就像新闻上报道的,我也是因为和什么动物受精怀孕的?”我越说越害怕,“如果生出什么蛇啊、蟑螂什么的,简直是噩梦!”

“扑哧……“小重笑得喷了我一脸的口水沫儿,”你也太有想象力了,我们去动物园都很难和动物接触,更何况你这个大门不出又很洁癖的宅女?”小重打趣到,“好了,可不能饿着我们的孩子,去吃饭吧!”

“什么‘我们的孩子’啊?”我哭笑不得。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从山顶反射下来的那束微弱的光,好像在提示我,赶紧再看一眼,明天不知道还能否看得见阳光。

回到学校已经很晚了,我和小重都睡不着,虽然没像往常一样开卧谈会,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是在想我的事。是啊,这可怎么办才好啊?如果被学校知道,我一定会被开除的,爸妈一定会把我赶出家门,同学们会怎么看我?…这一系列问题每一个都是我无法面对的。

“啊……”

“怎么了?”小重闻声从卫生间跑出来。

“我的肚子……怎么变得这么大了!”我惊慌失措地撩开睡衣给她看。

事情发展得似乎太快,小重看到这一面都惊呆了,站在那一动不动。才过了一夜,这肚子就像有超能力一样,一下子鼓了起来。

“昨天肚子不是还瘪瘪的,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天哪,依迷,今天你不能去上课了,这走出去被人知道你怀孕的事,传到教务处你就惨了,我帮你向辅导员请假吧……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想办法。”小重还算理智,让吓得像锅盖上的蚂蚁一样的我稍微冷静了点。她一边给辅导员打电话一边扶我坐下。

小重挂掉电话后,倒了杯水给我。

“你告诉阿姨他们吧,跟他们说清楚,他们会理解的,然后向学校解释清楚。不然这样下去,迟早会东窗事发的。”她伸出手抱着一直在发抖的我。

“怎么可能?换做是你,你会相信吗?”我抽泣着。

“可是,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相信你。”她用手示意我抬起头,“看着我……事到如今,你只能勇敢地去面对,没事,有我陪着你,还有欧阳红数啊,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说到欧阳红数,我似乎少了点害怕。

欧阳红数是李竭的好兄弟,我和李竭交往的时候,他们兄弟几个出去聚会的时候都会带上我,久而久之,我和他的兄弟也熟了起来,他们那时都叫我大嫂。

分手后,红数还是对我很好,用小重的话就是:好的不得了。女生的第六感告诉我,红数喜欢我,但是他毕竟和李竭是兄弟,所以不能对我表白,只能默默地对我好。这一切,我也只能看在眼里,因为我一直把他当做蓝颜知己。可能是因为很珍惜这个朋友吧,所以我更不能和他交往。

红数家很有钱,那是家族企业,新闻上报道说,在非洲都能看到他们家族的连锁店,可见规模有多大!虽然他是我们学校里有名的公子哥,但是红数从不炫富,除了那一身名牌之外,他一点儿也没有富二代的傲慢,他甚至很乐意和我们喝同样廉价的饮料,吃廉价的快餐,玩廉价的电玩。

他长得很精致,轮廓深浅恰到好处,个子很高,细致而又不乏有点小麦色的肌肤更增添一种男人味,喜爱篮球的他,在篮球场上更有王子风范,阳光而又帅气,不知让多少美女倾倒,很多女孩儿给他写情书,送花,送精美的小礼物,可是他一点都不领情,每次都很无奈地把那些礼物往我和小重身上一扔,说:“你们这些女生无不无聊啊?”我和小重总是调侃道:“小王子本来就是要有很多女生追的呀!”他也总是幽默地回应:“那不行,这些脏水会把我变成污泥的。”这时,我和小米会异口同声的笑道:“你想当贾宝玉,人家还不愿意当林黛玉呢,瞧你得瑟的。”

“咦……红数家那么有钱,叫他帮忙啊,他的爸爸一直都有捐助我们学校,校长总得卖他一个面子吧?”小重突然眼睛一亮,好像得到解救似的。

“不行,我不想麻烦他,你又不是不知道,红数一直都很讨厌自己的家人,叫他为了我的事去求他爸爸,我不想这样……”我看着小重的眼睛说:“会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会向家里人说清楚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坏事传千里!我怀孕的这个消息以光的速度传开。

“不好了!辅导员知道你的事了。”小重急冲冲地跑进宿舍。

“怎么会这样?我今天一整天没出宿舍啊。”我不敢相信。

“应该是在医务室的时候,有同学听到医生跟你说的话了,也说不定是李竭在后面搞鬼。”小重猜想着各种可能性。

“不可能,李竭不会这么做的。”我坚定地看着她。

接下来就是固定历程了,先是办公室谈话,叫家长,后是开校委会,再就是家长接回家反省,等学校的通知了。

我被接回家已经两天了,肚子又变大很多,感觉两天就像两个月一样,别人怀胎十月,我好像就只要十天似的。

自从得知我怀孕的事情之后,爸对我的态度完全变了。

爸爸到学校接我,一路上都板着脸,我想开口跟他解释,可是那张冰冷的脸庞和之前慈爱的父亲完全是判若两人。

刚进家门,爸爸就用力把我一往地上一摔,我重重地摔到地上,头撞到桌脚流出血,抽泣起来。

“还哭得出来啊?你在外面都做得出这种事,你知不知廉耻啊?脸面都给你丢尽了。你母亲还在天上看着呢。”

父亲高大的身躯,在一瞬间被无限放大,他居高临下恶狠狠的用手指不停地戳我的头,完全不在乎我受伤了,他的怒气俨然使他变成了魔鬼,几欲要把我活活打死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气。

他一边恶骂一边用脚重重地踢在我的身上,每一脚都重重的踢在我的心上,感觉心房因强大的力作用而变得畸形。我用余光看见后母上扬的嘴角,那恶毒的女儿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

我强忍着眼泪,已经不想再去解释了,也许在父亲眼里,我这个女儿的生命还没有他的面子重要。

即便他用脚踢我也不能发泄完他的怒气。

父亲暴跳如雷,拿起旁边的鸡毛掸往狠里打,我的身上映出一道道血红的伤痕,每一道印痕里的皮全部破了,鲜红的血从表皮里冒出来。后母连忙跑过来拦住父亲:“不能再打了,再这么打下去会出人命的。你去坐牢,我可怎么办?”

我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已经很晚了。

每次夜幕降临的时候,华灯初上,这个城市都在尽情地展现它的魅力。可是今晚,整个城市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雾,灰蒙蒙的,不再有活力,更多的是被渲染上一种叫悲伤的颜色!

我双手支撑着身体,挣扎着爬起来。

我透过门缝,看见后母坐在沙发上玩弄着手上的钻戒,父亲则双手交叉在胸前站在窗前,那背影冷酷、可怕。

“你要把她赶出家门?”客厅里传来父亲冰冷的声音。

“她做出这个伤风败俗的事,丢尽我们家族的脸面,你还留她在家作什么?我都不敢再走出这家门一步了,你说朋友问起来,我要怎么回答?”后母好像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她在一旁煽风点火,添油加醋。

母亲死后不到一年,父亲就娶了这个女人,母亲的姐姐曾告诉我,母亲是因为父亲在外面有女人才去寻死的。

在我的眼里,就是这个女人害死我母亲的。

自从来到这个家里,她看什么都不顺眼,整天挑善良而又勤劳的保姆王妈的毛病,当然,最看不顺眼的就是我了。

她平时就把我当做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早点拔掉。

是啊,我再也不能在这个家呆下去了,与其等着人家把我赶走,还不如自己离开。

半夜,一切都消停了,没有哭声也没有了怒骂,我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一张母亲的照片就离开了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

我提着行李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我能去哪呢?世界这么大竟然没有能收留我的地方,仿佛全世界都吧我抛弃了。

我想到了小重,可是又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她,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拨下了她的号码。

“嘟……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她应该睡得很沉吧,我心想。

那红数呢?这么晚打扰他合适吗?

肚子已经很大了,虽然刚刚被打,可是竟然没动胎气,我不知道这幸运还是不幸。

要去找红数吗?自从我的事传遍学校之后,每个人都把我当做不良少女,如果我和红数走得很近,别人会误会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吗?他会受到牵连吗?各种各样的猜测瞬间在我的脑海里冒出来。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俩,我再也没有一个朋友了,我该找谁呢?又有谁可以帮帮我呢?

深夜的风更加的凄冷,黑夜吞噬了这座城市的喧闹繁华,车水马龙,仿佛连我也要被吞噬了。

我挺着大肚子,不知道在这条冷冷的街上走了有多久,疲惫而又乏力,最后在路灯旁边坐了下来。

我靠着电灯杆,眼睛无焦点的望着前方灯红酒绿的。

“啊!好痛!”肚子突然阵痛。

周围没一个人影,我痛的叫出声,显得很无助、很绝望。

“红数,救命!”

“啊……肚子好痛啊……”我痛苦的叫喊着。

“再忍忍!就快要到了。”红数急的额头直冒汗。

“医生,救命啊,有没有人啊?”车子一停下,红数就抱着我跑进急诊室,乱喊乱叫。

值班护士急忙的跑过来。

“赶紧通知医生,送到产房。”一个胖护士吩咐另外一个年轻的小护士。

很快,我就被送到产房。

我撕心裂肺地喊着,痛得大粒大粒的直往脸上冒。

护士脱掉我的孕妇内裤,就把我两条腿分开架在架子上,医生就在一旁调整我的呼吸:“来,跟着我一起,吸……呼……”

我握紧拳头拼命地使劲。

“啊!不行,我没力气,好痛!”我哭喊着。

“没事,加油!你可以的。”医生紧紧握着我的手,鼓励我。旁边的护士也在一旁帮我调整呼吸。

渐渐地,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微弱。

迷迷糊糊中听到医生说:“病人进入昏迷状态,准备剖腹产。”

“妈妈……妈妈……来抓我呀!呵呵…”

“宝宝,你别走!”宝宝越跑越远,直到消失在蒙蒙的烟雾中。

原来是一场梦!

等我醒来,周围的一切都好安静!透过模糊的视线,我看见在场的所有医生和护士都倒在地上,我挣扎着起来要去看看怎么回事,可这时,耳边传来陌生的声音——“躺下休息,他们只是晕过去了,不会有事。”好冰冷的声音。

“我是在做梦吗?还是我难产死了?怎么这里阴森森的,难道这已经是阴曹地府?”我想着想着,就哭了。

“你没死,还好好的活着呢。”

一颗鸡蛋大小的东西跳到我的身上。

我心头一怔,吓呆了。

“啊!你是什么东西?你走开!”我尖叫着。

那是一只大眼睛,有鸡蛋那么大,还长着两只脚,一双手,那只大眼睛大到占据整个鸡蛋壳,没有脸,没有鼻子,更没有耳朵,奇怪的模样真让人害怕。

“我是来救你的!别好心当成驴肝肺。”那颗鸡蛋直接跳到我脸上,站在我的鼻梁上。

“你是神马东西啊?我需要你救啊?”我甩甩手示意叫它离我远点。

“我不是神马,也不是浮云,我是精灵蛋,在你肚子里呆了十天的精灵蛋。”小鸡蛋直接跳到我的额头上。

我下意识的去摸摸自己的肚子,真的变回原先怀孕前的样子,心想,难道它真的是从我的肚子里出来的?这也太可怕了,我怯怯的瞅了一眼,它对我眨一下眼,我直接晕了过去。

“你醒醒”感觉有人在摇晃我的身体,“醒了就不要装睡了,这里没观众呢。”

“不行,我死都不睁开眼看你这个怪东西,求求你赶紧离开吧。”我心想。此刻我恨不得自己再次晕死过去。

“别装了,我用法力弄醒你的,难道你什么时候醒来我会不知道?”小鸡蛋用它的小手指把弄我的睫毛,好痒,也让我怒火三丈。、“你想干嘛?如果你真的是我肚子里的孩子,那我起码也是你妈妈吧?哪有孩子这样对待妈妈的?”我发火喊到。

“妈妈?得了吧,我不过只是借你肚子用一下,别给自己贴标签”它轻蔑地说道。

我沉默了,心里顿时像打破了五味瓶,鼻子一酸,眼泪就夺眶而出,只是借我的肚子?它这一句“只是”害我被学校开除,被父母赶出家门,让我受尽委屈。

“你为何要选我?我平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要害的我家没了,连书都读不了?”我委屈的哭泣着。

“这个……我也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当初只是想借助你的肚子来到这个世界。”小鸡蛋内疚的道歉道。

我是不是不应该对它发火?毕竟它也不想这样的,即便它长得很奇怪,那也是我十天怀胎生下的,仔细瞧瞧,还蛮可爱的,一只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那双只有我小拇指大的手一直捂着自己的眼睛。

可是,如果没有它,我也不会到这下场啊,这一切不都是它害的吗?

心里很乱,不知要用什么态度对待这颗所谓的“精灵蛋”。

还是让它走吧,再也不要在我的生活里出现。

“你走吧,反正现在你也来到这个世界上了,我不管你是什么,来这做什么,我都管不着,只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让自己变得冷酷无情。

“对于先前的这一切,我很抱歉……但是现在我没有你我不行!”它先是紧紧地闭上那只大眼睛,而后突然睁开看着我。

“你还嫌捉弄我不够惨吗?我已经帮过你了,我的神,你就放过我吧。”我故作祈求样。

“我还真赖上你了……再说了,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来救你的。”它显得有点骄傲自大,让人觉得不可一世。

“救我?就你?您还是歇歇吧,别给我添乱就胜造七级浮屠了。”我轻蔑地瞥了它一眼。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也只能先告诉你,今年整个地球上的人类会遭遇大灾难,这个世界就会被毁灭,我是来解救你们的。”它一本正经的说道。

“扑哧……”我不禁笑出来,“这也太荒唐了,大家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每个人都过的好好的,别把我当做弱智。”

小鸡蛋大喘着粗气,我明显感觉到那鸡蛋壳里有一股火一直往上冒,似乎隐约还能闻到鸡蛋壳被烧焦的味道。

它迈着那双手指大的脚在床缘边踱来踱去,很像一位在思考问题的领袖。

小鸡蛋停下脚步,转向我,那只大眼睛紧紧盯着我,我看出了严肃。

“你听我说…”

小鸡蛋告诉我,它一只小精灵,是玛雅人为了在世界末日到来之际拯救人类,精心挑选的最适合的人选。

玛雅文明是超能力文明,每个男人都有三只眼睛,而女人却只有两只眼睛,但是女人生孩子都要与天上的神联系。

精灵蛋真正的名字叫竞,他听族人说他出生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天上肆虐的下着火雨,所有男人的第三只眼睛都发出光能量,地面上的温度瞬间飙升。

玛雅神主派羽蛇神去探探究竟。

羽蛇神回来禀报神主说,他通过观察天象,世界将会在2012年12月21日遭遇大灾难,到时候,地球上气候剧变,南北两极的磁场会颠倒,海里的鳄鱼会像大地吐水,接着就是陆地板块大移动,火山岩浆会覆盖整个地球表面。

知道了羽蛇神的这个预测后,神主马上召集各路神来商量办法。

最后,采用了阿兹拉斯神的建议,选出一个天资聪颖、各个身体条件都绝佳的神童,用超能力把他送到银河系的核心,用法力封住他,让他成为生命永不会终结的精灵,等到了世界末日来临的那一年,再借助人类女人肚子降临人类的世界。这样就可以拯救几亿年后的人类文明。

竞是神主最小的儿子,刚生下就表现出超强的超能力,他是资质最好的神通,自然就顺理成章的当选。

“原来是这样!”我略有所悟。

“我知道也就只有这些,现在你相信了吧。”精灵蛋似乎还怕我不相信它。

“好吧,算我倒霉,被你选上。”我嘟着嘴,心有不甘,这世界有那么多女的凭什么就选上我?除了自认倒霉我还能做什么呢。

“倒霉?呵呵……未必!说不定还是你修几辈子都无法修来的福气呢。”它可真心高气傲。

“你把我的生活弄得一团糟,这还是福气?那还真得请你行行好,收回成命。”

我一脸的无奈。

“这不是很简单嘛,我可以让一切都回到原先你怀孕前的样子,让所有人都忘记你怀孕这件事,不就没事了?”

“额?你真的有这本事?那赶紧帮我啊。”我开始兴奋起来。

如果精灵蛋真能把一切都变回我怀孕前的样子,那这几天所发生的一切就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恶梦,醒来一切都没事了。

“可以!”

“喽玛拉吉斯……”它不停的发出这种声音,那声音好像是在它的大眼睛里发出来的。

精灵蛋告诉我,守在外面的红数已经安然地躺在自己家的床上睡觉,我的身体也回复原先的样子,所有人都会忘掉关于你怀孕的这件事。

“我要提醒你的是,再过一分钟,这里的医生和护士就要醒咯,哈哈…”

我睁大了双眼。

“啊!快跑!”我拔腿就往外跑。

夜,还是那个夜,但是几个小时前的夜似乎的一片死寂,而现在,感觉天上的星星在散播着快乐的气息。

风,很凉爽的在耳边拂过,我轻快地迈着双腿,感觉好久没这么开心地奔跑了。

小精灵,一直站在我肩膀上,它双手抓着我的衣领,似乎也在享受这夜的欢快。

“天快亮了,你要趁着你爸妈没醒时回到房间里睡觉,不然他们会起疑心。”小精灵这下可提醒了我。

“是啊,得赶紧回家。”我加快了脚步。

虽然一直往家的方向跑,可是心里却很坎坷,想到一天前父亲恶狠狠地咒骂和毒打,心里还一阵阵生疼。那个要把我赶出家门的父亲,我该怎么面对他呢?

我甚至希望小精灵也能把我这几天的记忆都删掉,这样我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就当做这是一场恶梦,明早醒来,一切都会没事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