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看看你裙子里面 他的手探到我的衣服,在做什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有夏薇在,夏沫发生什么事都不缺人替她宣传,所以他们家的一些熟人基本上都知道她撞伤了人为了不坐牢还直接嫁给了那个被她撞伤变成残废的男人,夏沫解释过但也不在意这些人怎么看她,不过,她是知道莫逸风最忌讳别人打量他的腿提起他的腿伤的,想到此,她瞥了眼莫逸风,果然,男人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丝冷意。

她连忙马虎的回答了阿姨的问题并转移话题:“嗯,是,正好我们今天都有时间,就一起过来了。谢姨你这是和孙子从哪儿回来呀?”

很好,阿姨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哎呀。我们呀,这是我孙子,他今年上幼儿园,我去接他。”

但是,谢阿姨的下一句就是很自然的问起了夏沫:“哎呀,小沫呀,按说你们结婚也两年了,也该要个孩子了,趁着上面老的身子骨还硬朗,还能给你们带一带。”

夏沫顿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微微一笑,只含糊道:“不急,不急。我们还年轻。”

急什么,她和莫逸风都没离婚,她着急要什么孩子?

幸好谢阿姨就住在二楼,没有时间给她多问什么,否则夏沫觉得自己真的会招架不住,等到谢阿姨和她孙子下了电梯,在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刻,夏沫顿时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但没了谢阿姨,和莫逸风单独呆在电梯里,那种不自在的感觉就又爬上了她的脊背。

她挪了挪脚,往远离莫逸风的方向挪了挪 。

“怎么?和我单独呆在一个空间?这么难受?”莫逸风阴晴不定的毛病又发作了 。

夏沫很想说是,有他的地方她就觉得呼吸不自在。

但她最终只是一笑,提醒这个男人:“马上就要到了,你刚才可是主动说要和我装作我们感情很好的。”

没想到,莫逸风却是耍起了无赖:“是吗?我有说过吗?”

夏沫只觉头疼: “你不要开玩笑了,电梯马上就要到了,我没想到你堂堂大男人莫氏少爷也会出尔反尔?”

“出尔反尔?不,我可不会出尔反尔,我只是想起来,我答应你陪你演戏,但报酬怎么算?”莫逸风盯着她,眸光里的深意不言而喻。

夏沫再明白不过这个男人的意思,她一阵脸红,给气的。

“你怎么这样?你明明……唔……唔……”

男人冷峻又灼烈的气息侵入,她话还没说完,被抵在电梯墙上,莫逸风整个身体都压着她,两人简直亲密无间到根本没有丝毫缝隙。

反抗无效,随着男人逐渐的侵入,她整个人也开始发软,只能任他予为。

电梯停在第8楼,再也没有上升过。

良久,这暴烈又缠绵的一吻才结束,莫逸风看着已经腮染桃色,眼含流波的她,勾唇一笑,一个冰凉的亲吻落在她白皙的脖颈上,在她的轻颤中说道:“这是利息,其他的,我晚上再取!”

夏沫羞愤的盯着他,死死的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嘴唇和脖子:“莫逸风!你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就乱来!”

“乱来!我是你丈夫,我们之间亲热,算什么乱来?再说,你的意思是,换个地方,我就可以乱来了?”

很好,夏沫现在是完全拿莫逸风这个男人没办法了,打打不过,说说不通,她明智的不再纠缠这个问题。

之前一直被莫逸风按住的电梯门已经打开,她大步走了出去。

莫逸风跟在她身后,不紧不慢,只在到了夏家公寓的时候,他颇为好心的伸出了手:“别忘了!”

对,他们两个人还要装恩爱呢!

夏沫胸口深深的起伏了几下,才面无表情的牵了他的手。

等到了夏家门口,夏沫调整好表情,扭头看了眼莫逸风。

很好,莫逸风那张臭脸,还是一样的臭,只不过是从臭一百度下降到了臭五十度,她是不是该感到荣幸,这大概是她和他相处的过程中他算得上最和颜悦色的一刻。

她按了门铃,很快就有人来开门。

“来了,是小沫吧?”开门的是夏父,看到除了女儿还有一个气度不凡有些眼熟的男人,且两人还格外亲密的牵着手,夏父一时有些发愣。

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

“小沫啊,还有莫少爷,你们一起来的呀?”

夏沫听到莫少爷这个词觉得刺耳极了,看,这也是她不愿意莫逸风一起来的原因。

莫逸风这个男人,高傲自大,走哪儿都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她父亲又是老实人,她带莫逸风一起回来,到底算是带女婿回来拜见岳丈,还是让她父亲拜见他莫逸风。

不过,这边夏沫才在心里愤愤不平,接下来的一幕就惊呆她眼球了。

只见莫逸风虽然还是一脸高贵冷艳,但他却露出了一个微笑,那可不是那种面对她的时候的假笑冷笑或者讽刺的笑,而是真的还算蛮诚恳的笑容,然后,他微微躬了躬腰,竟然是向夏父行了一礼。

夏沫听他用从未对她那般温和有礼的语气对她父亲道:“您喊我逸风就行,之前我有伤在身,一直没有正式来给你敬杯酒,这两年小沫一直悉心照顾我,我的伤也快了恢复,正好这次您生日,我便和小沫一起过来。第一次拜见您!这是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我的天,夏沫简直目瞪口呆,她竟然不知道莫逸风有这等堪比川剧变脸的本事。

但不明真相的夏父却很受用莫逸风的翩翩有礼,夏父看莫逸风的眼神已经完全是看女婿的眼神了,他连连笑道:“好好!不过你们来就来了,哪里还用得着这么客气!”

莫逸风拎在手里的三个礼盒,一看就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在超市挑的东西。

“不算客气,这只是我和小沫的一点心意。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就是一点茶叶和补品!”

夏沫这才知道那礼盒里是茶叶和补品,她想到自己包里的一罐茶叶,顿时庆幸自己一早把礼物放在了包里。

她买的茶叶和莫逸风买的茶叶,那自然是没得比的,她打算待会儿自己偷偷给夏父。

却不想,夏薇从沙发那边走过来,眼珠子在那礼盒上转了一圈,然后看向夏沫:“夏沫,你的礼物呢?女婿是女婿的,你这个做女儿,也得有自己的一份心意吧?你成了有钱人家的太太,不说给咱爸办个寿宴也就算了,这生日礼物,怎么也得是个名贵的物品吧?莫少爷对你可真是深情呢,都不嫌弃你以前有过男人,想来平时也不会少了你的零花钱?”

嗤!夏沫懒得理这个就在昨天还污蔑了自己一通的女人,也就是看在夏薇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且年纪小她足足6岁的份上,她才每每不与她计较。

好在这屋子里除了夏薇其他人都还是有脑子的,夏父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小沫你们快进来吧,坐下先喝杯茶,你们苏姨正在做饭,过会儿就能开饭了。”

说罢又想起来一件事:“对了,也不知道逸风你喜欢吃什么菜?你说,我现在就下去买来,超市就在下面,很快就能买回来。”

夏沫看不惯夏父对莫逸风这客气劲:“爸,不用那么麻烦,他不挑食。”

本来就是这人要跟着过来的,还再下去买什么菜!再说了,她说的也是实话,莫逸风这人不挑食,什么生姜葱蒜,萝卜鱼肉,他都来者不拒!

她话音才落,莫逸风本人还没说什么,夏薇就见缝插针的阴阳怪气道:“是呢~堂堂莫氏的大少爷,也真是不挑食呢~”

林奕宸在一边看不过去:“小薇!”

这可把夏薇刺激到了,她撇头看向林奕宸:“怎么,奕宸哥,你心疼了?人家正牌老公都没说什么呢~”

正牌老公莫逸风就开口了,他突然伸手一揽,就将夏沫搂到怀里,夏沫直接脸就撞到了他的胸口上,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听到男人胸口传来一阵震动,冷峻的声线从她头顶传来:“我是不挑食!”

他说着,又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女人,虽然面色依旧高冷,但眼神却满是温柔:“只要是夏沫爱吃的,我都爱吃。”

夏父见此立马接过了话头:“诶!那就行,今天小沫和小薇回来,你们苏姨特意做了她们姐妹两爱吃的菜。那就行,那就行!”

说着,里头厨房苏秀娥也走了出来:“哎呀,都来了。快快,快坐!还有两个青菜一炒就好了!小薇,快,给你姐姐和姐夫倒杯茶,你这小妮子,你姐和姐夫好不容易来家一趟,你还坐着。”

苏秀娥本来只是帮着打圆场,她太了解自己的女儿,脾气冲,爱耍小性子,以前在家里也就算了,可现在有了男朋友,夏沫的老公也在,夏薇再耍小性子就不合适了。

她也是为了夏薇好,但可惜,夏薇却不这么想,她只觉得,夏父更偏心夏沫就算了,自己的男朋友也还忘不了旧情帮着夏沫说话,她本来以为莫逸风会瞧不上夏沫,但没想到这个男人也一幅疼老婆好丈夫的样子,而现在,连她亲生母亲也说她的不是,嫌弃她,还让她给夏沫二人端茶倒水!

夏薇的眼神顿时就怨恨起来,让她给夏沫端茶倒水,凭什么?都是一样的女儿,就因为她妈是后妈,她是后来生的,所以她就要给夏沫端茶倒水吗?

夏薇心里不愿意,夏沫心里更不情愿,有手有脚的,可不需要夏薇来倒茶。

她瞪了一眼莫逸风,从他的怀里撤了出来,对苏姨说道:“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夏薇见她要自己去倒茶,撇了撇嘴,乐得轻松!

苏姨又去厨房忙活,夏沫不想和夏薇以及林奕宸呆在一起,她去了自己的房间。

结果莫逸风也跟着来了。

“你跟着我干嘛?”她问道,因为怕客厅的三人听到,还刻意压低了声音。

“什么叫跟着你?”莫逸风一脸理所当然:“你是我妻子,回了娘家,我这个丈夫参观你的闺房都不可以吗?”

“你......”夏沫只得妥协,夏父就在客厅那边,更有永远不嫌事多的夏薇,此地此时,她不想和莫逸风计较那么多,再说了,这个男人都跟着她到门口了,她还能拒绝吗?

“行!你参观,随便你参观!”她推开了房门,径直走了进去,莫逸风紧跟着就也进来了,然后他随手一推,关上了门!

听到门被带上,夏沫敏锐的扭回了头。

“怎么?你要开着门听你妹妹和前男友说话吗?”

门只是被带上,夏沫想了想,她其实也不想开门,她现在只想赶紧吃完了这顿饭走人,在此之前她都不想和夏薇再多说一句话,也不想听到对方的声音。

“没什么,不过麻烦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什么前男友,他是我前男友,但不需要你一直强调!”

夏沫的本意只是想让莫逸风不要用前男友这个词来膈应她,没想到莫逸风不知道又理解成了什么,一瞬间脸色就沉了下来,阴阳怪气满是嘲讽的道。

“怎么?我看你这个前男友方才很是维护你,对你可是旧情难忘,你却翻脸不认人?这么薄情?”

夏沫无语,她看着莫逸风,这个男人真的有病,有一种随时随地都能抽风找她茬的病,和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到是挺像的!

她有心想怼回去,但两人此时身处一个单独的小空间,有着前车之鉴,夏沫决定收敛一下自己的脾气,换种策略。

她咧了咧嘴,假笑:“说到维护我,方才你也很维护我,谢谢你了!”

她的语气硬邦邦的,虽然笑容勉强,但确实是带着真诚的在道谢。

莫逸风的神色就滞了一下。

老实说,夏沫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了一种名为‘死机’、‘呆滞’或者哑口无言的东西,总之,莫逸风的脸上好似飞速的转盘一样瞬间闪过好几种神情,最后,定格在了他一贯的冷傲臭脸上。

然后,夏沫听到了一句十分耳熟的话。

“嗤!是吗?那你打算怎么谢我?”

怎么谢?夏沫气笑了,她掏出手机,低头,玩起手游!

莫逸风看她完全把他空气,神色变了变,朝夏沫走去。

头顶的阴影袭来,夏沫只觉眼前一晃,手上的手机就被人夺走了,然后啪一下被扔到床的另一边。

“怎么回事你……”居高临下,她被莫逸风扣住了下巴。

“莫逸风!”

却不想,下一秒,莫逸风又松开了她,然后整个人往床上一躺,闭上眼,大爷似的吩咐她:“腿!”

这是要她揉腿的节奏?

夏沫恨不得抡起拳头给他那两条腿狠狠来一拳,但她又瞥到男人的面容,似乎……很疲倦?

她这才想起,莫逸风虽然能行走了,但腿伤并未完全恢复,医生嘱咐是每周去医院做一次检查,每天行走的时间不能过长,否则反而会影响康复。

但是,这才几步路啊,!从停车场到楼上,中途还一直做的电梯!

心里腹诽,夏沫却还是凑过去给这位大爷揉腿。

他没有完全康复之前,她总归还是理亏的。

“哎呀!”门突然被推开,夏薇那张脸浓墨重彩的脸上惊讶的表情是那么夸张。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菜都做好了,我过来喊你们,没想到姐你正在伺候莫少呢!”

眼珠子扫过莫逸风的腿,她抿嘴一笑,矫揉造作的状似关切的问道:“莫少这腿……还没好啊?”

说着,她又十分明显的眼珠子滴溜溜的在夏沫那张床上转了一圈,又一笑,很是感叹的说了一句:“说起来,我姐这房间,我都没进来过几次,莫少你算是除了奕宸哥,第二个进来的男人呢~奕宸哥上次过来,看了还说,这房间没了我姐,都变得空荡荡的和他记忆里的不一样了呢。”

两天不见,夏薇尖酸刻薄的本事倒是长进了不少,含沙射影的功夫都出神入化了。

夏沫立即站了起来:“夏薇,你胡说什么?”

夏薇就等着她反应,立刻无辜的挑眉:“怎么,我说错什么吗?奕宸哥对你的房间是很熟悉啊,毕竟你们以前有过一段,那段时间他也经常进你房间啊,不过姐你放心,你们都过去了,我也不会在意他以前有过一段的。虽然他以前和你在一起过,我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但我不介意的,只要他现在只有我一个就可以了~看你们这么恩爱,想来莫少也不会介意姐你以前有过别的男人的!”

“夏薇!你胡说什么?”林奕宸就是不放心夏薇才跟过来,结果他就听到了这一堆乱七八糟的。

虽然一开始和夏薇在一起只是一场错误,但最开始的时间,夏薇年轻又活泼而且在床上也格外放得开,他也曾沉溺过一段时间,但后来,他是大学毕业,夏薇不过是高中毕业,他家里首先就不同意两人在一起,而除了学历的问题,最关键的是,夏薇一不想继续读书,二也不去找工作。

读书的事,他本着为夏薇好,跟她建议说可以由他供她读大学或者专科,夏薇不愿意,说她不是读书的料。

那好,不读书,那工作总该找吧,他体谅夏薇还小,也没要求小姑娘立马找工作,后来又出了意外怀孕的事,自然夏薇还要修养,但修养了大半年后,一直到现在两年了,夏薇还是不找工作,撒娇说想要全心全意的照顾他,做个全职家庭主妇。

然而,说是家庭主妇,但夏薇却是一点家务活也不会干也不干。

甚至为了照顾她,林奕宸还专门顾了一个阿姨每天来做饭,清洁也是每周请保洁来做。夏薇每天呆在公寓不是睡觉就是打游戏或者出去逛街。

林奕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不想让母亲操心,甚至还要帮着夏薇隐瞒他母亲,每每母亲问起时他都是说夏薇找到工作了,每天也都照顾他照顾得很好。

他努力的想要做一个负责人的男人,他已经对不起夏沫了,不能再对不起夏沫的妹妹。

但是,母亲似乎偷偷来过他公寓,发现了真相,最近开始给他安排相亲,他真的不知道他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今天陪夏薇回来,他也是请了假打算晚上回去加班。

夏沫和莫逸风一起出现已经是够让他难堪了,夏薇还一个劲的挑事,现在更是什么话不过脑子都说,林奕宸的忍耐,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但他始终记得自己的涵养,他没有冲夏薇发火,反倒是挤出一个笑容,拉过夏薇的胳膊:“行了,吃饭了。”

说着,他只匆匆瞥了一眼夏沫,就打算拉着夏薇去餐厅。

“等一下!”早就从床上坐起身的莫逸风站了起来。

夏沫看他神色阴沉,眸光含煞,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又像是要见血的利刃。

莫逸风不善的盯着林奕宸,一步步,朝对方走过去。

夏沫还来不及为林奕宸担心,她自己就也被莫逸风拽住手臂,拉着一起往前走。

“莫逸风!”她着急的喊道。

夏薇先是被莫逸风的气势一慑,但随即她的眼角就挑起得意的弧度。

很好,她就是要挑拨夏沫和莫逸风。

所以,她忙又堆起一个假惺惺的担忧害怕的神色,一挺身拦在林奕宸身前。

“莫少!你这是要干什么?都怪我,我刚才不该乱说话。但真的,你不要误会,我姐和奕宸哥都过去了,虽然我姐以前跟过奕宸哥,他们那时候感情也非常好,但他们现在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了!”

夏沫要气死了,夏薇这个女人,这还是在家里,她都不要脸了要来污蔑她。

“夏薇,你……”她刚想开撕,却见莫逸风一伸手。

“滚开!”莫逸风伸出手,像扔什么垃圾传染源一般的推开了夏薇。

好在一边就是门框,夏薇才没有摔倒。

推开夏薇后,莫逸风朝林奕宸一声冷笑,用余光瞥了眼夏薇。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