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全班人的面做到高 我才上六年级就C过了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目光幽怨的瞪向躺在床上早已熟睡的莫逸风,心理尽是说不出来的苦涩。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为了不打搅到莫逸风休息,夏沫按下了接听键,小声的接听着电话:“爸?”

“沫沫啊,下课了吗?爸爸没有打搅到你教课吧?”

电话是夏沫的爸爸夏志峰打来的。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夏沫的心理还是有些激动的。

“没有,我已经下课了,爸,您打电话找我有事情吗?”

作为父亲的夏志峰,可是很少打电话问候这个女儿的。

此次,他主动的打电话过来,足以说明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所以她才会如此主动的向夏志峰开口询问着。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明天爸爸生日,想让你和逸风来家中吃顿饭!你这个孩子,逸风康复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告诉我和你妈……”

被夏志峰这么一说,夏沫倒显得有些不自然起来,涨红着双颊,面带着少许心虚的说着:“对不起,爸,我最近有些太忙了,所以……”

夏沫的心思,夏志峰又怎么会不懂呢?

深深叹了口气,带着些许认真的说着:“爸理解,你忙嘛,但是明天……”

“爸,你放心吧,明天我会回去的!”

夏沫毫不犹豫的对夏志峰做出了许诺。

夏志峰非常的高兴,将电话挂断后,便很认真的筹备着明天家宴的事情。

夏沫将电话挂断后,却是一脸的愁容。

那个家……对于她来讲,并没有记忆中那般温馨,因为她所在乎的人少了!

夏志峰是那个家中,唯一让她在乎的家人。

而且,夏志峰在电话中多次提起,要她带着莫逸风回去。

看了一眼躺在床上酣睡的莫逸风,夏沫微微皱起了眉头,脸色显得有些凝重。

“求我!”

莫逸风突然开口的话,令夏沫明显的吓了一跳,满是惶恐的看向床上,已经缓缓坐起来的莫逸风,略显吃惊的质问着:“你偷听我跟我爸的谈话?”

对于夏沫的这番说法,莫逸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冷着脸瞪向夏沫,眼神足以震慑任何敌人。

夏沫自知自己说错了话,倒也不急着为自己解释。

只听到头顶传来莫逸风那冷冰冰的警告:“夏沫,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位置!”

我本来就没有说错啊,如果他不是偷听了我与爸爸的谈话,又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呢?

夏沫低垂着头不言不语,看的出来,她并没有打算要带着莫逸风回家。

意识到这一点的莫逸风心中莫名觉得堵得慌,冷着脸,向夏沫主动开口:“做笔交易,明天我会陪你回家!”

夏沫缓缓地抬起头,满是诧异的盯着莫逸风,好奇对方的心理到底在盘算些什么。

没有任何的犹豫,夏沫果断的拒绝了,“莫总重新接手公司,一定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就不劳烦莫总陪我一同回去了。”

因为夏沫的拒绝,莫逸风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愤怒的瞪向夏沫,冷着脸警告着:“你好像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状况,在我的面前,你没有任何说不的权利!”

真当自己是皇帝啊!夏沫不屑的白了莫逸风一眼,同样以斩钉截铁的方式,做出了回答:“现在讲究的是民主,不管是我,又或者是你家中的佣人,他们都有权利说不字!”

夏沫总是有本事,轻而易举的挑起莫逸风的愤怒。

一把将夏沫的手腕握住,稍微用力一拽,便将夏沫拽到了床上。

与此同时,他一个轻巧的翻身,便将夏沫给压在了身下,霸气的说着:“在我的地盘上,这就是我的规矩,你必须听我的。”

夏沫惊魂未定的盯着莫逸风,努力抚平那颗惶恐的小心脏,试探性的向对方询问着:“你想要做什么交易?”

在这样的情况下,夏沫若还是像之前那样嚣张,那结果是不容乐观的。

她很清楚这一点,所以选择了妥协。

“用你的身体来换取我明天去你家的机会!”

夏沫美眸瞪大,难以置信的盯着莫逸风。

莫逸风不给夏沫否决的权利,霸道的吻住了夏沫樱桃红的朱唇。

夏沫反应过来后,扬起双臂想要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将莫逸风推开,却被莫逸风牢牢禁锢住身体。

深邃的眼眸冷冰冰的盯着夏沫,一字一句的警告着:“我不喜欢反抗我的女人!”

“巧了,我就是喜欢跟你作对,就是喜欢反抗你!所以,请你从我的身上滚开。”

本以为这样说,莫逸风便会放过他,可是她却忽略了男人的本性,有的时候就是越挫越勇。

未给夏沫任何说不的权利,他用行动来宣布着自己的主权。

不知道是累晕了,还是饿晕了,当夏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身体的酸疼,腹部的不适,都在一点点的提醒着她昨天所遭遇的一切。

望着身边睡得如死猪一般的莫逸风,夏沫恨不得有一把刀子,就这样结束了他的性命!

“还没看够?难道是对昨晚的运动不满意,想要在补回来?”

莫逸风的声音就像是来自于地狱一般,低沉且充满着十足的霸气。

夏沫显然被吓到了,精致的小脸被吓得惨白,惊慌失措的盯着莫逸风,慌张的摆摆手,否决着:“不必了……你的技术我很满意!”

本是一句敷衍的话,从夏沫的口中说出来,还是令她涨红了双颊。

在清晨曙光的照耀下,显得是那样的迷人。

莫逸风慵懒的坐起来,冷漠的瞪了夏沫一眼,随后有条不紊的将衣服一件件穿上,看了眼昨晚被自己撕得粉碎的夏沫衣服,他不由得蹙紧了眉头,淡定的说着:“等会我会让佣人将衣服送进来。”

送衣服?经莫逸风如此提醒,夏沫这才注意到之前所穿的衣服,如今只能够称得上是碎片了。

目送着莫逸风离开,突然想到自己亏已经吃了,那昨晚他们所做的那笔交易……

急切的凝视着莫逸风的背影喊着:“等一下,昨晚做的那笔交易……”

“我记得!”

记得?望着莫逸风踱步离开的背影,夏沫顿时觉得无语了。

不管莫逸风的心里是怎样想的,对夏沫来讲,亏都吃了,必须将自己的彩头讨回来!

门外响起了两声叩门声,夏沫警惕的看向门口,拽紧了身上的被子询问着:“谁?”

“少夫人,少爷让我给您送衣服!”

确定是女人的声音后,夏沫这才放心,吩咐着:“进来吧!”

中年女佣将崭新的衣服放到夏沫面前,并未转身离开,而是站在一侧,似在犹豫着些什么。

面对这样的画面,夏沫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虽然都是女人,但要夏沫当着一个外人的面穿衣服,她总觉得有些别扭。

抬起头,凝视着这位中年女佣,催促着:“还有事情吗?如果没有事情的话……”

“夫人让我转告少夫人,这个孩子必须有,不能够在吃避孕药了……”

生怕夏沫生气殃及自己,中年女佣识相的鞠了一躬,随后逃之夭夭了!

独留夏沫一个人在这里彷徨着。

看样子,我这个婆婆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心情莫名变得有些沉重,将衣服穿好,缓缓的下楼。

意外的看到郁语嫣与莫逸风以及她的同胞姐姐莫纯齐聚在餐厅里,正津津有味的享受着早餐。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夏沫瞪大了双眼,难以相信眼前所看到的画面……

“弟妹醒了,来,快点过来吃早餐啊!”

对这个大姑姐,夏沫的印象不是太好,记得当初她与莫逸风结婚,尤属她的反对最强烈,甚至于在婚礼上还上演了一场闹剧,后来因为英国分公司那边出了一点点状况,她被派去英国出差,这一去便是两年,也正因为这样,这两年她过得还算是轻松些。

如今在见到,莫纯一改往日的嚣张跋扈,竟对她喜笑颜开,这让夏沫顿时起了鸡皮疙瘩,总觉得这笑容背后,暗藏着一把刀子。

夏沫换好衣服下楼,就看到莫逸风已经坐在餐桌前用餐了。

佣人看见她,连忙道:“少夫人,您下来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夏沫瞥到莫逸风的对面确实还摆着一副餐具,脚步顿了顿。

昨天的午饭和晚饭都没吃,要说饿,她早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但看了眼专心致志喝粥仿佛把她当成空气的莫逸风,她想了想,决定自己还是去外面吃 。

现在莫逸风的腿伤已经在逐渐好转,恢复之前的正常不过是时间问题,她恨不得两人立马离婚一拍两散撇清关系,莫逸风抽风不离婚,但她可以把态度摆在那儿。

所以,她对佣人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去餐桌那边,而是直接朝大门走去 。

结果,她才走两步,身后就响起莫逸风冷峻的声音。

“站住!你要去哪儿?”

夏沫吸了一口气,扭头。

“我早上还有课,就不吃了。我待会儿在外面随便吃点就可以。”

她说完,莫逸风却是勾了勾唇,笑了 。

男人眸光里满是嘲讽,看着夏沫强作镇定的神色说道:“我怎么不记得你今天早上一二节有课?”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